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见父母

青珂浮屠 胖哈 4318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景萱是个秀气温婉的姑娘, 这种温婉是从骨子里出来的, 宜室宜家, 比起许青珂跟秦笙两个重才艺风骨不通生活俗务的确实贤良贤淑太多了。

  

她睡着的时候尤其惹人怜。

  

许青珂看着她, 目光清浅:“如果我母亲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 大概.....”

  

若是男孩, 许会像他父亲那样文武双绝, 自有潇洒气概。

  

若是女孩,自会像她母亲那样温婉善良吧。

  

“公子真想知道,来日自己生一个不就行了, 您的孩子,也自能有您父母的几分精髓的。”

  

这话题....许青珂无奈,瞥了瞥她, “听说郑青城对你十分....”

  

“我出去看看元宝的夜宵准备好没。”赵娘子顿时跑了, 然后妖灵溜进来了。

  

“她可对你有心啊,你这跟她睡一起, 不怕....”

  

“怕什么?”许青珂一个眼神瞟过去。

  

妖灵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憋出一句:“我就是好奇你跟她谁会怀孕。”

  

许青珂:“......”

  

她真的没想太多, 奈何这些人想多了。

  

——————

  

倒是师宁远没来, 这样也好, 许青珂解开外袍躺在外侧睡着。

  

这船是极大的, 屋子也顶好,一张床三人躺都没问题。

  

所以她躺下了,许是累了, 竟很快有些昏昏欲睡的模样, 但呼吸咫尺.....

  

她睁开眼,对上一双眼。

  

景萱醒来了。

  

许青珂脑子里一下子就回忆起妖灵的话:你这样的美人儿睡边上,死人都诈尸了,何况她是活的!

  

没想到真的醒来了,许青珂一时三分囧,七分欢喜。

  

“景姑娘.....”

  

景萱自己也迷糊的,虚弱中恍恍惚惚,是梦么?她就躺在边上。

  

一张脸近在咫尺,她伸手,轻轻抚摸了下许青珂的脸,笑了。

  

船上武林高手太多了,两人说话声被外面的人听到,蹲守屋子门外的师宁远:我这是破门而入呢,还是破窗而入呢?

  

旁边同样蹲着的北琛:可以敲门。

  

一夜过去,景萱醒来的消息无疑让人欢喜,就是事后问怎么醒来的,许某人保持高冷风雅的微笑,旁人也就不敢问了。

  

不过景萱醒来,那许青珂跟师宁远之间....

  

景萱看到师宁远的时候,后者自然也看到了她。

  

师宁远抖了下袖子,刚要说什么。

  

景萱笑了。

  

这一笑,其实说什么都不必要。

  

从未奢求,却懂得豁达放手。

  

师宁远摸摸鼻子,暗道舍不舍得,谁放手谁知道,反正他是不放的,这辈子都不放。

  

——————

  

晋的都城潇湘。

  

“潇湘,小许你不觉得这个名字很美吗?”

  

师宁远一到地方就想给许青珂赞美下自己的“家乡”。

  

“我以为你会给我介绍下你们这边的风土民情。”许青珂觉得与其在潇湘这个都城名字上一味赞同师某人,还不如了解下眼前繁华都城的一些情况。

  

“大概不太需要,左右你日后都会了解。”

  

这话真真是相当不要脸。

  

不过船只靠岸,景霄就要带着景萱四处走走了。

  

父女相认这么久,其实作为一个父亲,有些事儿都得抓紧时间去做。

  

人员一个个分离,也自由各自的事儿去干,一如许青珂来晋也有目的。

  

虽此时.....她站在潇湘城街头,看到墙上已经被贴满了公告,大概是昭告天下东山王无罪,满族已经被释放云云,都城百姓欢喜,奔走相告,反而少留意码头这边的一对出色....男男?

  

许青珂的手被师宁远牵住的时候,才有一些老百姓瞪大眼,一脸震惊。

  

“来,我带你回家见我父母,至于你们,都不要跟着。”

  

这话是对北琛等人说的,北琛刚想说他也要回家。

  

师宁远:“你长得不好看,跟在我们后面,总觉得怪怪的。”

  

北琛:“.....”

  

“他们好像都不认得你。”漫步街头,许青珂也不在意他人目光,只是她观察力太厉害,很快就看出了不对劲。

  

“我好些年不回来了,每次一回来就是一年两年,长得一年比一年好看,他们都认不出来也不奇怪。”

  

许青珂竟觉得自己一时无言以对。

  

不过东山王府邸十分大,东山王夫妻回来也有两三日了,府内还在忙碌,但许青珂他们到的时候。

  

所有下人都停下手里的动作,直到一个家丁大喊:“快快,快叫管家!”

  

管家:“快快,快叫王爷跟夫人!”

  

很快,东山王正厅,高大魁梧的东山王跟富态喜气的东山王夫人正襟危坐,两人的目光都时不时看着对面坐着的.....公子?

  

都知道她是女子。

  

可一袭男装玉冠发,真的难以辨认,非皮囊,而是气质。

  

气质太卓越了。

  

片刻后,东山王咳嗽了下,说:“许相果然出色。”

  

师宁远:“义父是在夸我眼光好么?”

  

东山王王妃喜滋滋:“许相乃人中龙凤。”

  

师宁远:“我是龙,她是凤,般配得举世无双。”

  

东山王终于怒了:“带姑娘回家见父母也不带你这么聒噪的,可以闭嘴吗?给许相说几句话。”

  

师宁远这才闭嘴,一脸委屈:我这不是怕冷场嘛。

  

许青珂见他这么委屈,倒是莞尔,“许青珂见过王爷王妃,两位也比我想象中....亲和。”

  

哎呦,亲和,是夸我们热情吗?

  

王妃笑容满面,忍不住拉了许青珂的手,“许相....我能喊你许姑娘或者小许不?”

  

师宁远:“不能,小许是我才能喊的....”

  

你个兔崽子!东山王揪着他的衣领把他拽走了。

  

人一走,王妃这才舒服了,摸着许美人的小手再次喜滋滋:“让你见笑了,小远就这德行,紧张的时候话特多。”

  

是么,仿佛是有这习惯。

  

“难怪,平常话是很多。”许青珂一直都觉得在他人面前冷漠的师宁远在她这里话超多。

  

跟话痨似的。

  

“我倒是觉得他在你面前应该不是紧张。”王妃闻言仔细想了下,说:“该是存粹想跟你说话,一般他对不感兴趣的人是一句话都懒得说的....他越跟你说话,越是喜欢你呐~”

  

顿了下,她有些八卦,喜滋滋得八卦:“小许你说,他是不是经常调戏你?”

  

一个长辈这么明显得八卦,而且端着一张富态喜庆的脸,许青珂一时竟有种.......

  

生无可恋的感觉。

  

“没有的,伯母多虑了。”她低头喝茶。

  

“那完了,这小兔崽子嘴上不调戏你,肯定对你动手动脚了。”

  

“.......”

  

知子莫若母啊,他是手脚嘴巴并用的调戏啊。

  

许青珂脸色微红,暗道还不如师宁远那厮在场呢。

  

她有点扛不住。

  

——————

  

东山王明面上拉着自己大儿子说要好好揍他,可转头就拍着他的肩膀眉飞色舞:“好样的!你小子!这一出手就带回来一个这么出色的媳妇,很好,极好,非~~~常好!”

  

笑得胡子都要飞起了。

  

师宁远也颇以为得意,“别这么骄傲,我这还没成功呢,你跟娘可得好好帮我,她最孝顺长辈了。”

  

他也是把住了许青珂的命脉——她十分看重家人亲情,这家里亲情气氛越好,她越喜欢。

  

所以啊....

  

“你们可得好好表现啊!”师宁远费尽心机,就想着一举拿下。

  

东山王顿时点头,无比认真,“你说,阿爹都照做,不容易啊,咱们家总算能娶一个媳妇了,你看你弟弟....你,就你,还躲!给我滚出来!”

  

躲躲闪闪的北琛不得不从假山后面出来,一脸悻悻,“爹,干哈呢,我都这么大,还这么不给我面子。”

  

东山王微笑:“你给我一个媳妇,别说面子,就是面子它爷爷我也给你。”

  

北琛怒了:“.....什么媳妇,哥是嫁出去的,是入赘!媳妇,你想多了!”

  

东山王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你才想多了!那老子就是多一个女婿,那更好!女婿就是儿子,我马上要多一个风华绝代举世无双的儿子了!不要你!”

  

北琛:“.....”

  

好,我马上收拾东西就走,你们不许拦我。

  

——————

  

父子三人要喝酒了,一个面有得色春风得意,一个唯唯诺诺一脸苦逼,当爹的忍不住督促起二儿子,还说要给他相亲,隔壁家谁谁谁....

  

北琛急了:“我有喜欢的人。”

  

东山王:“谁?那还废话什么!娶啊!”

  

北琛:“娶不了,她有喜欢的人。”

  

东山王拍桌子:“喜欢谁?你告诉爹,爹帮你教训她!”

  

谁啊。

  

北琛一脸苦逼,喜欢你大媳妇啊,爹~~

  

东山王一家给许青珂的感觉的确很不错,这种家庭氛围——很可乐。

  

一家人没有规矩,不分彼此,虽东山王夫妻跟她的父母截然不同,更粗犷随性一些,但那种夫妻感情跟乐观,是许青珂十分喜欢的,所以哪怕这位王妃在晋国权贵里面风传并无气度,她却更喜欢,因此.....

  

“对了,以前我还给小远准备过女装呢,他小时候可像女孩子了,你可要看看?”

  

这种事儿.....许青珂自然是愿的,甚至眉眼都笑了。

  

师宁远的女装么?

  

甚好!没白来。

  

——————

  

而此时,王宫中,燕青衣看着桌子上的密信,这封密信是手下人送来的,也是她的手笔。

  

他的神色冷漠。

  

她终于还是来了。

  

但到底是带着毁灭他的杀机,还是其他....

  

他不知道,只是阖眼。

  

若还是那年秋水春河岸,夏开花满香,扶烟还在,知音也还在,他这一生该是极好的。

  

可.....他大概什么也留不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