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上山

青珂浮屠 胖哈 4015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也没全走, 那北琛世子爷不是还留着了, 还有那阿戈拉部落的塔烈也被君上看管起来了, 等阿戈拉部落来给个交代呢....”

  

“交代什么?我瞧着阿戈拉部落的人居心不良, 带了那么一个女人。”

  

提起那么一个女人, 这些女眷脸上都有愤愤, 其中一个年轻女子忍不住说:“瞧她那一脸猖狂样, 我看哪里有颜小姐美丽。”

  

“就是就是,就更不用说许相爷了....”

  

“对啊,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过如今君上还未立后, 也难怪这些人心思浮动,但既是咱们渊的君王,哪有立他国女子为后的道理, 且也决不能是那狐狸精般的女人。”

  

女眷们各自在自己的马车里面愤愤不平, 活像是自己的相公被人抢了似的,但也许只有一个不到八岁的稚嫩小女孩才默默嘀咕一件事儿——姐姐娘亲她们提及的许相爷, 不是男的吗?

  

————————

  

许青珂之美貌, 算是名扬整个堰都了, 就是秦兮等在外的人得到情报也能看到上面着重的笔墨。

  

但此时, 这般美貌的人正坐在马车里, 一脸淡漠。

  

因为马车边上夹着两匹马。

  

“许相, 你饿吗?我这里有些小零嘴儿....”

  

“不用,我不饿。”许青珂冷漠,却也无奈。

  

“这些零食碎嘴可不是用来吃饱肚子的, 只是用来打发时间的, 你不无聊?不吃零食?”

  

“不吃。”

  

“那看来许相你想跟我聊天....要不我上马车吧。”

  

许青珂才跟“秦川”保证过跟这人清清白白,转头师宁远不开心了,这三日各种搭茬,还美其名曰:我赖着你,你不理我就是了,不影响你,我心里也舒坦。

  

你舒坦?你舒坦可我不舒坦。

  

许青珂这三日被缠得受不了,事实上,秦夜也受不了。

  

因秦川毕竟是君王身份,不可能时时看着许青珂,于是他就被君王吩咐了——看牢了,盯紧了。

  

他也的确看了,盯了,所以内心暴躁难以言说——这个师宁远简直就是狗皮膏药,什么清华上师,什么名声自尊全不要了,赖着许青珂怎么都赶不走,话还特别多,没话找话。

  

他算了算,一向寡言冷漠的许青珂被他“赖着”说出的话,比他认识许青珂以来这么多年她对他说的加起来还要多。

  

“上师阁下,相爷一路舟车劳顿,你还是别让她分神了。”

  

师宁远看向秦夜,淡笑如风:“所以我打算进马车给她捏肩捶背。”

  

车里的赵娘子:呸!

  

车外跟着的金元宝:汪!

  

许青珂扶额。

  

秦夜怎么可能答应:“那还是算了,许相一向不喜这个,不如我们比下剑术。”

  

师宁远:“不要。”

  

拒绝得无比干脆,想都不想。

  

秦夜:“.....”

  

秦夜无奈,那头在王撵之中的秦川也不痛快,但许青珂毕竟是男子,还是蜀相,这是让他压着那根弦的唯一原因。

  

“君上,大藏寺快到了。”

  

秦川听到宫人在外面提醒,在马车里还好,若是到了寺里,自己诸事缠身,如何阻止师宁远死皮赖脸粘着许青珂?

  

————————

  

一到大藏寺,师宁远就被宫人叫住了——上师,君上觉得跟你一见如故,十分钦佩你的才学政见,想跟你好生畅谈。

  

很显然,面对师宁远的缠劲,既找许青珂会授人话柄,那就找上师宁远,一样能分开他们。

  

“一见如故?真巧,正好我对君上也是如此,带路吧。”师宁远脸上风雅的笑让旁边的北琛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两个屹立于两个国家权势滔天的男人都折腰了,而且豁出去了脸面。

  

人走了,许青珂倒也清净了,但北琛还晓得过来问候几句。

  

毕竟是救命恩人啊。

  

“也不知他在干嘛,难道不知道离着许哥您远一些才更妥当么?”

  

这几日恶气累积太多,北琛抓着机会给自己哥哥上眼药。

  

但许青珂对此不置可否。

  

妥当么?师宁远此时跟秦川照面了,心中才冷笑:就知道你会找我,这样你才不会去找小许。

  

两人目光相对。

  

彼此彼此——哪怕牺牲自己也要缠住你,让你不能去找她!

  

————————

  

大藏寺是渊的国寺,也的确是佛法森严,论占地就占据了一整座山,但天下的名寺也多如此,从外表上看,这大藏寺也没多少特殊,但真正入寺才能体会其中差距。

  

这大藏寺的寺风更加沉默幽静,一个个僧人也多数有底子,这里的底子便是——武功高。

  

北琛也有武功,被自家哥哥老爹锤炼久了,也能判断一两分,初始是惊讶忧虑的——武功这么高,莫非是刺客?

  

他这话好像惹了笑话,反正骑马而来正下马的颜云是笑了。

  

“世子过虑了,大藏寺乃我渊国国寺,且我渊国也素来以习武为常,百姓中且多武者,何况是国寺。”

  

僧人习武健身早已是常态,只是如大藏寺这么厉害的,天下也是只此一家了。

  

北琛在自家哥哥十年如一日的荼毒跟影响下,脸皮也是厚的,于是笑着跟颜云打招呼,恰看到颜夫人跟颜姝下了马车。

  

颜夫人虽已上了年纪,但年轻底子还在,加上颜氏文风养人,看起来气质十分不俗,这样年纪还保养美貌如斯的,许青珂也就见过秦笙母亲一个,当然,长公主霍姣也算。

  

都算是上天眷顾的美人,只是论处境福气,又是这位颜夫人最好。

  

无烦忧的人总温和仁慈几分,但颜夫人并不显于外,反而有些严肃。

  

北琛客客气气行礼,颜夫人也回了礼,看到许青珂的时候,多端详了一会。

  

许青珂朝她略颔首,但并未看向颜姝。

  

颜姝略惊讶,暗觉得许青珂这人路数十分奇怪,无缘由忽然帮她,又莫名其妙冷漠以待。

  

许青珂在秦夜带领下往山上走后,颜夫人拍拍她的手臂,颜姝回神。

  

“此人是个明白人。”颜夫人只说了这一句,颜姝恍然,是避嫌?

  

“若是避嫌,难道她就真的一点都不愿入我们渊?”颜云对许青珂十分推崇,跟自家君上的态度一致,十分渴望许青珂入渊。

  

“哪有这般容易。”颜夫人摇头,“故土都难离,何况故国。”

  

“但她的经历特殊,我看她对蜀国也没有多少感情。”颜云依旧觉得此事可期。

  

颜夫人没有再说,只是暗道在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才晓得许致远的事儿。

  

有那样的一双父母,怎可能离弃故国,非喜不喜,只是骨子里的执着而已。

  

他们的君王恐怕要竹篮打水一场空——除非有什么变故。

  

不过,等他们上了山,终于发现变故来了。

  

这....什么情况?

  

颜云一家子是跟在北琛跟许青珂他们后面的,刚上去就看到有人扑在了许相爷的怀里。

  

是个女人,还是一个容颜妖艳、身姿妖娆的绝色美人儿。

  

若说之前那些女眷们在马车里窃窃私语的“那个女人”是狐狸精之属,那么眼下倒在许相怀里的女子恐怕.....

  

尤有过之。

  

颜姝目光一扫,看到在场的白梓星等人,也看到他们脸上的错愕。

  

还有几位姿容十分娇艳且有异域风情的女子在场。

  

刚刚发生了何事?

  

——————

  

秦夜带着许青珂上了佛山,见到了连绵的寺庙楼阁,这山中已见碧青,隐有芬芳花色,已是春时了啊。

  

但何止是花草,秦夜上台阶见到一佛殿鼎炉插香处放眼看去是十之七八莺莺燕燕,便是愣了下。

  

怎都是女子。

  

许青珂也有些惊讶,心思还未几转,那些女子便都看向了她。

  

仔细一看这些女子的姿容,其中一部分明显有别于另一些女子。

  

是草原女子吧。

  

“阿戈拉部落的,看模样像是跟堰都的贵女交锋了一场,堰都这边应该是那白梓星带头。”北琛偷偷给许青珂交底。

  

白梓星名声在外,其实比颜姝还要出风头,但也的确美貌,且好胜心极强,既不愿让阿戈拉部落的女人夺了风光,于是领着一些贵女好生杀对方气焰。

  

但好像未必占上风,至少阿戈拉部落女子多彪悍,似说了什么,让白梓星等贵女一个个都脸色难堪。

  

不过这些女子间的争斗,在北琛看来也只能是看热闹,于许青珂看来就更无无意义了。

  

倒是许青珂意味深长得看了北琛一眼,北琛顿时心虚,“我哥说善于观察别人是一个好习惯,能像你们一样提前洞察危险.....”

  

“仅限于女子?”许青珂开玩笑也显得有几分冷清。

  

北琛严肃纠正:“不,仅限于美貌女子,当然,这也是我哥教我的。”

  

依旧在上眼药,但上完看到许青珂的表情,又后悔了,“可我觉得他教得不好,因为他自己却执着于看美男。”

  

看相爷您这样的美男。

  

相爷您开心不?欢喜不?

  

这番补充的结果便是许相爷笑了下,“话多未必多益。”

  

北琛:“?”

  

许青珂:“你得罪我了。”

  

她的笑如山中清凉风,赏心悦目,北琛却是吓坏了,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得罪了一个比自家黑心肝哥哥更可怕的人。

  

太可怕!!!(其实世子爷不蠢,只是相比起来某CP,智商情商都不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