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鹰与骜

青珂浮屠 胖哈 435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河边的人挑眉, 淡淡道:“你不就是想知道关于白星河的事儿, 我也懒得写给你, 就跟你这般说好了, 白星河曾有一女, 但当年变故之时, 落崖了。”

  

竹筏上的人错愕, “她有一女?怎么可能!都没人知道....”

  

“她于你也不熟,有没有孩子何必跟你说。再且说了,她跟许致远也算是谨慎的人, 若是早有警戒又或者其他特殊原因将独女藏起来,其他人焉能知晓,但当年言士郎等人应该是知道的。”

  

是啊, 知道了, 所以也被灭口了。

  

她的女儿啊....是否也如她那般?该是相似的吧。

  

“落崖?可是生还了,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绝处逢生, 白星河当年也算临时危难有所准备了, 将许致远跟独女哄骗走, 以自己为诱饵引开那些人, 可最后还是失策了。所以, 就是跳下悬崖又如何。”

  

岸边的人无情的很, 将人的希望粉碎,“那女娃跳下悬崖后,那些人谨慎得很, 连夜下悬崖追查, 两日后找到漂浮水面的女童浮尸,确定了后再焚毁消去痕迹,加上大雪封山,旁人再查也差不多半点痕迹。”

  

大雪封山,尸骨无存。

  

水流哗哗作响,荒草芦苇也随风发着微弱又摩挲的声儿。

  

“总得说来,归宁府长房一脉算是全灭了,还要算上清河白家。”

  

竹筏上的人捏紧了竹竿,“白家人没有存活?”

  

“能驾驭言士郎、紫霄又蛊惑霍万于掌心的人从言士郎转手了白家一些幸存者,从此销声匿迹,但看他利用那些人做过的事儿.....杀机太甚。”

  

杀机太甚。

  

竹筏上的人有片刻的沉默

  

“这些,你怎知道得这般清楚。”竹筏上的人问。

  

“寒门出身的人总是有不安感,比如言士郎,所以狡兔三窟,他的三窟其一靠自己,其二靠主子,其三就是两者皆失败,比如被敌手击溃,被主子灭口,他必须留下最后一招确保这些人都不好过。”

  

这最后一窟在谁那儿?

  

“他把这些告诉了一个人。”

  

谁?竹筏上的人寻思些会,开口:“一个最可能也是最不可能的人,言敬棋。在所有人看来,言士郎跟这个弟弟毕竟一母同胞,但实际上此人寡情,并不信任这个弟弟,否则也不会放他也被抓入狱中,所以谁都不曾期望言敬棋能知道些,包括蜀王,包括景霄,也包括我。但言士郎偏偏把机密留给了他,又搭上你的线,你早已换出了真正的言敬棋,从他身上得到秘密。”

  

“这个机密只要有人知道,将来就总会爆发,也总有人会因此你死我活,他死了,也不让所有人好过,这就是他的第三窟,也是死窟。”

  

这就是心机的博弈,心狠的决斗。

  

生前征伐,死后谋算。

  

竹筏上的人不说话,知道了这个秘密,他们之间的合作已经完成。

  

只是他得到了都是最坏的消息。

  

岸边的人也不管他,寡情得管自己打开竹简,看到上面的机密后,眯起眼,看向正拉起竹竿要走的人。

  

“月灵宫,霍万十二年前厚爱之宫妃居住之地,恩宠冠绝后宫,霍万甚至为她五年不入其他妃子宫,但这样的恩宠后来无端结束,那位妃子销声匿迹,月灵宫也成为禁地,你是怀疑白星河还活着。”

  

竹筏上的人背对他。

  

“还是不依不饶啊,年纪一把还这般天真,就不怕这一去就是送自己入坟头.....”

  

竹筏上的人没有回头,只是随着竹筏缓缓去,只有一句话飘到岸边。

  

“再无法无天,也总有一个人会让你跪地求佛,耗尽所有天真,愿她能安好。”

  

岸边的人终究无声,默默看着竹筏入黑暗之中。

  

等他走了,才微微嘀咕:“跪地求佛?真能到那个地步?以为谁都是你不成.....”

  

嘀咕的人脸上似有冷淡,轻描淡写的,轻慢得很。

  

但月明星稀,人心之上可蒙星光?

  

倒是有蚊子在他身边嗡嗡作响,且还盯着脸。

  

仿佛要肿了他的脸似的。

  

“主子,邯炀诸事已毕,可要下属们准备回去?”

  

“回去,谁会闲着没事挂在一棵树上,我又非刚刚那寻死的人。”

  

他转身离开。

  

————————

  

次日凌晨,晨曦明朗得很,美人儿有些憔悴,东郡知州很是满意,也暗暗道不知这位许大人是仍有余“力”,在这美人儿身上费力呢,还是因为太弱而让这美人儿不得不更费力.....

  

反正他露出十分微妙的笑脸,看得阿青不得不一再压着杀意。

  

这狗官。

  

美人儿扭着腰肢羞答答得行礼,又似身体不太舒畅得缓步离去,心中却在想——促膝长谈也才小半个时辰,倒是在外屋小床板上一夜难眠,不憔悴才怪。

  

为什么一夜难眠呢?

  

她可以说是自己战战兢兢,也可以是因为第一次被男人无视的不甘,也更因为这个男人美貌到让她内心蠢蠢欲动。

  

总结起来便是——睡不到,睡不着。

  

但她知道自己没机会再见到这位天仙似的郎君了。

  

————————

  

东郡知州安安稳稳得送走了许青珂,得意得很,封信快马加鞭送往下一个州,俨然是通风报信炫耀成果。

  

也像是老师测考,考后学生将考试心得技巧炫耀加普及给其余同学....

  

许青珂一连见了几个学生,每见一次,就有好几个美人儿轮流侍奉,外加金银珠宝一箱一箱得累积在车队之中,俨然巨富了。

  

速度快得很,终于到了最后的青海。

  

“公子,前面就是青海了。”卫队的随官骑马到车边报道。

  

“入了就是”

  

许青珂倚靠软垫,有些惫懒似的,但天上飞鸽飞落,阿青拿了信鸽,取下信笺,交给马车中的赵娘子,赵娘子打开递给许青珂。

  

许青珂看着上面一排小字,懒散的眉眼稍稍多了几分活气,纤细的指尖卷着它玩着,最后递给赵娘子。

  

“这一局第一颗棋子,要落了。”

  

落子之地,青海。

  

赵娘子颔首,烧了小纸,灰烬入了小炉子中。

  

本这样就好了,许青珂却听见嘶吼声,撩开帘子看,只见金元宝正一脸痴情得看着阿青手里的信鸽,那模样仿佛她饿了它许久似的。

  

“这元宝还真是,都吃了大老爷们四五个人的口粮了,还叫着饿,也不怕肥死。”赵娘子一边吐槽,一边拿出干肉要给它吃,被许青珂冷冷扫了一眼才悻悻收起。

  

“也不知是哪个好汉能养出这么彪壮的獒犬,恐是能咬狼了。”赵娘子觉得金元宝还是有点蠢憨的,骂着骂着也能骂出几分心疼来,于是想要为它拉拉分,就顺便给它原主人镀金了,虽后来一度恼恨自己的善良单纯。

  

“好汉?”许青珂听到这个词儿表情有些微妙,抽出一本书,翻开看着。

  

姜信若是好汉,这天下间英勇就义的好汉都得掘坟而出了。

  

——被黑得最厉害的一次。

  

——————

  

景修出府的时候,正好看见自家闺秀跟各房公子云集谈着风花雪月,还有即将到来的秋狩。

  

言谈举止之中,有领秀诸多贵族子弟们风云的气魄。

  

玩闹享乐,权贵士族所能及,但这样的繁华能持续多久?

  

不问历史前朝,在今朝,前有晋阳尘埃落定,后有言家一败涂地,再有归宁府隐晦不明.....

  

他顿足,心中有些浮沉,但终究感觉可笑,上有爷爷跟小叔都不急,他急什么。

  

起码如今他枫阳侯府还权势依旧。

  

他终究移步走,却见管家进来,相遇之后,他先上前问候,后者也行礼。

  

“林伯是要见小叔吗?他已回来了?”

  

景霄侯爷行踪莫测,景修是知道的。

  

管家和善笑着,“是的,家主已归来,奴正有府中琐事要跟他禀报呢。”

  

景修颔首,“小叔刚归来,想是疲倦的,我晚点再去问安。”

  

他先移步,管家从善离去,但景修留意到他的手中提着一卷筒,似是装着什么画卷。

  

————————

  

卷筒打开口子,抽出画,管家站着不敢出声,景霄站在画前看了些会。

  

“苍山之鹰,云海林丛.....你可知这幅画的真正意义?”

  

管家细思了下,“许青珂的确思虑强悍,谋算过人,且对那秦家姑娘有绮念,为此算了云上一回,也算助力于家主。”

  

“绮念?”景霄似乎发笑,“你这老东西一把年纪了,竟也在意小儿家家的情爱,那姓许的可不是在乎情爱的,那双眼可真是.....冷静得很啊。”

  

冷静。

  

少见冷静极致的侯爷赞另一个人冷静。

  

“这幅画啊,其实也不过是再说一件事而已。”

  

什么事呢?

  

景霄指尖抚着墨迹,慢悠悠得说:“一只鹰坠崖死了,自杀。”

  

就这么简单?

  

“坐山客便是那只鹰。”管家沉声。

  

景霄收回手,指尖摩挲,闻了墨香,“那你可知道坐山客取绝笔为《骜》是什么意思?”

  

“骜,千里马也,王者之骥骜。”管家回答。

  

“死的是鹰,却是为骜死的,骜是谁?怎么死的.....这是一个秘密。”

  

“一个会让咱们的君上伤筋动骨的秘密。”

  

管家缄默,他知主子自有谋算。

  

“那这幅画?”

  

景霄握住画轴缓缓合起。

  

“画不错,收着吧,没准也是绝笔。”

  

————————

  

各地飘起许青珂乃贪官之名,百姓之中诸多诟病,只觉得这位少年权贵终究压不住人性的贪欲,堕落了。

  

邯炀的士族权贵们又内心纠结了——美人侍奉?夜夜寻欢?身体不虚啦?好事!可又像是根苗歪了,日后很可能被君上放弃,肿么办?

  

各种要速卖女儿的士族纷纷摇摆心思,相亲介绍什么的也消停了。

  

秦笙得到这消息的时候,云家的人正过来接洽。

  

十分慎重,云家主母带着云上公子亲自前来,最先开口的就是某位新锐权贵的“作死”。

  

秦夫人懂了对方的意思,不外乎——那许青珂虽在天然居上略胜我儿一筹,但品行太差,不可信,还是我儿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