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火烧,雨来

青珂浮屠 胖哈 4089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要杀青海王霍忱, 明杀是不行的, 反而自乱阵脚, 最后肯定打不过邯炀城守军, 只能暗杀, 且要一击毙命, 最大限度降低联军的损失。

  

太子选择的是毒杀, 而且不能让人看出是他下的多,最好把矛头指向许青珂。

  

“虽然天下人定会怀疑我,可只要没有证据, 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太子知道目前他的形势十分险峻——那遗诏毁掉的不仅仅是蜀王霍万,也是身为霍万儿子的他,从最正统的太子变成名不正言不顺的篡位者子嗣, 估计没有什么人会再支持他, 他只能解决掉所有竞争者才有可能坐上那个位置,但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青海王霍忱。

  

太子骑在马上, 看到了那座城, 手掌握紧了马缰。

  

这种紧张可能是看到那座城, 也可能是担心自己的谋划能不能得逞。

  

“停, 在此驻扎!”霍忱问了太子后才决定驻扎, 太子看他仿佛还无所知的样子, 心中稍安。

  

两人下马在原地商讨了下进宫路线,说着说着,霍忱有些口渴, 旁边的副将便递来一水壶。

  

太子看着霍忱接过水壶就要往嘴里送....他的眼里闪过诡光。

  

“别喝!”那副将忽大喊, 且一下子拍掉那水壶,水壶落地,壶口流出水来,但在地上滋滋作响。

  

普通的水哪里会这样,除非是水里有毒,某些剧毒落地发作的时候的确会有滋滋泡沫显露。

  

旁边的人大惊,霍忱也一脸错愕,看向那副将,副将却是跪地:“青海殿下,太子殿下威逼,让我给您下毒,可属下实在不忍。”

  

太子心中大惊,脸色也大怒,“混账东西,谁教你这样污蔑我!”他拔出剑来就要刺死副将,但这一剑被霍忱拔剑挡住。

  

“太子殿下,你这么着急要杀他,若非是做贼心虚?我霍忱自问奉你正统,甘心扶持于您,还借调青海军队来助你成事,结果您竟然还要杀我!。”

  

霍忱一脸愤怒,一剑掀翻太子,“诸位,你们说我该不该认?”

  

在场的将领多数都是青海出身,自是霍忱的下属,一时齐齐呼应,二话不说将太子围了起来,太子瞥到那跪地的副将抬头看来的眼神,似得意,他顿时明白这一切不过是霍忱的轨迹——霍忱肯定也知道了遗诏的事情,故意设计自己的副将被他买通,这是要显得自己无辜又仁德?

  

太子心中绝望,反而狗急跳墙,举剑便朝霍忱劈去!

  

霍忱眼里闪过狠辣,剑比太子的还快,刺脖,再一横扫,头颅顿时被削了下来。

  

也只有在那时,他对霍万的无穷怨恨、对太子的不屑、对自己这些年来卑微度日的愤怒才发泄了一些。

  

太子毙命,联军肃然一惊,人心起伏,那副将及时大喊:“诸位,太子之所以要害青海王,不过是因为先帝乃被昏君谋杀篡位,城中遗诏已现,青海王才是真正的天子!”

  

众人纷纷跪下,以尊霍忱为王,霍忱心中豪迈,举起剑,呼喊:“诸位,我霍忱若登王位,必不负你们拥护,且我既为正统,我等也非谋反之名,来日你们都将.....”

  

一只凌空箭从林中暗处破空而来。

  

穿透他的眉心。

  

一切,戛然而止。

  

——————

  

“你说得对,我的确不太想让霍忱登上王位,你们霍家人总不得我喜欢,你自己也该心知肚明。”许青珂坐着那栏杆,姿态有些懒散,因为背了光,又有无穷乌云在她身后,霍允延只觉得她面目表情都有些模糊,更谈不上看清她眼里的光色。

  

从前,她看不透,摸不明,如灿然骄阳,其实接近了,才觉得无比刺目,所以不能接近。

  

如今,她是一团笼罩在所有人头顶的乌云,谁也不知道里面藏的是磅礴大雨,还是电闪雷鸣。

  

霍允延觉得喉咙深处有些发干,咽喉动了下才好受一些,“所以我来找你,想为自己争夺些先机,其一,假若你真心想不顾一切灭我霍家也无可厚非,也有足够实力,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若是其二,你的不顾一切不包括让蜀国颠覆,让蜀国为他国吞并,让所有子民都为他国奴隶,那你就不会在这个关口过度杀戮。”

  

许青珂:“这跟你想当王有关系吗?说来也是可笑,你们霍家当了王的人视人民如草芥,如今想当王的人,却一个个以天下苍生为己任。”

  

是很可笑,霍允延被她一说,也觉得自己可笑了,可.....

  

“求饶的人若是不厚颜无耻一些,太盛气凌人或者傲骨清高不是找死吗?到时许大人恐怕会更轻视我。”

  

许青珂:“让我重视的人一般都会死。”

  

霍允延感觉到了她的冷酷,微微抽了一口凉气。

  

她果然是动了杀机的。

  

不管是对霍万,还是对霍家人。

  

谁还能拦她?

  

“若得王位自然好,若是不得,我也甘愿当许大人在宗室中的联络人,替你压下宗室隐患,在最快的速度内平息朝堂动荡,以免被他国可乘之机,若是大人还不解恨,到时稳定了再夺我霍家之权位荣耀,全凭你做主.....”

  

说这番话的时候,霍允延弯下腰,作揖。

  

屈尊。

  

霍允延这姿态已经很低很低,似为了活命不顾一切。

  

霍家,终归还是有一些人才的。

  

许青珂不语。

  

霍允延努力压制心中的紧张,忽决定放手一搏:“还是说大人是怕我将来羽翼丰满暗害于你。”

  

许青珂忽笑了下,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怕你?霍允延.....”

  

霍允延听她喊自己的名字,心抽了抽。

  

什么?

  

“宫中殿宇无数,你可知道每一座殿宇都有两扇门。”

  

“一扇正门,一扇后门。”

  

“你疑惑于我为何不入正门折磨你的父亲对吧。”

  

许青珂双手交叠,纤细单薄的背脊稍稍下弯,这样的姿态,这样的冷漠。

  

含着肃杀。

  

霍允延这才想起自己之前察觉到的古怪——许青珂对霍万恨之入骨,不至于为了搭理他而不去折磨霍万吧,她却坐下来了跟他聊天。

  

好生奇怪。

  

“因为有人已经进后门了。”

  

霍允延错愕,抬头对上许青珂的眼,刚好看到她后面笼罩邯炀的乌云轰隆作响。

  

打雷了。

  

而此时,紫灵宫中传出惨叫声。

  

霍允延猛然转身,因阴天昏暗,殿内不知何时已经点了灯,也不知是何人点的。

  

是许青珂提起的、进后门的那个人?

  

因为点灯,所以那扇门的门窗上喷溅的血才显得那样分明,也显得吊起来的人影那样分明,有人被吊起来,还有人在鞭笞!

  

霍允延整个脑子都空了一下,被吊起来的是....霍万?

  

“尤记得当时霍万用的是七星鞭,那鞭子上有七个钩爪,一鞭子下去,爪尖叼肉,几下就能见骨头,而且爪尖淬毒,加剧腐烂。在那第一年,痛,痒,不能抓,后背上的肉来回剔了好几次才算驱逐毒性,你知道那种感觉吗?”

  

霍允延是一个狠辣的人,也能隐忍,唯独此刻觉得自己还欠缺了火候。

  

不入地狱,焉能创造炼狱。

  

惨叫此起彼伏,守在宫殿外的护卫一个个目不斜视,只是脸上肌肉颤抖。

  

在今日之前,屋子里被吊打的人还是君王。

  

此时呢?

  

霍允延说:“任凭大人做主,我,听天由命。”

  

许青珂不说话了,她沉默着,看着那窗子上的血越来越多,也听到霍万哀嚎怒骂。

  

“狗贼,你是谁,大胆!”

  

“你放了我!放了我!”

  

“许青珂!许青珂!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从声嘶力竭到逐渐无力。

  

窗口红了一大片。

  

殿内有些静。

  

死了吗?霍允延以为已经结束了。

  

但又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哗啦哗啦的泼水声。

  

过了一会,他觉得殿内的光盛了一些。

  

灯盏的火变大了?

  

不,里面的人点火了。

  

火越来越大,霍万的声音又出来了,叫喊,求饶,哭泣.....

  

似乎还夹带着一个男人畅快的笑声。

  

“霍万,你也有今天!”

  

“你?是你!!!”

  

之后就只有霍万惨叫的声音了。

  

火光明艳,从里面熊熊得烧,攀爬桌椅,攀爬帘子....

  

烧尽一切。

  

霍允延一句话都没说。

  

许青珂也没说,她只是维持着那个姿态,沉静得看着飞快烧起来的紫灵宫。

  

偌大的蜀宫有一座宫殿起了火,火光那样明显,宫中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但好多人疑惑——为何不见宫人急匆匆过去灭火,好像任由那火烧似的。

  

宫外稍高一些的地方,比如那国宾楼,明森等人看到了宫内高处殿宇的火光,在这阴沉沉之下尤显得分明醒目。

  

着火了?

  

心机深沉如明森也没想到它为何而起,又烧了谁。

  

天,轰隆作响。

  

快下雨了。

  

————————

  

紫灵宫被烧得满目疮痍,屋顶开始坍塌的,大雨终于来了,雨水落了下来。

  

许青珂才说话,“下雨了,也好,省得人打水。”

  

她起身了,抖了下衣袖,看向霍允延:“你之前似乎说我会怕你?”

  

霍允延低头:“是我怕您。”

  

许青珂转身走了,没提到底会怎么处理霍氏宗亲。

  

霍允延看到有一个冷漠的青年替她打了伞,逐渐离去。

  

后面的紫灵宫一片焦黑,在雨水拍打下发出滋滋声,出了朦朦胧胧的白气,又逐渐平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