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炸了!

青珂浮屠 胖哈 4842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女子温泉这边, 除却一些上了年纪的诰命夫人或者一些注重隐私的王室公主, 其余人多数都不忌讳几个人一间。

  

尤其是年轻女子。

  

但当她们看到妖灵进来的时候, 多数人一个个表情都跟吞了苍蝇似的。

  

一来是对方明面上身份是燕子楼头牌, 不过是一花魁, 竟能跟她们这些权贵之人一起泡温泉?荒唐!可这女人头上又挂着许青珂的明天, 且许青珂身边真正挂上关系的也就她一个, 由不得她们不忌惮,因此只能一个个黑着脸,忍!

  

二来这女人赤条条走进来, 简直用脸跟身体群伤了她们所有人,细数起来,竟无人可以与之比肩。

  

倒是有, 可颜姝并不在这里, 而是跟颜夫人另外一个池子。

  

第一可以忍,这个第二忍不了啊。

  

正当她们忍无可忍的时候, 妖灵忽然皱眉, “要死, 走错房间了, 阿, 诸位继续....”

  

然后她头也不回走了。

  

众女:“???”

  

感觉更不开心了怎么办。

  

她们却不知道妖灵披上袍子出了这个屋子, 便往挨着男子温泉池那边的墙头走去。

  

————————

  

白月溪无声无息躺在水中,许青珂身上也没穿衣物,又不似她的这位小姨一样乐于显露美貌, 自不会让自己白白受寒, 不过她也想确定水里那个人是不是真死了。

  

——谨慎已经成为一种入骨的本能。

  

许青珂走了两步,雪白丝袍子在她指尖垂落,在地上曳出水波一样的圈纹。

  

她正要披上雪白丝袍,忽听到外面赵娘子的疾呼:“公子.....”

  

声音戛然而止,像是被打晕或者点穴缄声。

  

但也并非无声。

  

砰!外面换衣间的外门被暴力踢破,这样的行事作风,也就一个人敢。

  

许青珂眉头一皱,迅速披上了雪白丝袍,刚要系上带子,瞥到水里不着寸缕的白月溪。

  

只一瞬,一只手快速系着带子,快步到屏风上扯下她的外袍。

  

换衣间中,一个高大英武的男子浑身冷意,气质锋芒而凶戾,看到空无一人的换衣间,步子不停,只几步就到了小门前,本要再次踢烂这扇门,但....

  

伸手拉住那门栓,砰!门被拉开,且用力一甩,力量那么大,门板抨击在墙上,发出剧烈的声响。

  

“许青珂!!!”

  

秦川含着愤怒的低吼刺破人的耳膜。

  

温泉池之外,秦夜跟秦川的内卫等人脸色顿时一肃。

  

哗啦啦齐齐转头看着破开的门。

  

里面的情况....谁也不敢进去看。

  

外面无比死寂。

  

蔺明堂听到动静匆匆赶来,却不能进入本分。

  

“君上命令,从现在起,不管是谁都不能进去,谁敢违令,杀无赦!”

  

君王令,谁敢违!

  

哪怕是君王表弟!哪怕是相爷之子!

  

明森赶到的时候,神色凝重,挥手就让蔺明堂退下了,自己也作揖,往后退了几步。

  

当然,旁边一些房间里的权贵也不敢再泡温泉,纷纷起来穿衣——也是没法,因内卫已经来赶人了,让所有人全部退出这片区域。

  

杀气腾腾,仿佛饱含了君王的无穷愤怒!

  

对他们都如此,何况对里面那个人。

  

明森等人看着已经隐隐要亮刀锋的内卫,心中暗道许青珂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君王如此暴怒。

  

夜璃就更纳闷了。

  

按理说不能啊,许青珂那人谋算无双,几乎没有失算过,这次怎让秦川如此暴怒。

  

——————

  

温泉池中,水面外袍漂浮,仿佛罩着什么,暴怒的秦川在怒吼之后,看到某人侧头看来,她的一只手刚刚系好带子。

  

一头黑发湿漉漉得,被她用一根簪子简单束在脑后。

  

眸子里清冽入水。

  

出水涟艳,灼灼如漪妖。

  

但就是这样好看的一双眸子,却簇得一下点燃了他心里所有怒火。

  

求而不得就算了,最痛苦的莫过于这个人不仅不把他放在眼里心里,还将他算计。

  

算计得死死得。

  

“不知君上前来,是....”许青珂斟酌了下,决定先软了态度问对方,于是抬手作揖。

  

无懈可击。

  

秦川阴沉沉盯着她,许青珂一动不动。

  

他们之间隔着四五步距离。

  

无声无息。

  

终于,也是几位突然的。

  

秦川陡然迈开步子,身法掠飞,像是只有一两步就到了她身边,捏住她的手臂,将她直接按在了柱子上,手掌捏住了她的脖子。

  

“秦兮失踪,是不是你干的?”

  

“告诉寡人!”

  

愤怒,凶戾,杀意。

  

许青珂的指尖动了动,她身上并无裹胸,只要秦川稍稍冷静或者再靠近一些就会发现她乃女子。

  

而且这么近距离,瞒不过,一旦女子身份暴露,她的所有底牌都得翻新,而且也会失去跟这个男人对峙的资本——秦川不需要一个女人帮他治理国家。

  

但他不会放一个想要得到的女人离开。

  

不过秦兮失踪的消息传得如此快,而且还变成是她拐走了秦兮....

  

是那人的用意么,要让秦川跟她即将可行的联盟土崩瓦解。

  

她要说明真相?

  

不能,因那人办事无懈可击,定然留下了铁定的证据指向他,除非救回秦兮让秦兮自己解释,否则她无法脱罪,这也是她为什么要让鹰眼他们带着人去救秦兮的原因。

  

可她已经失去了鹰眼等人的消息,若是跟秦川商量.....

  

他哪怕信她,哪怕愿意给她机会,但一旦发现她是女人。

  

这宽大的丝袍救不了她。

  

失身倒是无谓,可有人会在意,许青珂想到还在这座山里的师宁远,隐隐察觉到了那个人真正的设计核心——师宁远跟秦川会直接斗起来。

  

许青珂脑子转得很快,便回:“是。”

  

秦川脸色大变,想要手掌用力,拧断这女个女人的脖子,可咬咬牙,盯着这双眸子这张脸,却总不能下手。

  

“许青珂......寡人几次真心待你,你设下心防防备也就算了,却还事先就盯上了寡人的妹妹,想要以此要挟?还是把她当成自己的护身符?”

  

有哪个男人能容忍心上人这样的对待?

  

心意被践踏,自尊被羞辱。

  

秦川松开手退开几步,眼里冰冷,仿佛嫌恶,不愿再看她似的。

  

许青珂心里一松,但抬手抚摸了自己的脖子,轻咳几下,借着垂落的宽大袖子遮掩胸口。

  

但秦川看到了水里的情况。

  

一个女人,一个死去的女人,哪怕被外袍挡住了身体,但他也看出了几分蛛丝马迹。

  

“白月溪?你杀了她?”

  

他不看她,却问她。

  

“嗯”许青珂靠着柱子,也的确有几分虚弱,因体内毒药解药的作用,只是她不会说明。

  

“君上大概知道她是谁吧。”

  

“你的姨母,因为她谋害过你的母亲,所以你就杀她.....是不是因为寡人以前曾差点害死你,你便对寡人如此狠毒?”

  

秦川看着水面,表情有些恍惚,也听不出他如今对她是什么心态。

  

杀?不能杀,除非救回秦兮。

  

但也起不了爱慕之心,至少不会纵容自己。

  

“权势场上,算计来回是常事,没什么值得怨恨的,就像是我算计秦兮公主,出于自保,是自私,也曾想用她来换秦笙。可君上你抓走秦笙,或者拉拢我,处于政治谋略,也是私心,这种算计都算不得对错,只能说胜负。”

  

她这番话,倒显得他无理取闹了。

  

秦川心中愤怒淡了许多,却漫上几分悲凉。

  

“可你还晓得给你姨母盖上衣服,替她保全作为一个女人的尊严,对这样一个仇人都能有一分宽容。”

  

“那你为何从不曾试着去信任我一分。”

  

“不管我秦川如何算计,如何谋划,从那次悬崖的事之后.....哪怕算上绑架秦笙,我也一再交代礼遇她,唯恐伤了她一分,你便要厌上我几分,就算你最后不来,我也最终也只能将她完好送到你身边。”

  

他转头看向许青珂。

  

“我一退再退,也不过是因为....”

  

他终究不能说,因许青珂已经抓了秦兮,出于尊严,他不能再让自己给这个人低头。

  

他是君王。

  

而许青珂此时已经是他的敌人。

  

沉默蔓延,许青珂垂着眸,唇抿着。

  

其实她想告诉这个人,她愿意替白月溪保留尊严,不过是因为对方终究留着跟她母亲一样的血脉。

  

何况样貌还有几分相似。

  

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再恨,人死如灯灭。

  

但这种话又不能对秦川说。

  

直到秦川开口:“交出阿兮,否则寡人便以你谋害白夫人将你下狱。”

  

他冷酷了,许青珂反而不惧了,缓缓道:“秦兮公主如今不在我手里,只要我们安全离开渊,我会担保让她毫发无损得回到渊,就如君上礼遇阿笙一样。”

  

秦川冷笑:“你们?包括师宁远?”

  

许青珂知道多说反而会触怒此人,于是缄默不语。

  

秦川真心想掐死她,心中愤怒又有抬头的趋势,可也知道自己被此人蛊惑了大半个心,下不得狠手,何况秦兮在她手里。

  

忍了。

  

正要着手处理眼前局面,他的目光忽然愣松。

  

因为看到水里浮上来的尸体,衣袍没有遮住的地方,手掌处有毒丝缠绕。

  

中毒了。

  

毒?秦川行走江湖,眼界也是高的,这是什么毒,他只看毒线游走的模样就知道了。

  

“见水青?入水化无形,你竟在水里下毒!”

  

什么克制,什么恼怒都被逼到了角落里,他脸色大变,直接冲过去抓住了许青珂,想要扯下许青珂的袖子看她手腕,但许青珂一看他冲来就吃了一惊,下意识后退,却是脚一滑...

  

秦川捞住许青珂腰肢的时候,簪子落地,一头束发青丝如瀑布垂落。

  

一头如绸青丝,一张胜似仙神的脸,那眸子清冽神俊,却又有女子的明丽妩媚。

  

女子.....女子。

  

终有一个魔障蛊惑心头,秦川猛然用另一只手扯了许青珂衣领,力道不小,哪怕许青珂压住了要被扯下的领口,大半个肩膀也被看见了。

  

肩若刀削,圆润细腻,锁骨精致,性感得让人恨不得伸手抚摸亲吻。

  

也让秦川看到了一点雪白的柔软,哪怕只是一点弧度....

  

梦里的所有春光,都不及此时这一点弧度。

  

“许青珂,你竟是女人,你果然是女人,你.....”

  

“寡人到底当了多久的蠢货?”

  

秦川咬牙切齿,从未有人能如此戏弄他。

  

可这个人办到了,一而再,再而三,一次又一次!!!

  

就在秦川那双眼里几乎要把许青珂吞了的时候。

  

温泉一侧,对着云海那一侧....

  

一个人终于辛辛苦苦爬上来了悬崖,本想着能看到没人泡温泉的画面——再一次。

  

但他抬眼就看到一个男人搂着他的小许,奥,衣服都被扯了大半,如若不是他的小许奋死抵抗拉住衣服,恐怕.....

  

一眨眼,炸了!

  

“放开她!!!!”

  

许青珂知道,自己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