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打算,征服

青珂浮屠 胖哈 5188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一个客栈一个房间一张床, 床上两个人, 被子下面衣衫其实都还好好的, 就是手进了衣服里面, 而她也被压在了他身下。

  

他轻声耳语, 似这人间最坏的男子在勾着最单纯的姑娘堕落。

  

等她应允吗?

  

许青珂能感觉到那只大手已经染上了她身体的温度, 甚至更滚烫, 因他的身子就是一个大火炉。

  

“我若说我不允,你欲如何....”她轻声细语,有些软濡, 又有些似笑非笑。

  

但他忽低下头,贴着她的脖子,声音很轻很轻, “我欲入你....”

  

嗯?愣了下, 接着哄的一下!许青珂整张脸都红了,她也不是无知少女, 也见过许多世面, 但真正被这种厚颜无耻的下流话攻击, 真真是毫无招架之力。

  

这人太坏了, 跟那市井下流坯子没有什么不同, 可他是师宁远, 他...

  

他吻在了她的脖子上。

  

所谓交颈相吻便是人世间所有生物最亲密的事儿了吧。

  

吻中,衣物越来越少,许青珂的睡衣已经完全敞开, 垫在下面, 肌肤相亲,纠缠不清。

  

她觉得自己或许是真的堕落了。

  

什么叫堕落?不必计较任何原则,为所欲为,纵容躯体,纵容灵魂.....

  

当师宁远想要将自己埋入她体内时,只一刹那接触,他就感觉到怀里的娇柔颤抖了下。

  

她太敏感太脆弱了。

  

是在怕吗?

  

“别怕...不疼的....”师宁远睁着眼说瞎话。

  

许青珂咬咬下唇,“我不信....”

  

“不信你试试....”某人厚颜无耻,越发无克制得在她身上作法,乘着她被吻得七荤八素的时候,猛然感觉到了疼痛,手指掐住了他的臂膀,脑袋也贴着他的胸膛,呼吸微弱抽紧,像是任人宰割又十分委屈的小绵羊。

  

她说:“疼...师宁远,你这个骗纸。”

  

师宁远被她这一掐,外加这一细弱的愤怒,呼吸顿时乱了。

  

他多想让自己更坏一些,不顾她的疼痛,把她欺负得哭出声来。

  

可....

  

他不敢动了,只轻轻吻着她,一边断断续续说:“下次不敢了...”

  

还下次!

  

不过好像这次也不能,当师宁远贼心不死想把许青珂欺负彻底一点的时候。

  

外面黄沙飞舞,但屋内烛光美好,被窝暖暖的,本是极好的境遇。

  

但外面忽有了动静.....他比许青珂更早反应过来。

  

“有人来了。”

  

然后,该如何?

  

“每次都这样,怎么每次都这样!!”师宁远搂紧了她,磨牙:“要把我气死啊!”

  

对其他事儿也不见你多上心,这事儿....倒是一直很努力。

  

许青珂顿时无奈,但也知道能让师宁远悬崖勒马,大概来的是.....

  

厌血吗?

  

——————

  

厌血这人是个疯子,跟弗阮如出一辙,但似乎有命令在身,并未大开杀戒,估计也是怕打草惊蛇。

  

进了客栈后,果是在搜查人,但这客栈很大,居住的什么人都有,很难搜索,他只把店老板弄了起来,逼他交代这几日进出的人....

  

店老板怕死啊,别说客人,就是祖宗十八代都交代了。

  

没提到许青珂他们。

  

毕竟这一队人并不起眼。

  

但厌血听了他的话后,指尖却滑过刃,淡淡道:“那就按照他刚刚说的....排查以外的人。”

  

啥意思?意思是他刚刚说的那些都不必查了,反而要查那些他没看出猫腻的?

  

店老板自己都迷糊了。

  

但厌血懒得跟这些蠢货解释——许青珂那些人何等聪明,何等厉害,自然能避开这些老板的猜疑。

  

不得不说,厌血是狡诈的,也是猖狂的,半夜带着强大的手下搜查,把整个客栈弄的人仰马翻。

  

想来很快就会到他们所在的二楼。

  

师宁远知道自己得跟这人照面,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只是....离开温柔乡可真让他舍不得。

  

不过师宁远还是离开了许青珂,掀开被子大概穿戴好,但也不平整,显出了一些慌乱痕迹,演戏么,他最擅长了。

  

他准备就绪的时候,外面也有黑影来了。

  

厌血刚上二楼,踱步到了走廊外,人影映入。

  

看起来有点恐怖。

  

许青珂还在躺在床上,她并不怕自己今夜会落入厌血手中,因就算暴露,在这里,有师宁远跟隐士高人足以将这人拿下。

  

不过她在想这个人如此大张旗鼓......

  

门外,厌血已经要破门而入了,师宁远也伪装出了一个胆小的商贩。

  

但就在两人要照面的时候。

  

外面天空忽有烟火赤箭破空炸开,这是消息烟火,用来紧急通知的!

  

“大人!那边出事了!”

  

走!厌血当即带人离开。

  

来去匆匆,吓得许多人冷汗出一身,倒是师宁远这边的人惊讶。

  

这样的意外....好巧。

  

师宁远转身开窗,看向窗外的烟火,“小许,你觉得是什么意外让这厮走了?”

  

“要么是误会那边逮到了我们,但遭遇了反抗,要么就是被袭击了。”

  

反正都意味着那边爆发了厮杀。

  

恐怕暗部还吃亏了,是以发出了烟火赤箭叫人。

  

“这个厌血有点麻烦,我想找个机会把他暗杀了。”

  

师宁远的打算没有瞒着许青珂。

  

许青珂阖了眼,有些倦怠似的,“过些时日吧。”

  

“你是担心弗阮?”

  

“不是。”许青珂侧卧着,轻轻说:“厌血如此行事,并不符合他的习惯,迟早也是要被他毁掉的,这人素来不喜欢不听话的人。”

  

若不是她有价值,恐怕早死千百来回了。

  

那人骨子里就藏着无情跟霸道。

  

“这个厌血是不是觊觎你?”师宁远太敏感 。

  

“嗯?你当我是黄金么,人人都爱。”许青珂哭笑不得,但也说:“不过此人有嗜血症,邪恶得很,怕是贪上了我的血....”

  

她果真看到了师宁远眼里有杀机,但她没权,只浅浅一笑:“这算是给你一个合理杀他的理由么?”

  

这女人....神俊入骨了。

  

“不,就冲着他今夜打扰我....”师宁远走上前,“明日之后我就谋算谋算,但今夜....我能不能重新爬上你的床呢?我的小许许。”

  

许青珂侧脸压在枕头上,闻言眸色微潋,红唇轻启:“过时不候,我困了。”

  

清冽悦耳,勾魂夺魅。

  

然后她就真的闭上眼,睡着了!

  

睡着了,却是任何人都不忍打扰的精灵,师宁远忍了忍,还是伸手替她掖好被子。

  

我上辈子到底欠了你多少啊,我的小许。

  

——————

  

—————————

  

抱着又不能吃,还不如出去探看下情况。

  

师宁远小心翼翼穿好衣服,不弄出声响,去通知了隐士高手让他保护好许青珂,然后自己潜者夜色尾随厌血等人而去。

  

隔着四五条街道的另一客栈已经是满堂鲜血。

  

厌血在的时候,看到一队相当精悍的弯刀死士把他的部下压着打。

  

他站在外面冷眼看着,压着身后的下属不动,仿佛在判断对方底细,而客栈大厅无烛光,隐约看到有一个人坐着,后面一群人站着。

  

气息阴沉恐怖。

  

仿佛蛰伏的雄狮。

  

是谁?

  

厌血眼中转了一道暗光,忽挥手。

  

“不是目标,走!”

  

撤了?

  

隐在暗处的师宁远还打算凑个时机把这厮了结了,没想到他急流勇退。

  

等厌血带人撤走,且确定没有反扑回来,客栈大厅里坐着的人才放下茶杯,起身上楼。

  

见到赵娘子等人的时候略一颔首,然后才看向那扇小门后站着的人。

  

她站在门后面,神色还带着之前遭遇暗部袭击的忧虑,只在看到这个高大魁梧的人走上台阶,出现眼里....

  

她一时目光凝窒,只打量他,上上下下,以确定他是不是完好。

  

可总归是不一样了。

  

他的身上多了一些之前没有的冷戾跟霸道,也多了几分....

  

掠夺性?

  

帝王。

  

听说他已成帝王。

  

心中一念,眼中其实已经千年。

  

她最终开口,“你....可还好?”

  

彧掠有千言万语想对她说,可真见到了人,才发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一步步走过去。

  

这些时日,不管是浴血而杀,还是登顶为王,他在午夜梦回都屡屡梦见她低头一笑的温柔。

  

简陋烛火灶台间的旖旎。

  

这个女人....他舍不得。

  

一颦一笑都入了体内的傲骨,一旦割舍,就痛彻心扉。

  

可她.....

  

“许青珂是女子,你不要难过。”

  

千言万语成了这么一句话。

  

赵娘子跟阿青等人:“.....”

  

心仪人家秦姑娘也不能踩我们家公子啊!

  

秦笙也囧了,尤其是赵娘子等人的表情。

  

这木头,她之前是故意那么说的,他怎的全信 ?

  

或许是秦笙尴尬得太明显了。

  

赵娘子忙说:“要么,你们进屋说?”

  

秦笙顿时脸红,暗说珂珂身边多是坏人啊。

  

“哎呀,大晚上的,洗洗睡吧....好困。”

  

赵娘子转身拉着人走了。

  

鹰眼撸了下怀里的猫,笑了,也走了。

  

人都走了,但在走道上不是也很尴尬吗?秦笙想了下,邀他:“兄长进屋说吧。”

  

兄长?彧掠心里一沉,到底也没压住跟她多相处的渴望,便是大步走进了屋子,而且想了下,还把门关上了。

  

“风大,怕你冷。”

  

秦笙:“.....”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但以前也是有过的,本不该尴尬,可秦笙总觉得不对劲,大概是这个人身上的男子气概比往日更强,亦或者她察觉到他看她的眼神越发.....

  

“那日之后,你一定受伤很重,如今可休养好了?”

  

“无碍了,是我的错,让你落入敌手,幸好许青珂他们厉害,把你救出来了....”顿了下,彧掠沉沉道:“这次不会了,我一定会把你安全送回蜀国。”

  

秦笙:“你部落那边没事吗?你毕竟身份不一般的,在这里并不适宜....我这里,没事的,珂珂也已经到了敦煌了。”

  

许青珂,她始终最亲近许青珂。

  

彧掠沉默了下,说:“她很厉害,我或许不如她,但送不送你,是我自己的坚持,至于部落那边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无碍......”

  

他起身,似乎要走,但要拉开门的时候,又忍不住回头,“如果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她,我愿意帮你,不管用什么法子,我都希望你达成所愿,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为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

  

秦笙错愕又失神,但很快知道自己再隐瞒下去,便是对这人最大的不尊重。

  

“之前只是权衡之计,因当时你我并不相熟,是我小家子气,故以此为由....我跟珂珂是儿时玩伴,一生挚友,并无..并无那般的情感。”

  

她斟酌了下言语解释,但看到彧掠脸上并无太大变化,只是那双眼,眸光屡屡变幻,最后却依旧深沉似海。

  

而且他也第一次打断她的话。

  

“你怕什么?”

  

“嗯?”

  

“怕我对你起歹心,欲行不轨?”

  

“倒不是.....”

  

“你怕的事情成真了。”

  

彧掠用一句话终结了所有还算和睦的气氛。

  

秦笙抬眸,眸光颤动,而坐着的人起身,走上前来。

  

“我心悦你,秦笙,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已被你征服。”

  

高高大大的,将她笼罩在阴影里。

  

他说,我被你征服。

  

从来没有征服欲也不曾争斗过的秦笙只觉得当时整个人间都只缩成了他跟她的一尺方圆。

  

避无可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