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镇压

青珂浮屠 胖哈 4432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外面护卫等人拦住第一防线, 但总有人冲进来, 景霄大开杀戒的时候也朝许青珂冷笑, “你那些忠心耿耿的属下可不顶用啊, 这么点人都拦不住。

  

  

“难道景侯带来的人就不是人了?”

  

“呵”

  

景霄觉得这许青珂惯是个牙尖嘴利能气死人的, “你倒是有恃无恐, 但你那暗器只能用一次的吧, 只要我稍放过一人,你也就.....”

  

许青珂恰恰用毛笔的笔芯暗针杀死了第二个人。

  

她面色寡淡,无声打脸。

  

景霄面无表情继续杀戮, 却故意放了几个人进来。

  

许青珂皱眉,再来几个恐怕就....

  

果然,景霄放了五个人过来, 许青珂将第五个人杀死之后就不想跟景霄这种隐患待在一起了, 于是欲进内屋,但旁边窗子陡然破开, 一刀朝着许青珂劈下!

  

“公子!”阿青在另一头急于冲来, 眼前却被挡住了!

  

彼时, 许青珂看到那军卫破窗而入朝她劈来, 她正要往后退, 袖摆摇荡, 忽撞手掌被攥住。

  

她的手里有那只毛笔。

  

然而此时手掌却被大手攥住,她脸色一变。

  

刷!景霄挥刀而出,刀过撕裂血肉, 那人被一刀劈出窗外, 也被赶来的阿青一剑斩去头颅,踢飞身体后他刚好看到许青珂猛然将毛笔对着景霄。

  

——————

  

许青珂素来清冷自持,很少有大波动的时候,但景霄握住她手的时候,她似乎反应很大,直接将毛笔朝着景霄的心口.....

  

景霄起初本以为许青珂的毛笔暗器只有五发银针,却没想还有第六!

  

这第六朝他心口而来,措不及防?

  

铿!刀背格挡下了。

  

他盯着许青珂,目光如狼。

  

许青珂却冷冷看着他。

  

“公子”阿青已经跳了进来,剑指景霄。

  

景霄无视了他,只看着许青珂,似凶戾阴霾:“本侯只是想救许大人而已,却不知许大人如此狼心狗肺。”

  

许青珂理着袖子,眉眼冷冽,声音淡凉,“侯爷只是想夺走我的保命手段而已,然后可闲暇看我被三皇子的人乱刀砍死,到时候侯爷再一举铲除这些人,渔翁得利,一举两得。”

  

景霄面无表情:“若本侯刚刚是真的想救你呢?”

  

“人心诡诈,善恶难料,有时候将自己都骗过了——侯爷从前还是不久前可是极想杀我的。”

  

景霄目光闪烁,“仿佛你很了解本侯?”

  

有些嘲讽。

  

“谈不上了解,只是以最坏的结果揣度而已,毕竟本就短寿,实在不敢将自己的性命托付给别人。”

  

她的一言一句都无懈可击。

  

“可你的这个护卫此时也拦不住我,我可以杀了他,杀了你,再将你的死推给这些人,其实这也不难。”

  

阿青握紧了剑,暗道这个景霄的武功虽不如姜信,但杀人者多自有戾气,恐怕还比他胜了一两分。

  

何况他得护着许青珂,攻者无忌,守者多忧虑。

  

有些凶险。

  

许青珂:“是吗,可外面已经无声了。”

  

其实是有声的,许青珂的无声是——那些军队所出的刺客们已经被制住了。

  

景霄只看了一眼就扬眉了,“百里驿站的驻站防卫军,许大人好手段!”

  

许青珂:“道阻塌方,寒山寺中疑似有凶煞案犯,包括公主在内还有许多诰命夫人都在,为保万全,借调防卫军前来不是理所当然?”

  

已经是御史大夫了,掌控的权利是不一样的,以前她可以掌控御史台,如今却可以凭着这份官衔跟蜀王恩宠去借调军队,连流程都不必走,这就是如今不成体系的蜀国官僚系统给她的最大便利。

  

也的确是顺理成章,都让人抓不到把柄——只能说幸好许大人借调及时,及时拦住了叛军!

  

景霄都以为这真的是巧合了,可这许青珂素来对朝廷时局把握极为精准,妖孽式的人物,她做什么好像都不让他诧异了。

  

不过他跟许青珂这两人吧,都位高权重,彼此都有杀机,却又都心机诡诈难辨,只是一刚一柔,在彼此切磋间机锋凶险。

  

这就是命与权势的角斗。

  

“雏鹰已经展翅,猎人却似眼瞎,还真让人头疼,不过许青珂.....”

  

景霄将刀插入刀鞘。

  

后面赶来的赵娘子谢临云等人都听到了刀声脆亮余后的话。

  

“本侯之前说的那番话可未必全都是虚假,比如将来你若是落在我手里,我定不会杀你。”

  

“一院小楼,一方床榻,必要你求饶。”

  

————————

  

这偌大的蜀国能放入景侯眼里的人少之又少,可知道景霄此人的多如牛毛,谢临云他们是知道的,景霄这个人年少时乖张得很,不学无术,无所不及,是真真的纨绔之首,一个人的能耐成就可以随着岁月增长,但本性难改。

  

此时他大概就发挥了骨子里的戾气,要把一个二品的御史大夫玩弄于榻上,且是众目睽睽之下说这番话的。

  

简直无法无天!

  

可他又握刀而立,高大而英武,冷峻而威严,依旧是那个权势滔天的第一军侯。

  

谢临云气得拳头紧握,却也发现自己竟无力去说。

  

景侯啊,可是让他的祖父跟老师们都无力对付的凶残人物。

  

但总有人胆大包天的,比如——一只狗。

  

金元宝爪子扒着地面,嘴巴还淌血,身上毛发都是血,显然刚刚激战过,此时朝着景霄嘶吼。

  

景霄眯起眼,盯着这头可怕的獒犬,手指握着刀鞘,缓缓.....

  

“元宝,回来。”许青珂一唤,金元宝就跟狗一样摇着尾巴汪汪跑回去。

  

金元宝:呸,宝宝本来就是狗!

  

金元宝跑到了许青珂的边上,再次挤开阿青。

  

阿青:“......”这条狗怎么这么能作?

  

倒是许青珂最为镇定,也仿佛不在意他人的看法,只淡淡道:“那就到时候再谢侯爷的不杀之恩吧。”

  

景霄嗤笑,正欲走的时候,偶然看到赵娘子身后的景萱。

  

他愣了下,皱眉,目光冷漠掠过,走了。

  

——————

  

刺杀的人都被压下了,死了多少人还得统计,景萱知道许青珂忙,并未多加叨扰,只是在角落安抚嬷嬷,也帮赵娘子处理地上的血迹。

  

沈家祖孙出来道谢的时候看到了景萱,愣了下却也没说什么,告辞了。

  

邯炀什么情况还得等回复,但现在显然不是回去的好时机。

  

谢临云不敢提之前的事情,只忧心邯炀之中的局势。

  

“等消息便是了,先编排人手,切勿再让肖小进山,联合僧人医疗伤者....”许青珂将这些都安排好,没一会,许念胥来了。

  

他也不问什么,只带来一个消息。

  

“母亲刚刚接到宫中来的飞鸽传信,让我来通知诸位,三皇子策动禁军跟巡防营以及自己豢养的死士军谋反宫变,被镇压了,如今一干人等已经被斩杀大半,其余也被拿下。”

  

众人振奋,也是心里放松,就怕三皇子谋反成功,到时候可就真的动荡了。

  

尤是许青珂,肯定要倒霉。

  

可事实上,许青珂好像也不紧张这事儿,坐在书桌后面,指尖绕着扳指。

  

众人也不敢多说,仿佛那个人坐在那儿就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也是,刚刚那样凶险的刺杀,也不见她多紧张。

  

许念胥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却知道自己好像在等她发问。

  

他明明是身份尊贵的世子,却默认在此人面前甘居下位。。

  

“三皇子死了吗?”许青珂终于开口。

  

“没有,重伤,目前已经被监禁。”

  

“是谁镇压?”

  

这个问题才是重点。

  

谢临云等人齐齐抬头,是啊,是谁镇压的!

  

禁军跟巡防营若有一半反了,反得突兀,城中哪来的能力?

  

景霄?这人故意找了理由来寒山寺,显然不可能再次上演一场救驾。

  

那到底是谁?

  

许念胥沉默了会,声音有些沙哑。

  

“一只无名却杀伤力恐怖的部队,直接刺杀了叛军的几个重要头领。”

  

许青珂垂眸,指尖转了扳指一圈,心中幽幽伏过一念:终于把血牙逼出来了。

  

这是景霄跟霍云延的目的,所以他们主导且逼着三皇子谋反。

  

也是她的目的。

  

因势利导,谋而杀人。

  

但这一局还少了一步。

  

着落在蜀王身上的一步。

  

——————

  

既谋反已经被压制,寒山寺的人自然不肯久待,纷纷准备了回城。

  

许青珂走的时候遇上了公主姣,后者好像又变得冷淡了,瞥了她一眼,连问候都没有。

  

不过这人脾气古怪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众人也不敢说什么。

  

只是众人忽听到什么粗嘎的啼叫。

  

很密集,是乌鸦!

  

众人转头看去,看到山林中乌泱泱飞起一大群黑鸦,朝着一侧山峰飞去。

  

“这黑鸦...不吉利啊。”有人暗暗嘀咕。

  

沈老夫人默了默,不自觉朝景萱看了看,好像想起了什么,可最终没说什么。

  

她们走了。

  

景萱从头到尾也没看沈家祖孙。

  

好像很多人也都忘了她的母亲是沈家出身一样。

  

豪门世家深似海。

  

景家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让沈家对那位大夫人如此讳莫如深。

  

若是犯错,之前那沈老夫人看景萱的眼神明明就是隐晦心疼的,却又不敢表露。

  

是忌惮景家?

  

还是单纯忌讳什么事儿?

  

许青珂看了景萱一样,显然这个姑娘十分聪明,也知道其中必有缘由,但她不问。

  

也不走。

  

“不用了,这里挺好的,虽然未必如以前想的那般干净,但这世上恐怕没有完全的净土。”

  

景萱看着许青珂,她看不透这个人,可觉得这个人十分不喜这所谓的佛门净地。

  

她能隐隐感觉到。

  

景萱不走,许青珂早已料到,下山的时候看到公主姣走在前头,她留意到这个人的手腕上没有佛珠。

  

这人才是真正的挂羊头卖狗肉,是图的什么?

  

许青珂侧头一看,那黑鸦飞过的尽头,是那仿佛烧了个彻底的一侧山峰。

  

不见绿意,不见白雪。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