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时局在变

青珂浮屠 胖哈 392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秦笙从小能跟异常聪明的许青珂玩在一起, 必不是一个蠢的, 后遭遇许青珂的变故, 心性也是被迫成熟, 再加上身体不好进而修身养性不知道多少年, 那脾性简直不要太内敛了, 喜怒不形于色得很。

  

于是被那女子这般挑衅了, 也淡然自若得跟许青珂告别,只是在许青珂上马车的时候,幽幽来了一句:“许大人还养猫儿么?刚刚瞧着一小爪子挠了窗子, 想来是无聊了,下次将她放出来遛一遛,我瞧着跟这狗狗应能玩到一起。”

  

额, 狗跟猫一起玩么?

  

许青珂还没说什么, 金元宝猛然抬起头,摇着尾巴跑过来:是叫我嘛?叫我嘛?叫我嘛?

  

还真懂得给自己找存在感, 戏份很多。

  

许青珂幽幽瞧了金元宝, 手掌已落在马车边沿, 眸光略过马车帘子, 偏头朝秦笙一笑。

  

“秦姑娘说的.....甚好。”

  

语调温柔, 带着清隽的笑意, 潺潺似流水。

  

很是赏心悦目又悦耳。

  

且不说旁人看直,秦笙也是失笑,难怪自家母亲那般纠结——短寿不好, 可委实好看....

  

是的, 她的珂珂妹妹甚为好看,也不知将来便宜了哪家儿郎。

  

必是盖世的绝艳人物吧。

  

“嗯?你不上马车么?”

  

细思中,秦笙要回去上自己马车的时候,不经意看到金元宝一边屁颠屁颠跟着。

  

流口水。

  

额.....她的珂珂妹妹好像也不止招惹这世间男女。

  

这狗有些贼性。

  

————————

  

马车分开,路途分开,一别不知多久,或者再见是邯炀,或者秦笙再不回邯炀。

  

“天长水阔,佳人相送,许大人好生艳福。”

  

美艳的人儿坐在马车里,正吃着糕点,旁边的赵娘子一脸无奈。

  

许青珂进来后坐下,也不吃糕点,只是喝了口水,然后才看向对面的人。

  

“你如今都分不清是景霄还是霍允延的人,三面间谍如此麻利,就这么来找我,不怕掉了痕迹吗?”

  

妖灵闻言,拿那勾人的眼波上上下下打量许青珂,“怎的,许大人是用完了奴家就想抛弃么?奴家可一直觉得是您的人。”

  

许青珂看她这般媚态横生,并不阻拦,只看她做完全套的魅色,然后才说:“霍允延常用看戏玩闹来遮掩自己,你就学了这般表演的调调?”

  

妖灵笑着:“可他们都比我丑,我不好看吗?”

  

许青珂:“说实话,有些矫揉造作了。”

  

噗!赵娘子很不给面子得笑了。

  

妖灵也不恼,只似嗔还怨得看她,吃掉了最后一口糕点,舔舔素白的指尖上站绕的糕屑,舌头粉嫩,唇红艳,那姿态浑然比青楼里面的花魁还要惑人。

  

这等姿态何等是矫揉造作,简直妖风阵阵。

  

赵娘子如临大敌,眼里满是不善。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又来带坏自家风雅如仙的公子了!

  

“瞧吧,你身边总有这样一些卫道者要护着你那般仙人的姿态,浑把你真当成臭男人,却忘了你是女子。”

  

妖灵指尖勾着发丝,“既是女子,就该如我这般玩弄风情,展示美貌,何苦藏着掖着呢。”

  

她的目光从始至终都离不开许青珂的脸。

  

那一寸寸,都像是在对比彼此的美貌。

  

女人的心态,一贯如此。

  

许青珂由着她这般肆意言语,左右都是自己人,但她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

  

“各人有各人的活头,倒是你....”

  

“我如何?”

  

终瞧着我美了?妖灵眨眨眼。

  

“手指洗得再干净,也多是脏的,你舔着不怕生病吗?何况你还去绕了头发.....难道等下还要去吃糕点?”许青珂坐姿端正清俊,眉眼从容平和,就算不说话也自有一股凛然清冽的气质,她说什么好像都是对的。

  

然后赵娘子再次喷笑了。

  

妖灵留不住妖气了,瞪了她一眼,“我就吃了又如何!”作气似得又拿了一块糕点往嘴里塞。

  

许青珂淡然:“不如何,只是留一点别吃光了,毕竟这一盒是给元宝的口粮,它脾气大,大概会挠你。”

  

外面还应景得传来金元宝的汪汪声。

  

妖灵:“......”

  

被气了,自然是要找回场子的,妖灵颇有些艰难得将糕点咽下去,“你这人素来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我信你才怪。”

  

许青珂:“.....”

  

真的是金元宝的口粮,罢了,你喜欢吃就吃吧。

  

吃饱了,妖灵才慢吞吞得谈起了正事儿。“霍允彻那厮还是很得蜀王喜欢的,想必蜀王自己也清楚,论资质,太子那人比不得霍允彻,且霍允彻倒霉太快,蜀王当然怀疑,景霄本就是始作俑者,蜀王就算是查不到也没冤枉了他,是以太子如今也大概被疑心上了,越是如此,他越不会对霍允彻做什么,但云家是肯定倒霉的,彻底斩断霍云彻寓意,而景霄跟霍允延就顺水推舟那般...........”

  

顿了下,她说:“当然了,这也是你的谋划,他们的棋步如何,你了然于胸,我只想知道你下一步怎么走,毕竟下一步他们的动作很大,你是否要将这棋局了结。”

  

许青珂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说:“先帝的遗诏在我这里。”

  

妖灵错愕,继而眼睛一亮,但又很快若有所思起来......

  

“你不用?难道还要拖长了?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但她其实也知道许青珂的谋划从来没有完全阐明过,她这个人太缥缈了。

  

连她的身世也有几分藏在云雾里。

  

不过不知道也好。

  

这天下间谁还没有一点故事呢。

  

“嗯,是出了一点意外,最好不宜轻举妄动,你也不必留在蜀国了。”

  

妖灵皱眉,她本以为许青珂不会解释,可又听到她说:“晋国北琛一脉对晋王衷心,既来蜀国,又谋划那么久,不止是《江川河图》,最大的缘故更在于一个人。”

  

妖灵:“晋王体弱,但素来是一个很有韬略的人物,只是最大的弱点就是没有一个过得去的继承者.....北琛一脉花费这么大力气如果只为找一个人,那就只能是为了晋王。”

  

许青珂垂眸:“晋王年轻时曾来蜀国一段时日,回去的时候,晋国来接的兵马却是比来时多了一倍,说明是强压他回去的,既如此.....看来晋国要多一位太子,而且是一位很有可能很快就会登基的太子。”

  

妖灵觉得这的确是一大变故,“不过这是晋国的事情,晋国一向不外争,跟靖国类似,会影响蜀国?”

  

“听说晋王五年前立有一新后,在晋国素得人心,在朝中有话柄,之前那位太子的夭折于她不会没有干系。”

  

许青珂看向妖灵,“从前也是对晋国浮于表面的了解,所以不知晋国还有这般厉害的人物,而这般的人物会轻易放一个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太子登上王位?晋国内战,会扯外援,烨跟蜀是第一人选。”

  

妖灵自懂这些国家局势,“那么,假如蜀国有大动荡,那位晋后很有可能派兵支援,以此联盟,抑或联手烨国形成契约,以此吞食蜀国。”

  

她说着,却又有几分古怪,“所以你是在意这蜀国了?”

  

许青珂稍撩起了帘子,让外面的风进来一些,“谈不上在意,时局从来不会一成不变,所有计划也总得翻新,但我的最低底线素来都是全身而退。”

  

风吹动她的发丝,她回头看妖灵,“于你们一起。”

  

妖灵愣了好一会,才说:“从前我就是被你这般三言两语给拐骗了的.....许青珂,你若肯对人说几句情话,该是去找那位最强大的渊国君主,直接让他发兵灭了这些魑魅也是容易的事儿。”

  

她说笑,许青珂偏过脸,“渊国的君主?不久前要杀我,后被我反击了一次,如今该是更想杀我了。”

  

妖灵:“.....”

  

你到底做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在他们朝里放出了消息,说他们的王其实不在朝中,当朝的是个替身。”

  

“一个国家乱起来很容易,但他们渊国有那位国师,定然控制住了,只是去刺杀真正君主的人肯定也不少.....”

  

许青珂声音那么平淡,妖灵却觉得脑仁都疼了。

  

那可是渊的君主。

  

————————

  

远在渊的国界,渊彪悍,国土面积大而浩渺,边界防御极强,但此时有一处尸身横地。

  

秦川将剑从人的胸膛拔出,甩出血,前来迎接的兵团有人恭敬递上白帕,他接过,随手擦去血迹,问了几句朝中的事儿。

  

“已经处理妥当,这几波刺客也已经在查,是谁如此胆大包天,奴们也自会替君上您提他们的头来见,但放出消息的刺头还未查到。”

  

“那人一向心思诡诈,让人放出风来达成目的就会撤走,不必浪费时间。”

  

“君上知晓是谁?”

  

秦川看了一眼染血的丝帕,红白交加,如那人的脸。

  

雪一般的颜,唇也浅淡,眼更是清冽如星辰,却偏有诸多手段让人血流成河。

  

这般明艳的颜色,那般风采卓绝的人物。

  

“自是知道,也才知道。”

  

自是知道有这个人,也才知道这个人这般厉害。

  

让他热血沸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