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梅花

青珂浮屠 胖哈 4265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南城的事儿不小, 秦夜站在殿上, 在朝会开始之前就被许多臣子热络打招呼, 相比两年前的境遇, 简直是天差地别。

  

等许青珂来了, 这种热度瞬间少了一大半。

  

秦夜看着许青珂被官员们围起来, 跟围着他奉承不同, 这些人围着许青珂是因为政治立场上的附庸,也是期颐她解决政治困难的依赖。

  

这种依赖日积月累也是一种强大的笼络。

  

许青珂听着这些人将南城的事儿说了个大概,南城铁矿事发比较意外, 是内部分配不均逃出了一个人物,破罐子破摔捅破的,这才暴露到了邯炀的眼皮底下。

  

“捅出这事儿的人逃到了闽东, 但在闽东被杀。”

  

许青珂进了殿, 闻言看向说话的一个官员,“被杀?”

  

“是的, 被暗杀, 但暗杀者没想到此人狡猾, 将此事写在了几本话本之中, 话本流落在闽东, 渐渐传开, 如今已经广为人知,南城那边也自有人怀疑,去探查了铁矿, 却发现那地方早已被当地县衙封山...”

  

被县衙封山?其中的蕴意很深刻。

  

“已经派军过去接管南城铁矿, 但铁矿的确已经剩下了一半,当时南城的城军轻都尉赵开还曾阻挠,如今也被缉拿,现今关押在南城那边.....”

  

众人将事儿大概跟许青珂说,其实许青珂离邯炀也才一两日就出了这个事儿,而当朝的军队显然是之前就过去的。

  

朝中事儿鲜少不过许青珂跟钟元的手,也少有景霄不知的,可现在结果是三人都一无所知的模样。

  

也只有一种可能。

  

——这事过了血牙的手,从探听消息到南城,这些事情都是在朝臣们不知道的背后进行的。

  

血牙在两年前出手之后,从暗处走到了明处,但朝臣仍旧摸不清他的底细,只知道血牙顶替了廷狱,而且更强大,更隐蔽,至少廷狱是摆在明面上的部门,血牙却是不列入其中,最重要的是它的统领是谁目前还不为人知。

  

许青珂垂眸,血牙在前两年是被她跟姜信分别设计过的,蜀王理应对血牙有了猜忌,如今却仍旧私下重用,只能说那位统领很有本事,必然使用了某些路数重得信任。

  

蜀王很快就来了,只是秦夜时隔半年再看到蜀王,心中暗暗心惊,蜀王老得太快了。

  

皮肤蜡黄干瘪,皱纹增了许多,最重要的是原本还算魁梧的身体在这两年之中竟像龟缩了很多似的,弯腰驼背且消瘦。

  

然那双锐利疑心的眼反而分明了。

  

蜀王对于这件事自然上心且恼怒,却要让许青珂亲自前往南城督办,但让钟元在邯炀配合。

  

“大概是君上也疑心这件事跟太子或者五皇子有关,毕竟有三皇子在前.....如今君上最恨儿子有异心。”

  

能办皇子且不被影响的也只有许青珂他们这个级数的。

  

朝臣们心里这样想着,许青珂却坦然处之得接受了。

  

不过朝会结束,出宫的时候,有宦官传了消息,说九皇子想见许青珂,皇后无奈,特地来请。

  

许青珂盛宠也不是一两日了,满朝上下都知道九皇子喜欢她。

  

许青珂进了宫,在皇后那儿果然看到九皇子,不过也有其他妃子。

  

这些妃子多数年轻,仿若两年间淘汰了许多旧颜,最好看的一张颜不外乎许念悠的,这位妃子盛得宠,两年间已经晋升到贵妃,比起年老的皇后,她的来势汹汹,但毕竟是古老勋贵世家出来的,很懂得韬光养晦,并不跟皇后争权,反而事事配合。

  

许青珂看到她正在逗一个小皇子,等许青珂来了,这些妃子娇羞涩然,纷纷退去。

  

九皇子也被皇后哄着去了外面。

  

“许大人可知道本宫为何要让你过来?”皇后是十分聪明的女人,否则也不会在失宠多年还把握后宫大权,这么多年了就从未失手过,在朝中也甚得拥护。

  

按理说这样养尊处优的蜀国第一女人不该有什么烦恼,若是有,也只有一个。

  

太子。

  

“太子跟小五都是我亲手养大的,我并不愿他们反目成仇,许大人也该知道储君地位不稳,于整个朝堂都是不利的,君上这两年也甚为烦心,以至于身体都有影响。”

  

对于一个君王的身体健康,是很忌讳的,就算身体不好也绝不能说,但皇后既然说了,也是给许青珂一种提醒。

  

身体不好,是大限将至吗?

  

总要有新君王的,太子跟五皇子总要选一个。

  

可许青珂听到这番话,垂眸——蜀王那身体可不是为两个儿子拖垮的。

  

“那皇后娘娘是希望微臣相助于谁?”

  

真直接。

  

聪明人都如此。

  

皇后眯起眼,细致白皙的手指摩挲红玉手镯,道:“五皇子允延于本宫也是亲自养大的。”

  

五皇子允延?

  

许青珂微微一笑:“但太子毕竟是太子。”

  

这不是争夺储位,而是储位就在太子身上,要改变继承人,就只能将太子之位挪开。

  

既是亲子,怎么可能会支持五皇子,何况说要以从自己亲子身上挪开头衔的代价。

  

所以皇后那句话也不过是试探。

  

“许大人是十分正统不放肆的人,本宫很放心。”皇后笑得雍容,此时九皇子也回来了,硬要拉着许青珂去看花园里近些时日刚盛开的雪梅。

  

天上还在落雪,满园落雪苍茫,一株株梅花枝头点点粉红,极美。

  

九皇子就想着把这美景给许青珂看,牵着她的手十分兴奋,还如数家珍得给她介绍哪颗梅树叫什么名字.....

  

许青珂偏头看他胖嘟嘟却走几步就倍感疲倦,眯起眼。

  

又下药了?

  

呵!

  

“这里这里,它开了,仙子哥哥,你来了,它就开花了。”

  

小孩儿不会说情话,但偶尔也是十分动听的,许青珂低头看他一眼,“慢点走,殿下。”

  

九皇子本就累了,闻言立刻就乖乖降下了速度,只是不肯放开许青珂的手。

  

不过就在他们往前走的时候,忽看见前头有人在。

  

竟是不久前才在皇后那儿见到的许悠然。

  

许青珂瞥了一眼前头引路的宫女,不置可否,倒是许悠然愣了下,一时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还好有九皇子在。

  

简单寒暄了下,许念悠处于避讳,也就打算走了,只是不经意瞥到许青珂偏头看梅花的样子,脑海里瞬息闪过一念。

  

许青珂的脸好像有几分.....眼熟。

  

她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许大人家中可有什么姐妹?”许念悠的问题来得突兀,许青珂看向她,还未回话,那九皇子就先欢呼了,“那一定极其极其极其好看,仙子哥哥,可以将她许给小九做皇子妃吗?”

  

许念悠忍俊不禁,便是笑了。

  

许青珂:“.....”

  

忽然,许念悠脸上的笑淡了,因为看到了梅园那头有另一个赏梅的人。

  

一个男人。

  

本在看梅花,听到声音后转头看来,红梅之下露出的一张脸眉目秀美,唇红齿白,五官无一不精致,那双眼也柔软,只是有几分忧郁。

  

看到许青珂后,这种忧郁就成了几分涩然。

  

宫中有了男宠,这事儿根本瞒不过群臣,只是看蜀王选了许多美人,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要这个男宠不霍乱宫廷便好。

  

不过相比许青珂的淡然,许念悠的感觉就复杂多了。

  

跟一个男人分摊君王恩宠,对于任何女人而言都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而且宫中阴私多数见不得人,却都暴露在明月绮丽般的许青珂面前。

  

许念悠觉得十分不适,便是离开了。

  

墨子归看到许念悠看都没看他便是走了,那种厌恶难以遮掩,他垂眸,指尖稍稍摩挲。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墨子归过来了,许青珂看了他一眼,让九皇子到边上采一点梅花。

  

“许大人.....”墨子归是男宠,在皮囊上远胜于许多女子,可在许青珂面前并不显优势,他刚刚远远看到就知晓这个人这两年变化也甚大。

  

旁边的宫人都退避开了,但他们隐隐听到墨子归叫许青珂的时候,声音十分轻柔。

  

但具体说了什么,并不清楚。

  

墨子归伸手接住了一片雪,问:“大人可觉得子归自甘下贱,堕落于此?”

  

许青珂:“我只当你是身不由己。”

  

墨子归:“若是我自己选择的呢?“

  

许青珂:“若是自己选的,那就更不必在意别人的看法。”

  

墨子归看许青珂神色寡淡冷清,一如她的名声——让人觉得遥远的人。

  

“领您过来的那位宫人,是皇后的人。”墨子归忽然说,他的话也很显而易见,从皇后宫中出来的,当然是皇后的人,可他既然说了,是暗示什么吗?

  

是皇后的人,却领着许青珂见到了许念悠。

  

墨子归是在提醒。

  

这个人终究对许青珂有几分感恩的,为此不惜过来提醒。

  

“嗯,我晓得,你自己在宫中多留心吧。”

  

许青珂没有鄙夷,也没有热络,淡然如水。

  

很快便带着九皇子走了。

  

墨子归站在雪中看着她牵着九皇子缓缓离去,闲散得很。

  

虽是男宠,可不管是蜀王还是其他人,素来没人敢说他乃男中绝色,是因为知道最绝色者乃许吗?

  

位高权重,不怒自威,这样的人,怕是皇后都对付不了的。

  

他摩挲了手里的雪,忽就着手指上的冷意,折断了旁边的梅花枝干。

  

那梅花是刚刚许青珂把玩过的。

  

——————

  

等回到了御史台,谢临云十分忧虑,“血牙处事一向冷酷,大人这次若是过去,恐有危险,还请让属下一起同行。”

  

谢临云的忧虑不是没有道理的,其实赵娘子也满心不喜,毕竟许青珂才处于特殊阶段,最受不得劳累,这前往南城的路途至少有七八日,也是很累的。

  

不过蜀王既然吩咐了,这事儿也推不掉,何况赵娘子他们心里知晓——棋局又开始了。

  

然而让众人意外的是他们出行的队伍多了一个人。

  

许念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