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误会

青珂浮屠 胖哈 4019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除了服了药对付景霄的那次, 许青珂从来没有用肢体语言显露凌厉气质的时候, 多数她的身体都显得单薄, 她的气质更在于灵魂深处跟往日手段带来的威慑。

  

但假如一个人不怕她的冷跟无情, 也迷之自信于她不会对付她, 那这个人注定要在她面前得寸进尺, 肆无忌惮。

  

虚弱的许青珂无意于眼前这个二皮脸强硬对抗。

  

她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

  

“你知我并不会.....”她偏过脸, 略垂了眼帘。

  

她不去亲自折磨霍万,就是知道自己身体不行,干不了那活儿, 而且也禁不住那样强烈的情绪起伏,所以让他人代劳。

  

她不信这个人看不出来。

  

“我知?我不知!我什么都不知!我算是什么人啊,充其量算是一个图谋不轨想入赘但你从来不理会的医师, 不, 也许连医师都算不上,医师的话你听吗?我让你保重身体, 少受寒多补身、少动怒多锻炼, 少添乱多亲我, 你听吗?你没听!你也一次都没亲过我!”

  

他仿佛有莫大的怨气, 念念叨叨得像是一个.....

  

许青珂再虚弱也有非凡的洞察力, 这厮那番抱怨, 却非要插入那句少添乱多亲我,她哭笑不得,只能说:“你听我说....”

  

“我不听!”

  

于是许青珂不说话了。

  

“你怎么不说?”师宁远不开心了。

  

“你不是不听......”

  

师宁远觉得自己想掐死这个女人, 可又下不了手, 只能装作大度:“好吧,你说。”

  

“你好吵。”许青珂有气无力得说。

  

师宁远表情木了下,忽凑过去,捏了捏许青珂精致的小耳朵,那指尖摩挲的力道让许青珂有些不适应,她想移开脑袋,但浑身都没力气,倒是听到某个人贴着她脸颊说了一句话。

  

“许青珂,可知我为何一定要养好你的身体?”

  

许青珂察觉到这人有点儿邪气要张扬,便是闭着眼不理他。

  

可又不能关闭听力,于是清清楚楚听到某人说:“总要让你可以随意用各种姿势在床上为我哭出声来,所以身体很重要啊....”

  

他这么磁性风雅还算悦耳的嗓子非要随着浪荡又不轨的笑。

  

许青珂没理他,可师宁远眼尖,分明看到毛毯裹不住的优美天鹅颈上白嫩肌肤有了浅浅的粉嫩,害羞了?

  

师宁远忽有种种了三千年的铁树终于开花了的欢喜....他想喜极而泣了都。

  

“师宁远。”

  

“嗯~~我在。”

  

“你们晋国的人眼睛都不好。”竟尊这样的人为上师,还外传清华绝世,气质风雅,品格高洁,如兰芝.....

  

师宁远却有几分满不在乎,:“我师宁远好不好又不是给他们看的。”

  

说完把脸凑到许青珂跟前,一张脸近在咫尺。

  

“你觉得我好看吗?”师宁远很认真问她。

  

许青珂总料不准这人莫名的轻佻。

  

说轻佻,也不讨厌。

  

她看着,淡淡道:“还行。”

  

师宁远觉得这人是故意的,所以他有些不开心,可目光不经意得往下,正看到毛毯裹着的脖颈下面、因为侧卧而幅度分明....

  

仿佛触手一捧就是一团雪玉凝脂。

  

他的手心忽然就热了,鼻子也热了。

  

又流鼻血!

  

“你造成你的,你负责!”师宁远直接扯了下许青珂身上毛毯一边擦掉了鼻血。

  

简直了....许青珂无话可说,正此时,赵娘子来了,且一边说:“公子,厨房药汤已煮好,且已导引入浴池,您可以.....”

  

赵娘子忽然整张脸都僵了。

  

她的公子在床上,虽裹了毛毯但肯定一丝不挂。

  

这没事,她赵娘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伺候公子沐浴了。

  

问题是床上还有一个男人。

  

更大的问题是那雪白毛毯.....一抹血。

  

赵娘子看看天姿国色酮体妖娆的许青珂,又看看师宁远。

  

她脸色走了好几个来回,最终说:“公子,我伺候您泡药吧,至于这位阁下,还请出去....”

  

许青珂看了师宁远一眼,正要说话。

  

但下一秒,师宁远伸出手,横过许青珂的后背跟大腿,隔着毛毯将她拦腰抱起。

  

赵娘子下意识就要甩出腰上的暗器!却听到师宁远说:“这世上未必只有我师宁远能救她,但绝不会有人如我一样愿意倾尽所有去救她,假如我真要害她,你防着也没用,因为防不住,更重要的是——你们公子信我。”

  

他看向怀里的许青珂。

  

许青珂的确没有太为难,总归也不是第一次了,她并不扭捏,便吩咐:“赵娘子,你替我看着药吧。”

  

赵娘子懂了,想了想,竟没有多抗拒,退下了。

  

“我猜她定以为毛毯上那一抹血....诶,真是太凑巧了。”师宁远抱着许青珂进浴室,从厨房那边打通相接的热水渠道已经开了,池子被放了不少温热的药汤,已经半满。

  

许青珂:“不是你听到了她的脚步声,故意的吗?”

  

师宁远也不否认,“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我总得想把楼台给爬了,不过她倒是多虑了,你现在这幅模样,我才不会对你下手。”

  

他探了下水温,确定适宜才将许青珂放下去,毛毯湿润了,贴着许青珂修长而婀娜的身姿....

  

“得把毛毯拿了....”

  

许青珂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出去,但这人会意:“没力气了?好吧,我帮你。”

  

他扯下许青珂身上那毛毯,亲眼看着那钟灵绝秀的身姿浸润水中,裸于眼中。

  

许青珂还未有什么反应,他反而捂住了鼻子。

  

也不是第一次被看了,许青珂反而懒得计较,只若有所思,“你总这般流血,是不是有什么病?”

  

她这话可算是让师宁远恼了,“才不是病,我只对你流鼻血!”

  

许青珂觉得这不是什么可值得荣耀的事情。

  

但师宁远严肃解释:“第一,说明我非常非常喜欢,而且只喜欢你。第二,说明喜欢你的我非常纯洁,从未碰过其他女人,所以比较生涩。第三,说明你非常吸引人.....”

  

明明是有些猥琐的事儿,被他说得这般风光绮丽....何止是皮厚,脑子里面恐怕还有一层厚厚猪油皮。

  

许青珂垂眼:“那你可知刚刚赵娘子表情为何那么古怪。”

  

“嗯?”

  

“因从你带我入房间到她来....时间并不久。”

  

许青珂意味深长得看了师宁远一眼。

  

“恐怕你在她心里并非十分伟岸的男子,也未必能与我匹配。”

  

师宁远:“!!!”

  

该死!好大的漏洞。

  

师宁远转身就出去了,他得赶紧把这漏洞补上。

  

——————

  

此时,金元宝跟着赵娘子到了厨房,后者一边执掌大局,只会仆从烧水煎药,脸上却有愁容,最终忍不住对蹲在旁边一起看着的金元宝说:“你的主子是不是身体不太好?”

  

金元宝歪了歪大脑袋,哪一个主子?女神么?

  

他点点头,女神身体是很不好。

  

“才多久啊,就那么一会?虽说公子身体也不好,但....银样腊枪头啊真是....”

  

赵娘子很不爽,她是很希望能有个绝对强大优秀的男子能与之匹配的,本来师宁远这人物是达标了,可......

  

赵娘子愁啊,问:“他是不是身体有病啊,不然明明武功那么厉害。”

  

金元宝想了下,点头,智障算么?

  

赵娘子怅然:“果然是有病的....不行,我得提醒下公子,可是公子难得愿意接纳一个人也不容易,路过这村就没这店....”

  

她好愁啊,愁死了!

  

而在厨房门外的师宁远。

  

——这种被嫌弃又无奈接受但仍旧有些嫌弃的感觉.....好生复杂。

  

不过某些误会还是好及早解开的好。

  

赵娘子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来,听着是练家子的,她抬眼看去,门推开,仙姿风范的上师大人笑得和蔼可亲:“赵娘子,你这儿可有水兜铃这味药材?”

  

赵娘子疑惑:“有倒是有,上师阁下是要用在公子身上?”

  

“不是,我自己用的,刚刚替你们家公子推功过血,动了内伤,需用水兜铃等药材补一下,等下你家公子泡完药水,我还得过功....”

  

赵娘子顿然一惊!是她误会了啊!师宁远是带伤救人,加上他们家公子也羸弱,怎么可能.....倒是此人身负内伤还推功过血,委实真的如他说的,愿为公子付出一切。

  

本来赵娘子也是一个谨慎的人,奈何师宁远装了这么多年的上师高洁形象霞光万丈,只一呼吸就让人信了。

  

印象一下子大扭转,赵娘子极为感激,忙让人准备药材。

  

师宁远谦和道谢,低头看到金元宝翻白眼摇尾巴还做出欲呕状.....他眯起眼,呵呵,狗贼,在背后黑我,待我追上小许许,看你嚣张到几时!

  

许青珂在药力的作用下神智越来越清醒,但赵娘子很快另外的药,说是给师宁远喝的,还有一些吃的。

  

师宁远搬了小桌子到浴池边上,摆上药汤跟炖肉佳肴等等。

  

“这些其实都是药,你知道不,补身体的,小许许,为了我们将来的美好时光,我们都得努力啊。”

  

然后他优雅得夹起来了一块猪蹄肉,笑眯眯看着许青珂的样子,好像特别不怀好意。

  

许青珂:“.....”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