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你混蛋!(双更,国庆快乐)

青珂浮屠 胖哈 4254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许青珂皱眉, 抬头, 此人却是低头, 温柔似水:“小许许, 你怕啦, 怕什么呢, 我又不会吃了你.....”

  

那眼神明明像是要吞了她。

  

“我已经吃完了, 明日还要早朝,你忙吧。”

  

许青珂冷静扯开话题,侧开他, 出去了。

  

真快,像逃似的。

  

师宁远得意得笑了,诶呀, 那些话本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必要时候,是可以牺牲下色相的。

  

那些书摊子可以暂时不倒闭了, 他暗暗想。

  

不过许青珂就是许青珂, 真当冷静。

  

火候还不够!

  

师宁远目光闪烁, 忽走出去了, “小许, 可能帮我擦下头发?”

  

已经躺下的许青珂已经闭眼了, 闻声却没反应。

  

睡了?

  

师宁远:“诶呀,抬不起胳膊了,内力消耗完, 好累, 对了,你的头发还是我用内力烘干的呢....算了,我不擦了,就这么睡吧....”

  

戏特别多,特别假!

  

但特别烦人!

  

许青珂忍无可忍,坐起,清雅眸色无奈又好笑,幽幽瞥了某个作妖的人一眼。

  

“过来。”

  

清冷冷的,却又有几分温柔,颇有几分风情。

  

师宁远喜滋滋过去,狗腿得双手托举毛巾,“劳烦许大人了。”

  

然后盘腿坐在床榻下面,许青珂对这人的无赖无可奈何,便坐在床上,拿过毛巾覆在他头上,轻轻擦拭着乌黑的发。

  

师宁远本就是想占便宜调戏的,可真当那只手覆了毛巾落在他头上,动作轻柔细致,身体清香韵染而来,他忽就起不了调戏的心思了——心被完完全全占满了。

  

他说:“小许,若是一辈子都能这样,你能这样天天细心帮我擦脸,擦头发,擦身....那该有多好啊。”

  

他这般认真温柔,气氛如此温馨,身后的

  

女人却回:“等你自己四肢残废只能躺在床上的时候,我会帮你。”

  

师宁远:.....

  

小许你怎么可以这么坏!

  

师宁远沉默了,许青珂有些惊讶,但她也没问,却不想这人过了一会忽来一句:“躺着不能动也没事啊.....你可以动。”

  

什么?许青珂一时没听出意思。

  

直到师宁远轻飘飘补充;“我还有第五肢......”

  

啪,毛巾甩在了他脑袋上,盖了脸,挺用力的,脸都被打出了啪的一声。

  

许大人冷冷道:“还有一些湿,你在炉子旁边烘一会,或者用内力,自己来....”

  

这个无赖就不能对他客气。

  

“无妨,我不怕这么点湿气。”师宁远转身看向她,“困了,早点睡吧。”

  

许青珂看不出他怎么想的,便颔首,躺了下去。

  

“小许,你怎么不赶我走了”

  

“怕你骂我狼心狗肺。”

  

说得好像他怨妇似的。

  

“好吧,既然你要我留下来,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

  

师宁远也躺在了床上。

  

这床于许青珂算是大的,他一上来,就显得小了....

  

许青珂阖上眼,不再想,灯也熄了一盏,只剩下一盏,暖黄光晕。

  

她果然是累的,恍恍惚惚就睡着了,仿佛又没睡着,又重复在那山头跑着,来回。

  

很痛苦,像是一种酷刑。

  

也不知跑了多久,她终于跳下了那悬崖,落入寒冬腊月最冷的寒潭,冰冷彻骨,她幡然睁眼,却看到养父母口吐鲜血,双目圆瞪,就那么直勾勾得看着她。

  

许青珂浑身冰冷,痛苦醒来,剧烈喘息着。

  

屋内一片暖黄,并不黑暗,但仿佛只有她一个人的呼吸。

  

她无端觉得孤独恐惧。

  

但一只手忽然落在了她腰上,身后暖炉似的修长身体贴上来,似乎温柔又体贴得问:“小许,你冷不?”

  

他好像什么也没有察觉到,不问她的噩梦,不问她的痛苦,只那么自自然然。

  

这个人是让她自在的,从不会逼着她袒露所有的伤口,借以同情。

  

可她不想转移痛苦给他,于是尽力冷静回;“不”

  

“不,你冷的,不要害羞....”师宁远故意不怀好意得将爪子从她腰侧挪到了她的小腹,身体也紧紧贴过来,这人武功高强,身体也强健得很,看起来清冷如仙,身体却跟暖炉似的,赤裸胸膛贴在了薄薄的睡袍上,跟她的肌肤就隔着那么一点点.....原本从心里冷到了全身的许青珂顿时觉得自己整个后背都烫了起来,暖烘烘的,纵然有些自私,可她的确贪恋这样的温暖,也怕极了那梦里的森冷。

  

于是没有抗拒,没有退开,任由他搂着她....

  

直到身后那个人呼吸变得隐忍,她也感觉到臀后似乎贴了什么极为滚烫的物件。

  

她忘了,她只贪图他的温暖,可这人显然不会无欲无求。

  

一会移开,一会又贴近,似乎蠢蠢欲动。

  

“师宁远,我没事了,你可以.....”

  

许青珂到底有点怕,于是小心翼翼想挪开身子,某人却陡然翻过身来,覆在了她身上。

  

“你没事,我有事....许青珂,累了就会睡得沉,我陪你做一做累人的事儿,好不?”

  

他似威胁,似蛊惑,似隐忍。

  

许青珂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他身上的燥热,一时脸也红了,咬咬唇,却没吭声。

  

不吭声就是默认了,反正本上师就这么认为了!

  

师宁远管不得了,低下头就吻住了这个妖娆,早已预备好的大手解开那随意系着的带子,手掌溜了进去,触手细嫩光滑,冰凉又温润,像着了魔似的,往上蔓延.....

  

师宁远吻得炽烈,许青珂呼吸都很艰难,直到胸口被一只大手覆上,她的身体颤了下,对方似乎怕她生气,忽不动了,她也没动,才不过两个呼吸,那只手便急不可耐得缓缓揉了起来。

  

那感觉太陌生,许青珂面如红霞,下意识攥了对方的手腕,“师....”

  

“不要,你不要说话,不要求我,求我也没用!”

  

师宁远嘟囔着,有些执拗跟故作凶狠,又怕许青珂一闲下来就不许,便是加大了力道,又将吻蔓延到了她的侧脸,脖颈,再往下,吻住了她的锁骨。

  

让她无力说话,让她无力反应。

  

手里掌握的一切让他几乎要疯了,若非怕伤了她,他肯定会更疯狂。

  

把她生吃了都有可能。

  

声响细微,喘息克制,贪婪也无限放大,许青珂的手抵着那宽阔胸膛,掌心仿佛火烧,她的身体也烧了起来。

  

唇代替了另一只手的时候,许青珂全身都颤了,皮肤染上点点粉红,在暖黄光下显得妖艳魅惑,师宁远低头看到她在身下微张开嘴巴隐忍不出声却无法克制细微呼吸。

  

那一呼一吸都带着勾人。

  

手上把玩的柔软雪白细腻....

  

师宁远低吼一声,猛然扯掉许青珂身上唯一的睡袍,也扯掉了自己的,全身覆上,大手放在细长白皙的长腿上,灼热跟冰凉。

  

他想占了她,彻彻底底,谁也拦不住他!

  

“许青珂,告诉我,你是愿意的,快告诉我。”

  

他问得深沉,霸道。

  

许青珂看到他身上肌肉紧绷,有汗水在上面流淌。

  

这个人想得到她,一开始就想。

  

救她这么多次......

  

她垂眸,“嗯”

  

她终究是应了。

  

只那一瞬,他感觉到她全身的瑟缩,还有闭上的眼。

  

握紧的拳头。

  

也是那一瞬,他忽然停下了,几乎恨上了她似的。

  

“许青珂,你真是太坏太坏了!我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你是觉得欠了我几条命,想把身子给我好回报可对?等完事儿了,你转身就不认人了,只管自己报仇去,哪里还管我师宁远是谁!你真是太坏了!以为我会上当?做梦!”

  

他莫名其妙就指责许青珂,许青珂:“.....”

  

她刚刚真没那样想过。

  

不过既然这人是这么认为的,那....不解释了吧。

  

对这种事儿,她可能...大概....有一点怕。

  

许青珂不说话,师宁远当她默认了,当时就气坏了!

  

哪里还敢继续,但又不甘心....

  

体内的火压不下去啊,再看许青珂闭眼不理他,似乎很冷淡的样子,这火烧得更旺,都扭曲了。

  

不经意间瞥到这人抵在自己胸膛的手....

  

心生一念,邪念!

  

他猛然拉过许青珂的芊芊玉手。

  

许青珂疑惑,睁开眼的时候,却陡然脸色一变,因为自己的手被某人按在了那物件上。

  

这人简直...流氓!

  

许青珂脸都要烧起来了,想要抽回手,可力气不够,被那大手强行控着为所欲为。

  

“师宁远!”她是真的恼了,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

  

手指尖那物件于她就像是滚烫的刀刃,可刀刃在她手掌中....

  

“谁让你那么坏的!”

  

“我没有!”明明是他自己想歪了!

  

“你有!”明明是她翻脸无情!

  

“你放手.....”

  

“不放不放!”

  

然后师宁远就抓了她另一只手,逼着她两只手.....

  

也不知多久,传出许青珂略带鼻音的低叱:“你混蛋!”

  

似是哭了。

  

还有一巴掌。

  

然后就没声了。

  

——————

  

也是这一夜,秦府,秦夫人看到秦笙还在刺绣,顿时心疼,走过去拿了披风给她披上。

  

“都什么时候了,还做这事儿,不怕伤眼么?”

  

秦笙顺着秦夫人的手抱了抱她,略带笑意,“不这般,母亲岂会心疼我?”

  

“你啊~小孩子脾气....心情极好?”

  

“母亲不也极好。”

  

母女相视一笑,秦家的女子自有平凡女子没有的气魄,于她们而言,君王并非不可死的。

  

只要利于国。

  

也利于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