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对答

青珂浮屠 胖哈 3880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赵娘子拿来了东西, 指导许青珂换上, 然而许青珂好像有些抗拒, 让她退下了。

  

公子还是比较害羞的。

  

赵娘子贼笑着走了, 许青珂表情有些复杂, 因外面有个人浑然是可以听了所有的。

  

包括那物件怎么换.....

  

回衣间锁好门换好衣物, 她走出去, 拉开窗子,却看到那个人正抱着腿坐在窗外靠山壁的一角沉沉睡去。

  

漫天的飞雪有些许落在他头上身上。

  

许青珂眼睛怔了怔,手已经伸出, “姜信.....姜信,莫要在这里睡,你进来...姜...”

  

疲倦到昏沉沉的人似乎不喜被人打扰, 但这只手太过柔软, 含着浅浅的香气,像是蛊惑他的梦境, 他扭过脸, 将脸凑到她手掌上, 蹭了蹭, 嘟囔了下, 又睡过去了。

  

许青珂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掌心算滚烫的, 而这个人的脸是冰凉凉的。

  

瑟缩了手掌,她将对方勾了肩头,用了所有的力气将他拖进屋中.....

  

————————

  

次日凌晨, 阿青等人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许青珂少有睡得这么晚的时候,都临近午时了。

  

不过赵娘子却知道姑娘家来那啥是会疲倦一些的,何况昨晚半夜折腾,也难怪公子特别累,因此吩咐阿青等人只管守卫,其他别多问。

  

阿青知道昨晚许青珂昨晚叫过人,还以为她是身体不舒服,于是十分忧虑。

  

赵娘子斜瞥他一眼,也没解释,这种事儿不能说,左右这小子爱操心就是了。

  

“公子昨日说今日还会有人来,山中已有一个景霄,若是再来一个难缠的,也是够公子搭理的了,你们都提点精神,莫再让一些愚蠢的宵小添了公子的烦恼。”

  

众人纷纷答应。

  

赵娘子吩咐好,回头看一眼阳光洒满的屋子,满心欣慰欢喜——如果她知道里面睡了一个男人,那就.....

  

姜信醒来的时候,后知后觉,但他很快满心欢喜,抱了抱被子,闻了闻被子,在脸上蹭了蹭,然后.....

  

“你的习惯怎跟金元宝一模一样。”

  

清冷冷的声音传来,姜信身体一僵,转头看到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床边茶座那边喝茶看书的许青珂。

  

阳光洒落下来,落在她身上。

  

无法形容。

  

姜信觉得自己的心要炸了,真的要炸了。

  

“许青珂.....”

  

“嗯?”许青珂或许有些习惯这人叫她小许许什么的,乍一听不太喜欢,偏头看他。

  

“我一大早肯定是被你美醒的。”

  

许青珂默了下,唇齿清冽:“已是中午,为了等你,我已经拖延了不少时间,你该走了,否则我掩不住他人的眼。”

  

姜信咧嘴笑,一口大白牙,笑得跟二傻子似的,也不知从前是否戏子,否则怎装出那般冷酷无情的廷狱恶狼来。

  

许青珂扭头不看他。

  

姜信果然走了,拉开窗子,也不看外面是陡峭的峭壁,只回头朝许青珂勾唇笑,坏笑,很坏的笑。

  

“刹那寒飞雪,梅花点嫣红,许你绕指柔,一夜到天明。”

  

不工整、不通文艺,却满满青楼暧昧荤色小调。

  

点嫣红是什么?

  

绕指柔是什么?

  

不堪入耳!

  

末了他还加一句,“许许有柔情,大爷很满意。”

  

这就是典型的嘚瑟成狂。

  

许青珂放下书,淡淡道:“你早早就虚弱,睡了,无力得很,并无天明,日后少去青楼,人家姑娘虚与委蛇也不容易。”

  

姜信:“.....”

  

————————

  

最毒妇人心,歹毒啊歹毒,这是姜信走之前心中反反复复的想法,可在他走后不到半个时辰,有人登门拜访了,于这个人而言,许青珂也是一个十分可怕歹毒的人物。

  

“许大人可真悠闲,顺着父皇护着太子哥,于是就在户部参了我一本,让我丢了三州的根基,自己却袍子一甩就来了这温泉庄享乐,听说昨夜还叫了两个貌美如花的美人儿侍寝,不知是否此时还在屋中酣睡不起呢。”

  

五皇子霍允延语调依旧散漫刁钻,硬是要戳着人的肋骨,非要让人家痛才行。

  

可不,许大人不是不行吗,两个美人能满足?

  

“殿下既知道是君上不喜你太冒进,既该知道我参殿下一本,乃是让你脱身而出,殿下若是不承情,也是不能强求的事儿。”

  

霍允延的眼生得极有情,桃花眼,若是可以勾挑的话,便是潋滟的很,“丫,许大人这一嘴上功夫是朝中无人能及的,我哪敢再多说什么,不过那两个美人.....”

  

他猛然凑近许青珂,“许大人是真的享用了?该是何等天香国色,才让许大人这清高人物下了凡尘....”

  

霍允延早已不是当年的少年皇子了,两年前他就风流满邯炀,少龙阳,玩风流,虽是故意虚摆出来让两个兄长轻视的,可这两年为了那个位置,也自然要改掉那个习惯才行,何况已是娶妻的人了......

  

少年变成了真正的男人,许青珂面无表情看着对方凑近,直到霍允延说:“许大人,你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

  

许青珂顾自喝茶,淡淡道:“殿下是于闺房之乐不畅快,又想走回头路了吗”

  

几乎直白嘲讽霍允延于男女之事上不行了。

  

霍允延表情沉了沉,坐回原位,嗤笑:“我不畅快,总比许大人你不行来得好。”

  

一个皇子,一个权臣,真的要在这个话题上深挖下去吗?

  

旁边的护卫们觉得自己甚为尴尬,恨不得戳聋了耳朵。

  

不过还好,霍允延很快把他们遣散了。

  

只剩下了两个人。

  

“许青珂,太子于我之间,你难道真的没有选择?”

  

霍允延的五官已经成熟许多了,因此有莫大的迫力。

  

这种问题并不刁钻,反而许青珂的回答无比刁钻。

  

“君上还在位,殿下就要我二选一,是打算走三皇子的逆天大道吗?”

  

真的相当之刁钻。

  

霍允延目光一闪。“自然不会,只是让许大人有心一些,让这朝堂的争斗早一点结束,让朝局稳定而已,还是说许大人就喜欢这种混乱?”

  

这人的反击也很锐利。

  

“我只听说过一个君王或者群臣能让朝局安稳的,没听说一个储君可以让国家安稳,尤其是这个储君人选并不如何。”

  

霍允延眯起眼,冷笑:“那你觉得这个君王如何?”

  

两人这话对话已然是叛逆了,落在谁的耳中都是砍头的大罪。

  

然而两人就跟闲聊一样。

  

许青珂抬头看霍允延,“君上甚好,起码为臣子,我觉得他甚好。”

  

霍允延盯着许青珂,像是判断她这话里的真假,不过结果就是他得到了真实,却给予了恶意。

  

“是吗,于弄臣而言,的确甚好,许大人一向是一个很有抱负的人。”

  

这人的嘲弄该是让人很不舒服的,所以很多臣子都不太喜欢这个臣子,可他依旧笼络了不少人。

  

只能说明这个皇子是有不小能耐的。

  

“殿下也不错,毕竟从一个母亲不详遭人厌弃的皇子....”

  

霍允延脸色一变,陡然起身,“许青珂,你僭越了。”

  

许青珂喝茶,“嗯,那又如何?”

  

霍允延沉默一会,忽笑了,“明白了,原来许大人也不是想当辅臣的人,而是想当另一个景侯的人。”

  

很恶毒的指控,许青珂觉得这人对她的好几个指控都很中靶心。

  

“殿下知道乌鸦吗?”

  

“嗯?”

  

“乌鸦有嘴,万一招来景侯....”

  

然后景侯就来了。

  

霍允延简直了,看着许青珂无语,到底是谁乌鸦嘴?!!!

  

不过这许青珂是装傻?难道不知他跟景霄某种意义上算是一个阵营的。

  

可她是不是也看穿了,他们之间的合作并不牢靠。

  

还真是一个可怕的人。

  

景霄来,看到一权臣一皇子坐在一起,他没坐下,只是冷冷开口:“两位看来很清闲,不知道出事了?”

  

许青珂转了茶杯,看向景霄:“请侯爷赐教。”

  

“南城有铁矿,被挖了一半。”

  

霍允延脸色大变,幡然站起,而许青珂缓缓将茶杯放下,落桌无声。

  

果然是很大的事儿。

  

铁矿是最厉害的资源,几乎可制衡一个国家的军事力量,毕竟缺不了兵器。

  

蜀国忽然出现了一个新铁矿,这是好事,可若是这个铁矿已经被人偷偷挖了一半,这事儿就大了。

  

而且最可以的是刚刚霍允延的反应。

  

许青珂跟景霄都看向他。

  

嗯,是他?

  

这么大的事儿发生,三人肯定是要回邯炀,不过一起回去也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尤其是前头景霄跟霍允延两人骑马在前,而许青珂一人坐马车在后。

  

秦夜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指尖曲了曲。

  

许青珂做出选择了?

  

若是五皇子霍允延,那么扳倒太子就是一个很残酷的命题,就看许青珂如何操作——或者说,看她如何冷眼看太子被扳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