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断交

青珂浮屠 胖哈 4215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景霄是一个阴鸷的人, 又有几分阴晴不定的狂放, 跟那五皇子霍云延有几分相似, 只是后者乖张稚嫩, 这人却深沉老道的多。

  

他这话状似调侃, 其实蕴含杀机。

  

抽丝剥茧可窥全貌, 他既抽出许青珂这幅皮囊不小心露出的一条丝线, 就会将丝线不断抽离,进而看光她的全身。

  

许青珂此时就感觉到此人低头看她的眼神分外锐利,仿佛下一秒就要撕裂她的衣衫看她身上到底有何玄虚。

  

若是她不做些什么, 就真的要在此时将一切都暴露了。

  

女儿身啊,的确是很大的软肋。

  

“侯爷可有年轻的时候?”许青珂轻飘飘说着。

  

景霄不说话,只淡淡笑着, 仿佛在等她使尽解数来打散他的杀意。

  

“年轻时, 锋芒毕露,想活得如天上翱翔的苍鹰, 而非俯首趴伏的苍狗, 所以需要费尽心机, 将自己的软肋修饰起来。”

  

许青珂轻描淡写, 景霄却也冷淡得很:“所以, 原来清雅如仙仿佛什么也不在意的许大人其实很介意自己的体虚?”

  

许青珂:“这世间有哪个男子不在意?”

  

“许大人原来仿佛不在意.....”景霄似笑非笑, 暗指许青珂其实伪装颇多,真真假假难以分辨。

  

“我要是表现得在意了,天下人才是真的要笑话我了。”

  

许青珂定眸瞧着景霄, “人活在世, 有时靠装,有时靠真,真真假假谁知道呢。”

  

也意有所指。

  

景霄:“你这话我倒听明白了,你是在说本侯也是一个虚伪的人。”

  

许青珂低头喝茶,“下官不敢。”

  

“不敢,有什么是你不敢的。”景霄冷笑,“你敢说你以后不敢对付本侯?”

  

“不敢”

  

两个字不敢,是不敢说,还是不敢对付?

  

又是真真假假,让他不能肯定,也回得巧妙。

  

景霄忽觉得跟这个学富五车的探花郎争论这个没什么意义,尤其是她这般举止心思跟提到的年轻一词,都恍惚中让他觉得此人跟他年少时有些像。

  

“本侯年轻时可不如你这般心思深沉,谋算诡诈。”

  

他这话说完,身上的锐气已经淡了,有点儿懒散的味道,随手拿起桌上那竹简,也就是许青珂之前看的,翻了一下,笑了。

  

“这本书,是本侯之前来这里最经常看的,许大人怕是挑着看了就知道这花坊是本侯的地盘吧。”

  

许青珂:“于侯爷周旋是很累的事情,若是可以选择,下官绝不沉溺于这风花雪月。”

  

景霄冷笑,探手就要朝许青珂脖颈拿去。

  

于此时,外面忽有人低声:“侯爷,青海王的船舵来了。”

  

青海王?景霄手一顿,眯起眼,若有所思得瞧了许青珂一眼,“本侯道你怎么单枪匹马就来了敢来青海这些土霸王的地盘撒野,原来跟青海王也有勾搭,巧的是青海王跟本侯素来不和,动了你,这个人肯定跟恶狗一样抓着不放。“

  

他收回手,可也越发深沉。

  

“许大人果然是一早就防着本侯了。”

  

许青珂此时再次转了下茶杯,微微一笑:“怕了侯爷的锋芒而已。”

  

景霄放下竹简,轻笑了下,踱步而去,从始至终都没看那扶烟一眼。

  

但是扶烟恐惧,“侯爷,我那表哥还请您高抬贵手.....”

  

景霄头也不回,“本侯连她都没动,何至于动你那所谓表哥,求我,不如求她。”

  

扶烟错愕,却见景霄走出的时候,门外两个男子正跟景霄的暗卫对峙,景霄跟阿青面前走过,目光淡淡得扫过,未发一言,威严森冷。

  

阿青感觉到了那鹰隼般的锐利,而琴师感觉到的是沙场血戾对清雅琴道的蔑视跟践踏。

  

走了。

  

外面青海王的船舵也在靠近。

  

“公子,人到了。”阿青进门,目光快速扫过扶烟,对于此女对许青珂的刺杀,他没有好感,但对此女对许青珂的以色刺杀,他觉得这个苗头不太好。

  

以后还会有这样的刺杀?

  

人到了,是那个琴师。

  

扶烟欢喜,正要过去,却见自己的表哥正看着前方。

  

许青珂起身了,袖摆垂落,目光清越风雅,仿佛眨眼之间就没了半点跟青海官员们寒暄的圆滑,也没了跟景霄机锋角斗的深沉,只有干净温和的笑意。

  

“燕兄,许久不见了。”

  

燕青衣曾是一府学的琴师,也算是得百姓们敬重的师长,可落在权贵们的眼中就是玩物。

  

今夜,他入了这花坊的花船之上,见识到了什么叫官场风月,也看到了什么叫权柄。

  

当年的那个学子,果然如他预见的那般卓越于红尘中芸芸众人,再非一般人。

  

可她笑颜如旧,朝他说,燕兄,许久不见。

  

燕青衣默了下,垂袖行礼,“草民燕青衣见过许大人。”

  

是草民,不是琴师,更不是故友。

  

他在此时此刻将一切划分分明。

  

阿青皱眉,他的公子何曾这般待人,又何曾被人这样冷待过。

  

扶烟既有惊讶,却也沉默,她不懂,但知道不能多问。

  

许青珂站在那儿,他们之间隔着十几步远,曾几何时府学乐室的两把琴也隔着这样的距离。

  

沉默半响,许青珂淡淡笑了,却没说什么,只是缓缓走来,走过燕青衣身前的时候,回头看他,“夜深了,早点走安全一些。”

  

她玩外走,燕青衣漠了下,带着扶烟跟上,走出去才知道下面已经有了小船来,乃是许青珂的护卫。

  

燕青衣想起自己被阿青从景侯爷的手下救出之后,这个青年的确放出一个暗哨。

  

眨眼功夫,船就来了。

  

“那韩江是我伤的,若是有罪过,该是我.....”他没有欢喜,只有皱眉。

  

“死了都不碍事的,何况没死。”许青珂并不以为意。

  

燕青衣一时竟无话可说。

  

这一夜的他感觉到了莫大的为难,他在帘子里看到她,在门外看着她,又在门内看着她。

  

又在此刻看着她。

  

总觉得看的同一个人。

  

他下意识觉得自己得跟这个人相忘于江湖了。

  

青海王的船舵已经到了,就在边上,站在船头的青海王高大魁梧,如屹立不倒的磐石,他看到燕青衣两人,仿佛有些惊讶,又很快不惊讶。

  

两船相间,张恒等人已经纷纷出房间,但一个个都不敢多问多说。

  

权势碾压。

  

就在这样的碾压中,弱小单薄的出色男女安然上了小船,燕青衣扶稳了扶烟,船要走了。

  

他转头看去,正好看到跟青海王对视的许青珂。

  

月凄冷,江河湖面波澜壮阔,青海王的船舵那般巨大魁梧,花船显得娇小跟见不得人,就跟那些狼狈谦卑的官员一样。

  

可许青珂一个人站在那儿,淡然孤冷,一时仿佛有三轮月。

  

天上的,水上的,还有她。

  

孤零零的。

  

“青珂”

  

小船划动水面的时候,燕青衣忽叫出声来。

  

许青珂愣了下,偏过头,往下看去。

  

目光落在燕青衣从之前就跟扶烟紧紧握住的手上,她恍惚了下,但依旧平静温和。

  

对视半响。

  

“曾想过燕兄会倚琴终老,幸好得遇知心人,如此甚好,一人一琴终究孤单些了。”

  

她的语气总有几分说不清的意味。

  

阿青心里一咯噔,他以前没见过燕青衣,不知道公子跟这个俊雅出尘的琴师有什么就关系,但从之前就隐约察觉到公子是看重他的

  

公子是女的,琴师是男的,可琴师已经握住了另一个女子的手。

  

公子.....是否心悦?是否心殇?

  

那青海王瞧着,似在打量什么,并不说话。

  

“之前你说一人一琴终究孤单了些,那你呢?”

  

之前冷淡,现在却是惆怅。

  

清俊,喜欢安静,喜欢弹琴,喜欢下雨时候的芭蕉,也也会在下雨前将娇弱的花儿一盆盆抱到屋檐下,然后坐在那儿一边弹琴一边看雨。

  

这个人是美好的,也是通明的,所以他才会对许青珂冷淡,可终究放不下那一缕琴交的情谊。

  

或许他想问问这个人,能不能回头,不走这条可怕的官路。

  

很幼稚,可日后真的没有许多年了,这是最后一夜了。

  

那我呢?许青珂看着他,指尖微微感觉到了凉意,似乎江上起风了。

  

“燕兄,我已有许多年不弹琴了。”

  

“有些东西学会了,反而放弃了。”

  

“因为终究是变了。”

  

小船缓缓离去,视线远离,江河远离,月光照茫茫大地。

  

许青珂朝青海王淡淡看去,她上了青海王的船。

  

这才是她因谋略而结交周旋的“朋友”,其余的....

  

走了。

  

——————

  

小船到岸,护卫很客气,给了官凭路引跟许青珂的一枚私令,也有盘缠,都是阿青已经交代好的。

  

每样都是必备的。

  

燕青衣没有拒绝,但在岸边站了好一会,他依稀能看见远方那艘大船驶向城中繁华之地。

  

“表哥既看重这位许大人,为何要跟她断交?”扶烟知道,以自己表哥的脾性,真到了那种称呼的时候,就已经是断交了。

  

她知道以许青珂这般人物,她表哥不可能因为什么清高而跟对方断交。

  

何况许青珂才救过他们。

  

“那人是枫阳军侯。”燕青衣拉着她的手,轻声:“在朝中很凶险,不该有软肋在他人手中,她是一贯冷静的,在听到我琴声认出我的时候,恐怕就已经决定跟我断交了,于我跟她都好。刚刚她越温和,其实就越告诉我,那是最后一次。”

  

相交于琴,结束得也不能太狼狈,这是他们文人雅客的习惯,卓越于许青珂,也不愿让彼此狼狈。

  

不过他更愿意自己来当这个坏人。

  

但他跟许青珂恐怕真的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