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蜘蛛与茶(双更,求作者收藏)

青珂浮屠 胖哈 3839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这只手单纯看着, 恐怕没人认为这是男人的手, 可又比女子的细长一些, 骨节优美, 瓷白, 又有一点脆弱, 性感极致。

  

秦川的眉梢狠狠跳了下, 脑子里忽就想到了昨夜梦里一些画面。

  

那只手落在他腰上。

  

许青珂不知君王脑子里想了关于她的梦境,她的目光从上往下,从头部到靴子, 结束。

  

她起身,对上秦川有些恍惚的目光。

  

这什么眼神。

  

许青珂皱皱眉,说:“尸体表面无致命伤口, 且无中毒表现。”

  

还未说完, 刑部侍郎打断她,笑了, “这个我们都知道, 许相没有其他发现了吗?”

  

有些不屑。

  

很多人也失望, 只是如此?

  

但许青珂没理他们, 声音淡凉得很:“但手指关节内扭曲, 用力过度, 外加脸部表情变现,当时祭祀舞时,他已经感觉到身体的痛苦, 只不得不忍耐, 但他没想到自己这种痛苦会短时间内严重加剧,心胸呼吸梗塞,进而猝死。要验证这点,你们问问颜姝姑娘便知道,以她对李公子的了解,应该知道他的舞步比平常差了几分,有好几次跟不上节奏,无法与颜姑娘契同。”

  

颜姝被点到名字,虽然许青珂没有看他,可其余人都看向她。

  

定了定心神,颜姝点头:“是,跳舞时,我隐约察觉到李公子的水平比平时差了一些,还以为他是紧张的缘故。”

  

没想到是因为忍着剧痛。

  

可为什么会猝死?

  

而且猝死的话,那就是意外了?这....

  

众人表情各异,明森刚想说什么,却听许青珂继续说:“猝死分两种,自然病体经过意外引发猝死,其中包括心脉厥脱、喘证、结脉等,但他的身体强健,且常年练舞,心脉本就比普通人强大,否则必不能长期练舞,那便是第二种——后期慢性毒瞬间诱发猝死。”

  

毒?!!!众人只听到了毒这个字眼。

  

仵作们却是纳闷。

  

中毒?可他们没查到任何中毒迹象啊。

  

就算是无色无味的毒,中毒毒发的时候也该有表现啊。

  

这世上哪有那么神奇的毒。

  

“慢性毒有两种方式,一种乃食用,长期服用影响身体,第二种环境导致,比如身上配饰衣物或者居住环境中的熏香花草等,但他身上这一套所有衣物都是新换的,包括配饰等,样式跟其他舞者都可匹配,所以这些东西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他换了两次外袍跟内衫——在即将上场之前,他差点滑倒,所以新靴子底部有磨平痕迹,手碰到了桌子,手掌心内侧有了一点淤青,桌子上倒满的茶杯摇晃,溅出茶水来,弄脏了衣袍,正好快上台,他情急之下只能换掉外袍,但内衫上有茶水浸湿,随着剧烈舞动而干化,这水汽就随着热汗蒸腾入了身体。”

  

茶里有毒!然后他就中毒了?可我们没有察到任何他中毒的迹象啊。

  

刑部官员跟仵作的人都纳闷了。

  

还未问,许青珂就给出了答案。

  

“你们没查出毒,也没看到他毒发的迹象,那是因为他在毒发前服用了解药,那茶水不是□□,而是解药。”

  

所有人哗然!

  

秦川都吃了一惊,北琛等人都瞠目结舌了。

  

解药?那是解药?

  

若是解药,为何又会死?

  

“对了,猝死....”商弥是聪明人,很快捕捉到了许青珂一开始就下的定论。

  

北琛也察觉到了。

  

猝死么?刚刚许哥似乎说的是....

  

“后期慢性毒瞬间诱发猝死。”烨的齐惶喃喃这句话,看许青珂的眼神有些深沉。

  

他曾被许多人拿去跟许青珂对比,其实他内心是不甘的,但此时.....

  

未必!她还未完全解开这个案子。

  

现在也不过是推理而已。

  

“入体后解了毒,从长久慢性毒到上台前解毒,解毒之后,身体五脏处于舒缓状态,却因为祭祀而不得不剧烈舞动——这是最危险的状态,也是最容易被诱发猝死的状态。”

  

是怎么死的呢?你倒是说啊!

  

许青珂说着却不继续了,却看向李远的腰——腰?

  

秦川顺着目光看去,眼睛眯起,忽说:“玉佩?”

  

玉佩有问题?可不是说玉佩是祭祀配套的,一向由大藏寺的人保管,理应没什么问题。

  

还是说是大藏寺有问题?

  

在场的大藏寺僧人双手合十,齐念阿弥陀佛。

  

“李远这样出身的公子,加上时常练舞,衣服跟配饰常换,而且必然常出汗勤洗澡,若是食物中毒,也很容易查,最好最隐秘的方式便是固定一个配饰物件让他慢慢中毒,这个配饰就是玉佩。而他系玉佩的绳结跟他人都不同,因这是有盘玉爱好的人才会的盘龙结,因要上台,他取下了自己寻常盘玉的玉佩,换上了祭祀佩,所以你们查不到玉佩上的毒。”

  

那就查谁给他的玉佩!

  

然而,李父却惊慌,走出来跟秦川禀报:“君上,许相,那不可能啊,远儿佩戴的玉佩乃是我李家祖传的,他也确实有盘玉的习惯,盘了十几年了,怎么会有毒....”

  

而且要怎么在玉佩上长期下毒啊,难道是有一个人天天盯着他的玉佩偷偷摸摸往上面抹毒?

  

这得多小心才不会被发现。

  

“李大人,恐怕需要彻查你府上所有人了。”

  

不管侍女侍从还是李家人,现在都有嫌疑。

  

李家人没想到这查案还查到自家来了,可许青珂这一番分析仿佛很有道理,查一查也无妨。

  

李父正要答应。

  

“不是人下的毒,查不出来。”

  

啥?李父傻了,刑部的人也傻了。

  

怎么又不是人下的了。

  

难道是鬼?

  

“他的大拇指跟食指指腹还有掌心皮肤发黄,常年盘玉,也只会让皮肤稍微粗糙,并不会发黄,除非是玉佩上的毒素被他经常盘玉揉搓进入了体内,是毒就有三分伤体,哪怕这种毒无色无味,不会给身体任何痛苦的感受,但会削弱心肺。只是李公子性格好强,时常练舞时感觉到疲软喘息剧烈,却也不肯声张,也就不会被人发现中毒,何况下毒的手段也不会过人的手,否则就太好查了——下毒的是蜘蛛。”

  

蜘蛛!!!

  

许青珂提起蜘蛛的时候,混迹过江湖的秦川忽说:“贪玉蛛!”

  

秦川一说,太医院那边有一个挺博学的太医便提及贪玉蛛的脾性。

  

“贪玉蛛乃冰原中才有的特殊毒蜘蛛,这种蜘蛛毒性不强,因此并不为人所知,但它的特殊之处在于毒性温热,积累后会损心脉,而且不容易被人察觉,不过生活在冰原的一些当地居民给它取这个名字,却是因为贪玉蛛脾性特殊,怕热怕寒,最喜温玉,《难经》中就曾记载曾有人豢养了贪玉蛛,利用它们寻到了一处冰原玉脉,还找到了当世难得一见的寒冰暖玉。”

  

这位太医平时医术不算拔尖,但这见识不俗,如此长篇大论却不让人恼,反惹得李父大呼:“这玉佩就是极品暖玉啊!难道就是这贪玉蛛给我儿下的毒?!”

  

“贪玉蛛夜间攀爬到李公子取下的玉佩上休憩,会诞出毒液在玉佩上,久而久之,盘玉的李公子自然中毒,但下毒的是贪玉蛛,给李公子服用解药的人也无迹可寻,只有地上已干的水迹跟翻倒的茶杯,但茶杯跟贪玉蛛都要有人放,而且是一个深知祭祀礼的人。”

  

为何这么说?

  

“因贪玉蛛喜欢暖玉,却极厌恶杜衡。”

  

杜衡是谁?

  

杜衡是一种药,也是可以制香。

  

颜姝惊愕,“我们用的熏香就是杜衡。”

  

顿了下,她补充一句:“我们女子用的是杜衡,但李公子是渊,乃男子,用的是沉香,这是规矩。”

  

所以说,许青珂暗指的也是幕后之人熟知祭祀礼,并知道他们男女分开用香,所以在祭祀舞的时候,李远闻到了这些女子身上浓烈的杜衡香气。

  

“毒,解药,外加身体长期疲软却又不得不跳舞而引发的虚弱,在杜衡香刺激后才猝死暴毙,但没有外伤,也查不到已经解了的毒。”

  

秦川慢吞吞说着,目光一扫众人,“好一个费心又精致的杀人计划,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寡人亲临的祭祀典礼上进行一场杀戮盛宴....”

  

“很有意思。”

  

他的深沉,让人不寒而栗,但他偏头看向许青珂。

  

“你可有什么想法?”

  

许青珂淡淡道:“放贪玉蛛的是人,放茶水的也是人,既是人,就有迹可循,等下刑部势必会彻查李府跟在祭祀台内部的人,进而也会查出这里的确有人有嫌疑。”

  

谁有嫌疑?

  

颜姝表情略变,她身边的兄长主动站出来,“君上,微臣颜云,乃翰林院少院士,之前在下曾前去看望过小妹,且也带着护卫,可以为微臣作证,但微臣也愿配合刑部的诸位大人调查。”

  

除颜云外,又有陆续几个人站起来,他们多数都路过祭祀台阁院,或者曾进去过。

  

但这些人都显得不是很重要。

  

直到北琛皱着眉头站起来,“我也去过。”

  

北琛站起来的时候,景霄冷笑。

  

商弥跟夜璃对视一眼,明白了,果然图谋不小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