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悬崖,围杀!

青珂浮屠 胖哈 5737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景萱是景霄的女儿, 如今这个关系也并不为渊的人所知, 因景霄知道自己还未在渊扎根, 也无法完全脱离蜀的身份, 景萱的身份暴露, 于她并无好处。

  

所以今日他并未将景萱带到温泉池。

  

也果然验证了他的担忧——出事了!

  

景霄换上衣服便是出了池子, 看到前头一池子房间被内卫重重包围。

  

不过出于一个将帅的直觉, 他隐约觉得这里的内卫数量不对。

  

多了很多。

  

还有巡防军也来了。

  

景霄眯起眼,吩咐自己的心腹马上回去把景萱带走。

  

这吩咐才刚下,就听到里面传出刀剑声。

  

————————

  

但凡一个男人, 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另一个男人“欺负”,无需任何言辞,只要有点血性的, 都会直接动手。

  

哪怕在人前文质彬彬人模人样的上师大人, 此时也直接炸了。

  

人家是君王?不能动手?

  

人家爪子都扯小许衣服了!拔剑!

  

这里是渊国?不能动手?

  

该动手时还是会动手!

  

师宁远原本两只手还抓着悬崖边,脑袋只冒出悬崖一侧, 此时两手一撑, 人直接跃起, 凌空拔剑!

  

剑气抽长, 却也攻击不到秦川, 但它击打在温泉池水面上, 以剑气激水滴,水滴溅射出如水箭,直朝着秦川的手——在师宁远看来, 那就是两只咸猪蹄!

  

这一剑超凡, 不似人间武者的手段,但别忘了在江湖上秦川才是第一强者!

  

纵然怀里的美人绝世,蛊了他所有的魂,但情敌来犯,作为君王岂会退缩。

  

放开许青珂,一跨步,袖摆一甩,内力涌出,击打在这些水箭上。

  

拔刀!

  

刀气成芒,切割水面,水浪朝着师宁远甩去!

  

但师宁远已经如惊鸿云雁落下,靴尖点水面,掠射出。

  

秦川踏步向前。

  

两人都不想把许青珂置身于险地,既战,那就是他们两个人的斗!

  

许青珂靠着柱子,拢了衣袍,看着两人刀剑光影厮杀,本该惊惶,此时眼中却有一瞬的光辉闪过。

  

——————

  

刀剑抨击的脆声太清晰,外面的内卫听到声音,一时都有些按耐不住了,之前的动静还可以认为是君上暴怒,可刀剑声....总不可能是娇弱的许相拿起剑跟君上打斗吧?

  

众多内卫紧张了,负责引领内卫的人对上了秦夜眼神,懂了。

  

有刺客!

  

锵!众内卫齐齐拔刀剑,哗啦啦一片冲进换衣间时,内卫统领高呼:“君上,可有刺客?”

  

以他们君上的武功,但凡有刺客该能呼喊的,既不呼喊,那就不能乱闯。

  

秦夜也在前头,他能看到一敞开的小门,也看到了被内力气劲切割卷飞的温泉池水面,当然,也有纵横的两个身影!

  

但...秦夜下意识去找许青珂,只是没看见,大概是在视线不能极的另一端。

  

刷!两个打斗的人已到悬崖边上!

  

“君上!”

  

众人大惊!

  

不过统领才喊,里面就传出秦川怒喝。

  

“退,没寡人命令,不许进来!”

  

有些急促。

  

并非是秦川注重武者尊严,要跟师宁远一争上下,而是许青珂如今衣衫不整,若是这群人进来,还不得占了眼珠子便宜。

  

于是大喝!

  

统领惊愕,内卫们也哗啦啦往后退,秦夜皱眉,暗道君上如此,莫非是里面有什么是不能被他们见到的?

  

许青珂也不过是男子啊,除非...除非...

  

秦夜看师宁远拼命的架势,顿时起了一念——难道是君上霸王硬上弓,硬把许青珂给轻薄了?

  

师宁远冲冠一怒.....

  

一想到这种结果,秦夜不知为何觉得内心有点堵,腿好像也被钉住了,一时不能退似的。

  

刷!刀刃跟剑刃切割的时候,星光流梭溅射,秦川忽扭转剑刃,用刀背压着剑,抬腿!

  

砰!长腿对轰后,两人都往后退,再后掠,但踩上柱子!纵身跃射!

  

轰!屋顶被整个捅破,两个武林高手杀出温泉屋子,阳光洒落下来,许青珂看两人冲出去,知道这是师宁远要将人引开,可....

  

秦川不会善罢甘休。

  

换衣间外的人碍于秦川的命令,自不会进去,而且什么事儿也没有君王的安危重要,于是哗啦啦一片都往外去。

  

许青珂竭力压着心中的恐慌,一边拉好衣物,一边思索如何解决眼前的危机。

  

诚然师宁远这番举动是不理智的,但许青珂却隐隐觉得以师宁远跟秦川对打有五分是愤怒所致,还有五分是在跟她暗示什么?

  

许青珂念头一转,当时师宁远甩出的第一剑术名字是.....

  

他们独处的时间太长了,也不乏此人显摆自己的剑术。

  

所以刚刚那第一剑招的名字。

  

“十面埋伏”

  

有埋伏。

  

许青珂当然知道这大藏山有埋伏,但秦川的埋伏并不可怕,因有软肋在她手中。

  

师宁远跟她一个阵线,入大藏山前不可能没有准备,也自不用怕秦川。

  

这里的埋伏,大概指的是另一个人的。

  

许青珂看了一眼温泉池里的白月溪尸体,微微皱眉。

  

但外面忽有此起彼伏的喧哗声,军队包围了!

  

许青珂心里一沉。

  

也是此时......

  

有声音来了。

  

当许青珂看到出现眼前的一个人,表情略变。

  

————————

  

外面,师宁远跟秦川已经从屋顶打到了广场上,武功之强大,旁人根本不能插手,倒是可以群起而攻之,但君上不允。

  

秦川的确不允!

  

他不信自己不如此人,也想亲手手刃了他。

  

师宁远也不肯对秦川认输,但论武功,他重身法攻速,对方重力量,打起来十分磨人。

  

磨的也是时间。

  

时间太长,对方已经准备完毕,会将他们一锅端,时间太短,他安排的路数也不到位。

  

不能将她撤离。

  

师宁远在控制时间,因此跟秦川的厮杀就显得十分精细。

  

但百个回合后,秦川还是反应过来了!脸色大变,直接要撇下师宁远冲进温泉室中。

  

“想走?再比比,莫不是认输了?”师宁远怎么会让他脱身,便是要缠上去!

  

秦川长刀一横,低喝:“给寡人缠住他!”

  

此令一下,顿时涌上许多内卫将军,师宁远被包围其中。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师宁远脚下一点,长剑席卷,卷杀了七八个人,掠起,人头当踏板,直掠飞到秦川前面,截杀!

  

秦川被拦住了路,顿时眼中起了无穷杀机。

  

若是许青珂真的逃了.....

  

在此之前,不管眼前女人是如何越过秦夜等人的眼线无声无息到了这温泉池中,许青珂见到妖灵的时候总是惊讶的,但第一反应是。

  

“他的法子就是跟你联手要把我带出去,而自己以死搏命?”

  

妖灵纠正她:“只是陷入险境。”

  

反正她不管师宁远生死,她只要救出许青珂,离开这个被两个统治者包围的死局。

  

她也是冒着险来的好不!

  

“走不走?”

  

许青珂没有犹豫似的,“走!”。

  

————————

  

“你过去也无用,她已经走了。”

  

师宁远在重重包围中淡然自若,笑着说:“秦川,她不属于你。”

  

秦川知道她应该已经走了。

  

心中一团火热,带着杀意,却是冲着师宁远。

  

“你以为她能逃到哪里去?这里是寡人的国!”

  

“她走不出渊....”

  

“寡人会让她回到我身边。”

  

撇开许青珂不说,师宁远真正的样子大概就是此时的。

  

浑身浴血,精致如画的清华面容都成了冷酷乖戾,也冷笑:“我还怕你?若不是这山中还有另一头大老虎阴险布局,又事先抓了秦笙一个女人让我跟阿珂处处受制,你以为你能赢得眼前局面?”

  

虽是心里话,却也是故意激怒秦川。

  

秦川知道他话里的歹毒,但也的确被激怒。

  

其一,他的国家的确存在另一头老虎,曾经他能容纳之,因纳大才为己用,然而,那位曾经他认为举世无双的人物显然不似表面上那么没有欲~望——师宁远在嘲笑他是纸老虎!

  

其二,师宁远也在彰显他跟许青珂的亲密关系。

  

亲密....有多亲密?

  

联盟无间,生死相托,甚至....他们或许早已心心相印,水乳交融。

  

秦川脱下了龙袍,露出健壮的身子,冷笑:“寡人今日要剁了你!”

  

师宁远甩了下手中的常见,也脱了雪白长袍,面无表情:“佛梦清净之地别这么暴力,不过我也想削了你的皮。”

  

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

  

而在两人的对话结束。

  

刷!

  

两个强者拔刀剑,这一次单单刀剑劈砍就砍出了强横的内力气浪。

  

速度极快。

  

转瞬就十招回合。

  

当秦川的刀划开师宁远胸膛一条血痕,师宁远的剑也削出了他手臂上长长一条。

  

果然见血。

  

原本还估计君王命令而不敢上前的将领们见状都疯了。

  

秦夜下意识拔剑。

  

师宁远跟秦川强烈厮杀,且得防着身边大量高手,本来凶险归凶险,却也不是一面被打。

  

但.....

  

破空而来的锋芒,破霄一箭,刺破所有,声呼吸如枭鸣。

  

剑锋抗刀芒,师宁远只来得及.....

  

噗!那一箭穿破他身体的时候,他也只皱了眉头。

  

目光越过乌泱泱的人群。

  

他本来想抗住秦川,找个空子再逃走的,但显然他的最大仇敌出手太快。

  

——————

  

反而是秦川在那时没有乘势杀他,眉头一压。

  

是谁射出的箭?他心知肚明。

  

可旁人不知,比如蔺明堂等人,师宁远从前闻名于政治才学,但现在才知道他的武功厉害超乎他们想象。

  

却有一人用一箭就伤了他,虽然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君上一人制衡了师宁远。

  

但!刚刚那时机把握得太可怕了。

  

让师宁远避无可避。

  

他死定了。

  

众将军就要围上去将他生擒或者乱刀砍死......

  

秦川还未下令,众人也还未见到那位破箭的人物。

  

守着温泉池庄子那扇门的秦夜忽听到脚步声,接着身后那扇门被用力拉开。

  

冲出来的人一眼就看到了箭矢破空穿透师宁远胸膛的一幕....

  

她的步子猛然一顿,整个人都站在那里,悠远又深邃如寒泉的眸子与他对望时。

  

千山与万水在双眸之间重逢。

  

他苦笑:“总有一回犯蠢的时候。”

  

聪明如你,许青珂。

  

————————

  

在许青珂答应的时候,妖灵顿时松了一口气,把她带到悬崖边上。

  

师宁远为什么爬悬崖,仅仅为了能安全无虞得爬到温泉偷窥不成?

  

悬崖峭壁下面一侧有嵌入石中的钩爪,爪子上捆着绳索。

  

钩爪是被师宁远硬生生打入石体中的,绳子垂挂下去,高度刚好到第二环钩爪。

  

在五个阶后,便能到最偏僻的山底,以此甩掉大批量追兵,以妖灵的身法跟潜伏能力,足以带许青珂离开这座山,并通过山外接应的人离开这里。

  

这是师宁远准备的计划,但显然抛下了他的“盟友”,跳过了她选择妖灵来合作。

  

当时妖灵也反问他:你确定她会跟我走?

  

答案是肯定的。

  

师宁远想,在许青珂的一生中,还有什么比复仇跟保全自己继续复仇更重要的吗?

  

若是有,她也一定会在陷入险境的基础上选择最能保全实力的做法。

  

他觉得她比他强,所以若是要舍一个,那就必然要舍他。

  

果然,许青珂做出了符合他判断的选择。

  

妖灵身体灵活,用身上的钩爪悬下了悬崖,抓住了绳子,上来后环住自己腰肢,又要抓住许青珂。

  

“你这单薄身子就算缠着也不够,还得我搂着才行。”

  

许青珂看了她一眼,“妖灵。”

  

“嗯?你可别说你后悔了....”

  

“谢谢。”

  

然后许青珂猛然抬脚一踹。

  

妖灵被踹下悬崖的时候,当时那表情....

  

许青珂没有看。

  

因当年年幼的时候,这女人也被人背叛过,踹下山崖,却愣是凭着绝技活了下来。

  

——如今,她还有绳子呢。

  

死不了。

  

许青珂转身便走。

  

然后,她就这么出现在了师宁远眼里,也落在了别人的眼里。

  

秦川想,哪怕她离开了,也好过现在留下。

  

越发让他痛恨,也越发不甘。

  

直许青珂的目光落在他脸上,淡淡的,让他心中杀意一下子嗖得冷却得冷淡,而这目光甚至未久留....

  

转移到了一阁楼一走廊后。

  

那走廊有连翘树挡着,但有缝隙,那缝隙后面有弓箭,此时,那双手将弓箭往旁边一放,身后的人恭恭敬敬接住,然后他缓缓踱步而出。

  

白衣真正胜雪,皑皑如寒川,一双眼,却温润得似云海。

  

他看到了许青珂,淡淡一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