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根基

青珂浮屠 胖哈 2705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不过这对话开始的时候, 廷狱的人马已经雷霆速度赶往了通州。

  

调查开始的时候, 疆城烨国退兵的消息传来了, 举国欢呼!

  

蜀王也是欢喜。

  

许青珂站在邯炀书楼顶楼, 手中握着一本经书的时候, 听到身后一个人说话。

  

“许青珂, 你如今处境艰难, 就真的不考虑入我枫阳一脉?”

  

许青珂低头轻笑,看向同样握着一本书却倚着门的景修。

  

“枫阳侯府皇后太子一脉拉人也这般直接了,恐怕这也是君上不喜的地方之一。”

  

景修并不恼:“就好像你这样说可我枫阳侯府并不会放在心上一样, 摆在明面上的肆意,总比暗地里的深沉要容易掌控的多,三皇子太过深藏不露, 君上会担心的, 或者说,已经开始担心了。”

  

有那位妖灵在, 三皇子不会犯太大错的, 至少犯错的时候, 也会把□□给咬下一大块肉来, 这就是妖灵真正的主子想要的。

  

许青珂但笑不语。

  

景修不懂许青珂这笑容下的深意, 可直觉此人深浅难料。

  

“若为权势, 依附太子一脉难道不能给你想要的?还是说你真正看重的是三皇子......”景修眼底有杀意。

  

许青珂回答很简单:“我的目标一直是君上,难道还不够明确吗?”

  

景修一愣,沉默半响后嗤笑了一声, 转身离开。

  

纯臣?除却钟元这些人有底气, 许青珂这样的白衣也想当纯臣?好大的魄力!

  

景修下楼的时候看到,一匹快马从眼前飞驰而过,他皱眉。

  

这好像是廷狱那边的.....

  

“公子,是通州那边的调查出结果了吧,这次那言士郎....”阿青语气有些冷,似乎在期待言士郎垮台。

  

许青珂慵懒得倚着栏杆,“没那么简单,三十多许就位列阁老的人手段之多不容忽视,就算这次通州的事情暴出来,他也会化险为夷。”

  

顿了下,她眯起眼:“就凭着他在疆城散播烨国国内消息,导致烨兵内乱以致攻城无力进而退兵,这就是大功一件,朝野内外再多几个人求情,君上也不会发落他的。”

  

“那就这么算了?”

  

“算了?君上算了,民间可不会就这么算了,名望权势,只有先失去名望,权势才显得孤单。”

  

许青珂抚着手中书籍的页面,阿青看到上面是地狱罗刹图。

  

————————

  

廷狱的三百里加急果然送到了宫中,蜀王当日朝堂上不露声色,并未给翘首以望的百官任何窥伺的机会。

  

朝会结束,钟元踱步出来,看见不少官员围着言士郎奉承,明里暗里都在钦佩言士郎神机妙算,先一步安排了疆城的事情,才让疆城坚持下来.....

  

“疆城数万将士浴血奋战守住的城,莫大的功劳仿佛都成了他一人的,君上夸赞,百官钦佩,竟没有人为那些将士多说几句好话.....”钟元身边的文官压不住火气,却被钟元一个眼神止住了。

  

悉数几个人禁声,且看到武官那边的人都一脸漠然得离开,能有什么反应的也就枫阳侯府跟晋阳侯府这两个少数掌军权的权贵。

  

——将军不上战场,这是蜀国如今军部的特点,何其悲哀。

  

两个军侯府,一个跟言士郎挂钩,一个属太子一脉。

  

早年敢质疑这种局势的不是被罢官或者自己心灰意冷辞官了,要么就是坟头长草三米高。

  

钟元看着言士郎,暗道君上今天虽然夸了言士郎,可到底有些隐忍了,想必那廷狱送来的三百里加急不是什么小事儿,那么......

  

钟元眉心跳了跳,忽然听到外面有不小的动静。

  

言士郎也听到了。

  

午门出事了!

  

————————

  

午门,斩首之地,梁平本来被押解到午门斩首,城中百姓最喜欢看大官被砍头。于是里里外外乌压压的都是人,少数也有几百上千,何况游街过来的时候围观的百姓也多,这样的热闹,在刽子手挥刀下来之前,那人群中忽然窜出十几人,推压过几个官差,冲进刑场之中,其中有一个老者大喊:“姓梁的,你跟那言士郎合伙侵吞我们通州赈灾百万两,还将我们这些灾民冠上了乱贼的名头屠杀,我一家老小全被你们杀了,如今你一人死了就一了百了,人在做天在看,我就不信这蜀国就真的没有王法了!你梁家一家老小必不得好死!”

  

说罢,一头撞死在那午门青龙碑上。

  

脑袋裂开,血溅当场!

  

其余十个多数都是老年人,拼着命冲出来,一个接一个大喊着“通州官鼠一窝,言党祸乱,我通州百姓当年被当乱党追杀三日,一死就死了上万,奸臣贪官之毒更甚于饥荒!”

  

相继三人撞死,其余人被反应过来的官差按压住,但当时场面已经十分混乱,群情激愤,许多老百姓都大喊着要查案,含着通州有冤情....且看到那些官差按压那些老者的时候,也不知是谁起的头,冲出去就把官差推倒了,似要护着这些老人。

  

一时间全场混乱,官差往日威风,可细数也就百来人,还老老小小都扎根邯炀,这在场上千邯炀老百姓全涌过来,他们心里先怯了几分,于是如同大白菜一般被挤压到一边去了。

  

通州乱贼有案,午门斩首动乱!这如何戏剧性啊!

  

最戏剧性的是那原本已经认命的梁平仿佛受到了什么触动,只盯着那血淋淋的青龙碑,想起了昨晚不知是谁在他耳畔呢喃的话。

  

——死人是没有价值的,你死了,你的所有底牌就没了,你那一双儿女必死无疑.....

  

他一开始以为是梦话,因此今日一早都有些恍惚。

  

现在却是醍醐灌顶,那言士郎是什么人?何其歹毒的人,他那官运亨通累了多少白骨!

  

于是梁平朝着宫门之中疯狂大喊:“我有话说,我要告发言士郎!当年是他带头引我们几人侵吞百万赈灾狂,他一个人就拿了八十万两!他还威胁我不得吐出实情,否则就杀了我一双儿女!君上,君上!我要告发他!求救我一双儿女!!!”

  

那声音凄厉,响彻云霄。

  

在场老百姓都听到了,要灭口吗?

  

钟元在大殿广场上粗浅听到那刑场大概消息的时候,当时就一个反应——言士郎的根基开始坍塌了。

  

他转过头,果然看见平和内敛了十数年的言士郎面上阴霾难以控制。

  

通州....是他言氏神话开始毁灭的起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