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影子

青珂浮屠 胖哈 3493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琴棋书画, 高雅上端, 画师亦是高雅的, 高雅之人自有高雅的习惯, 钟鼎之家金玉之族喜欢挂玉以显身份, 但画师们就喜欢往腰上挂一只精致的小画笔, 既是配饰, 也是身份象征。

  

之前捕快们基本上搜查过众人身上的物件,看看是否有凶器在身,当时却都掠过了这画笔——这么小, 怎么可能藏匿凶器呢。

  

于是掠过了。

  

如今被许青珂点出杀人凶器是盘龙丝,这小小挂笔反而是疑点。

  

但许青珂到底是如何怀疑到它的?

  

“不是我怀疑你的笔,我只是怀疑你。”

  

“怀疑我?”闫东平皱眉, “你的意思是, 你直接怀疑我?是我哪里露出了破绽?”

  

“前后表现不对。”

  

前后表现?

  

“徐大人死之前,你表现得无懈可击, 将一个痴情于画的人体现极好, 徐大人死之后, 你却没有留意到画上溅上许多血迹, 甚至跟其他人一样乖乖随着这个案件调查, 这是因为前期你需要让众人相信你是闫东平, 一个最不容易被怀疑是杀手的人。而后期,你已经成功击杀了自己的目标,要做的便是时刻关注这个案子, 确保自己不被发现, 那时你是一个需要掩饰痕迹的杀手,需要控制情绪淡化你的存在感。前后表现都很专心,但扮演得不够协调一致,反而让人怀疑。”

  

事实上,怀疑的人就你一个而已。

  

谢临云暗暗道,他也不过是圈出了凶手在他跟知府大人这一群人里面,再观察每个人身上的血点....事实上,这还是在许青珂的启发下。

  

不如她。

  

十分不如。

  

谢临云垂眸,面上冷峻。

  

第一次如此不如一个人。

  

一个人?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道光,猛然抬头,厉声:“许青珂,你的意思是这个人并不是真正的闫东平!!”

  

原本在场已经有人觉得许青珂的话有点不对劲,还未细想出来,就被谢临云震惊了。

  

“不是闫东平大师?!”众人大骇,韩枫都是眼角狠抽。

  

知府大人赫然大喊:“快,拿下他!”

  

只是在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闫东平”已经冷笑一声,陡然突袭...直奔知府大人,似乎要挟持他。

  

然而冯刀头刚刚已经看到许青珂飘来一眼,当时便是戒备,因而拔刀,刀锋极快。

  

但这杀手能在须臾之间杀人,那速度更快,竟脚下一闪就避开了这一刀,掠上桌案再一弹,竟跃向知府大人。

  

一向养尊处优的知府大人当时惊骇无比,甚至闪过一念——难道今日就是我卓凌云的死日?与徐世德这等人同死一日一地?

  

刹那一念,那杀手已至身前。

  

死!!!卓凌云睁大眼,却陡然听见风声雨声。

  

什么声?

  

破空之声。

  

剑,寒芒,那杀手探来的手掌被一短剑瞬息割断。

  

杀手剧痛中看到那冷峻瘦高的青年手握短剑挡在卓凌云身前,且扑来一掌。

  

轰!

  

杀手被一掌拍出两三米,落地后吐出一大口血。

  

哗啦啦,官军跟捕快们都围上,其余人便是吓得都躲避外侧。

  

许青珂站在原地,看着半跪地的杀手一脸狰狞,却有不甘。

  

“原来是左手剑阿青,这江金云竟雇了你,不过若不是这姓许的小子过于聪明,提前让你准备,你今日绝不是我对手。”

  

左手剑阿青,这是一个近些年来在江湖上十分新锐的剑客,不过此人有三大特点,一,用左手耍剑,二,剑是短剑,三,只要钱。

  

阿青盯着这个杀手,微微皱眉,“如果我没认错,江湖上会用盘龙丝又有如此速度的人不超过三个,其余两个不会有这样大的胆子接这个买卖,也就只有一个传闻跟我一样死要钱的杀手会接这个买卖,你是影子。”

  

“对,我是影子,不过我有一个名字世人都不知道。”

  

他重伤,反而盘腿坐在地上,嘴中有血流出,却笑得幽深而鬼魅。

  

他是盯着知府卓凌云说这句话的。

  

“卓凌云,可还记得府学莲花池里的那颗人头?”

  

卓凌云脸色一变,谢临云也皱眉。

  

果然是同一个人做的案子。

  

两者有什么联系?

  

“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杀那小子?因为他姓李,因为他是府将李恒的儿子!而我....我姓张!”

  

他的脸上有狰狞,有怨恨,也有悲戚。

  

那样复杂。

  

众人,尤其是在场好些官僚却是一个个脸色大变。

  

“张?你姓张!你是郡守张俊扬的子嗣!”卓凌云难以置信又不得不信。

  

“对,当年李恒跟徐世德两人一同在我父亲手下办差,却为了一己私利谎报我父亲通敌卖国,致我张家被朝廷灭了满门,这等大仇如何不报!”

  

影子恨意如此深,导致在场的人一时间都有些缄默。

  

两个案子本来天差地别,也就一个人头可以勉强挂上,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渊源。

  

张俊扬那个案子当年也是因此很大震动的,其实满朝上下都知道证据十分不足,但还是.....

  

只能说,君王心难测,而背后之人却抓牢了君王心。

  

如今又有谁敢替张家翻案,于是这影子杀手便用了自己的手段复仇。

  

卓凌云一时间神色也有些阴沉,只盯着影子默不作声,但冯刀头知道他的意思——不管为什么杀人,反正是杀人,而且杀的是不能杀的人。

  

抓!

  

冯刀头正要上前,却忽然看到影子勾唇一笑,狰狞而血腥,他似乎在看着一个人。

  

许青珂。

  

怨恨吗?反正他嘴里猩黑的毒血流出。

  

服毒自尽了。

  

——————

  

碧月湖心阁的二楼,上等华美的屏风,高雅脱俗的壁画,琉璃剔透的酒杯,碧湖长空一色的美景,还有凉凉清香的湖上清风。

  

江金云坐在椅子上神情有些恍惚,桌子上有诸多美食,对面是看着外面美景而手中轻转茶杯的既俊且美的年轻郎君。

  

他好半响才回神,说:“我这一生自诩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但都不及今日让我这般心潮起伏,难以恢复。”

  

许青珂转头看他,秀美轻挑,薄唇微扬:“江东家不是一个畏死而怕事的人,之所以这么心绪不宁,是因为感觉到自己的命运之轻薄,他人权势之熏天?”

  

江金云有些震惊许青珂的字字珠玑,竟如此明白点出了他心中的虚浮。

  

“对,你别看我在这地方还有脸面,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可谁又知道,那些上位者动一动脑子,动一动手指头,我这项上人头就得被那些捕快们按在板上充当别人的替罪羔羊。”

  

顿了下,他却是起身,又忽然跪下,竟是一十分郑重近乎叩拜父母天地的大礼。

  

许青珂自自然然得受了。

  

江金云拜完,直起身子,看着许青珂说:“我之前虽倚重许老弟你之才能,却并未太过尊重,只觉得你还是羽翼未丰的雏鸟,而我却是浸淫江湖的老饕,可凭目前之资本来雇佣你为我工作,但....其实我的处境还不如你,起码你是能腾飞的云龙,而我却是过江而不能自保的泥牛,蠢笨不堪啊。若不是老弟你高义,竟毅然站出替我洗去嫌疑,且直接抓出凶手,恐怕哪怕我洗去了嫌疑,那徐世德背后的御史大人也是要拿我出气的。”

  

这番话下来十分之诚恳,并不该是一个精明老道的商人巨富该说的。

  

但许青珂却说,“我帮你,也不全是为了你。”

  

江金云一愣,却见对面风姿秀雅绝俗的翩翩郎君并未解释,只是阖了眼,继续看向外面的风景。

  

江金云却越发觉得此人高深莫测,是即将化龙的江中锦鲤。

  

心中不知为何忽起一念,陡然就下了一个决定,他后来想想都觉得自己十分冲动,但仔细想想又从未后悔。

  

“许老弟,不知能否许我对你换个称呼。”

  

许青珂瞟来一眼,喝了一口茶。

  

“不等我金榜题名吗?”

  

“锦上添花很没劲,雪中送炭最有情。”

  

许青珂偏过脸,看向他,淡淡一笑。

  

“等下我走的时候,容我带走你一瓶十年的女儿红吧,还有一个人。”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