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养不起

青珂浮屠 胖哈 3512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姜大哥在看什么?”韩坤从自己大哥的信中得知这位锦衣青年身份贵重, 是他的结交友人, 让他必须谨慎厚待, 还一再重复必须谨慎再谨慎。

  

他大哥的性子一向稳重, 但自身才学不俗, 年少拿了定远县案首, 后面府试院试之后拿了致定府三等生员廪生、增生、附生中的一等生员廪生, 可拿官府膳食津贴,如今在致定府府城之中府学之中进学,准备日后正式科举, 端是他们定远县的一大佳话。

  

他也一向以大哥为榜样,也因此才觉得能让大哥如此慎重对待的人物绝对不同凡响。

  

但他真正见到人了,又总觉得对方又几分懒散轻慢, 既没有贵族世族的讲究, 也没有才子的清高,十分特殊。

  

就比如现在, 他靠着栏杆瞧着下面, 明显在看着什么, 被他询问后却说:“有趣的人。”

  

顿了下, 还补上一句:“而且长得不错。”

  

韩坤下意识想起刚刚见过那个许青珂, 他对此人自然不喜, 锋芒太甚,但说她自傲清高有没有,仿若有种让他觉得不自在的自在——这种自在应该是强者对待弱者的。

  

所以他不喜此人。

  

“姜大哥此次来定远县可是要事?还是游玩?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 尽管提, 我必然尽全力。”韩坤对外冷淡,对这个姜大哥却有刻意的尊敬。

  

姜信瞟了他一眼,修长的手指端了那茶杯,喝了一口,“定远是小地方,茶也不太好喝,不过风景还行,人也有点意思,我就是看看而已,至于你,刚考完试,不若陪我游玩游玩。”

  

韩坤其实一向不喜欢玩乐,不愿把自己跟李申那些人等同,不过此刻还是答应了下来,且出门去找这茶楼的人安排膳食去了。

  

谁说茶楼只能吃茶点,若是有权势人脉,想吃什么都行。

  

在这点上,他觉得那许青珂见识浅薄。

  

却不知他出了包厢的时候,姜信靠着栏杆,脸上没有笑容,只看着下面饭馆中吃饭的一行人,指尖勾起了腰上的玉佩,把玩着,眯着眼,目光有些游离。

  

这样游离的目光,却也看见了饭馆外不远处的食坊买小碎嘴零食的两人,一单薄修长,一高大壮硕,前者纵容后者贪吃,后者十足憨笑。

  

姜信定眸看了一会,转移目光,重新落在那饭馆内侧吃饭的众人.....也瞧见饭馆附近巷子里开始集结的一些人。

  

他们在靠近,他缓缓眯起眼。

  

“青哥儿,你喜欢吃这个蜜枣吗?”

  

“还好。”

  

“那买了!还有你喜欢吃这咸肉干吗?”

  

“还行。”

  

“那也买了!今天我请你吃哈!回去你就跟姐姐这么说。”

  

牛家是有点小家底的,又只有牛庆一个儿子,儿子不小了,自然会给些闲钱傍身。

  

可牛家人也知道这独根儿是个吃货,平素里去镇上总是凑到食坊前面,浑身一点散碎钱都要挥霍了,于是老爹姐姐管得很严。

  

有许青珂在就不一样了。

  

许青珂也随他,反正这人很久没来镇上了,来了几天却忍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定了好几样小零食,用袋子装着,牛庆掏钱付账,许青珂转头看着街道,留意到巷子拐角有一些人......

  

嗯?这些人似乎有些来头,目的是饭馆里面那些人?

  

许青珂收回目光,指尖微微曲起,轻敲空气。

  

要动手了吗?

  

许青珂琢磨着自己还是不要摊这浑水的好,便是打算让牛庆离开,却敏锐瞥到那些靠近的人停下了。

  

停了?

  

不过须臾,饭馆里面的人都吃好了出来了,纷纷整理行囊准备上马,然而那些人依旧未动,等这些人走了,他们便是缓缓散去。

  

许青珂冷眼旁观,暗道这些人能在那么短的时间改变主意,必然看见了什么暗号。

  

这个暗号便是在他们所在方位都能看到的地方。

  

许青珂挑眉,目光往刚刚茶楼的二楼看去,正好对上一双眼睛。

  

目光对视,姜信看到那位食坊前的俊美考生瞧着他,似乎惊讶,但也淡漠。

  

旁边的大个子已经买好了东西,似乎跟她说了什么,她也回了一句,那大个子随即看向他,然后两人不知说了什么,都笑了下,仿佛是很平淡的事儿,然后两人一起走了。

  

姜信懂唇语,想起那大个子问这小白脸是谁,结果那小子回答——不知道,反正我们养不起。

  

呵,竟是在调侃他么?看来没有察觉到什么。

  

是他多虑了。

  

姜信收回目光,再没有半点试探的兴趣。

  

————————

  

老赖等人都被抓了,赵钦好像重新活过来了一样,当日就喊着要买些好吃的庆祝,赵刚母子倒也高兴,正要应允,许青珂两人回来了。

  

一进门,许青珂就说:“是得吃好一顿,吃好了就可以去衙门领罚了,到时候得饿个好几天。”

  

赵钦顿时脸色一垮,有些悻悻,“他们都被抓了,我就不能.....”

  

“十个痞子无赖要整你,远比不上一个县令要整你来得厉害,别把别人当傻子,信不信现在郑怀云已经在考虑如何处置你。”

  

许青珂目光凉凉的,赵钦顿时感觉两股颤颤,从椅子上滑下来,又跳起,“我去,我现在就去,饭也不吃了,索性把自己整的可怜一些,一次性打消县令大人对我的惦记。”

  

说罢不等赵母等人反应便是跑了出去。

  

赵刚顿时感觉复杂——说好的长兄如父呢,这小子一点都不怕他,倒是怕急了青哥儿,真是见鬼了。

  

赵钦主动去了衙门,让郑怀云对他的观感好了许多,私底下也有属下回应赵家人一向风评甚好,也的确出了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儿子,但并没有什么大过,甚至赵刚贩卖的猪肉也一向比其他人少些价格,很得周边百姓好感。

  

既然如此,也不妨宽容一些,于是让人罚了十杖已示惩戒,又判关他一段时日,到时候假称让赵家来交钱赎人也就是了,还能不惹其他赌徒怀疑,免得这厮一出牢房就招人报复。

  

郑怀云自问自己如此宽容体贴,又抓了这些害群之马,肃清县内赌~博风气,已然是定远县的一个好县令。

  

只是......

  

“那案子不能再拖了,不然尸身腐烂,很难处理。”

  

他倒是想将这案子彻底掩埋,让那尸身腐烂无人知,可人多眼杂,谁知道有没有人报私信给他的政敌,如此大为不妥。

  

于是在许青珂收拾行囊回了村子后的第三日,去县里走亲戚的村民回来说县城里发生了无头尸命案。

  

因为是发生在县城里的,村民们也不觉得慌,只是偶尔会谈及。

  

许青珂回到村里就鲜少外出了,平日里就在家看书练字,生活十分清心寡欲。

  

直到一个月后,有里长带着人敲锣打鼓得跑到他家门前。

  

铿锵,杯子落地,许大家里一片混乱,所有人都惊愕得询问着邻居们彼此通告的消息——许老三家里的许青珂又中了他们定远县的案首!

  

时隔五年,竟然又中了?

  

————————

  

赵家,赵婆本日日惦记自家儿子,但也花了点钱财得知自家儿子在牢狱里面虽不自由,但并未受什么苦,想着这小子从小到大顽皮惹祸一直被家里惯着,虽说已经被吓过了一次,但总得吃久一些苦头才长记性,也好过他日后再犯,因而也就淡定了。

  

不过么,等她在菜市场的时候通过别人的嘴巴知道许青珂中了案首,当时好生错愕,继而大喜,愣是买了好些糖果请人吃。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儿子中了呢,有人问了才知是人家媳妇的邻里世交小弟中了,考试时还在她家里住着呢。

  

虽然不少人心里嘟囔这么远的关系也值得这么庆贺,但不是不羡慕的——能当案首,来日考上秀才大有希望啊。

  

他们贫苦寒门人家若是出一位秀才,那便是鸡犬升天,要知道就是豪富商家也信奉仕途才是正道呢,所以能让一位准秀才住家里,那可是文曲星庇佑,很有福气的。

  

赵婆就这么在众人的目光下提着篮子嘚瑟回家的,回家后便是对自己的媳妇嘘寒问暖,让牛芳还以为自己婆婆中邪了。

  

当然,有喜也有悲,自然也有怒,暂且不说李申等人如何愤怒让一个谁都没料到的人当了案首,便是冲着那个赌约.....

  

定远县的考生群不太安静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