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无极阵尊

第六百六十章 宗师气度

无极阵尊 命也 2549 2020-11-17 12:42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小子,竟敢口出狂言,还不滚过来给宗师磕头赔罪?”

  

“哼,区区炼丹大师也敢妄议宗师,你家长辈没教过你尊老爱幼?”

  

楚渊顿时沦为千夫所指,所有炼丹大师唾沫星子横飞,卖力的在宗师面前表现自己。

  

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能在宗师捧高踩低,替宗师大人出气,说不定能得到他“老人家”的青睐呢?

  

廖阔海端着宗师架子并未开口,脸色却依然有些阴沉。好在有这么多炼丹大师替他口诛笔伐,脸色稍微缓和一些。

  

察觉到廖阔海的表情变化,炼丹大师们更加有了底气。尤其是那几个带头辱骂的人,看到廖阔海的目光时,恨不得多长几张嘴。

  

动动嘴皮子就能得到宗师好感,这样的机会百年难遇。谁也不会顾忌楚渊什么想法,骂就对了,只要宗师心里痛快就行。

  

看到这些人的嘴脸,楚渊不由在心中暗暗摇头。一直都说炼丹师公会团结,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很快他便想通了,所谓的团结也只在某种情况下。他得罪的是个炼丹宗师,而炼丹宗师的地位比他这个区区炼丹大师显然不是一个层次。

  

这样的情况下,谁都知道选择。得罪一个炼丹大师能换来炼丹宗师的好感,这笔买卖很划算。别说只是辱骂楚渊,就算让他们杀了楚渊都会毫不犹豫。

  

“墙头草!”楚渊在心中给这些人下了个定义。别说楚渊没有显露出堪比宗师的潜力,就算显露出这样的潜力,他们也会站在宗师那边。

  

如果楚渊不仅能显露出宗师的潜力,还能显露出宗师的能力,情况恐怕就会发生翻转了。

  

同样是炼丹宗师,如果把一个年轻炼丹宗师和一个中年炼丹宗师放在一起对比,那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年轻炼丹宗师。

  

无他,还是潜力。

  

一个年纪轻轻就能成为炼丹宗师,那他未来的终点绝对不止炼丹宗师,有极大的可能踏入炼丹灵师的地步,甚至成为丹王都不是不可能。

  

“小子,别以为不说话就算了,宗师当面,还不跪下磕头?”那高傲的男子看向楚渊,眼中闪过一丝阴冷。

  

“对,一定要磕头谢罪。区区炼丹大师也敢妄议炼丹宗师,必须让他知道什么叫上下尊卑?”其他炼丹大师符合。

  

“行了,都闭嘴!”就在一众炼丹大师口诛笔伐的时候,廖阔海的声音响起,让本就吵吵嚷嚷的二楼安静下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向廖阔海。他们好奇身为炼丹宗师的廖阔海到底会怎么处置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小辈。

  

“大人,您虽是炼丹宗师。可谁规定炼丹大师不能议论炼丹宗师?莫非您是侥幸成为炼丹宗师?当年没私底下议论过?”随着其他人声音沉寂,浩至上前一步,满脸不服。

  

“嗯?”廖阔海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刚刚还只是楚渊那个毛头小子口出狂言,没想到他这同伴竟然也敢如此放肆?

  

“谁不是从初级炼丹师提升起来的?炼丹宗师又不是天生的!”浩至冷笑,正要开口讥讽几句。正好看到楚渊朝他微微摇头,才站到一边,冷哼一声闭口不言。

  

“噗通、噗通、噗通……”所有人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谁也不知道廖阔海到底会怎么处置楚渊。

  

身为炼丹宗师,自然有他的底气。如果想在炼丹师公会封杀区区一个炼丹大师,绝对不会有人敢质疑。

  

所有人都充满了好奇,有人的眼中满是玩味。他们很期待炼丹宗师能展现自己的能力,狠狠处置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年轻人,如此年纪成为炼丹大师,你很不错!”就在所有人屏住呼吸,以为楚渊会受重罚之时,廖阔海的声音响起。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一刻,所有炼丹大师心中狂呼。这小子可是得罪了廖阔海宗师啊,他“老人家”怎么这么好说话?

  

别说其他炼丹大师,连楚渊本人都满脸错愕。他以为廖阔海会动用人脉封杀自己,毕竟在廖阔海眼中他只是个炼丹大师。

  

可现在……

  

这情况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廖阔海并没有暴跳如雷。也没有动用人脉封杀自己,而且话里话外好像还挺欣赏自己。

  

就在下个刹那,楚渊心神一凛。他看到了廖阔海眼中的阴冷,这席话……并非是真心的,而是为了在这些炼丹大师面前表现宗师的大度。

  

想到这里,楚渊对廖阔海好感彻底消弭。本以为这家伙是真的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可他的的眼神出卖了他,他并不是这么大度的人。

  

“这还算有个宗师样子!”廖阔海的话音落下,浩至淡淡的嘀咕了一句。

  

浩至的嘀咕,让廖阔海脸色一黑,不过还是假惺惺道:“我辈炼丹师自当提携后辈,你兄弟潜力不错,未来有望突破炼丹宗师,必将是我炼丹师公会之福。”

  

“算你有点眼力,若我兄弟的天赋认了第二,我敢保证没人敢认第一!”浩至满脸的自傲,仿佛廖阔海说的那个人就是他一般。

  

“……”廖阔海脸色更黑,不过已经走到这一步,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和颜悦色道:“年轻人,炼丹之事在于勤,别浪费了炼丹天赋,未来炼丹师公会必有你一席之地。”

  

“大人谬赞!”楚渊心不甘情不愿的微微拱手。他没什么好说的了,黑脸白脸都让这廖阔海唱了,他还能怎么办?总不能授人口实吧!

  

“嗯,不错!”廖阔海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提点道:“好好炼丹,千万别好高骛远。有什么不懂之处可以来找本宗师,本宗师说不定能点拨一二。”

  

“嗯。”楚渊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心中腻歪得不行。这家伙还真是演戏好手,如果不是自己看到那个刹那的眼神,恐怕还真的被他骗过去了。

  

“天呐,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宗师大人不仅没惩罚他,反而答应指点他,真是天上掉馅饼啊。”有人感叹。

  

“什么运气,要我说还是宗师大人宰相肚里能撑船,不屑和这毛头小子计较,否则……”有人冷哼,看向楚渊的眼中带着嫉妒。

  

“是啊,不愧是炼丹宗师,宗师气度绝非我辈可比,以后我们可要好好跟廖宗师学习。”其他人也不由齐声附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