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刺驾

青珂浮屠 胖哈 2709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禀君上, 此人乃是当届考生许青珂。”赵泓自然不敢忤逆蜀王, 乖乖将许青珂的名字报上。

  

“许青珂?这名字倒是不错。”

  

许青珂走一步, 垂眼, “许青珂见过君上。”

  

随着她作揖, 袖摆垂落, 低眉顺眼, 给人十分宁静美好的感觉。

  

在场的人心头思量不为人知,可到底是必须承认的——这位应届考生实在长得十分好看。

  

“都说古有嵇康,没想到今我蜀国也有一许青珂, 秒极秒极!”蜀王展开笑颜,诸人纷纷也笑着附和。

  

“渊国有国师如天上神,晋国上师如云中仙, 各自乃天下第一第二绝世, 不过我看论皮囊,应也就这许青珂模样了。”

  

太子说笑, 言语之中是夸奖许青珂, 但也是轻慢, 当然, 更重要的是他提及渊国跟晋国这两个国家仅次于君主的人物。

  

师, 谋士之巅峰。

  

已经是两个国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 太子提及的两人也是名传天下让诸国都为之忌惮的妖孽。

  

就是烨国跟靖国也各有出彩的人物,独独蜀国没有。

  

这一直是蜀王心中不渝的事儿,可太子轻慢, 在这里调侃两人的容貌皮囊, 不外乎觉得那盛世名声不过是以讹传讹。

  

于是蜀王笑了,众人也笑了,仿佛这样就能一舒郁气。

  

但还好气氛十分和睦,三皇子霍允彻悄然去看顾曳,看到这人低头之前,面上隐有屈辱。

  

看来也不是完美的人,也有心性弱点。

  

这让霍允彻心头对许青珂的杀意少了一些。

  

但也是此时,霍允彻忽听到尖叫声,猛然抬头,便看到一根箭矢穿透了一个人的胸膛,鲜血绷出。

  

“有刺客,有刺客!护驾护驾!”

  

所有人大骇,护卫们纷纷跑到蜀王前面保护,但周遭林中射出好多箭矢,这些护卫再厉害,暗箭难防啊,于是被折了好几个,而且乱箭伤人无眼,一连好几个人惨死。

  

且树梢忽跃下好几个黑衣人,一时间从外围杀入,凶恶得很。

  

这些护卫竟在他们面前如同豆腐一样,活生生从外围杀入内围。

  

许青珂这些人是喽啰,不,喽啰都算不上,充其量是围观群众。

  

所以她退开到一边,那些杀手也不管他们这些人,但她可以将那些杀手的屠杀一目了然。

  

就在这些杀手肆无忌惮,甚至逼近蜀王的时候,太子三皇子等人皆是惊骇,难道今日他们都得死在这儿?

  

忽然,马蹄声来了,马上的人飞掠而起,指尖弹出一颗石子就打在了一个杀手的刀上,弹飞了刀,落地一点掠射出去如弧光,手中拔出银蛇剑,剑走龙蛇,飒飒就下就划了两个人的颈上一条血。

  

太快太狠,须臾之间便是将几个杀手给屠了,那其余杀手怕也是急了,竟飞扑向蜀王,三皇子见状便是扑过去,硬生生挨了那一刀,背部鲜血喷出。

  

姜信上前一剑刺中后心,挑出血来。

  

“彻儿!”蜀王眼看着蜀王中了一刀,当下就变了脸色,看清是姜信救驾之后便是大喊:“姜心,这些贼人大胆,都给我拿下他们,留活口!!”

  

他倒要看看是哪个乱臣贼子敢刺杀他!

  

姜信应了,出手越发迅猛,有他在,那些护卫们便有了主心骨似的,一时也发挥得不错,很快制住几个杀手。

  

见状不好,剩下两个杀手转身便要逃。

  

也是不巧,两个都朝着许青珂这边来。

  

身边一些人早已吓坏了,却也来不及反应就看那两个杀手逼来,刀芒隐隐,有阻拦的皆是刀锋劈砍,试图杀出血路。

  

许青珂他们这边是最容易突围的,最不巧的便是许青珂首当其冲,那刀眼看着劈下来.....

  

刷!姜信从后跃来,一掌劈在他脑壳上,只是那杀手竟将许青珂一把抓,上了旁边一马匹,夺路而逃。

  

姜信眉头一挑,“护好君上!”接着也夺了一马追奔而去。

  

许青珂被抓到马上眨眼就被马儿带入小道之中,还未来得及对许青珂做什么,后头姜信就追上了,从马上跃起,跃到那杀手身后,将他衣领一抓一抛便扔在了前头,自己却占了那杀手的位置,从后面伸手过许青珂的身体,抓住了缰绳.....

  

马被勒令住停下了,许青珂却被姜信拢在怀里。

  

“诶,之前只觉得你比一般男子瘦,现在倒觉得你比大多女子还.....”

  

许青珂皱眉:“人要跑了。”

  

呵,是要跑了,那杀手被抛到地上后翻身起就要逃,剑射过去,穿过胸膛到地上。

  

“好了,已经死了,你可以不用害羞了。”

  

害羞?

  

“你可以松开了,姜大人。”

  

“我有碰你?”

  

“我说的是缰绳,姜大人不松开,我无法下马,总不能劳烦大人亲自下马吧。”

  

姜信本来是想松开的,可解决了那杀手之后才发觉鼻尖有股淡淡的香气,也才发觉眼前怀里这人那样纤细。

  

刚刚落马的时候胸膛触到她后背的时候,那种柔软让他胸膛有些痒,尤其是听到她那不咸不淡的话,登时就不想松开了。

  

——虽然他握的是马缰。

  

“咱们是不是该讨论下关于这个刺客的问题?”

  

“下去讨论。”

  

“不要”

  

许青珂眉头紧锁,却知道自己武力不及此人,便也没有强行下马,只是淡淡道:“杀手刺驾这种事情,轮不到我这白衣来插嘴吧。”

  

“可他现在挟持了你,这算不关你的事儿?生死攸关啊,小许,功名利禄还不及你的命重要?”

  

许青珂指尖把玩着马鬃毛,语气依旧冷淡,“三皇子生性多疑谨慎,可又有几分傲慢,本该觉得我这样的小人物还不值得他大费苦心,可又想知道我到底还有多少本事,会不会威胁到他,前头拿五皇子试探,后头又想拿这杀手来试探姜大人跟我的关系.....”

  

姜信眯起眼:“听你这意思是这事儿是三皇子弄的,而且他还知道我会来?”

  

“刺驾刺驾,总得刺着再说,光杀别人不动君王,也就算不得是刺驾。

  

那得利最多的人十有□□就是幕后指使者,今日这一事儿,最终受益最大的不是三皇子就是救驾的姜大人你。”

  

许青珂垂眸,“姜大人前来救我,我总不能说你坏话,那就只能委屈三皇子殿下了。”

  

呵,我还得感谢你吗?姜大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