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一举三得

青珂浮屠 胖哈 3933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那清雅小阁之中装修十分朴素, 丫鬟也很有规矩, 有一帘薄纱随风轻飘, 那坐在席上刺绣的女子身姿纤弱婀娜, 一头瀑布青丝如墨流淌, 她似乎的确身体不好, 屋子里有淡淡的药味。

  

秦夫人入室内后, 在门口顿了顿足,才走了进去。

  

听到脚步声,“母亲”女子起身, 面上带着轻柔温暖的笑意,也过来扶她。

  

但秦夫人反而更担忧她,主动过来, “阿笙, 今日有些清寒,你怎穿这么少。”

  

“我都在屋中, 并不是很冷, 且看母亲身上穿的也不多, 可是遇上什么事儿了?我刚刚听了一些吵闹声, 差丫鬟前去还未回来。”

  

秦夫人知道自己女儿素来聪慧, 迟疑了下, 还是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下。

  

“刺客?”秦笙扶着秦夫人坐在蒲团上,思索了下,道:“不管是巧合还是不巧合, 事已至此, 母亲不必忧虑,首要让五皇子安全脱身便可。”

  

“可这样一来,那些人必定会拿你做文章....”

  

“文章不是早就开始做了么?”秦笙淡淡一笑,在身后轻按秦夫人的太阳穴。

  

“左右我也是要嫁人的,是他,还是他人都没太大差别。”

  

“可那五皇子也忒不像话了....”

  

霍允延的名声的确很差,虽盛宠于君上,但年少风流又作风蛮横乖张,朝堂内外于他多少惧怕忌惮居多,于女子而言也实在不是首选,尤其是对于他们秦家这般已经坐拥莫大荣耀权势的家族,如何能舍得将嫡女交给这样一个人。

  

何况她的女儿本就娇弱.....

  

秦笙在秦夫人身后,脸上有些无奈,但声音很轻柔,“母亲大概也是知道的,我们这种世家里面能像您跟父亲那样琴瑟和谐的太少了,女儿并非不报希望,只是不愿太过天真,平常心便好。”

  

平常心?什么样的平常心?

  

“我身后有您跟父亲,也有偌大的秦家,不管我的夫君将来是谁,若是聪明的,他会与我体面,若是不聪明的,那便是更简单了.....”

  

她垂眸,声音很轻:“女儿是可以保护自己的,您无需担忧这个。”

  

秦夫人不担心自己女儿,也不怕她会痴心错付一个不良人,“我只怕你身子骨不好,若是那人是不像话的,平白让你耗费心神,你不知道,女儿家的身子禁不起耗。”

  

秦笙这次没有否认,女人的确更脆弱,尤是在这世道上。

  

而她的身子骨也的确不好,羸弱的很,也难怪父母担心。

  

但一直纠葛在这个话题上也不好,她便是岔开了话题,“母亲,今日可还有他人随同?料想外面能这么快控制住,该是有人主持的。”

  

“嗯?倒是有一个,是一年轻郎君,便是那许青珂,不过你一直在这里随我礼佛,应该也不知许青珂是谁....”

  

————————

  

霍允延是次日凌晨醒来的,醒来之后喊的不是别人,就是许青珂,还一定要见到许青珂,这让护卫跟其他侥幸活下来的官员们十分无奈,也让闻讯赶来的秦府之人有些惊讶。

  

五皇子跟这许青珂感情很好么?

  

不过五皇子昏迷不醒,这许青珂竟也不随侍,也太过不上心了。

  

但稍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这样吧,那许青珂该是聪明人啊。

  

等许青珂来了,霍允延果然当着众人的面发作了,“许青珂,你之前在哪里?为什么不守着我?”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语气也有些孩子气,秦夫人转头看向许青珂,有些担忧这清华绝俗的许大人会被责难。

  

“下官在安排人去监督码头那边....”许青珂没说清,但随行的人自然听懂,不少人豁然反应过来,是啊,五皇子这次是奉命前来运送巨资钱财的,他被暗杀,背后之人很有可能是冲着那巨资去的,许青珂做事分得清轻重,派人过去也是没得苛责的。

  

“吩咐好了?”霍允延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扫,其余人皆是会意,事关机密,自然不能旁听,便是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房间里也只剩下许青珂跟霍允延。

  

“差不多了,殿下。”许青珂一板一眼回答了霍允延的问题。

  

“那接下来就该守着我了,毕竟我这一箭可是为你挡的。”

  

霍允延果然没皮没脸。

  

许青珂:“殿下认我为兄,情深意重,下官很感动。”

  

这话言外之意似乎是——不是说好的兄弟情深吗?救我是应该的,你这人还要挟恩求报吗?

  

霍允延:“只有感动没有表现?许青珂,你这人不像是那么狼心狗肺的人。”

  

许青珂:“那殿下觉得该如何?”

  

霍允延:“端茶递水,喂我吃喝,捏肩捶腿等等,为了让你方便照顾我,我让人在外室给你安排一张床.....”

  

许青珂是真的想笑了,这五皇子也是个人才啊,这种要求竟真的有脸提出来。

  

她想笑,也就真的笑了。

  

笑得是好看了,可让人不太舒坦,仿佛在嘲笑什么,霍允延皱了脸,有些不悦:“你笑什么?觉得我很可笑?”

  

许青珂摇头,声音轻柔:“只是觉得殿下是有些昏头了,您莫不是忘了,这里是秦府的地方,秦家主母跟您将来很可能要娶的秦家嫡女如今都在这儿。”

  

“那又如何?”

  

“下官从小就有一个烦恼。”

  

“什么烦恼?”

  

“总有人将我认为女子,本来我也不甚在意,后来长大了,却给别人惹了麻烦。。”

  

“什么麻烦?”

  

“龙阳之好。”

  

许青珂嗓子轻柔,但抑扬顿挫,霍允延当时就哑口无言了,盯着许青珂,脸色变了好几下,“许青珂,你想多了吧!本殿下岂是那种人!你这人真是.....”

  

许青珂:“我只是担忧,并未说殿下如何,殿下急什么?”

  

“急?我不急啊,真不急....”霍允延呵呵了,抱着被子继续呵呵。

  

“在您明媒正娶秦姑娘之前,就先传出跟下属官员同宿一屋,恐怕不太符合殿下您的期盼。”

  

前头说的还好,这最后一具.....霍允延眯起眼,“许青珂,你这话什么意思?好像我眼巴巴要娶那秦姑娘似的。”

  

许青珂微微一笑:“殿下这伤其实也不单单是为我受的,还有一半是为秦姑娘,总不能让我一个人报恩吧。”

  

霍允延双手交叠,那俊俏的脸蛋上也有浅浅的笑意,笑眯眯的,“看出来了啊。”

  

“受一箭,抵我救命之恩,重伤后为秦府所救,更是姻缘际会,是双管齐下,不过我一介空权的御史中丞还不敢跟秦府并立,怕是真正的一箭双雕的另一雕是殿下想要除掉某些人吧。”

  

霍允延似乎也不惊讶,只是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许青珂,你真是太低估自己了,虽然一开始我的确没怎么把你放在心上,你充其量只能算第三个目的,但是呢,接触之后,我还是很欣赏你的。”

  

“虽然你长得比我好看,这点让我十分不开心。”

  

许青珂垂眸:“是下官罪过,但恐怕也不好改,望殿下海涵。”

  

霍允延靠着枕头,漫不经心的,“天下人谁不知道我霍允延心眼特别小,人也特别坏,得罪我的都没什么好下场......你说你先是比我长得好看,然后表现得又比我聪明,又知道了不该有人知道的事情....”

  

顿了下,他忽然盯着许青珂,眼神一秒转换阴戾,那露出的雪白牙齿也颇有些锋利的模样。

  

“猜到了那些刺客其实是我自己派出的,为的是诬陷某些人......这种事儿怎么能给外人知道呢。”

  

“所以殿下是在逼我成为您的自己人?”

  

“是啊,所以给你一个跟我睡一屋的机会,可你这人实在不识抬举。”

  

两人交谈对话很快,但声音都很轻,交锋都在轻巧微妙之间。

  

然后静默了须臾。

  

许青珂:“已经有了妖灵,何须再来一个许青珂,殿下贪心了。”

  

霍允延似乎一脸惊讶跟单纯,“贪心?我就是想凑个男女双幕僚,让你们搭配起来干活不累,这样也叫贪心啊?”

  

又摆出这般单纯似孩童的模样,也不知刚刚阴戾的人是谁。

  

既然你非要这般单纯,那我便.....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殿下以为是生孩子?”

  

正端起汤药喝的霍允延呛住。

  

——————

  

霍允延这人出手歹毒,一出手就要一举三得,把好处全占了,但目前到底是要撬动哪个人的根基还不可预知,看样子好像是言士郎.....

  

“若真是言士郎,那这位阁老可谓是倒霉透顶了。”许青珂回屋喝茶的时候,有些若有所思。

  

不过她并未将这件事说透给赵娘子两人,只说妖灵真正的主子就是霍允延。

  

“此人颇能做戏,少年意气,似海心机,且为人手段狠辣,日后你们遇上多长个心眼就是了。”

  

赵娘子跟阿青是真的没怀疑到霍允延身上,要知道他们之前可把妖灵的主子身份猜了好几遍,那些皇子跟封土的王爷都一一猜测过。

  

却没想到是最不可能的霍允延。

  

“霍允延这个人....是真的不太像会争夺皇位的人,一是名声太差,朝中几乎无人支持,二,他的出身也是一大诟病。”

  

赵娘子情报通达,对这霍允延也有几分了解。

  

出身,是什么样的出身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