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枯血,刺杀(双更合一)

青珂浮屠 胖哈 7693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边城回川是蜀国防御里面的重要一环, 但素来非景霄镇守过的, 他的势力能达到这里, 而且让对方守将甘当下属打开城门迎接他进入, 这样的本事, 是许青珂还未设想到的。

  

但现在知道了。

  

景霄在白日大摇大摆入边城, 大军汇合守军, 庞大的军力足以镇守整个边城屹立不倒,许青珂的马车缓缓行过,却见边城的子民振臂欢呼景霄归来......

  

许青珂撩着帘子, 暗道霍万这王位坐得可真够窝囊的,怕是边城回川被景霄霸占自立的消息传回去,那厮得吐血三生。

  

想到如此, 许青珂反笑了笑。

  

这一笑落入刚好骑马往后来的景霄看见了, 后者惊讶,似乎愣了下神, 但很快沉声问:“这一路来可没见许大人笑过一次, 此时不知有什么可让你发笑的, 莫不是这回川为我景霄所有, 在你看来, 很是可笑?”

  

许青珂并不怕这个人, 嘴角依旧噙着笑,“只是为侯爷欣喜罢了,寄人篱下还不如自立为王, 以后还可日夜给人添堵, 为人在世,不就图个畅快?”

  

她本是随口一句,景霄此人却是个疯子,从来都特立独行,“你以为本侯想离开那地方?若非不得已,谁舍离开故土,就算再想自立,本侯想要的也只是北地那块地方,可惜霍万那狗贼不肯给。”

  

他说这话的时候,若有所思盯着她,是试探。

  

许青珂:“那君上可做了一亏本的买卖,若是可以,我倒想跟侯爷换。”

  

“你都在本侯手里,北地还能跑了?”

  

是的,北地距离这里不远。

  

许青珂不在言语,直接放下了帘子,隔绝了景霄的目光。

  

城主府就是为景霄所有,许青珂想了下曾经过手的蜀国各地回文,其中提及回川的没有任何问题,可见这一城是被情报完全封闭了的。

  

马车入了城主府,有人带着许青珂到了一屋子,这待遇可真好,偌大的屋子,极好的摆设,雕栏玉砌,清雅流风,若是不考虑许青珂乃为阶下囚的身份,以她的官位也担得起这样的奢华。

  

“许大人日后就宿在这屋,若有差遣,唤小的们便是。”这些军将看景霄对许青珂一直十分优待,也曾设想过侯爷自立的话,自然要找一个帮忙治理的肱骨之人,而放眼整个蜀国,还有人比过许青珂吗?

  

没有!

  

侯爷好生霸气啊!

  

门也没关上,反正有官军严密镇守,绕是许青珂这样的娇弱身体插翅也难逃。

  

她也不急,坐下后倒了一杯丫鬟送上来的茶,看了下茶水样色,闻了闻才喝下,片刻后,抽了一本书看。

  

景霄处理完一些交接事务,在入夜时才有空暇前来。

  

“见过侯爷。”门口军将行礼,景霄甩袖子,让他们退下,他们一走,才显得这个独立的院落其实有些偏僻了。

  

可景霄抬眼看向坐在书桌后面的看书的人,又觉得这么大的院落,这么宽敞的屋子,她在,便又有几分中心荟萃的玉色流光。

  

“还有闲心看书,就不怕本侯一刀斩了你?”

  

“侯爷费心把我带到这个,总不会是为了找一个好地方斩我吧。”

  

许青珂放下书,“像我们这种人,做任何事都必有所图,侯爷不妨直说。”

  

景霄进屋,坐下,也倒了一杯茶,茶已经有些凉了,他并不在意,喝了一杯后才开口。

  

“你就不问问为何我能找到你,并把你掳来。”

  

许青珂:“有人报信。”

  

景霄笑:“是的,有人报信,你身边也不是滴水不漏,而且报信的这个人还给本侯提了一件事,让本侯大为震惊。”

  

许青珂抬眼看她,“愿闻其详。”

  

景霄:“那个人说你是个女人。”

  

许青珂手指点了下桌面,面色不动,“那侯爷可觉得耻辱了?”

  

“本侯不信有一个女人可以如此厉害。”

  

天下间有哪一个男人可以承认呢,让一个不到二十五的女子位极人臣。

  

“这天下间有如此心计的女人已经死了,你不是她,自然不能,可本侯也是一个有问必解的人,也劳烦许大人沐浴换衣,让本侯见见分晓。”

  

说吧,景霄还指着衣柜那边,“里面有一套衣物,你换吧。”

  

他没有亲自上前脱许青珂的衣服,似有几分不信,又有几分猜疑,还有几分对许青珂的忌惮跟尊重。

  

或者说他怕惹怒许青珂,让她破罐子破摔。

  

不过难道这样许青珂就不生气了,让她换上女装——假如她是男子,一个位极人臣的男子必有与地位相匹配的尊严,换上女装于任何一个男子都是莫大的羞辱,毕竟天下间的男子不是人人都如宫中那被君王囚为玩物的墨子归。

  

但假如她是女子.....

  

景霄此时反而很冷静淡漠,只点了衣服所在就不说话了,他在等许青珂回应。

  

但他端详许青珂脸色,却没看到什么异样,波澜不惊的。

  

“你生气了?”

  

他问出话后又觉得自己有几分可笑,对待一个阶下囚,他其实无需这么客气的。

  

尤其自己还大了她那么多。

  

景霄心思几度复杂,许青珂却回:“有什么好生气的,不就是穿女装。”

  

这话就突兀了,多奇怪啊。

  

景霄:“你竟真的是....?”

  

他好像很难以置信。

  

“小时候山里和尚说我命贱,难养活,得从小充当女儿养,父母唯我一子,最怕夭折,是以这女装我是穿过的,只是大了倒还未体验过,还得多谢侯爷竟日成全。”

  

景霄真是什么感觉都有了,皱眉:“许青珂,你真不像一个男人。”

  

许青珂也皱眉:“不就是因为我长得比你们好看许多,你们才觉得我是女子?如此反而怪我?”

  

论口舌真不是她对手。

  

景霄失笑了,“你换吧,本侯猜你哪怕真不是女子,穿起女装来也必然胜似女子。”

  

他其实已经打心眼里不信许青珂是女人了。

  

只是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儿,到了走廊后,听到屋里那人冷冷说:“让你的人走远一些。”

  

呵呵,果然还是在意的啊。

  

景霄这才哈哈大笑,走出去让自己的下属退远了些,其实已是夜色,那些人也是看不太到的。

  

他走远了些,许青珂在屋里解开外袍,不过她可不听景霄的话,还沐什么浴,换了衣就是了。

  

这衣.....

  

她拉开衣柜,里面果然有一套衣裙,景霄是贵族出身,见过不知多少美人,皆是绫罗绸缎,他准备的一套自然也是极好的。

  

许青珂只看了一眼便怔了下,这一套.....跟她母亲曾经穿戴的风格有些相似。

  

她伸出手,抚摸着柔软丝滑的衣面,回忆起幼时的一些过往,眼里漫上长长的阴影。

  

她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小瓶,将里面的一颗丹药倒出。

  

这一颗丹药殷红似血,娇艳夺目。

  

她将它放入口中,吞下,然后慢吞吞得将原来衣物的腰带内扣打开,将里面封着的一片纤薄刃片取出。

  

景霄在夜下缓缓踱步回来了,他不怕许青珂逃走,因为城主府内外严防死守,这人娇弱,逃得出这院子也逃不出这城主府,以许青珂的作风,若无万全把握,是绝不会轻易做蠢事的。

  

但他到了院子里,,隐约看到屋子那侧灯火阑珊,隐有人影绰绰,还有衣摆婆娑的声音。

  

他顿足,站了片刻才问:“可好了?”

  

“嗯”里面不咸不淡传来一声。

  

景霄慢吞吞走过去,进门,侧头看过去一看,当时震惊。

  

他的确见过许多美人,年少时玩乐不知多荒唐,但在他眼里,那一个两个都是一般的,直到后来他遇见那个人,他才知道这世上真有一个女子会让人觉得这世上也只有她一个女子。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古时有人这样形容水上神明。

  

他却知道对方之所以为神明,只不过因为对方距离自己太遥远,求而不得。

  

是的,那个女人,他这一生都求而不得。

  

每次都距离那么长,又那么远。

  

最远的一次距离就是她在山上,他在山下,生与死。

  

许青珂看到景霄站在原地痴怔了很久,然后缓缓走来。

  

“白....星河...是你...你又回来了...”

  

他痴痴喃喃,走到许青珂面前,伸出手,手掌要去抚摸许青珂脸颊,却忽触到许青珂冰冷的眼。

  

这双眼似凛冬寒夜里面坠落星辰,有杀意。

  

景霄仿佛被触动,刚要有反应,许青珂手腕一翻,那把纤薄的刃片已经瞬间刺向景霄。

  

只是景霄毕竟武功高强,刚刚已有本能反应,侧开了些,刃片偏移了胸口心脏,只插在肩头。

  

景霄脸色大变,他今夜并无带兵器,只能挥掌打向许青珂,然许青珂竟如武林强者一般,侧身躲开,且还反打来一掌!

  

轰!掌对掌,两人都退了三步,但景霄嘴巴吐出血来。

  

“有毒!”

  

那刃片上有剧毒。

  

而且是必死剧毒。

  

许青珂神色冷漠,“嗯,是有毒。”

  

“你到底是谁....你是...”明知自己身中剧毒,最好不说话以免毒血蔓延,可他好像顾不得了,压不住内心迫切的惊疑。

  

许青珂没有回答他,也不知哪来那样强大的内力,直接上前,意图彻底杀死景霄。

  

但饿死的骆驼比马大,景霄不退不避,硬接这一掌后探手攥住许青珂的手腕,将她往前拽。

  

“说,你到底是谁!!!”

  

景霄面目狰狞,几乎要把许青珂的手臂折断。

  

许青珂没想到这人内力这么深厚,可硬抗剧毒不死,不过时间一久肯定不行。

  

只是——她得耗过他才行,她的命可不能陨在这里。

  

外面已经传来军卫的躁动声。

  

不好!

  

许青珂纵然不甘,却也果断,另一只手劈向景霄脑门,他不得不放开他后退,许青珂往后跃,直接跳出窗子跃入黑暗中。

  

许青珂速度很快,可军卫们速度也快,眼看着就就要追上在黑暗中穿行的许青珂.....

  

“看,在前面!弓箭手,准备!”

  

“杀!!!”

  

黑暗中,许青珂扭头便能看到那箭头上点有火星的一根根箭矢。

  

她面无表情,正要遇上墙头,忽感觉到身体腔内涌上一层痛衣,这让她无力跃上,且嗖嗖破空,箭矢已来!

  

千钧一发,她跳不出墙,却有人跳入墙中,直接拔出腰上的剑,剑光甩转,打下许多箭矢,且探手一捞,捞住了许青珂的腰身。

  

直接跳出窗子往外。

  

城主府外已经有快马等着,黑衣人捞着许青珂上了马,快马疾驰而去。

  

马上,许青珂已经闻到了一股气味,“姜信,是你。”

  

“是啊,除了我还有谁!只有我对你这么痴心不改,每次都这么及时....”

  

“你的手放错地方了。”许青珂的声音很轻,有些隐忍。

  

姜信这才发觉到自己的手刚刚捞住了许青珂,事发情急,他当时也没留意捞到了什么地方,就是觉得很软,很软....

  

此时一看,才知道碰到的是.....

  

姜信跟摸到了火似的,急忙收回手,“啊啊啊,我不是故意的,我说怎么比你的腰更软...”

  

“闭嘴。”

  

姜信就闭嘴了。

  

快马速度太快,但城门一入夜本就封闭戒严,根本不可能出去,姜信多厉害啊,城外也有人接应,在姜信找到许青珂放出了暗哨后,已有城外暗卫用飞爪上了城墙再暗杀了北门守城的人,打开城门.....

  

骏马出回川城门的时候,姜信笑了,说:“看到没,小许许啊,我能干不,我比你的人都快....”

  

却听到许青珂咳嗽了下,于是他的手上就喷溅了热血。

  

滚烫滚烫的。

  

瞬时,姜信的脸色巨变。

  

—————

  

城外荒郊野外一野庙,庙宇内的几个僧人早已被姜信的人控制。

  

许青珂已经被姜信抱下马,放在了椅子上。

  

姜信将她放在椅子上后,马上把了脉,这一把脉,许青珂倒还好,只看得姜信脸上青白交加,对许青珂咬牙切齿。

  

问她:“枯血丹,吃了后逼出潜能内力,暂得武力,但每一次使用都会耗损寿元....是不是?”

  

许青珂点头。

  

姜信又问:“你年少入寒潭得了阴寒之症,其实根本不算是先天绝症,但你为了习武,强行修炼了阴损的功法,平时显出亏损体质,旁人把脉根本不能察觉分好,但只要服用枯血丹,功力便能逼出,只是这一阴一阳转变,非寻常人所能承受,而且需要从小便开始修炼,是不是?”

  

许青珂默了下,也点头。

  

姜信不再问了,只猛然起身,恨不得咬死她似的。

  

“许青珂啊许青珂,我将来若是死了,绝对是被你气死的,铁定是被你气死的!你这个笨蛋!!!”

  

他说着锤胸口!气得不行!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了。

  

外面的暗卫不知里面究竟,但能感受到自家主子的怒意,如今黑夜,主子搂着一妙龄女子仿佛视若珍宝,也不知出了啥事儿让他如此恼怒。

  

不过....可千万不能触苗头,要知道自家主子平时可是心狠手辣得很。

  

不知道会不会辣手摧花啊摧花.....

  

屋中,许青珂怎不知他生气,只是轻声道:“这世上没有万全的人,我本就不是习武的料,我父亲当年还甚为遗憾,他想让我能自保,但后来我只想用它来报仇....”

  

姜信盯着她,“你的仇人很强,而且很多。”

  

“是,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发生,假若遇上景霄这般的事情,我若是真的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结果会比你想象的更糟,要么苟延残喘了此一生,要么不顾一切达成所愿。”

  

她的愿就是复仇,如今倒是在姜信面前不遮掩了。

  

因为她已经确定这个人已经知晓她是谁。

  

接触太多了,她跟这个人。

  

亲密的,不亲密的,仿佛分不开。

  

这让她很头疼。

  

她不想让这个人太深入她的生活,因她的生活里不止是他人的死,将来也必然包括她的死。

  

姜信:“在我这里,没有什么结果比你会死更糟。”

  

“是人总会死,或早或晚而已。”许青珂眸光颤动,看着姜信缓缓蹲下身子,跟她平视。

  

“许青珂,你真的是我见过最残忍的人,可你所经历的我不能想象,我无力要求或者指责,我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心疼。这种感觉真的太难受了,我长这么大,也不是没经历过痛苦的人,可你真的让我太难受了。”

  

姜信是真的很痛苦。

  

许青珂伸出手,纤细的指尖苍白而美丽,是的,一个绝美的人连手都如艺术品一般。

  

她的手落在他脸上,落在了他眼上。

  

“那就离开,可以离开就看不见,感受不到,智者该有所抉择。”

  

“我愿意当个蠢人,蠢人也有蠢人的法子,比如你娶我啊,我入赘到你家。”

  

许青珂登时无言。

  

但姜信很认真。

  

“你的仇,不管多大,我都帮你报,管他一个两个十个一百个,他们的祖宗十八代祖坟我都能帮你挖了,我有自己的军队,我有很多钱,我也很聪明,至少跟得上你的脚步,跟得上你的思路,我们两个联手就是雌雄双煞,额,不对,反正就是很厉害很厉害的组合.......”

  

许青珂捂住了他的嘴巴,轻轻说:“不行。”

  

这个女人连拒绝都如此冷静。

  

毫不迟疑。

  

被拒绝的人很尴尬吗?当然是有一点尴尬的。

  

“许青珂,我要不是图着你漂亮,我才不会看上你。”

  

不等许青珂说话,姜信又有些失神, “不过你穿女装还真的是....不对,许青珂你竟穿女装,穿给景霄那个家伙看!!”

  

“我累了。”许青珂阖眼,直接昏迷了过去。

  

姜信:每次都这样。

  

不过昏过去也好,姜信也才能给她医治,但他的脸色也只在许青珂昏过去的时候才沉下来。

  

枯血丹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许青珂是从哪拿到的,她的武功又是哪里学的。

  

她为了复仇几乎不顾一切,哪怕死。

  

他如何.....阻止她?

  

不,他只能帮她。

  

“横行恣意了这么多年,可算遇到死穴了,许青珂啊许青珂...你可真是能耐死了。”

  

他摸着她的发丝,目光温柔。

  

枯血丹这玩意不是一次性使用就会夺人性命的东西,它有一个过程,只不过加剧掠夺人的生机而已。

  

次日凌晨,回川十里之外的水泽野庙边上,负责驻守的暗卫并未有睡意,但至少没有之前那么精神,尤在他看到一个人走出破庙站在水泽边上远望回川城方向的时候。

  

他觉得自己可能眼花了,否则怎么会有这么恍惚的感觉呢。

  

那个女子......天清水色,庙宇空灵,她站在那儿,侧身回望,她的眼装得下山河辽阔,装得下飞鸟点涟漪,更装得下红尘人间的缭乱。

  

但别人的眼里只装得下她。

  

砰!这个暗卫眼珠子被一颗果子打中的时候,另一只眼看到了目光冷冽的姜信,顿时汗如雨下,忙转过身去。

  

可怜啊,他刚刚连她的脸都没仔细看清。

  

长袍披在了许青珂身上,也盖住了被封吹动飞舞的一头青丝,许青珂侧头看向姜信。

  

“你又救了我。”

  

姜信:“你每次都这么说,也不见你以身相许过一次,所以下次憋说了,虚伪!”

  

许青珂失笑,也的确笑了。

  

这一笑,姜信有些满意,“这个回报不错,勉强抵消一点点你欠我的,不过托你那个枯血丹的福,之前帮你补回来的半条命又去了一部分,我又得回去研究医药,你可以称心如意得摆脱我了。”

  

许青珂双手环胸,身形依旧玉立,可水边的风吹了她身上的衣裙,轮廓曲线勾人。

  

她很高,高挑修长,眉目如画,可以让人如痴。

  

“我们的确得分离了,我的人....攻城了。”

  

准确的说,是北地的军队攻回川。

  

攻城必有巨大损伤,但这次不会,因为景霄出事了。

  

会死吗?

  

许青珂摸了下手腕,暗道之前那一刺差了一些准头,可惜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