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送别

青珂浮屠 胖哈 4174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消息已经放出去了, 公子, 秦川那边....”

  

“北琛他们那边......”

  

“景侯并未有异动。”

  

“蜀王并不会杀三皇子, 应是想先养着, 但必有后续, 景霄的目标本就不是民意。”

  

“三皇子府里的那些人....那个妖灵...”

  

诸多事务处理, 许青珂阖了眼, 看向窗外。

  

秦川身边那个人认识她。

  

而且十分了解她。

  

————————

  

一夜过去,许大人洞察先机,察觉到烨国内奸踪迹, 调度禁军突袭码头,将贼人歼灭诸多.....

  

经过连夜调查取证,证明烨国内奸故意挑起北地之事搅乱朝局, 煽动民众, 想要挑起蜀国内乱,居心拨测.....

  

蜀王大怒, 细数烨国与蜀国的新仇旧恨, 再提及北地, 严明定要彻查到底, 跟烨过不两立!

  

官榜即时贴出, 百姓们一听就炸窝了, 尤其是码头做事的一些人说码头那边昨夜确有激烈打斗,地上还有血迹哩!

  

这自家朝廷再坏,那也比敌国好啊!

  

烨国年年犯境, 杀了他们多少人, 而且他们才是北地惨案的始作俑者!

  

百姓们大怒啊,一早上就奔走相告,将怨恨全转移到了烨国身上。

  

百官们从朝堂出来,捋了下身上的官服。

  

“如此一来,百姓们自当会对烨国同仇敌忾,新仇旧恨,自会削减对朝廷的怨恨,且但凡谁再多说几句,都容易被扯为烨过内奸同党.....这许青珂当真厉害!”

  

才几天的光景,这般艰难的局面就被她轻轻松松逆转。

  

“这官跟官的差距可真够大的。”

  

官员们内心倍感复杂,却也知道许青珂已经势不可挡。

  

这样大的功劳,可比景侯那虚虚实实的救驾之功来得实际多了。

  

但需要处理的事儿太多,一旦升到御史大夫,许青珂需要处理的可不只是御史台的事情,甚至还包括——送别。

  

————————

  

由许青珂代君王送别北琛世子,本不和定制,可北琛强烈要求,蜀王左右也不太乐意陪这世子,好像世子也不太喜欢太子,那让许青珂去吧。

  

估摸着那世子爷也有点儿龙阳之好。

  

晋国也就这样了!

  

蜀王想到还被他关着的三皇子,压抑的心情莫名好了一些。

  

长亭外,暮雨连遮翠碧,淅淅沥沥,许青珂说了几句场面话,十分漂亮风雅的场面话。

  

北琛:“我听明白了,你是在叫我赶紧走!”

  

世子爷又犯贫嘴的毛病,许大人很是淡定,回:“只是希望世子一路好走。”

  

北琛:“你为什么希望我走啊,是因为不想看见某个人吗?你不回答我也知道肯定是的,那人没皮没脸的,虽然不顾性命救了你,还耗费内力帮你疗伤,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许青珂:“世子想说什么?”

  

北琛:“你不喜欢他,没关系,那你考虑下我呗!”

  

然后他的衣领就被往后扯了,姜信上前,依旧是那第二层人皮脸。

  

“许青珂,你什么时候这么有耐心了,这种人都聊得下去.....”

  

许青珂看了一眼他肩上的伤口,衣服都渗出血了。

  

姜信安慰她:“没关系,只是十分严重的外伤,还需要养几个月,动不了刀剑,这一路回去有些生命危险而已,其余真没什么,你不用担心.....”

  

这才是真正的贫嘴之徒。

  

许青珂伸出手,手指点在了他肩头衣服上,指尖染了一点血,摩挲后,闻了下。

  

“猪血的气味,原来你的强大本尊是一头猪妖吗?没想到我也有猜错的时候。”

  

她清冷自持一本正经得说。

  

后面北琛捂住嘴巴爆笑。

  

姜信:“.....”

  

他怎么就喜欢上一个这么歹毒的人呢。

  

“许青珂,你还真像是嫖客啊,完事儿拉上裤子就走人,都不念旧情,还不给钱!这可是救命之恩,你以为我姜信是开善堂的吗?谁都救?”

  

姜信也是不咸不淡说这番话,末了还补一句。

  

“其实我只是想让你以身相许而已,很难吗?”

  

他深情难以自抑。

  

许青珂沉默一会儿,开口:“难”

  

平常人早已该受十万点暴击,姜信说:“许青珂,我想胸口碎大石。”

  

然后他就猛然搂过许青珂,将她抱在了怀疑。

  

“别动,这算是一部分利息。”

  

许青珂没动。

  

“你我分属两国,一蜀一晋,各有所图,你又不肯与他人同谋,那么今日必相离,来日不可说,也许一别就是好几年.....”

  

他没有用力,不是因为自己受伤,而是因为知道许青珂伤没好。

  

许青珂对于一个相救自己多次的人,总不能狼心狗肺,所以她终究说:“我也希望我们也不为敌,姜信。”

  

姜信却是百感交集,她始终不肯放下芥蒂,所以只能涉及谋局,不问情爱。

  

“那我可能比你还贪心一些,我不止希望我们不为敌。”

  

“许青珂,你身子太软太脆了,保护好自己,否则下次我就从晋国回来爬你房间窗户亲自给你上药.....”

  

他故意在她耳边低语:“再一次。”

  

许青珂偏开脸,没有脸红,“你可以松开了,毕竟你的救命之恩我已经用其他回报。”

  

“其他?”姜信缓缓松开她,见这人眸光清浅,神色淡然。

  

目光往后延伸,到晋国车马队伍中的中间位置。

  

“你来蜀国一为江川河图,二为两国谋略,三为的就是找到一个人吧,至于何人我没查没问没管,如此还不算是回报吗?”

  

许青珂双手垂放于身后,眉宇轻远,说的话北琛也听见了。

  

他才明白为什么她那般快封锁邯炀,可不单单是对那些人下手。

  

他忽生了后背冷汗。

  

“人既已经找到了,早日回家就是了,别人家的家事少管,至少目前蜀国的事情我不打算让其他人插手,不管是你们还是那些人。”

  

她说完,朝北琛等人略一颔首,转身欲离去。

  

她似乎没给多少人机会——让她送别的机会。

  

往往是别人目送她。

  

难舍难离。

  

可又会为她的这般绝情而生恨意。

  

姜信:“金元宝!”

  

金元宝迅猛从草丛中窜出,拦住了许青珂,后头的阿青顿时恼怒,这吃里扒外的东西!

  

不对,是喂不熟的狗崽子!

  

金元宝咬住了许青珂的衣摆。

  

许青珂不能走,但低头,轻喝:“姜蠢蠢”

  

姜信下意识:“嗯?”

  

却发现金元宝张开嘴松开了衣摆。

  

他秒懂了,当时表情那个精彩啊。

  

金元宝也看向姜信,狗表情很是复杂:宝宝的小名你也抢?不要脸!

  

“许青珂,烨国应该很快又会对蜀国用兵,它的背后有......”

  

“渊,我知道。”许青珂转身看他,“已经解决了。”

  

仿佛在告诉他:果然,我不需要你的。

  

哎,这样一个女人.....

  

姜信定定看着她,咬牙切齿:“你这么厉害嫁不出去的。”

  

可又不太甘心霸道甩下一句:“你等着嫁不出去的时候我来入赘吧,我的小珂珂!”

  

许青珂只是一顿足,走了,头也不回。

  

强大夺目,让人难以转移目光。

  

北琛在后头有些弱弱的。“哥啊,换个吧,这么强悍的,你征服不了的。”

  

姜信:“征服?谁说要征服她的,我只是想要勾引她来征服我。”

  

北琛目瞪口呆,“你?你真要入赘啊!你可是.....”

  

姜信皱眉:“好像不行,我连她真正姓什么都不知道,又不能查,一查她就生气,诶,人家家门都摸不清,入赘个西瓜皮啊,好忧愁啊。”

  

好忧愁啊,想入赘,找不到人家家门。

  

明明是单恋还强行喂弟弟口粮,也是够了!北琛呵呵了。

  

“对了,那人有些不愿意,打晕他真的可以?”

  

姜信的忧愁一秒钟淡去,变得冷漠,淡淡道:“还能随他愿意?他不跟我们走,就等着被其他人埋骨在这蜀国土地长芦蒿吧——跟他的小娘子一起。”

  

北琛最怕他这幅模样,摸摸手臂,“你还真狠,也不怕他将来对付你,他可是未来的国君.....对了,听说许青珂对他尤有几分情谊,与众不同,青海那会....你...诶,你拔剑干嘛,你别去!哎呦我这臭嘴!!”

  

马车里,燕青衣昏迷在马车内,旁边躺着与他倾心的女子,他昏昏沉沉的,不知自己前往何地。

  

本来他们约好的,寻一人间太平地,相知音,安此生不负彼此。

  

可这人世间终究难如意。

  

——————

  

北琛送走,晋蜀相安无事,朝野动荡也被压下,民意还算稳定。

  

蜀王本觉得这样就可以了,可得知烨国边境蠢蠢欲动,当时就觉得这把椅子依旧不稳。

  

他想起了许青珂的话。

  

巨舵腐于蚁患。

  

于是,朝上,他郑重开口:“寡人深感北地一事动摇我国之根本,这几日一直夜不能寐,梦了好多事,深觉得军中英魂难散,北地百姓亡魂难解脱,或也一直逗留北地,寡人醒来便想,北地战役当年亢长持久,死之人不计其数,如今已无敌军冒犯,却是荒芜贫瘠仿若死境,恐是如此才让这些亡魂不得安宁,是以,寡人今早入了宗庙祠堂,告求列祖列宗,要重建北地!”

  

所有人震惊!包括景霄都猛然颤了眉梢,抬头看蜀王。

  

哪怕想到了蜀王用了诸多手段要安抚民心,却没想到会动重建北地这个念头,委实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

  

手笔太大,也太虚浮,重建北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