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它的来去

青珂浮屠 胖哈 7532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许青珂素来是冷清的人, 克制止于礼, 哪怕情动也尤有三分收敛, 这样的人也俗称禁欲。

  

禁欲之人多清妩, 那种淡淡浅浅的清妩如点滴泛于心头的撩羽, 又似清点于舌尖品味的沉年美酒。

  

这撩羽的酒味就那么清妩得落在唇上, 却如燎原之火烧了身心, 师宁远深吸一口气,抚了下某人隔着不薄的衣料也能感受到了细软腰肢,很认真得劝戒:“小许, 你现在身子不适宜....咱要克制。”

  

他像是一个卫道士严肃得很,许青珂的唇偏到了他的下巴左侧,尤在他耳下轻呢喃:“我晓得啊, 就想让你好好克制呢。”

  

然后抽身开来, 朝他嫣然一笑,继而袖摆清扬, 三分婀娜七分倜傥得往那华美清雅的林子走去。

  

师宁远摸着唇, 上面似乎还有某人清甜柔软的味道, 可她转瞬便走, 像是森林溪水山涧中无情的女妖, 让他神魂颠倒。

  

步子一转, 他从身后长腿几步就赶上了他,伸手牵住他,朝她温柔一笑。

  

“小许许, 人出来混总要还的, 今日你猖狂得无法无天,来日我看你该用何种姿势....”

  

他侧身弯腰,在她耳边轻轻吹一口气。

  

“哭出来。”

  

这人也就会在这事儿上耍流氓了,许青珂俏脸微红,在林中小道中缓缓走着,偏头看到闲庭飘动曳动的林叶,眼里染了流光,回头也朝他一笑。

  

“即便为了自己不哭,也得杜绝给你这个机会....你睡屋外吧,元宝陪我就行。”

  

说罢,旁边躲躲藏藏跟着的金元宝窜了出来,摇摆着尾巴喜滋滋得凑到许青珂身边,一副成功踩死师某人谋朝篡位的嘚瑟劲儿。

  

师宁远:“.....”

  

————————

  

北地的军队开拔,不管是黑甲军还是北地守军都前往邯炀,在路上也会跟西川军队汇合,许青珂....赵娘子等人有些忧虑,怕她的身体撑不住,是想许青珂在北地养好身体再说的,然矛盾就在于协议促成少不了许青珂,因靖烨蜀跟晋等于都在她的意志影响下,他们也只信任许青珂在,秦川才有可能履行协议,这个协议也才有意义。

  

所以她必须去。

  

“要不,把这事儿给秦川说下,让他宽限一些时日?”赵娘子提出的时候,自己都打自己巴掌了。

  

瞧她这猪脑袋。

  

就算秦川如今是不得不放手了,可这废奴协议可是他非情愿签订的,现在若是许青珂怀孕又不得不....恐怕这位未来帝王会疯。

  

不能说,不能不去,那就只能...还好王璞跟师宁远都在。

  

“上师阁下在,不会出问题的,再不济也还有我呢。”王朴倒是乐观,“这一路有大军护送,这么多人照顾,一边调养身体,等到邯炀签订了协议,以邯炀良好的条件,到时候再...”

  

他的话头忽然就止住了。

  

因为往下并非什么好事,可又是必须做的事情。

  

场面顿时有些寂静,秦笙伸手无握许青珂的手掌,后者朝她一笑,再朝面有尴尬的王朴笑了笑。

  

“我也是这么想的,也知道不会有差池,只是麻烦您了。”

  

这个孩子....自不能让师宁远动手。

  

她不愿他难受,毕竟为父为母都一样的。

  

师宁远知道许青珂所想,既是她想的,他自会照做,于是也没有抗拒。

  

“就这样吧,这一路劳烦秦姑娘跟赵姑娘了。”

  

许青珂如今这样的情况,女子贴身照顾最为妥当。

  

再相爱,某些隐私许青珂也不愿让他搭手的。

  

赵娘子还是第一次见师宁远这么低声下气,可她翻了白眼,不爽道:“你这是干啥,又不是只有你才是公子自己人,我伺候她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师宁远:“.....”

  

秦笙微笑:“作为小许的娘家人,上师阁下好像还没入赘,因此你不用这么客气。”

  

旁边张青等人更是一脸冷漠——以为自己登堂入室了?是你嫁过来,不是我们公子嫁过去,算起来我们还是公子自家人,而你不是!

  

隐士高人在旁边看着自己兄弟被嫌弃,出于兄弟情义,想要给他撑一撑腰,不由说:“话也不能这么说啊,来日必要成一家人的嘛,何必在意早晚,是吧,彧掠,北琛。”

  

你们人多,我们兄弟人也不少啊!

  

隐士高人挺挺胸,此时觉得自己身体尤为伟岸。

  

彧掠回神,目光从秦笙身上收回,说:“我觉得阿笙说得对。”

  

北琛在那时迅速瞄了下赵娘子跟秦笙等人,再想了下景萱跟这些人的亲近,迅速有了决断,一本正经:“嗯,我也觉得你们说什么都对。”

  

隐士高人:“.......”

  

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师宁远早看穿这两人狼心狗肺,就跟金元宝一样!

  

“无妨,迟早的事儿么,这点磨砺我受得起。”

  

“反正我不要脸。”

  

赵娘子等人:“.....”

  

哦,这话你在战场上已经当着两军对垒说过了。

  

真真十分不要脸。

  

——————

  

大军开拔,许青珂也的确被照顾得无微不至,只是明眼人都看得出她的身体自北地开战时就显得憔悴很多。

  

路上,一并骑马的秦兮跟秦川挨着,听到后者压着声音对她说:“帮我留意北地那边人动向。”

  

皇兄有异心?不,秦兮分分钟懂了自己皇兄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指的不是那边人,而是那个人。

  

但他又不肯明说,不肯承认自己还挂念那人。

  

既是亲妹,多少也是心疼自家哥哥的,秦兮沉吟了下,说:“她的身体好像一直都不太好。”

  

秦川垂眸:“幼时埋下的隐患,在蜀养了很多年,后来在堰都,我也让太医院的给她看过,隐约是说有大能者给她改善过,在好转,但北地的时候....我瞧出来了,她的情况比从前更糟糕了,昨日特地去见她,瘦了许多,她本就清瘦...”

  

他好像没察觉到自己暴露了什么,一说就说了挺多,仿佛对她的病尤其挂心。

  

说着,眉宇间又见一些后悔。

  

秦兮想,他大概是后悔进攻北地了——假如她的身体是因为这件事变差。

  

他自后悔痛苦的。

  

这种滋味相当磨人痛苦,秦兮是懂的,一时酸涩上心头,忍不住侧头看向另一侧行军的人,其中一个青年背负长剑冷面英姿。

  

收回目光,她看向秦川,声音绵长,含着冰凉。

  

“哥,我们都不能后悔,也没有后悔的资格。”

  

秦川沉默,并不回语。

  

这就是默认了。

  

但后来秦兮到底还是上心了,或许只有她自己明白,她是借着自己皇兄的嘱咐顺着心去接近对方。

  

好在秦笙等人对秦兮观感很好,哪怕不久前曾对阵跟前,可都明白战场之上无对错。

  

但秦兮也没看出什么,直到有一日她闻到一点药味——某些药煎后总有要么渣滓的。

  

也总得倒掉,也就有了秦兮偷偷拿走一些用丝帕包裹起来带了回去。

  

入夜扎营的时候,秦川让随行的专属御医查看,这位御医医术自是不下于王朴的,翻看了下药物渣滓,再闻了味道,神色渐渐凝重。

  

“这些药多数养气血的,且十分精巧上乘,便是微臣也没这样的能耐。”

  

秦川颔首:“师宁远医术很厉害,大概是他开的药,只是养气血?”

  

他稍稍放心,许青珂体虚阴寒,这些年一直都在养气血,这些他都是知道的。

  

“是的,但有一味药....”御医表情有些迟疑,秦川心里一紧,顿时冷下脸:“明说。”

  

旁边的秦兮心里都隐约生起不妙的感觉。

  

御医不敢隐瞒,小心捻起一块碎渣,“这位药....旁的药物虽是养气血,可这位药却是稳胎的。”

  

秦川跟秦兮一愣。

  

前者表情十分复杂,却喃喃道:“怀孕?她也能怀孕...不是寒体不能...”

  

他忽然变了脸色,盯着御医,“她那体质....可以?”

  

好在秦兮不是一般女儿家,也能承受这样的话题,只是听出了秦川的画外音,顿时也失了神。

  

可以?

  

御医苦笑:“自然不可以,微臣说的这味药虽是稳胎的,但稳胎的目的恐怕....”

  

他低下头,声音无奈,“君上,若是以我们医者心,假如一位妇人有孕,却自身决没有能力生下这孩子,反而会连累自己毙命,那么,我们势必要劝她放弃这个孩子的。”

  

“有时候,这也是命。”

  

御医出去后,秦川阖了眼,秦兮有些担心他,但他挥挥手,让她出去了。

  

帐内一片死寂。

  

————————

  

秦兮一度担心自己皇兄会发作,但没有,次日他面色如常,只是连发了好几封密信回国。

  

而行军的速度也慢了许多,说是体察蜀国诸知州的情况。

  

他的理由名正言顺,也没什么可值得怀疑的。

  

“我说他肯定知道了吧,竟没发作,我以为他要把你剁了。”

  

隐士高人这些人心如明镜,也担心师宁远吃味。

  

结果后者半点也不难受,只是淡淡挑眉。

  

“许青珂不是任何人的私有物,我只能阻止别人伤她,却没资格别人对她好。”

  

“别人如此,秦川也一样。”

  

这....退得可不止一步了。

  

隐士高人摇摇头,暗道这情爱还真是可怕。

  

明明小心眼得可怕的人,如今却只想着对她好了。

  

其余都不管了。

  

————————

  

路过沉州时,跟西川的军队遇上了,虽早已得信,可秦笙亲眼见到秦爵安好,还是十分欢喜的,然而她却看出秦爵面上凝重,只是隐忍不发。

  

似有什么事情,不能说。

  

秦笙疑心,正想询问,却还未来得及,过沉州落驿馆的时候,街上来往行人肃穆得看着行军过街。

  

不管过哪一州,秦川都让许青珂的人先行,这点事儿大家也心如明镜,本来黑甲军那边尤有人不甘,但一想到前头那马车里面待着的人,到底是钦佩的,也就慢慢接受了。

  

但这街上的气氛....有些诡异。

  

废奴协议的消息已经传开,但多数蜀国人心头复杂,但也不该是这样的表情跟眼神。

  

许青珂不知。

  

知道她入了驿站后,当地的属官没管住嘴,说了一件事。

  

周厥临朝撞壁而亡了。

  

只这话一说,师宁远当时敏感,脸色变了,直接伸手握住许青珂,他的掌心滚烫,小心翼翼看她脸色。

  

众多知情人也都吓坏了,秦川等着那属官,恨不得拔剑劈死他。

  

众人心悸,但她的脸色完好,只是愣在那里,良久后才嗯了一声。

  

众人的心一起一落。

  

也没多久,还未吃晚席,天地阴云密布,忽起了雷霆,下了磅礴大雨。

  

许青珂面色如常,跟赵娘子等人说了几句话,情绪有些黯然,但也没多大的问题,众人稍稍放心,是以也没纠缠,直到她进了浴池要沐浴,旁人退了。

  

她扶了柱子,捂住嘴角,粘稠的鲜血涌出。

  

大量的血溅落在浴池水中,晕染开来,她撑着身子,从袖口拿出药盒想要拿出药丸塞入口中,却压不住体内一波一波的痛楚。

  

鲜血不断涌出,身下也有滚烫液体流淌下。

  

砰!门被撞开,师宁远冲进来了。

  

——————

  

烛火微光摇曳,赵娘子跟秦笙来回出入,捧出一盆一盆的血水。

  

门口,秦川坐在台阶上,面无表情。

  

他是君王,他不走,谁都拦不住,何况他插了一把刀在地上,谁敢动他?

  

能与他一战的也就师宁远一个,后者如今还在屋内,为了方便出入换水,门是开的,他坐在台阶上,背对着那个房间,他能听到里面的声音。

  

那样痛苦压抑,又那样虚弱。

  

屋内,师宁远握着她的手,两人手中都染了血,在这世道,男子多忌讳这样的血,以为污秽,可他不在乎,却是心疼极致。

  

攥住她纤细的手掌,两眼有水光,唇一直在颤抖,“小许,别怕,不会有事的,别怕,我在呐....”

  

许青珂埋了头在他另一手掌中,嗓子沙哑羸弱极致,仿佛含了莫大痛苦,“我知道不该,也不该这样伤自己负了他的好意,可我难受。”

  

“宁远....他们都是因我死的。”

  

“我母亲明知自己要赴死,因为知道有人盯上了....她知道那人盯上的不是他们,而是我,她都知道。”

  

“养父母...也并非不知那碗里有□□,他们也都知道的,却心甘吃下了。”

  

“他们都知道的。”

  

“我留不住他们,致远,我留不住他们。”

  

“我注定孤独。”

  

我注定孤独。

  

该是有多悲凉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她从来不肯言明的脆弱。

  

师宁远眼前刹那闪出自己朝她表明爱慕时候她的表情。

  

冷漠,疏远,却是寂寞。

  

比天上一闪而过的烟花还寂寞。

  

这种寂寞是她给自己的——她的心魔起于那大雪封山,加重于两碗□□的甘心暴毙,成魔于腹中孩儿的注定逝去。

  

周厥的以死成全是没人料到的引子,爆发了这迟早会爆发的心魔。

  

她瞒不过自己,她的罪孽,她的祸源....

  

她的唇齿都咬出了血。

  

“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孩子,另一个许青珂....不是自然死的,只因根骨样貌有几分像我,于是便死了。”

  

“他给我挑的人,让我顶替。”

  

“因为我要成为他,他便死了。”

  

她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迈不去这道坎——许青珂杀死了许青珂。

  

怀着这样从未对人言的魔障,她每走一步都像是在走入深渊。

  

不敢回念,甚至不敢再去见那对夫妻的墓碑。

  

或许在很久以前她就已经准备好了——仇恨了,恩怨消,人间红尘绝于黄土。

  

她便是这样的人。

  

这世上什么都不留恋,她想离开了吗?

  

亏她如此隐藏,他竟也不知道她内心竟藏着这样的苦楚。

  

是他的错。

  

“许青珂!你几日前才说过在世上你只想要我,如今就反悔了?还是当日只是诓骗我!人都你都睡过了,你现在不要了?有你这样的!!”

  

“骗纸!”师宁远恨极,猛得咬了她的手腕,带着血。

  

许青珂不觉得痛,只含泪看着他。

  

她若是落泪,他就败了,作为回应,他也落泪了。

  

泪比她更多,更烫。

  

一滴滴落在她手上,旁边的赵娘子跟秦笙都偏过脸,不忍看。

  

配药的王璞沉默,神色复杂,而那双眼也见了黯淡。

  

“许青珂,这世上是没有黄泉奈何的,人即死,便是再不相见。即便有,我也要将自己焚了,骨灰不留,我再不要与你相遇的缘分....”

  

“太痛了。”

  

他说再不要跟她相遇,太痛了。

  

许青珂阖上眼。

  

再不遇见么?

  

————————

  

屋外院子里,靠着墙离得远远的景霄看了下才开始结痂的伤口,有些失神。

  

生死别离是最苦痛的。

  

可谁也料不到它何时来,又何时走,一如沈灵月跟白星河。

  

她们幽若孤兰,粲若星辰,却无声无息得在角落里惨烈凋谢。

  

它的来去,拦不住,留不住。

  

这就是这真实的惨淡人间。

  

景霄闭上眼。

  

屋内,王璞忽然说:“师宁远,你不能留在这里....你的存在是她最大的痛苦。”

  

“她心里对你有愧疚。”

  

“这种愧疚,不管你如何告诉她你不在意,没关系,她都不能放下。”

  

师宁远脸色一变,秦笙两人也愣了。

  

王璞嘴唇蠕动了下,补充:“因为在意。”

  

——————

  

师宁远出去了,秦笙跟赵娘子也都出来了了。

  

门关上。

  

等候的众人忍不住观望,却不敢询问。

  

秦笙甚至没去洗自己的手,只是怔怔看着双手血红。

  

忍着的泪这才落下。

  

死了?秦川手掌颤抖,伸手握刀,站起,刷!刀拔出,指着师宁远。

  

杀意凌厉。

  

铿!彧掠众人不自觉齐齐拔刀剑。

  

剑拔弩张。

  

但师宁远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呆呆站在门口,像一尊磐石。

  

“哥。”秦兮拉住秦川的手臂,红着眼。

  

院子里气氛狰狞,屋中忽窜出王璞冰冷低沉的声音。

  

“都安静,一个时辰后我给你们一个活着的许青珂!”

  

众人顿时安静。

  

活着的么?能留住她吗?

  

——————

  

屋内,王璞看着仿佛半条命已坠阴间的许青珂。

  

她的唇唯一的血色就是唇齿流出的痕迹,他看着,伸出手,指尖有一个小瓷瓶,瓶口对着她的唇,她的眼盯着他。

  

光辉脆弱得很。

  

仿佛要死了。

  

老迈的脸神色变化,最终有微妙的表情。

  

“认出我了么?”

  

“既认出,却不肯被我救?”

  

“可你无法抗拒的,一如当年那寒潭,也一如此时。”

  

许青珂忽视线迷糊起来,发不出声音,只有感觉到有冰凉且含着草木香的液体入了喉。

  

像是灵丹妙药,让近乎干涸的生机开始焕发生命。

  

但最后还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上被撕下来了,是易~~容面具吧。

  

她在想。

  

然后她的唇瓣被触碰,冰凉柔软,还有那熟悉的声音,深情又饱含岁月沉淀的怅惘。

  

“染衣。”

  

“我终于找到你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