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言士朗

青珂浮屠 胖哈 285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邯炀贵女太多了, 晋阳府的嫡系旁系就有好几个, 加上其他府受邀前来的少说也有二三十个, 一群莺莺燕燕里面也总有姿容气质出众的, 但她们现在也都保持了安静, 垂眸喝茶, 低眉不语, 或者翘首看着那屏风之外,仿佛能看到那头才子们的争锋相对。

  

但她们的耳朵在听。

  

“是吗?那我还真要听听你这位会元榜首是有何等高论。”言敬棋其实觉得自己已经赢了,或者说一开始他就不该提起这样的比斗——跌份, 这个许青珂竟是一个如此狂妄不知好歹的人,当真是让他觉得跌份。

  

于是此时的言敬棋有些散漫。

  

散漫中,他听到许青珂的高论。

  

“疆城被烨国来犯相斗开打已有半个月, 边疆荒苦, 资源短缺,蜀国是意外开战, 准备不足, 物资不够, 而烨国是有意来犯, 已囤积大量粮草物资, 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说都显得优势极多, 蜀国似乎必败无疑。”

  

当然,所有人都自觉点头,所以才觉得这个论题其实是在悲观准备战败后国家如何自强。

  

很多人心中已经打好腹稿了。

  

“但守跟攻不一样, 守者重防, 疆城是蜀国腰肋软处,守住了,后背就是靠山,整个蜀国都可抽取资本补充,可以稳!稳住了便是不败!而烨国为攻,囤聚兵力资源攻疆城,总有一方弱处是要被暴露出来的,就比如东南方向的国镜边线。蜀国跟烨国一样都邻近渊国。两国相争,渊国会壁上观,观望一段时间后....必定会选烨国攻杀!烨国被攻,前后抽调的国力也绝对支持不了如此长距离的双面战争,不到十天必会退兵。”

  

许青珂说到这里,看了言敬棋一眼,他脸上没了散漫,似乎在思考,又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他思维的速度跟辩驳的反应终究不急许青珂看穿他的敏锐。

  

“你想问渊国为什么一定会选攻击烨国而不是我们蜀国,又怎么能确定十天内烨国就坚持不了。”

  

许青珂看到了言敬棋被看穿后的不悦,“两个答案算是一个回答。蜀国目前的局面是财力不足,被饥荒等天灾人祸消耗了诸多资源,渊国若出手,若非要财便要割地,无财就只能割地,蜀国的国境挨着渊国的便只是疆城,疆城荒芜,无大价值的资源跟战略意义,还得面对蜀国内城国力的包围碾压,除非他们能一举吞并直达邯炀,否则根本没有攻打的必要,难道还要吞并驻扎疆城不成?那不是画地为牢吗?反而会拖下渊国的国力。但烨国不同,烨国邻近渊国的乃是草原地,富庶得很,且东临物资丰富的海域,北勾战略要地,占有了那边线疆域,等于一手触摸到了烨国的心脏。烨国不敢丢,也不能丟,于是渊国会出手,烨国也只能撤手,如今要争夺的就是时间。”

  

“疆城守将要守到渊国动手的那一天。只要他们守住了,蜀国就不会败。”

  

“所以你的这个问题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没有输赢,只是一场遭遇,更谈不上国家命运。”

  

许青珂说完了,果然言敬棋无话可数,一句话也不能说。

  

说不出来,无法反驳,更无法补充。

  

因为这个人从根本上就判断认定了他这个论题的可笑性。

  

言敬棋是可笑的,在许青珂面前如是。

  

她也让别人看到了言敬棋的可笑。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可笑。

  

谢临云看着淡然清冷的许青珂,忽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也是可笑的。

  

——这个人,他永远无法驾驭。

  

“那么,在你看来,渊国的人何时会动手?”

  

在场才子无话可数,又是谁敢这么淡然发问?

  

众多才子看到那位踱步出来的中年男子,齐齐变了脸色,弯腰低头行礼,言敬棋也是愣了下,“哥.....”

  

言士郎转头看了他一眼,言敬棋便是改口:“见过言阁老”

  

三十多许的人,却要被称作阁老。

  

但权势如斯,威严如斯,他踱步而来,只目光一扫,众多清高傲骨的才子也只能弯下傲骨。

  

言士郎看着许青珂,无形的压力笼罩许青珂。

  

许青珂似乎受不住了似的,肩头抖了下,微微退了些微幅度,作揖道:“见过言大人。

  

“回答”

  

许青珂沉吟了下,并未直起身子,而是保持作揖的姿态,凝声道:“不出三日。”

  

三日?这么短!众人惊疑,不敢置信。

  

言士郎盯着许青珂半响,道:“因为烨国出兵五万攻疆城,如今已过半个月,物资囤积消耗巨大,如今这个时候正该是烨国第二波物资运送过来的时候,渊国不会允许这边本我们蜀国牵扯到了五万军力得到补充,只会悍然出兵突袭拦截粮草,然后神速打下边线,让烨国措手不及。”

  

这番话,轮到众人对言士郎敬畏无比了,但言士郎转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只看着许青珂,“这些人都看不透,还直着身子,你看透了,如此聪敏,如何能保持这样的卑微,站直了!”

  

他这话不冷不淡,但无疑表现出对许青珂的欣赏。

  

这让很多以为许青珂会让言士郎忌惮并且铲除的人惊疑。

  

比如方子恒,他垂眸,眼底闪过不甘跟阴沉。

  

许青珂站直了,言士郎倒是对她的容貌反应不是很大,依旧很冷淡的样子,没一会就走了。

  

毕竟他是那样的身份,身后跟的也是晋阳侯那样的勋贵,不可能纡尊降贵在这群还没有功名的学子身上。

  

不过言士郎走之前也不轻不重得对许青珂说了一句话。

  

“你比我当年还要大胆。”

  

是赞美吗?

  

许青珂看着言士郎离去的背影,大胆?不如是说冷嘲她不会隐忍。

  

这般锐芒直上,迟早要被人掐尖的。

  

他言士郎不用出手,自会多的是人对她明里暗里攻讦,比如这些学子背后的支持者或者靠山——一个如此聪明绝顶又心机锐警的学子必然要入朝,将来也必是自家这个后辈的对手,或是自己的对手。

  

要么拉拢,要么摧毁。

  

所以许青珂接下来要面对的便不是这些学子了,而是太子,皇子,高官等等。

  

扶摇直上?

  

许青珂跟阿青沿着湖边凉亭走,一边欣赏美景,身后是因为忌惮她或者羞于在她面前显露才学的学子们开始斗文采,她是被孤立了?

  

一开始就没打算融入其中。

  

许青珂察觉到阿青的担忧目光,便是笑了下,但笑容很快淡了下,因为见到了一个女人。

  

妖灵。

  

阿青的手落在了腰上,但许青珂拦住了他,而妖灵似笑非笑瞧了阿青一眼,笑说:“好一个武林高手,张家那样的文学世家没想到也能出这么一个人才,不过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才配得当青珂公子这会元郎君的贴身护卫。”

  

她怕是查出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