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唇舌

青珂浮屠 胖哈 3952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其实师宁远的身体也没好到哪里去, 本就是身受蛊毒, 才解毒时就强行催发功力, 对自身的损伤便是剧增的, 这点毛病妖灵等习武人看得通透, 他自己自然也清楚, 去了隔壁与其说方便处理自家这边的事务, 不如说也是更好得养伤。

  

“你还真不怕死,就你现在这身子骨也敢凑到许相身边,不怕走火入魔啊!”隐士高人虽说敬重许青珂, 可后者不论男女都是能蛊惑苍生的妖孽,平常人看几眼都面红耳赤气血沸腾,遑论她如今病重娇弱更甚往昔, 更具女子美态,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跟她共处一室需要多大的克制力。

  

保不准就是精尽人亡。

  

也就这厮还厚颜无耻得想赖在那屋里......

  

“死在她怀里,我心满意足。”师宁远幽幽叹息, 虔诚无比。

  

隐士高人摸了下胃, 起身走了。

  

等师宁远把起身气色调理得不那么憔悴而显得小白脸了, 他才跟妖灵等人会面。

  

这一次, 主要是谈一谈善后。

  

善后也便是收尸。

  

让人所有人忧虑的是并未找到那个人的尸身。

  

“如果不是在这边, 那就肯定在对面——当时雪崩太大, 山脉断后撕裂出了一条寒江,没有渡船,必须绕过寒江才能去对岸搜寻, 至少需要十几日。”妖灵当时在山顶另外半壁, 险死还生时也最直观见到了雪崩的趋势。

  

那个人不死,始终难以心安。

  

师宁远思量着,忽问:“也没找到棺椁的痕迹?”

  

众人一愣,摇头,棺椁比人更明显,没道理找不到。

  

要么就是埋得太深了——终究是偌大的雪崩,不是人力在短时间内可以寻透的,所以他们有三分侥幸心理,期盼那人死绝,又有七分怕他没死后卷土重来。

  

“可遇上暗部的人?”

  

“遇上了,交手过几次,他们似乎也在找人。”

  

鹰眼撸着猫肚子,想了下,“这是好事。”

  

自然是好事,至少证明那人没有回归。

  

但问题也来了,对方人多势众,虽说他们这边也未必怕了对方,可因许青珂状况还有些不定,他们多少有几分顾忌,怕对方狗急跳墙,最后影响了许青珂。

  

“盯着他们。”师宁远虽对弗阮忌惮,也恨不得杀之后快,可跟许青珂的安危相比,什么都只是尘埃云烟而已。

  

其余人也是这么想的,有了取舍后,做事也就稳妥多了。

  

——————

  

咯吱,门拉开,师宁远端着汤药进屋,汤药分两种,一种是医疗伤势的,一种是当做进食提供身体所需的。

  

不过他进屋的时候,发现许青珂已经再次醒了,只是靠着软垫侧眸看着窗外飘雪。

  

常人最怕通风染寒气,但高深的医者才知道适当的通风反而有利于恢复,否则病气都困在屋子里,更易加重病情。

  

外面白茫雪黛,一袭白绸单衣流丝素裹,眉眼微殇似睡非睡,似烟雨空灵,又似苍雪清凉。

  

闻声回头看他的时候,眸色又变得轻柔。

  

师宁远忽觉得她这拿这一眼看任何人,哪怕那人未必爱她,却也是愿意为她去死的。

  

师宁远上前,将汤药放在旁边的小矮几上,伸手去摸她额头,“烧退了,可还哪里不舒服?”

  

一开口就是医生的口吻,可哪个医生敢这么自然而然去摸她的额头。

  

“嗯,不觉得难受了,你吃过了?”许青珂病弱的时候冷清不减,但少了平日骨子里纠缠的疏离。

  

“吃了,吃饱了才能喂你。”很寻常的一句话,总觉得被这人说得暧昧几分,许青珂掂量着自己还是病体,暗道这厮总不会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吧,于是全当没听懂其中的暧色。

  

师宁远这么说着,但见许青珂自己伸出手去拿碗筷,又把放着汤药的矮几挪开了,挪到她够不到的地方。

  

许青珂一愣,抬眼看他,眼里有几分疑惑。

  

“你病重,应该十分虚弱,自拿不住碗筷,需要你面前这位翩翩美男子亲自喂你,你可晓得?”

  

他深情款款又特别严肃,许青珂默了下,伸出手的手很自如得收回,且薄唇温凉,“我本不晓得的,但既医师你说了,那自是对的。”

  

师宁远一怔,喜上眉梢,“你...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怪我逼你哦~”

  

“嗯,自是我说的。”许青珂觉得此人有时候就像金元宝,长不大的孩子似的,逗着也挺好玩。

  

不够她眉目温柔得逗他,顺着他,却不知几勺药后,他问她:“苦么?”

  

“不苦的。”

  

“真的?”

  

“嗯”许青珂本就是不喜欢诉苦的人,因而这么回答,却不知....他倾身上来,稳稳得含住了她的唇,唇舌舔吸,在她错愕又来不及退的时候尝尽了味道,然后自然后退端坐着,继续勺着汤药,一本正经:“本医师尝了下,果然不苦,还略甜。”

  

甜.....许青珂当即面上飞红霞,又似笑非笑睨着他。

  

“这药是喝体虚的吧,你也需要么?”

  

这话简直诛心,师宁远身体僵了下,盯着这人清雅又惑人的唇,从唇到她的眉眼,清妩得勾人,又有正经得不行的端庄。

  

仿佛他在她面前就只能是妖邪——邪心旺盛想要吃她的妖邪。

  

“我身体虚不虚,小许许你心里没数么?”师宁远给她喂着药,一勺一勺的,越来越近,直到贴了她的脸颊,轻声细语:“那晚你可哭了?”

  

那晚,那晚....许青珂压着脑海里浮起的魔障,偏过脸,轻轻说:“离别愁绪而已。”

  

可不是因....那事儿哭的。

  

师宁远瞧她这般自然,心中有气,也就越发邪气起来,唇吻着她的小耳朵,一边吻着一边低语:“是么,你说的,我便信,更坚信小许许你的身子可比我还要康健得多....都能把我压在身下不能动了呢。”

  

顿了下,他补充一句,“只有你能动。”

  

只有你能动,简直....剑矛直指那一夜最癫狂人心的云雨。

  

许青珂心头发颤,虚得不行,但自知自己不能退,否则还不知要被这人如何嘲笑,便默了下。

  

她这一沉默,师宁远以为这人害羞或者无言以对的,然而....

  

“看来上师阁下对此道是欢喜的。”许青珂神情微妙,这一点点微妙,任何男人都懂。

  

体虚,不能动,男子不该不欢喜么?

  

她当男人那会,可是被许多人嘲笑狠了.....

  

“倒不是,我并不欢喜此道。”师宁远总算憋到了大招,“我是欢喜你啊,小许许。”

  

“你在上,还是在下....我都欢喜。”

  

许青珂:“.....”

  

不该跟此人就此事论调的,总归是她吃亏,因此人浑不要脸起来,端是凭着眼神就能把她吞吃入腹的。

  

何况....他还动手了。

  

当师宁远的手摸到了她的腰肢,将她放低了身子.....

  

“我身体还没好。”她不得不提醒他。

  

他笑了,“我也只是让你吃喝完了好好安睡....莫不是...莫不是小许还想着其他事儿?”

  

不等许青珂反驳,他便补充:“可是不巧,我的伤也还没好呢,小许且安心再等几天可好。”

  

什么叫厚颜无耻呢?大概就如此。

  

许青珂躺在柔软的塌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薄薄的唇轻抿了下,舒出一口轻气。

  

“为相爷久了,素来只有别人等我的份,可不愿等别人,是以....你可以走了。”

  

“.......”

  

这是威胁么?师宁远多想现在就把她按在塌上这样那样,就如那一夜气急了她,把她死死折腾,可现在不敢了。

  

她也知道他不敢,因此有恃无恐,像只清冷高贵又娇媚的猫儿。

  

一口气噎着,他目光灼灼,“男人么,憋得住,等得起,就怕你那一天你受不住。”

  

憋越久,等越久,到时候她自晓得什么叫来日方长。

  

师宁远甩下威胁走了,许青珂这才轻抚了下脸颊,咬了唇,那事儿...她可是真的不愿再承受了。

  

失了魂一般难以控制情感跟身体。

  

这世间人怎那么喜欢呢....

  

许青珂如此想着,却在半昏半睡间看到外面的风雪越来越大了,她忍不住想——那个人如今又如何了。

  

可是埋尸深雪以下,还是如他们一样逃出生天。

  

若是后者....

  

许青珂忽想起那日落光苟延残喘中对她说的话。

  

“寂罗若是杀不死他,就是天注定,注定....注定你还要与他纠缠,或许是命,可我不知什么才是命。”

  

“染衣....染衣为他而死,死时说她或许是为他而生的,所以死了也是得了圆满,让我不要挂怀....”

  

“可怎又会让我见了你...将来,也终究让他见了你。”

  

最后一句话才是真正让她想不透又隐隐恐惧的。

  

他瞒着的,不肯说的,又用幽深无奈的目光深深看着她的.....

  

许青珂闭上眼,脑子里不禁闪过一寸寸光阴,那是绝望、黑暗充满血腥味的,可又总伴随着明朗的檀香跟磊落的阳光,那人坐在那儿,喝着茶,谈着曲儿,一边漫不经心教她读书写字谋略。

  

偶尔,她会见到墙壁上挂着的那幅肖像,没有脸庞的女子。

  

入了灵魂深处。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