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青珂狗哥番外1

青珂浮屠 胖哈 3844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帝国新立那一年也必然是波澜壮阔、风云叠涌的, 但对于已经远渡重洋到达海域岛中的许青珂等人来说, 他们的新生活决然再没有中原上的风风雨雨。

  

青萱, 这是这座岛的名字, 船队还在海面上, 但视线中已然看到了这座岛的青翠美貌, 光华如海域明珠。

  

若说长生岛重在它的古老神秘, 那么师宁远一看到这座岛就觉得有一种生机盎然欣欣向荣的感觉。

  

“名青萱?”

  

在场的人大多情报了得,师宁远很快想到了堰都的那座书斋,侧头看了看许青珂, 嘴巴抹了蜜似的:“我家小许果然才华横溢,取名都特别有内涵又好听。”

  

许青珂:“那你猜猜是什么内涵。”

  

那我必然得猜啊,而且还得猜中, 以彰显你我心有灵犀.....

  

师宁远脑子一转, 不过一两个呼吸就猜出来了,然后表情略黑。

  

“怎么, 猜不出来了?”许青珂倚着栏杆, 一头随意用素绳束了的青丝随风飘扬, 眉眼如画, 眼角晕染上的浅笑让人心折。

  

明知道他不想说出答案!

  

师宁远咬牙切齿, 可又有些喜的, 好生复杂的感觉哦。

  

谁让这世上也就只有他能让这个女人淡了冷清主动逗人呢。

  

但师宁远还是有几分不甘心,便试探问:“青是你的青,萱是景萱的萱?”

  

许青珂浅浅一笑, “对了一半, 错了一半。”

  

师宁远扬眉,忽然脸更黑了,负气说:“我不猜了!”

  

许青珂:“那就是要我便主动告诉你?也罢,便是阿青的青,景萱的萱。”

  

张青?景萱?这两位可都.....师宁远果然很糟心,瞪着许青珂。

  

你故意告诉我气我的?

  

“那时候,阿青在外冒险,生死不知,而景萱送了我药囊....待我好的人,我都记着的。”

  

有缘由,师宁远并不惊讶,因为他猜到了,可生气还是生气的。

  

“这可是咱们以后生活的地方,你取他们的名.....好歹也取我的名啊,青远岛?这名字也不错啊。”

  

师宁远贼心不死,想要说服许青珂改岛的名字,然许青珂平静看着他琢磨新名字,等他不说了才幽幽来一句:“我的人不都已经是你的了么,还在意一座岛的名字?”

  

她根本不会说什么情话,有些话说出来便不是以调理情趣为目的的,那样正经寡淡,却又有种魔魅勾魂的气质,让人心肝发痒。

  

恨不得把她揉成了水揉进骨子里。

  

也便是那种一个眼神一句话,亦或者小小一个动作便能让人动情的妖物。

  

师宁远不说话了,就那么直勾勾盯着许青珂。

  

也便只有彼此才能懂对方那点眼神蕴含的欲~望。

  

许青珂被这厮眼里的火热给烫伤了似,撇开眼,轻微说:“我有孕呢...”

  

得!师宁远脑子里正策了诸多计划要将眼前妖物各种降服,结果这妖物简单四个字就把他给打残了。

  

“许青珂,你真是.....我哪一天死了,肯定是被你气死的!”

  

上师阁下捶胸苦憋似的,许青珂莞尔,“也不一定啊,没准是被我们的孩子气死的呢。”

  

师宁远:“......”

  

我这还没入赘呢你就这么欺负我,你怎么这么坏!

  

————————

  

这天下大概分三种人,一种野心颇大重权势的,一种便是闲云野鹤重安然的,第三种人便是历经一的阶段到了第二阶段的,这种人便分外珍惜安宁的日子。

  

而这第二种人试想过的最安然生活无非是依山傍水一小宅,钓鱼遛鸟满山走,下棋画画看风景等等。

  

海岛在最适合满足这种愿望的地方,但也不算隐士独居——岛上的人实在是多,大多数是江金云这些年在战乱中收留的流民,但也有许多不堪乱世争斗纷扰而隐居的才能之辈,人数极多,各种人才应有尽有,合力之下将偌大的青萱岛发展得十分昌盛。

  

这座岛是无等级制度之分的,但它自有法度遵守,也自有人去维护这个体系,而它的法度跟维护都来自于江金云一脉,也就是归在了许青珂手底下。

  

“换句话说,就是你现在特别有钱,有一座岛!”

  

师宁远上岛进了美轮美奂的清雅府邸,说了这样一句话,旁边的江金云补充:“是十二座,附近的岛也都是公子的,是青萱的环卫岛。”

  

厉害了!这也太有钱了!师宁远纠结了下,最终释然:“也活该是我入赘你家,而不是我娶你....不然就是你占便宜,而不是我了。 ”

  

他这说法大概是——你比我有钱,我入赘,你的钱也就是我的钱,果然还是我赚了。

  

这说法也没毛病,就是特别不要脸。

  

但众人也习惯了,独独江金云有些适应不良。

  

他以为自己少年做生意已经算是无耻到尽头了,这位上师阁下更没有尺度下限啊。

  

但公子喜欢就好。

  

————————

  

宅子是许青珂的,并不大,但十分精致,只是有许多细节还未填充,仿佛是准备好让许青珂来料理的——起码让她的另一半来料理。

  

这不是宅子,不是府邸,是家。

  

既然是家,自然是一家人料理的,不需要佣人,不需要下属,起码赵娘子等人都不会留在这个精致院落里,而是居住在附近,左右他们这辈子是不会离开公子的。

  

师宁远站在院子里看到不远处的一些屋子,瘪瘪嘴,“黏得真紧啊。”

  

许青珂如今身体无碍,比一般人还康健得多,对于这种变化,其他人都不多问,而他们也没多说,但彼此两人心知肚明。

  

有些事情,提了没有意义,未必会随烟雨而去,那就不提了吧。

  

因为身体健康,她便想着亲自动手来整理屋子。

  

“好啊,一起.....我拖地擦桌洗窗子,你呢,你就画画!对,画画写字插花,咱们这宅子的门面内里有没有内涵,有没有修养,就全看小许许你的才能了。”

  

这话特别中听,兼体贴跟谄媚于一体,许青珂嗔了他一眼,“修养这事儿....恐怕很难,毕竟看人。”

  

这话啥意思?说他么?自然是说他的....流氓无赖。

  

师宁远不以为耻,拿抹布的时候故意凑到她跟前,“放心吧,我只对你耍流氓,对别人可正经得很。”

  

“瞧你这理直气壮的口气,莫不是还要我夸你?”许青珂挽了袖子,露出纤细白嫩的手腕,既然有人揽了重活,那她也不会抢。

  

“不用夸。”师宁远过去帮她挽好袖子,手指在她的手腕肌肤上磨蹭了下,“亲我一下就行。”

  

这人真是没个正行,她刚刚那话也不算冤枉了他。

  

“若是我不呢?”许青珂似笑非笑,然后在师宁远要主动亲她的时候后退.....但就算康健敏锐了,身法也总不如的,腰被搂住,后退了,又被拉过去。

  

轻柔又缠绵得吻着她的唇瓣,又到她的脸颊,沿着脖颈,呼吸渐不稳,许青珂捏了下他的衣角,只那么一扯,某人就不敢动了。

  

他血气方刚,正是那不能忍的年纪,可又不得不忍。

  

他委屈极了。

  

“小许,这要是个小子,你能不能早点把他生出来....”

  

“若是女儿呢?”许青珂正平复被某人亲乱的心情,闻言觉得好笑。

  

“那还是晚点生吧,总得十月怀胎,让她健健康康白白胖胖的。”

  

师宁远是真认真考虑后的,女儿得疼爱啊。

  

但到晚上的时候,当许青珂又被某人以暖被窝的名义亲得七荤八素.....手都进衣衫了。

  

“女儿也早点生吧,我忍不了了!”

  

“......”

  

想一出是一出,有你这样的亲爹么?

  

“看来你这亲爹不太合格,白日还说女儿得好好疼爱。”

  

“可我觉得你更值得我疼爱啊。”师宁远含情脉脉得对她说,可更多的是蔫坏蔫坏的调戏,发自骨子里地撩她,又骚了自己。

  

跟狐狸似的。

  

是的,野本有言那狐狸精里面的女狐惯用美色,而男狐便惯常用甜言蜜语去蛊惑世间女子。

  

许青珂觉得这男人的情话大概便有男狐的潜质。

  

话里话外都是有伤大雅的荤话。

  

许青珂端正态度,淡淡道:“看来是时候给孩子张榜寻干爹了....”

  

她觉得最近这厮动不动就拉着她亲,虽不会动肚子里的孩子,但总归是掐着机会就占便宜,她得给他长长记性。

  

所以来了这一句,果然让师宁远不敢动了。

  

干爹啊?候选人可是极多的,就是干妈也有一大茬。

  

小许很歹毒啊,但这么容易屈服就不是他师宁远了。

  

“行啊,你负责给孩子找干爹,我负责给孩子们的干爹弄孩子....你找几个干爹,我就多在你身上弄出十倍的孩儿来,让你下半辈子都有事儿可干,咱们夫妻合作,必然把将来的日子过得美美的,小许许,你觉得这样可好?”说罢还故意摸了摸她的肚子,动作特别有暗示性。

  

许青珂:“......”

  

这何止是歹毒啊。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