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第 270 章

青珂浮屠 胖哈 5078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夜深, 临海的地方海风习习, 秦兮猛然睁开眼, 因今夜跟从前不太一样。

  

有厮杀声。

  

有人来了?可是救她的人?

  

秦兮还算保持平常心, 因领兵在外, 知道太过于乐观是大忌, 她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不过, 当房门被猛然踢开。

  

月光倾泄进来,一脸冰冷的黑衣人拽着她就要逃走。

  

逃走?至少这个举动证明攻杀而来的人实力还要胜过他们。

  

是好事。

  

秦兮身上没有力气,但也想保持了冷静的观察力, 听力而在,而此时....她听到了箭矢破空的声音。

  

目光越过这个黑衣人的后面

  

嗖!箭矢刺入他咽喉。

  

距离她半臂距离。

  

箭头上淬着血。

  

“不好!!”

  

双方真正展开厮杀,血腥的程度甚至不下于沙场, 只是厮杀的强度更厉害, 因都是刺客武者,刀剑横飞, 箭矢如有鬼眼, 飞梭对射。

  

这是何等厉害的两大势力!

  

在她眼里, 攻杀黑衣人的那一拨人里面有两个人最强, 一个瘦高的剑客, 一个弓箭神准的弓箭手。

  

但黑衣人这边也有两个不弱于他们的强者, 这是一场硬战。

  

刀剑无眼,眼下被下了软骨散的秦兮自要保护自己,当她想重新回到屋里.....

  

“杀!”一个黑衣人猛然低喝!

  

秦兮心里猛然一跳。

  

————————

  

秦川回去后, 越想越不对劲, 总觉得许青珂跟师宁远两人之间眼神交流太过密切,且似乎有共同的秘密。

  

论立场,这两人十有□□早已是盟友。

  

论私交,恐怕许青珂对师宁远已经托付秘密了。

  

三个人在一起,仿佛他们就是自己人.....

  

秦川忽然察觉到自己一开始就落后了,诚然他在渊以强者身份布局,一开始就占尽先锋,可当时也绝没想到会折腰在许青珂身上。

  

仿佛魔障荆棘了似的,缠着心,喘不过气来。

  

若是挣扎,便会心痛。

  

可他最不如师宁远的地方不是这个,而是师宁远如今一介闲人,不在晋国挂任何官职,喜欢一个男人于他而言取舍并不厉害。

  

可他秦川不是。

  

一个君主注定不能把这种取向摆于人前,难道他真能让许青珂当他的男皇后?

  

受尽天下人编排审视怀疑——对许青珂的。

  

他不能。

  

“许...青....珂...”修长的手指捏着那枚第九十九签。

  

是她吗?距离有些远,好像没有一丝证据指明她是这枚签的拥有者,但他就是怀疑她。

  

“能跟寡人站一起的,独独只有你一人,而且凤命后位....”秦川喃喃自语,眼中的疑心越来越重,隐隐有一个念头要跳出来,如星火燎原,越演越烈。

  

她.....可是女人?

  

“君上,阿戈拉部落的卓娅姑娘求见。”守卫的声音有些不稳。

  

大概是被卓娅的美色所迷。

  

这世间的人哪一个不好色?颜色好的美人总得天独厚一些。

  

秦川抬起眼,盯着大门,淡淡道:“进。”

  

————————

  

师宁远回到自己跟北琛的居所才忽想起来自己偏重那第九十九签,似乎漏掉了一个细节。

  

小许仿佛提起一个疑似她师傅的老人?

  

老人么?

  

次日一大早,师宁远准备再次避过秦夜耳目摸进许青珂的屋子,却发现防卫比昨日多了两倍。

  

这该死的秦川!

  

师宁远郁郁难平,却很快发觉不太对劲,于是派出身边死活要跟着的北琛去打探消息。

  

很快北琛世子爷就回来了,还一脸郁卒:“说是去清弥晨露了,又抛下了我们,早饭都不给,不仅要饿死我们,还要羞辱我们...”

  

又又又被冷遇了。

  

北琛满身怨念,师宁远眯起眼,脸色有些冷,“清弥晨露不过是早起去受寒,这种苦差事你也喜欢?不过他们去哪里....”

  

最重要的是——他们去了多久了!

  

他的小许不会被那无耻的秦川给占便宜了吧!

  

——————

  

许青珂盘腿坐在四面开通的帘亭里,上号的云海薄纱层层叠叠,外面朝露点点,本该有寒气,可亭子中放了大暖炉子,倒也不冷。

  

但许青珂依旧被赵娘子披了厚厚的披风,她坐在那儿,听着这些高僧诵经,也看着里里外外几圈的敬佛者跟着诵经。

  

不看不知道,原来这么多渊的人信佛?

  

她却觉得有些好笑。

  

据她以前了解跟最近接触来看,渊的这些臣子可十有□□都是鹰派——主张侵占他国一统渊。

  

而佛家忌杀生。

  

所以这些人的诵经,大概是这段时日突击学习而来的,临时抱佛脚,竟也一个个有模有样,很给自家君主长脸。

  

不过也就这么一件事值得许青珂稍觉得好笑了,端是秦川偶尔瞥过她的深沉目光,许青珂就知道对方真的起疑心了。

  

也是怪异,她入渊之前便判断过此人英武明知果断,若是游说游说,未必会成为死敌。

  

现在看来,死敌是不会了。

  

只是对方的亲近欲~望不在她承受限度内。

  

手指轻敲着,神色却很平静。

  

在秦川看来,仿佛是对方一无所知,真的无辜似的。

  

秦川差点就信了——可她装无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信不得,一定信不得。

  

秦川手指摸了下袖口里面的签,心中摇摆就定了定。

  

他必须得个解脱。

  

————————

  

清弥结束,众人起身。

  

惠仁忽跟秦川行礼,“君上,三年前您让寺里修建的温泉池,已在年前完工,您可要去看一看?”

  

似乎给众人解疑,工部侍郎立即站出来说:“大藏寺山中本就有条上等温泉脉,经过我们工部的水师勘测,这温泉水于身体大有裨益,于是君上令我们工部跟大藏寺负责修建温泉庄,就在这山背面,今日可算是能给诸位一个惊喜了。”

  

一般来说,这温泉庄自是给王族权贵们疗养的,又是在佛山中,实在是再妥帖不过的。

  

但放在这里,大概有嘉奖款待的意思。

  

毕竟还有异国外宾。

  

蔺明堂是礼部的,知道这些得他安排,毕竟泡温泉也不是一锅下饺子,谁跟谁不是都能一起的。

  

比如君上跟那位上师,比如.....

  

猛然想到许青珂,而且他的目光也下意识落在了许青珂身上,顿时心里跳了好几下。

  

这个人....也会去?

  

景霄皱眉,他是这里唯数知道许青珂是女子的人,温泉这种事儿,许青珂怎么可能跟他人共浴。

  

果然,许青珂婉拒了。

  

不去也没什么问题,可在秦川看来就是问题。

  

“寡人听闻许相爷体寒苦疾,素来在蜀国常泡温泉疗养身子,而我渊气候本就比蜀寒冷一些,寡人看你这些时日待着,也没带医生,要么让太医给你看看身体,要么就去泡泡温泉.....”

  

他声音沉缓,有几分不容拒绝的强势,也有几分许青珂才懂的试探。

  

许青珂昨晚就想到秦川今日会有动作,其中诸多设想里面也有温泉——赵娘子已经外出溜达探查过这大藏寺的一些分部,其中温泉庄子这么大的目标,她怎可能漏过。

  

温泉么....

  

若是强势,大概也只能如此反应了。

  

许青珂不紧不慢得抬手作揖:“多谢君上关心,若是君上真要赐在下温泉养身,不若让在下跟蔺明堂蔺公子一个池子,盖因在下对蔺公子才学十分过人,一见如故。”

  

蔺明堂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忽然被许青珂拉下水。

  

跟她共处一室?

  

秦川怎么可能容她跟别人共处一室!

  

其实景霄想,许青珂这个人这般聪明,既反着来逼迫秦川收回命令,怎么就不列举他呢。

  

一来他们两个都知对方底子,为了景萱,他也绝不会出卖她,反而会替她打掩护,这许青珂心知肚明,却愣是没拽出他这个人,反选了蔺明堂....

  

还是因为景萱吧。

  

怕把他景霄扯进来了,景萱就不安全了。

  

景霄心中思量,感觉万般复杂——这世上有哪个女人能做到她这样一面极端冷酷冷静,一面又极端温柔善良。

  

——————

  

蔺明堂总觉得哪里不太自在,但这种不必再对上秦川的锐利眸子,顿时心脏直跳,作揖推脱:“许相是相爷之尊,人中龙凤,明堂不敢当,也不敢僭越。”

  

双手负背,秦川未对蔺明堂说什么,倒是看了一眼脸色凝重的明森,再转过头来看许青珂。

  

“你倒是会挑人,一挑就挑中了我渊国的第一公子,眼界不低。”

  

也是暗讽——君王在这里你看不见?非要挑一个第一公子。

  

许青珂淡然一笑:“交友贵在知音。”

  

从始至终就没有跟许青珂多扯过私交的蔺明堂暗想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个许青珂了。

  

对方的作风一向是不喜牵扯他人啊。

  

颜卿其实也纳闷,看向明森,却见这厮眼皮子都不抬一下,仿佛也在揣度,或者已经揣度出来了却不说。

  

“再知音也无用,你乃蜀国相,地位尊贵,既之前不肯答应寡人入我渊,寡人也自不能给你机会接触我渊的才子,你一人一间。”

  

“就这么定了。”

  

秦川忽然就定了,景霄惊讶,许青珂何尝不惊讶。

  

这人....莫不是非她所想?

  

————————

  

温泉于常年待在堰都的贵人们还是十分新奇的,而渊跟蜀不一样,后者多温泉,渊却比较少,因此这大藏寺的上品温泉让许多贵女官夫人都十分欢喜,便是权贵们也想解一解疲乏。

  

但敏感的人也有。

  

颜卿给自己一双儿女跟妻子使了眼色,后者三人皆会意,未参与他人的谈论,只悉数管自己回去准备就是了。

  

人零零散散出去了,要各自回居所。

  

许青珂出去的时候,周边被内卫屏退了人,无一人的时候,秦川到了她跟前。

  

还未等她行礼,秦川就低头压低了声音开口:“你依旧不肯信寡人,好比你再聪明也没想到不管你是男是女,寡人都不会允许你的身子被他人看了去。”

  

许青珂垂眸:“这好像于我也非好事。”

  

秦川:“那就告诉寡人你是男是女?”

  

许青珂:“我若是男子,君上就灭了那心思?”

  

秦川:“不会。”

  

许青珂:“所以没必要说,说了君上也不信。”

  

秦川忽凑前,许青珂算计距离,没有退,但听到对方说:“若是你是女子,寡人日夜做的春梦就得换一个样子了。”

  

然后他走了。

  

许青珂:“.....”

  

她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

  

这位冷血君王跟武林大侠怎么就变成了这模样呢。

  

莫非是被师宁远带坏了?

  

师宁远:赶去救你的路上硬生生被动背了一口大黑锅!

  

许青珂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只是得回去思量下一些事情,也让赵娘子做些准备,但路过专门培育药材的百草园时闻到药香,步子顿了下。

  

身边护卫的秦夜也跟着停下。

  

门口有扫地僧在扫地,也没理两人,只管自己扫着....

  

扫着扫着,秦夜哑然,因这扫地僧竟是瞎的,而且似是聋的。

  

因他刚刚跟许青珂讲话过来,若是正常人也该听到了。

  

可他没有。

  

又聋又瞎的扫地僧,老迈迟缓。

  

仿佛他的世界只有这一方落叶不尽的院子。

  

本来也没什么,秦夜却觉得许青珂看久了这位扫地僧。

  

但....她很快走了。

  

走的时候,心中暗附:她恐怕见过这位扫地僧——他腕上的佛珠,她小时候见过。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