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雪海

青珂浮屠 胖哈 4404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万千香雪海, 一刹屠生死。

  

被歌颂了浮屠恶名多年, 又端着风华公子名头纵横朝堂, 她本该是在宫廷繁华间握卷权势的权魄, 亦或者戾死刑场的枭雄。

  

胜败都不该是这样的。

  

那白芒的一片, 无垠的江雪, 风卷着万里河山都不曾见过的浩瀚, 地上一片绵软。

  

妖灵等人挖出许青珂的时候,最先看到的是一只手,这只手被冻得发青, 指甲上还留有凝固了又被热血重新化开的血滴,因为她的手中握有一块半个掌心大小、红艳无比的赤焰火石。

  

这赤焰火石如其名,但其实乃温玉, 只有触及人体温度时才会越来越热, 发出高热,便是这样的石头握在她手中, 才能化开埋着许青珂的一部分雪, 也让山脚下等待的赵娘子等人第一时间找到她。

  

但....赵娘子颤抖着去碰她的鼻息, 却是眼眶一红。

  

张青青着脸, 伸手去摸脉搏, 忽变了脸色, 大呼:“还有!”

  

鹰眼马上蹲下身来掐许青珂的脉穴输入内力,而赵娘子也醒神过来,马上差人拿来早已准备好的药葫, 里面装有驱寒提热的热药, 平时常人喝着绝对会伤及肺腑上火伤身,可这时却是救命的良药。

  

热药灌入许青珂口中,赵娘子也打掉她身上缠着的冰雪,不过赤焰火石化开了冰雪,却也让冰雪成寒水,浸湿了衣服,这样贴身的寒冷也足够致命!张青等人迅速背身,想让赵娘子马上替许青珂换掉衣物....

  

但...许青珂忽然醒来,一双眼猩红,第一句话便是:“他呢?”

  

众人顿时表情一窒。

  

许青珂看懂了这些表情,她垂眸,在雪中,一冷一热的温度刺~激了她的灵魂,让她带着不甘的心从死亡中挣扎回人间。

  

她本该被埋得深深的,连尸骨都挖不出来,可她没有,她只是被浅薄得雪层覆盖。

  

阖眼,虚弱时脑海闪过最后的一念。

  

师宁远在空中抱住她后坠落雪中,因为厚重的雪层而阻拦冲击力,但他甩出另一爪勾刺入一片山壁,当时也只悬挂了几个呼吸,最终因为那山壁脉根完全断裂,他们还是掉了下来,但避开了最澎湃凶悍的崩势....

  

两人落地后翻滚,被雪卷了许多,她是虚弱的,当即也几乎昏迷,可师宁远撑着最后的力量起来,抱着她狂奔。

  

后面是第二波崩塌席卷下来的大量雪堆,翻滚着,追赶着...

  

后来就是她被他抛出去。

  

最浅的雪层覆了她,但他.....环顾周遭,都是雪,隐隐有一些林木的末端显露,可见覆下来的雪层有多厚。

  

这渺茫苍白的世界啊,仿佛只剩下了她一人。

  

张青低头:“已经放出鹰哨,第二队正在寻找。”

  

也就是不见了。

  

许青珂瞳孔缩了下,唇角还有鲜红的血,“往北上去寻....不超过两百丈,他手里也有半块赤焰火石。”

  

在当时,她本想把火石塞入他衣内的,可他发觉了,掰裂成了两半。

  

“别死,我等你寻我。”

  

他是这样说的。

  

因怕她不肯求生,所以硬要她去寻他吗?

  

眼里满是涩意,许青珂咽下滚烫的热药,撑着精神起身,赵娘子等人根本无法抗拒,只能扶着她。

  

起身后,许青珂才看到眼前的惨淡,白芒一片,如何寻他?可再耽搁哪怕一会,他都离死亡越近。

  

在赵娘子等人看来,许青珂这般模样,离死亡怕是也不远,只是她站在那儿,双目一片苍茫。

  

端是比她死了还让人心惊。

  

那是从绝境里挣扎而生的意念——她要找到他。

  

仿佛他死,她亦死。

  

赵娘子等人如何还敢懈怠,一群人纷纷散开往上搜寻。

  

但时间一寸寸过去,妖灵等人都已经下来联合搜寻,但渺无声息,就是隐士高人心里也叹息了。

  

怕是......

  

谁都不敢看许青珂。

  

她站在风雪中,已经很久没动了,最终是妖灵忍不住,走到她身边。

  

“我记得你曾跟我说过,活着其实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因太多的求而不得,太多的难以割舍。”

  

“你始终是被宠爱的,他愿为你而死,你亦愿为他.....但你我都知道,这世上没有所谓的共赴黄泉,倘若真有神明,倘若真有奈何桥,这人世间强求同生共死的人那么多,你跟他挤不上去的。”

  

你就算是死,也跟他无法再见的。

  

妖灵如此残忍,却一如从前的许青珂,她亦是如此通透的人,越通透越残忍。

  

但只有彻骨的冷水最能惊醒沉睡的人。

  

许青珂空芒的双目这才回转,阖眸,“妖灵。”

  

“我在。”妖灵觉得她这般虚弱的颤声....易让人心碎。

  

她难得想要一个人在这里——秦笙,怕是这世上只有一个秦笙能安抚她了。

  

“我只是想让上天再眷顾我一点点。”

  

霎时,妖灵什么话也说不出。

  

因从不落泪的人已经落下泪来,那晶莹剔透的泪不滑落脸颊,而是随她低头看着手中火石而落下,落在半阙火石上,再经过圆润的火石落在雪上。

  

泪是滚烫的,让点滴冰雪融化。

  

她从不求神佛,只在坠入雪海中与他分离时才在心中求过。

  

大概是不够诚心,或者她杀孽太重,神佛不肯低头看她心中凄苦。

  

忽然,她心头一片裂疼,一腔热意涌上,捂住嘴角的时候,粘稠的鲜血已经泄露指尖。

  

妖灵等人大骇,忽....狗吠?眼前一片昏白的许青珂猛然抬头,在细碎视线中看到金元宝在前方一棵树下狂叫着。

  

然后她昏了过去。

  

——————

  

暖香,温室,泉池,许青珂被抱到低矮暖塌上盖上绒被,妖灵跟赵娘子衣不解带伺候了两天,却仍旧不见她醒来。

  

“至少脉搏气息还在,虽是微弱了些,至少比没有好。”

  

虽是这么说,可两人都知道许青珂这身子娇贵得很,动辄就容易恶化病情,稍一不留神就虚弱垂死。

  

一缕光火轻轻吹了就灭了,她连一缕光火都不如。

  

因此也愁得两人妆容都憔悴了许多,经过商量,他们最终妥协了一种法子。

  

再两日后,裹着貂裘的妖灵婀娜多姿得在走廊上放出信鹰,且看向走来的鹰眼。

  

“通知了?”

  

“嗯,秦姑娘早早就差了信,只这几日混乱诸多,加上冰原不易往来通信,耽搁了。”

  

妖灵点点头,眸色婉转,又说:“但我猜你们肯定报喜不报忧,这肯定也是她之前给你们下的命令。”

  

许青珂是一个谋算皆要万全的人,虽已经准备赴死,却也为自己谋好后路——让赵娘子等人在寂罗山半壁一侧等着,若是看到雪崩便及时营救,她且还带了赤焰火石。

  

但也肯定做好了死去的准备,也就会让赵娘子等人应对不同的人做不同的通知。

  

对那秦笙...自然是不会告知真相的。

  

她素来对自己人温柔,只对自己残忍。

  

鹰眼叹息,“若是公子醒来便好了。”

  

妖灵挑眉,眉梢风情,却也有流光溢彩,“我隐约有感觉——她快醒来了。”

  

他们谈论中离开后不久,屋内躺着的人....缓缓睁开眼。

  

清丽神艳的眸子还有几分虚弱,但恍惚中,也在慢慢看清这温室的清朗模样,也缓缓看到了隔壁躺着的那个人。

  

也很清朗。

  

许青珂看了他许久,眸色越来越温柔,直到他也睁开眼,四目相对,那是一种温和隽永的感觉。

  

仿佛一切都未曾经历,仿佛身上的伤痛都淡去,直到他裂开嘴角。

  

“小许,我让你寻我。”

  

“可没让你睡我。 ”

  

嗯,他们在同一暖塌上,距离不过咫尺。

  

许青珂忽想是谁想出这样的法子......但她自知敌不过无耻劲儿上来的某人,便是阖眸装虚弱。

  

她也的确虚弱,可某人挪啊挪,挪啊挪,挪过来了,一只手伸进被子,搂住了她的柔软纤细腰肢。

  

许青珂有点恼,“你的伤....莫胡闹。”

  

“不想我胡闹,那你就别动....”师宁远钻进她的被子,将她牢牢抱着。

  

许青珂如何敢动,只能任由他搂着自己,两人体温相融,发丝纠缠,她就在他的怀里。

  

紧紧的,没有任何相离的缝隙。

  

沉默中,她仿佛听到他疲倦睡去时的呢喃。

  

“幸好不是梦。”

  

她一愣,忽抿唇,眼里化成一池暖泉。

  

嗯,不是梦。

  

这样的温馨持续到第二日,一大凌晨就有一个影子扭着肥肥的屁股偷偷摸摸到了屋外,狗头看了下左右,然后用爪子小心翼翼推开门的一侧,然后偷偷溜进去.....

  

不一会便传来狗的惨叫声。

  

“死元宝,滚出去!”是师宁远的声音。

  

赵娘子等人这才知道人已经醒来了。

  

不过师宁远体质好,武功好,恢复也快,倒是许青珂又连续昏昏沉沉睡了几日。

  

这几日.....

  

赵娘子:“看来公子是大好了,而上师你应该也很忙,所以....”

  

师宁远:“我还没好,也要养伤。”

  

赵娘子:“房间已经准备好,上师移驾吧。”

  

师宁远:“哦,我看出来了,你们想卸磨杀驴。”

  

张青:“上师是驴?”

  

师宁远:“你们公子就喜欢我这头驴。”

  

无耻!不要脸!呸!

  

鹰眼皮笑肉不笑:“那也得公子清醒了再说,目前阁下实在可以自行办差去了。”

  

师宁远:“我抱着她,她才能睡好觉,恢复也快,都是为了她好,你们何苦为难我呢~”

  

无耻!不要脸!呸!

  

最终还是妖灵扭着小蛮腰来了一句:“医术那么好,不知道抱着不能吃不能动会憋坏吗?还是说她不介意这个,亦或者她早知你已经憋坏了。”

  

然后.....从来都在口舌上不落下风的师宁远果然搬出去了。

  

就是搬出去之前不阴不阳朝妖灵等人来了一句。

  

“就冲着你们今日的用心良苦,改日....她总要负责的,呵~”

  

他身体好不好,某个人以后总会深刻感受到的。

  

妖灵等人:“.....”

  

反正这便是一场两败俱伤的厮杀吧,谁都不痛快就是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