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任命

青珂浮屠 胖哈 3077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看来姜大人已经被摈除在调查组之外了, 所以敢这般肆意。”许青珂在看到这姜信忽然“乱来”的时候, 就已经有了猜测。

  

她不可能愿意跟这个人牵扯上什么关系。

  

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于是轻描淡写就开了口。

  

“是啊, 我认识你, 很多人都知道, 也查得出来, 咱们可是能一起吃板栗的好朋友, 所以啊,关于通州的那个案子我是不会插手的,不过我会时刻关注的~~”

  

这人好生不要脸, 明明是抢了板栗.....

  

许青珂淡漠:“姜大人心怀正义,满腹慈心,是官员楷模, 多谢关心”

  

好敷衍的称赞。

  

姜信:“不用谢, 谁让我喜欢你呢。”

  

许青珂顿时皱眉,而所有人哗然动乱, 饶是景萱也是一怔。

  

喜欢?这姜信竟是.......

  

“姜大人, 许兄如今已是麻烦缠身, 你这般.....”谢临云开口, 却看到姜信笑了。

  

笑得肆意张狂。

  

“我喜欢便是我的事情, 许青珂若是觉得这是她的麻烦, 那倒是好事了~~”他脚下一点,掠闪在屋檐之上,须臾便是不见了。

  

留下后头许多人的吵闹。

  

许青珂皱了好一会的眉头。

  

这姜信到底是在帮她, 还是在害她?

  

抑或在放长线?

  

————————

  

“刚刚那个便是姜信?”那恣意的女子问旁边的人。

  

“是的, 殿下。”

  

女子顿时嘘了一声,怒瞪这个随从,“不是说好了.....”

  

随从等人顿时无奈,只能提醒:“殿下,下面队伍开始继续走了。”

  

女子忙转头,便看到许青珂等人往前去,前头都是高门大宅,她自是认得的。

  

“哦,这里我知道,便是阁老大臣们的居住地,游街快完咯?”

  

自然是完了,状元郎的府邸都要到了。

  

“不过那一栋是谁家的,我瞧着园子里桃花好多。”女子翘首看着前头那大宅门,不同于言家新贵,这座府邸仿佛坐落了许久许久,占了风云荟萃之中心,沉淀了岁月的痕迹,浓郁了时间的酿醉。

  

但那醉是苦涩还是沉迷,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身后的随从看着那府邸,沉默了好一会儿,“归宁侯,许家。”

  

“咦?那不是白.....”这个肆意的女子惊讶,忽想起了什么似的,神色有些迷惑,最后难过得低下头,不再说话。

  

“外面是怎么了?”归宁侯府之中,有一个老者拄着拐杖瞧着高墙外路过的高旗,那旗是宫廷专用的,一贯是.....

  

“老爷,是科举状元郎游街了....”

  

“哦,又一届了啊,真快,真快,又好多年了。”

  

他的眼已经有昏白色了,似乎患上了眼病,也只能看到那高旗,金红金红的,再见不到其他。

  

很早以前就看不见其他了。

  

——————

  

游街之后就是给新科仕子们安排官职的命令很快下来。

  

该任用的都被任用,唯独新科探花郎被留着了。

  

很多人都在观望,看到这个结果越发搞不懂对许青珂该摆什么态度,但目前不接触总是没错的。

  

他们在等廷狱那边的结果出来,结果先传来渊国对烨国出兵且速推破了边防的消息。

  

烨国大乱,可烨国朝廷似乎不甘放心疆城这条战线,反而压下了消息,且让攻城的军队加大了力度。

  

疆城,守城大将秦夜站在城墙之上,眼前烨国大军早已兵临城下,攻门木狠狠撞击大门,士兵不断攀爬上来,他手中的刀一刀劈砍一个,热血飞溅,遥望茫茫汹涌而来的烨国大军,他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忽然有一种预感——这烨国肯定发生了什么,

  

这一日若是守住了,来日疆城边上不败!

  

“言敬棋成了翰林院修撰,翰林院,清贵之地,也不算是埋没他了,可这要往上爬恐怕是极难,就算言士郎这次没被君上警告,君上也不会让言家出两个权臣。”

  

钟元这些官场老油条心里有底儿,看言敬棋的态度就比较端正,可对许青珂,本该不太注意这个寒门出身的白衣,充其量在意她身后藏着的通州动乱案,可也没太大的政治意义,为何还要如此在意?

  

御史之争中赢了的左御史大人薛绍到了三皇子霍允彻的跟前,说了这样一番话。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言士郎已经被父王厌弃了?”霍允彻说这话的时候,妖灵就在旁侧,看到薛绍点头便是挑了眉眼,却没再说什么。

  

“通州那边的乱贼案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跟言士郎牵扯上似的,当时他好像也不在通州那边任职。”

  

“具体的下官也不太清楚,但听说当时言士郎任职的是通州长官的上峰知州,主掌包括通州在内的三州司法兵部之事,而且这言士郎跟当时担任通州长官的陈冶还是同窗关系......”

  

其中怕是有些门道啊,这通州乱贼案当年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薛绍退下后,霍允彻看向妖灵,后者微微一笑,“君上最近对他颇为冷淡,怕是也有什么把柄被君上察觉到了,厌恶了,他才转而投靠殿下您这边,不过殿下您最近在拉拢言士郎,他恐怕也想落井下石,否则有言士郎在,您底下的功臣能人轮不到他排位前面。”

  

霍允彻冷笑:“一个屁股都没擦干净又被斩断了徐世德这些羽翼的御史于我可没什么大用,不过日后在做文章方面倒是没有比这御史大人更称手能用的了。”

  

妖灵:“也可以用他来吸引太子那边人的注意,最近几次角斗,殿下都占了上风,接下来就该是君上冷落削弱您的时候了,这薛绍刚好可以拿来当棋子。”

  

霍允彻点头,似也有此意,“不过那言士郎就真的不行了?那通州乱贼案能有多大,还能牵扯到他什么皮毛?以他的能耐,定然是能摆平的吧。”

  

显然还是想拉拢他,主要是之前兽林一事儿....他总觉得这言士郎手段很厉害,若不能拉拢让太子得去,那他会很麻烦。

  

可言士郎又不是许青珂,打压灭杀不得,也只能拉拢为上。

  

“通州那地方我们一开始并未注意,现在也只能看廷狱那边是个什么路数......”

  

廷狱,被重型伺候右御史梁平正被押解出去,准备秋后问斩,严松正坐着喝茶。

  

这刑狱室内血腥味极重,他竟还能喝得下茶,最主要的是眼前有一排的人被酷刑伺候。

  

姜信进门,直接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茶一咕噜喝完。

  

“事儿闹大,旁人都要说我廷狱出了一个情种了。”

  

严松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姜信却是笑:“师傅说笑了,不过我确实很喜欢那姓许的。”

  

严松淡淡看着他,“是喜欢人家,还是察觉到了她身上有的什么秘密,想利用她做文章,放长线钓大鱼?”

  

姜信:“师傅误会了,我是真的喜欢她,您不知道她有多与众不同。”

  

严松:“看来我得请她来廷狱坐坐,好好看下她到底有多与众不同。”

  

姜信:“可以啊,那可以让徒儿我亲自上手吗?我可想光明正大占她便宜了。”

  

试图谈话终止,但两人都知道不会拿那许青珂开刀,至少目前不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