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妖灵

青珂浮屠 胖哈 3075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走着走着, 霍允彻跟谢临云听前头有一阁中隐有女子纤美笑声, 抬眼一看, 便见那四面敞开的阁中幕帘飞舞, 那些女子正在学习刺绣, 偶尔有言语声, 便是浅笑婉约又粲然。

  

女子么, 总是比男子看起来赏心悦目的,当然,除了个别人外。

  

霍允彻目光一扫那阁中, 神色淡漠,本应转身离开的,毕竟他该忌讳男女大防的不是, 可他却顿足了, 阁中的人似乎反应过来,那些女子顿时安静了。

  

那文锦先生也看到了, 却是十分镇定, 只淡淡道:“谢郎君可有什么事儿?”

  

她没问霍允彻, 毕竟她不知道这位贵人的身份不是。

  

“无事, 只是过来看看, 先生不必介意。”谢临云看了下霍允彻, 却朝文锦先生一作揖,世家子弟多傲骨,能让他们作揖的人很少, 无非官场文坛或者类似的圈子, 文锦先生虽是刺绣大家,却非男儿能敬重的,所以他这个动作让霍允彻眼底微微沉。

  

文锦先生略颔首,似乎要继续教授,却听霍允彻忽然说:“母妃平日里也常刺绣,尤是对文锦先生的绣功十分欣赏。”

  

文锦先生似沉默了一会,半响才转头看向他们,隔着飘飞的幕帘,“只是绣功?”,那声音有些沙哑,妇人之声。

  

谢临云一怔,心里忽然滑过许多念头,但最终开口让方子婧等女子回去先。

  

方子婧等人可不知其中深浅,只齐齐起身跟文锦先生道别,且从另一边出去,但经过那个厅子的时候,正好可以看见许青珂。

  

那位青珂公子啊。

  

她似乎也侧头看来,眉眼像是盛开的花,嘴角勾着轻微的幅度,似乎有淡淡的笑意。

  

她在笑什么?

  

————————

  

阁中,谢临云多想离开这里,那么他就不会听到霍允彻对那位文锦先生说:“先生久居青樽,不知对这天下朝堂之事有什么看法。”

  

还坐在位置上甚至没有起身以示谦恭的文锦先生只道:“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殿下应该先问我对你有什么看法。”

  

殿下?谢临云目光一闪,对方竟知霍允彻身份!

  

那么......

  

霍允彻眼底笑意多了一些,但却是双手作揖,衣袖垂垂。

  

“蜀国三皇子霍允彻求先生赐教。”

  

如此敬重谨慎!

  

谢临云脑子里滑过一瞬闪光,但看到那文锦先生已经起身,踱步走出,步履竟有几分女儿姿态的魅娆,且再看她一手素芊芊得撩开帘子。

  

“赐教就免了,在这青樽等了这么些时间,可算遇上一个还不错的。”

  

她一手落在自己的脸上,在他们目瞪口呆之下撕裂脸上那张□□,露出一张丹寇朱砂莫不妖娆的脸。

  

美艳而斐毒,像是西域那边传闻可化作美女勾人害人的毒蛇。

  

估计霍允彻也没想到出自碧海潮生阁且名满天下的妖灵竟会是一个如此美貌的女子。

  

毒蝎美女?

  

但他跟谢临云却在看到妖灵真容之后都走了下神。

  

哪怕着妇人端庄衣裙,也应那一举一动跟眼波流转而显得分外妖娆,多奇怪啊,换张脸而已,竟像是换了一个人。

  

——只能说妖灵太擅长伪装。

  

她现在倚着那阁楼柱子,且瞟着霍允彻两人,似笑非笑:“你们在见到我之后,却想到另一个人,是我魅力远不如前了,还是你们两个不好女色?”

  

谢临云闻言顿时脸色变了变,有被人看穿心思的尴尬,刚刚他的确想到了许青珂,且下意识想不知那人跟这人谁更美貌,但又恍然觉得自己魔怔了。

  

一男一女如何能比。

  

也有震惊——她怎么知道,难道能看穿人心不成?

  

霍允彻也敛去了原本的神色,只道:“听闻碧海潮生阁四人,妖灵最擅长观人洞察,可看人便知对方心思。”

  

“殿下只知我最擅此,那你知不知道其余三人都擅长什么。”

  

霍允彻闻言目光一亮,“愿闻其详”

  

妖灵却是勾唇:“我也不知道。”

  

霍允彻跟谢临云都是一怔,不知道?

  

“我们四人从未见过面,不知对方面容,实力,但知道将来的碧海潮生阁阁主必从我们四人选出。”

  

妖灵的话无疑暴露了一个秘密——碧海潮生阁的继承是四选一的,这四人莫不是要通过辅佐明主以此让那位高深莫测的阁主选拔胜者?

  

霍允彻心思深沉,此刻却忍不住说:“所以其余三人也都会选人辅佐?”

  

妖灵淡淡一笑,目光似乎掠过那满园的花花草草,语气有些飘;“也不一定,我们碧海潮生多的是妖孽,有些人无情无心,无欲无求,有些人歹毒残忍,有的人...”

  

她看霍允彻的目光有些深,“反正你要防着你的敌人——太子,切莫让他得到浮屠。”

  

“浮屠?”霍允彻皱眉,“他是.....”

  

“虽一无所知,但起码我们碧海潮生的人都知道,只有浮屠是阁主从小养大的,也是亲自教导的。”妖灵诡异一笑,“若是太子得到他,你最好先杀了他,否则你必败无疑,毕竟我也没有把握能赢他,所以我只能借你的手先铲除他。”

  

不过她又在霍允彻心思流转的时候补了一句:“当然,你如果有能耐让他愿意跟随你,倒也可以舍了我。”

  

霍允彻连忙垂眸,“先生过虑了,彻绝不会...”

  

“凡事别说太彻底。”妖灵走下台阶,不知何时起,她身上竟有了一种魅人的香气,过了霍允彻两人身边的时候,他们都忍不住晃了心神,只痴痴随着她的步履而转移目光。

  

她到了那院子花前,俯身闻花香,嘴里却说:“我有所图,你有所谋,咱们各展神通就是了。”

  

霍允彻了然,对方这话显然是在暗示——我知道你不简单。

  

或者说,她知道自己来江东之前做过什么?

  

霍允彻心里一沉,甚至起了些微杀机,但又陡然想到对方那样的出身,岂会在意这个,且如此不是越发能让他确定这个妖灵的能力!(你们猜猜霍允彻到底做了什么。)

  

——————

  

被自己的谋士肯定资质,对于一个自诩有资本击溃太子的皇子来说无疑是令人心悦的事情。

  

于是霍允彻也飞快从之前有些郁卒的心情抽离开来。

  

谢临云看着妖灵闻花香却尽显鬼魅的身姿,暗道这女子委实可怕,但也知道这霍允彻从此刻开始便是如虎添翼,未来太子极有可能被他拉下马——除非他得到其余三人之一。

  

不过那个浮屠....当真那般厉害?

  

————————

  

谢临云前来送别了许青珂,在庄子外,他看到阿青站在马车边上,但也仅有他一人罢了。

  

“你如今也是个名人了,身体又不太好,为何不多雇一些人,只一人恐照顾不好你的。”谢临云神色冷峻,眉头有些拧,似乎对阿青有些不带劲。

  

阿青也察觉到了,但没看他。

  

“习惯了人少,人多反而让我觉得不自在。”许青珂微微笑着。

  

“不自在?但你依旧来了,就不怕今天人多,让你不舒服?”谢临云话里似有他意。

  

许青珂手掌拢于袖内,闻言侧眸看他,“不是你请我来的吗?你请,然后我来了,难道还是我错了?”

  

这话也意有所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