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以身作饵

青珂浮屠 胖哈 291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齐宣神色一变, 似乎略尴尬, “许兄这话什么意思?”

  

许青珂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只道:

  

“通州人都十分疑惑一件事, 便是堂堂爵府贵族千金为何下嫁给寒门出身的你父亲, 或许关乎爱情, 但也得你父亲争气——毕竟不是所有穷苦人家的孩子都有心机跟能耐勾结通州官府, 借着饥荒,贪了朝廷拨下的粮米,又炒高粮价, 将粮米高价卖出,借此一举跻身豪富,当然了, 也必然是分了不少钱给林远这些人.....”

  

在场一些人懵了, 但刺客都被阿青一人万夫莫开得拦下,无人能阻拦许青珂提着那小酒瓶站起来, 淡漠又孤冷得看着脸色惨白的齐宣。

  

“我猜, 在廷狱跟我来之前的那几天, 林远这些人不够时间去安心转移钱财, 便只能通过齐府这老路子吧....毕竟明面上, 你们家可是通州发展起来的功臣, 谁会去查你们家呢,但现在可以查了。”

  

齐宣回神,大怒:“许兄, 我怎么得罪你了!你竟这等诬蔑我们齐家!我倒要无凭无据你如何查我们齐家!”

  

这话刚说完, 他又看到许青珂笑了,这次的笑粲然。

  

“你就没发现你派出去与联络杀手的小厮不见了?”

  

齐宣这时才知道自己完了,惨淡中忽眼中凶狠,袖口滑下一把匕首,猛然冲向许青珂。

  

此时阿青在不远处跟那些刺客打斗,是没机会再来保护许青珂的。

  

危险!

  

然而......许青珂压根不动,而那齐宣本凶狠,却忽然腿一软,砰,人跪下了,扶着墙,一脸惨白,浑身无力。

  

“你给我下毒了?!!”

  

许青珂提着酒壶,此时是俯视他的,却不曾弯腰跟他说话,而是淡漠看着他,直接扔了那酒壶,酒壶砸在那茶杯上。

  

铿锵碎裂,酒水酒味浓烈逸散出来。

  

伴随着碎裂出来的茶香。

  

那是一种清脆,也是一种寂静,不管是刺客还是无辜的酒客,此时都因许青珂这随手一扔而静寂。

  

“茶中下了软骨散,你之前不还说这茶不错么?”

  

“你.....你是故意的!故意设局引我!”齐宣大骇,后悔不跌,却也恐惧,这个人太可怕了。

  

许青珂扔了酒壶,倚着窗口,指尖摩挲,眉梢平静。

  

“我还是回答你原来那个问题好了,凭什么?”

  

“就凭你区区齐家敢杀我。”

  

“天下人皆说我许青珂平步青云,直接登四品官,我虽还没拿到这四品官的俸禄,但也不得不承认——我这条命现在还是很贵重的。”

  

贵重到可以让她借被齐府暗杀名正言顺凋令官府出兵!

  

也贵重到可以无视爵府名望,直捣黄龙!

  

因为出师有名。

  

————————

  

“这些官员都已招供,但对于贪污钱款一度言语不清,交代的数额都十分少,我们的人也只从他们府衙中搜到少量钱财,这样一来是无法定罪的,哪怕有他们的口供,等押送回邯炀,三司会审的时候,他们依旧可以临时翻供,指认我们逼供画押....”

  

这也不是没有的事儿,廷狱对此很有经验,哪怕往日他们作风的确狠毒霸道,私底下办了不少黑案子,可那是有上头人保着的,这个案子却不行——除非蜀王下令。

  

“所以只能找到他们转移的钱财赃款或者过手钱财的中间人才算稳妥......还查不出?”

  

“是,在我们来通州之前,他们显然已经得到消息,事先安排好了。”

  

还能是谁通风报信呢?章云想,也只能是那位不久前才风头正劲不可一世的言阁老了。

  

但肯定不是他直接下令。

  

那是一个巨大的权力体系,这次未必能拿下狼头,若是得罪深了......

  

章云想起离开邯炀之前自家师傅那模棱两可晦涩不明的态度,一时不太确定。

  

“报!”

  

忽有人来报,“章大人,许大人刚刚在城中桃花酒馆遇袭。”

  

果然!章云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面上却冷漠,“是吗,那许大人可有事儿?”

  

那刺探沉默了下,说:“许大人无碍,但她已经查明是齐家动手,那齐家独子齐宣当时还跟许大人一起,是被抓个正着的....如今许大人正往齐家去了。”

  

“齐家?齐.....”章云初时惊讶,思索了两三个来回后,忽然脸色大变,是齐家!该死,又让那许青珂快了一步!决不能让她先找到证据。

  

“备马,去齐家!”章云二话不说,直接快步走出门,那刺探跟在后头,一群人快速出了门,章云正走向门口那匹马,忽感觉到冷风,他神经凛起!

  

刷!一把匕首迅猛如闪电,从他后面那个人手中刺出。

  

太快太快了,距离也太近,章云是人,不是神,武功也没达到冠绝江湖的底部,这样的距离,这样的速度.....

  

噗!匕首完全刺穿章云心脏的时候,他只稍看见那往日十分熟悉且用惯了的心腹刺探朝他露出诡异一笑,接着脚下一点,夺马奔腾而去。

  

杀人夺马逃走一气呵成!

  

后面一群廷狱的人如何能追上,而这一幕也落入附近一些商户跟百姓眼中,便是大骇!

  

官府门口,堂堂廷狱三把手竟被直接暗杀?

  

那可是廷狱啊!是君王的爪牙,是谁胆子这么大?

  

这天是要变了吗?

  

——————

  

许青珂到齐家的时候,齐家却是一片惨淡,江同站在那些尸身前面,一脸惭愧。

  

“大人....我按照您的吩咐提前来到齐家,却发现齐家已经被全家灭口。”

  

许青珂看了他一眼,这大宅子本来风景十分不错,桃花树很多,但地上满布血腥,自然是早上齐宣离家之后的事情。

  

半天光景么?

  

“看来有人比我更急,也更直接粗暴一些。”

  

许青珂目光扫过那些死尸,转头看向被一起押过来的齐宣,轻描淡写。

  

齐宣痴痴呆呆看着满庄子的死人,这次是真的身体疲软,他的天塌下来了。

  

“是谁,是谁.....”

  

是谁不知道?许青珂睨了他一眼,这几天相处,其实她深知此人儒雅知礼在外,其内跟他父亲如出一辙——贪生怕死,贪财嗜色。

  

齐家被灭口,他如今怕是在衡量是要出卖背后那个人报仇,还是深藏秘密,保证自己的生存价值.....

  

不过许青珂并不太在意他,进了屋子,越过那些尸体。

  

“账本跟钱财找到了吗?”

  

“还未,庄子被翻查过了,也不知对方是否已经得手。”

  

江同说这话的时候,看到许青珂顿足在那些混乱的书柜桌椅前面。

  

“又不是傻子,谁会把钱财装在桌椅板凳被褥里,翻成这样,是在找账本。”她的手指敲了下旁边翻倒的桌子腿。

  

江同:“那大人以为他们找到了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