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想太多

青珂浮屠 胖哈 3938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姜信武功十分厉害, 来去无踪, 料想刚刚是站在树上的话, 是将她跟霍允延的对话听个彻底了?

  

“姜大人身法超绝, 让人钦佩。”

  

“其实你心里在骂我是梁上小人吧, 偷听你们谈话。”

  

“不敢”许青珂低眉顺眼的, 但身上一贯有种气质, 冷漠而疏离,哪怕笑着的时候,笑意也不到眼底。

  

这个人还不如那些外表冰若冰霜的人来得好, 起码前者事先告诉别人生人勿进,可她披着一层蛊惑人心的美好皮囊,又流淌着清雅温柔的隽永气质, 可接近了才知如冰川寒潭不见底——冷得人发颤。

  

“抄佛经了?如此用心, 也不知是对秦姑娘的,还是皇子殿下的。”

  

不管是对谁的, 都是一种试探。

  

许青珂抬眼看向对方, 嘴唇纤薄, 声音也纤柔:“若是对秦姑娘的, 便怀疑我别有用心, 要做秦家乘龙快婿, 会乱了朝堂格局,也乱了姜大人的计划?若是对五皇子的,那就更直接了, 亲近皇子参与党争, 姜大人要将我列入黑名单交给君上阅览吗?可姜大人自身裹卷泥沙,还未洗尽就刺探他人,未免操之过急了。”

  

瞧瞧,明明字字珠玑、含刀带箭,却又如此轻柔雅致。

  

耳朵都要酥了似的,可心在跳。

  

“许青珂,你想多了。”姜信的声音有些轻飘,那目光很沉,似乎锁了许青珂这整个人。

  

想多了?许青珂没说话,只看着自己被攥住的手腕皱眉。

  

上头传来这个人的声音。

  

“我可不如你聪明,没法一下子想到那么多的弯弯道道,其实你为什么不想得简单一点呢?”

  

简单?许青珂下意识抬头看向这人,却看到这人一脸坏笑,痞痞的。

  

“我就是想知道自己的情敌是谁而已。”

  

呵!许青珂心中嗤笑。

  

“那姜大人可得出结论了?”

  

“两个都是。”

  

“......”

  

胡说八道,倒是跟那霍允延一个路数了,也不知现在伪装的是几岁孩童。

  

许青珂懒得跟对方牵扯,“姜大人慢慢思量,但请先放开。”

  

她的手腕动了动,要抽回来,可对方没用力,却攥得很紧。

  

“若是计较万全的人,难得有我这么一个内力深厚的人帮你疗伤,不好吗?非要凭着一时意气少了好处,还是说,你只是担心......”

  

姜信轻轻转过许青珂的手掌,手掌纤细,手指细柔,手腕更是就那么盈盈一点儿,如她的腰肢,苍白,也有青丝脉络....

  

他的声音仿佛含着薄沙,“怕我把脉,查出你的真实性别?”

  

那一刻山顶有凉风,吹动那一头墨发,一缕缕的。

  

许青珂却是笑了下,笑容浅淡,“非要执着这个而且浮想联翩的人不是姜大人你吗?但我跟你不一样,我对你从始至终都是实事求是,并未花费太多心思想太多。”

  

她抽回手,也不看姜信的脸,正欲走,却感觉到腰肢被握住,人被拉过去。

  

许青珂眉头一皱。

  

啪!刷!

  

抬手一甩跟拔剑一甩是同一时间。

  

那剑刺在树上,树上的花瓣颤颤落下,落在两人的发上,肩头,也落地。

  

许青珂猛然回头,看到地上落地的两截蛇身,再转头看向半张脸被她用力甩了通红的姜信。

  

这厮不怒不笑,直勾勾得盯着许青珂。

  

难得,许青珂有那么一瞬有尴尬感。

  

“我刚刚以为.....是误会,姜大人莫怪。”她不自在。

  

“为什么可怪的,你也没误会。”

  

什么?许青珂疑惑,却看到对方深深看着她。

  

“我刚刚的确想乘机亲你。”

  

“.....”

  

许青珂欲转身离开,但慢了一步,忽有凉风,花随风,她的人被笼罩在阴影里。

  

忽的,唇上一凉。

  

但很快分开,高个的看着她,矮个的从他的眼里看到了震惊,还有迷惘。

  

那是一种纠结。

  

许青珂沉默,他也沉默,直到许青珂手动了动。

  

刷!高个的往后跃。

  

“许青珂,我姜信从不吃亏,等你来找我场子。”

  

许青珂站在原地,皱着眉,表情也有些拧。

  

这个姜信.....竟真的好龙阳了?

  

却不知姜信潇洒纵横山林消失在许青珂视线里后,落下扶着树,不能再掠了,内力跟气息不稳。

  

他摸了下脸,若有所思。

  

“幸好隔着人~皮面具,不然.....”

  

不然如何?脸红吗?应该只是内力运转出了岔子,导致血流走向不对而已。

  

姜信靠了树,静静调理内息,最后还是下意识摸了下嘴唇。

  

那一时,他眼底没有半点属于姜信的冷厉或者痞气,倒是有种不该属于他的出尘跟温润,还有嘴角掩不住的莞尔。

  

仿佛妖邪变化。

  

——————

  

赵娘子跟阿青没看出许青珂有任何异样,自然,姜信也没看出来。

  

回邯炀的路上,两人一直都是正常交际,许青珂坦坦荡荡,没有半点扭捏,姜信见她如此似乎也不意外,与之相处也很寻常,似乎也在克制。

  

仿佛亲了一下就偃旗息鼓了。

  

许青珂想,这个男人大概是在背后锤头磕地懊悔自己的人生走错了道儿,男子气概都弯了,如今要烈士断腕,悬崖勒马,金盆洗手了。

  

这让她有些犹豫自己还要不要挖点坑让对方吃点苦头,但若是不能斩草除根,不亚于给自己找了一个劲敌。

  

所以......要铲除他吗?

  

许青珂几番犹豫,放弃了,她还没摸清这个人的路数,不能妄动。

  

但她也叫来了赵娘子,吩咐她做一件事。

  

“查一下姜信,尤其是当年加入廷狱的细节跟他的出身,没准这蜀国不止我一个许青珂。”

  

言外之意是这姜信很可能也有一个见不得人的身份,伪装了另一个身后进入蜀国官场。

  

赵娘子心惊,但不露声色,下去后便着手调查,而在这样的波澜不惊中,船队一日日靠近邯炀。

  

霍允延下船后,仿佛一改之前在船上的低调,朝许青珂挑眉轻笑,“许哥,邯炀到了,日后可莫要跟我生分了,咱们可是过命的交情。”

  

这是当着前来迎接的太子还有霍允彻的面说的。

  

两人神色各异,都看了看许青珂。

  

“殿下玩笑了,下官不敢。”

  

“我说罢,竟真的生分了!”霍允延撇撇嘴,面色不悦,正要发作,太子忙拉住他,劝了两句,一来是有意拉拢许青珂,二来也是跟霍允延加深下兄弟情义,这不,明里暗里都是夸他有才能,这一路也辛苦了什么的....

  

出息了啊,太子爷。

  

不管是霍允延还是霍允彻在心里都冷眼看待太子的不寻常,但内心不可谓不介意。

  

太子不能变好。

  

否则他们三分的把握就变成了一分都不到!

  

霍允延一如既往乖张,但对太子的示好表面上似乎略有触动,竟惊讶又有些无措。

  

许青珂跟姜信才是真正的冷眼旁观,暗道皇家多出人才啊,这哥哥弟弟一个个演技都十分好。

  

尤是霍允延......

  

回朝后,霍允延跟许青珂要被封赏,这是许多人猜测的。

  

真正上朝那一天,钟元等大臣早早就到了,霍允延来得也早,穿得笔挺笔挺,干干净净的,一副好样貌尽显无疑。

  

他来得这么早,让人有些疑惑,但也有人讨论是五皇子虽然顽劣,但也是稚子之心,也有想求父王夸赞的进取心,第一次入朝办事,自然想认真点咯。

  

五皇子长大了啊。

  

也看到许青珂不早不晚出现在视线里。

  

事实上,朝廷官员跟许青珂很少有过接触,之前以为她必死无疑,是避讳,后来是人远在通州,没法接触。

  

现在人家真正穿着官服来了第一观感就是.....

  

官员1:“真好看啊”

  

官员2:+1

  

官员3:+2

  

而在百官等待开朝的时候,蜀王单独召见了严松。

  

桌子上一份奏折,是姜信递上来的。

  

“这是你徒弟的调查结果,言士郎勾结烨国之人,意图谋杀五皇子性命,再做出是三皇子陷害太子谋杀的痕迹,好谋算啊,一举覆了我三个儿子,是要我蜀国朝廷动荡,好让他们有可乘之机!”

  

严松低头:“言士郎毕竟是朝廷重臣,以他的习惯跟作风,不至于勾结烨国吧。”

  

“你以为他贪污了那么多的钱都去了哪里?严松,亏你把持廷狱这么多年,竟还不如你徒弟观察敏锐。”

  

严松皱眉,低下头。

  

“言士郎这个人,本就不可信,两面三刀,以前就...”

  

蜀王忽然顿了顿,继续道:“他拿巨资去勾结商旅,进行海外经商,倒卖了不少军械给烨国,就是之前烨国发兵疆城的那大军军械都是我蜀国倒卖出去的,这事儿若是传出去,我的脸面怕是都没了。”

  

严松:“这份奏折我也看过,但许多证据还未经过三司会审,恐怕不好定论。”

  

蜀王皱眉,眼底沉沉,“不能过三司,也不能过三公手里,我要你廷狱全权解决.....”

  

他这话似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