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君上英明

青珂浮屠 胖哈 4268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彧掠不显名声, 但这个人本身很难让人忽视, 秦笙进来的时候, 自是察觉到很多人的目光。

  

有打量的, 有善意的, 有爱慕的, 也自有让她觉得很不舒坦的。

  

太子戾这人本身就让人很不舒坦, 就跟本朝前太子一样,但又比前太子心思深沉,那眼神既炽热又诡诈, 秦笙不想与之相望,便是转移目光,却刚好对上一个人, 这人.....

  

他坐在那儿, 上半身挺直,一头短发, 刚强冷峻似巍峨峻岭, 侧头看她的时候, 目光深邃, 实在让人难以忽视。

  

秦笙愣了下, 微微皱眉, 她见过的人不少,也能观察人断人秉性,但这个人她看不透, 而且虽未必厌恶他的目光, 但委实也不敢招惹。

  

所以她不单单转移目光,更是转身朝女眷那边走去。

  

秦笙在邯炀虽少交往,但不意味着她在邯炀就是孤立的,为人聪明,自会知道人脉的重要性,而以她的玲珑心,要交往几个地位不低的贵女或者贵妇委实不难,于是她转身走去的时候就有好些贵女上前来攀谈。

  

从始至终,秦笙都没有对许青珂多加关注,这让一些有心观察的人暗自琢磨许青珂跟秦府到底是不是有旧交。

  

看起来不想是啊。

  

秦笙对许青珂好些有些冷淡。

  

就在众人如此想的时候,有宫人过来引秦笙入席,到底是秦爵的独女,这等宠爱看重也不奇怪,但奇怪的是......

  

夜璃正跟商狝说话。

  

“早听说秦笙乃蜀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果然非虚。”夜璃如此赞叹,商狝似惊讶,“都道女子之间唯有美貌是不能相让的,必要争个高下,殿下如此豁达大方,让在下佩服。”

  

夜璃怎不知他调侃,便是挑眉,似不羁,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貌自是重要,但比我美也未能让我夜璃甘当人心,万一她没我聪明呢。”

  

“那许青珂呢?”

  

“.....”

  

列出人名与她比便算了,还非要列出一个男人的名。

  

“你非要惹我生气?”

  

她与人争辩的时候有一习惯,便是嘴唇会微微翘起,时而会鼓腮帮子,或是含嗔瞪人,看起来十分可爱,但她恐不自知,只以为自己在旁人眼里是受宠贵重的公主明珠。

  

商狝闻言低头喝酒,却掩不住笑,但又一愣,指尖敲了下桌子,夜璃于他早有默契,便是转头看去。

  

那宫人竟将秦笙引向了权臣那一列。

  

所谓权臣,就该是许青珂、钟元、秦夜跟傅太何等人,往下数是礼部郑晟等一部之掌,引一个女眷到那一列席,本就是惊人的,何况......

  

宫人将秦笙领过去,众人目光一扫,也只发现一个人身边有空位。

  

太子戾抬眸看向对面,只看到一张清冷平静的脸。

  

许青珂?

  

————————

  

“怎....”谢夫人都觉得不太对劲了,她刚刚还在感慨秦笙这样的姑娘当配得蜀国所有权贵,便是太子妃也可当的,但秦笙身份特殊,一般人家也是不敢招惹的,比如他们谢家。

  

可没想到转头秦笙被带到许青珂那边去了。

  

这是谁安排的路数?还是君上自己?

  

蜀国的官僚或者女眷们心思浮动,秦笙步子平缓,却也在缓缓而行中思虑蜀王的用意。

  

她这次回邯炀,也曾想过蜀王对她的用意,其一是人质,以此要挟秦爵,让他不能拥兵自重。其二是蜀王对她有心,依旧想纳她为妃。其三是那她的婚姻当筹码,以此联姻。

  

跟谁联姻呢?联姻的目的不外乎两个,一是拉拢人心,二是缓冲敌意,以成和平。

  

若是一,对象就是商狝,谋财,或者太子晏,以太子晏根基不稳来分摊晋国权势。

  

若是二,对象就是太子戾,或者阿戈拉部落的第三子彧掠。

  

不管是哪一种,都非秦笙所愿,也未必是对方所愿,她不愿把自己置身于那样的境地,可抗拒王命对她家族安危影响甚大,所以她来了。

  

心中早有诸多手段来阻拦君王心机,但终究败在这个宫人——将她引到闺蜜的旁边。

  

嗯,君上之心机....如此清新。

  

秦笙眸色微转,浮沉都在转眼间,靠近时,步子稍顿了下,她想明白了君王所图了。

  

好生歹毒。

  

所以她有了抗拒的动力。

  

秦笙顿足,领路的宫人也不得不停下,有些紧张,“秦姑娘?”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夜璃以玩味看热闹的心态,北琛却是忧心,正寻思着如何给女神解围。

  

“不必想了,她不需你解围。”师宁远这话一说,北琛就听到一道婉约又清冽的声音。

  

“是我久居邯炀之外糊涂了,国有定制,朝有法规,我非官秩之人,无功名诰命在身,又非王族,如何能位列士大夫之中,如此反是对诸位大人的不敬。”

  

她不提是这宫人带错路,因无意伤人,也不提是君王命令有错,因无意强抗王命。

  

她只是柔软又分明得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这位置不对,那我便不坐。

  

宫人却是老道的,眼皮子都不动一下,只说:“这是君上.....”

  

他还未说完话。

  

“寿者,念生,长寿者,尊长,君上身体康泰,寿长延绵,怕是想念起了圣母太后,感太后生育之恩。当年太后端方绝世,堪为民间百姓传颂,如今秦姑娘才貌绝俗,气质如兰,品行上佳,百善以孝为先,君上孝念感人,怕是觉得秦姑娘颇有当年太后几分风采,是以特地将秦姑娘列入尊席,与我等共坐,既如此,我等还能拒绝?”

  

说真的,夜璃当时是懵的,商狝也有点安静。

  

他是商人,商人都有一颗玲珑心跟一张巧嘴,可他这样名列诸国第一 的大皇商此时也是无话可说的。

  

宫人脸都胀红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随着许青珂那话说完,好些官员,包括谢临云....也包括礼部郑晟,那厮犹豫了下,纷纷随着众人起身。

  

“如此,善!”

  

多整齐啊,一大半官员都起来了。

  

太子戾心惊....其他人何尝不心惊,左相明森早已看穿了蜀王的心机,却没料到秦笙的抗拒,更没料到秦笙的抗拒还没表明,许青珂反出面了。

  

这一出面.....挺吓人。

  

她才入朝多少年?这样的号召力可不是单靠君王盛宠可以维持的。

  

他看得出来,这种权势并不虚,起码不维系于君王身上。

  

她已经到了不怕暴露的时候?

  

明森若有所思,一转头,看到不远处蜀王脸上明暗晦涩交加。

  

众人的心思一时也十分复杂。

  

场面诡异寂静了。

  

太子晏愣神,表情很是复杂,他早知道她在官场如鱼得水,却不知她的权势跟名望已经如此厉害,一呼百应!

  

但蜀王那边...她真的无所惧吗?还是因为心有所属,太子晏看了看秦笙,又觉得心头有些安慰。

  

“还真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啊。”

  

众人忽然听到缓缓又淡凉的声音,这声音颇为好听,若说许青珂是青竹美玉,琴瑟之音,那么此人就是高山流水钟鼎之鸣。

  

蜀王认出了这个人是师宁远,说是认,但并不相识,以前从未见过,只是凭着一些传言名声一眼就能认出对方而已。

  

名声太盛,覆盖诸国。

  

蜀王甚至知道自己去他国外访,未必有此人得其他国家看重。

  

他的脸色暗了暗,此人是在故意刺许青珂,还是在嘲讽他?

  

嘲讽?刺她?师宁远面上冷清,坐在那儿浑让人不敢靠近,一副寒山冷玉的模样。

  

北琛却暗暗腹诽:这人定然是吃醋了。

  

吃醋?怎么可能呢?他岂是那般气量小的人....

  

师宁远端了酒杯,优雅抿了一口。

  

对,他没有吃醋,他只是赞赏许大人让蜀王吃一哑巴亏,又把群臣当猴子耍,却翩翩......把秦笙夸成了一朵花。

  

夸得太过分了!

  

但杯子终究被不轻不重放在桌子上。

  

呵呵,喝不下去了。

  

——————

  

许青珂也没料到这人忽然会跳出来,蜀王那儿,她自己自然是有把握的,他为什么插手?

  

“倒不是胡说八道,许爱卿甚知寡人心意,善!”

  

蜀王自不能在外国人面前拆许青珂的台,何况她那番话太无懈可击了,说得他自己都差点信了。

  

蜀王笑了,众人也就笑了,气氛恢复,却不知蜀王又说:“不过寡人瞧着许爱卿对秦笙似乎尤为欣赏啊。”

  

阿戈拉部落那边的人也不止彧掠一个。

  

彧掠看了许青珂一眼,神色不动,但身后站着的武士脸色有些难看,看许青珂的目光尤为锐利。

  

秦夜在席位中一瞥,对上明森的目光,他略颔首。

  

意思是自己懂了。

  

蜀王是想把秦笙许给阿戈拉部落,笼络这个日益强大的战斗部落,以此维护疆域和平,但也想铲除已经在朝中掌权赫赫的许青珂.....

  

秦笙是棋子,也是源头,会勾得许青珂这样绝世的妖孽跟强大的部落攻讦为敌吗?

  

起码现在看来是成功了。

  

许青珂看重秦笙,她甚至都没有掩饰....

  

对,没有掩饰。

  

秦笙看到许青珂洒然一笑,说:“君上英明。”

  

笑的好看,回得也倜傥。

  

一点都不作伪。

  

说真的,秦笙若不是知道这是自己闺蜜,而且无那旁左心思,她真以为自己被人告白了。

  

她错愕,又哭笑不得,脸颊也染了薄红,更是明艳冠绝于众女。

  

多少男子难以侧开目光,又有多少男女看看她,又看看许青珂。

  

好气哦,长得这么好看还非要一起看对眼。

  

饭都吃不下了。

  

师宁远:“......”

  

好气哦,真的看不下去了。

  

他得做些什么。

  

既不能影响她大局,也要让她认错才行。

  

——自他来了这里,她就没给几个正眼,这是对待救命恩人跟盟友的态度吗?骗纸!没良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