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云妃(明天补更)(群号公告内容:本书VIP群号539980007)

青珂浮屠 胖哈 4348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云妃是蜀国数一数二的大美人, 而君王好美色也是常态, 天下人也是习惯的, 美貌为姝者, 君王宠之, 更是常态。

  

云妃就是一个常态, 乃至于成就了云家那等不入流的家族扶摇直上鸡犬升天这种非常态。

  

但许青珂何尝不是一个非常态。

  

云妃在轿子里看到许青珂的时候眉头不自觉蹙了下。

  

以色侍人者, 多忌色胜于己者。

  

许青珂皮囊精致甚于美人,气质清华甚山川冰峦,她太懂得男人心思, 更知道真正绝世美貌不分男女,美到一定限界,好色者总会动心思的。

  

尤其是权位至高者。

  

“微臣许青珂见过云妃娘娘。”

  

她看着许青珂近前行礼, “你就是许青珂啊....久闻不如一见, 果然非常人。”

  

“娘娘过誉了,微臣不敢当。”

  

她也没让许青珂免礼, 许青珂就只能作揖屈着, 仿佛这样就不用看见她那张脸。

  

云妃看了一眼对方拱于身前的手, 手指修长纤细, 白秀得能把骄阳之光都吸进去, 她不动声色得收了自己的手, 道:“许大人学问通达,可知《磬书》中有载:朝争者,进一步, 亦是退一步, 退一步,未必不是进一步,月满盈亏,小心为上。”

  

这是敲打?也是暗示云太傅这次被撸职未必是坏事,而许青珂不知进退,在三皇子羽翼丰满而她云妃盛宠的时候得罪云家,是为愚蠢。

  

许青珂没抬头,却很温和得回应:“那下官下次一定争取让云太傅更进一步。”

  

旁边俯视的宫人管事差点把眼睛给歪了。

  

云妃良久无言,只冷冷盯着许青珂,淡淡道:“许大人果然恃宠而骄,十分能耐。”

  

宠妃是很可怕的存在,看似无权,却容易吹枕边风,日积月累,君王心中生疑窦,总有一朝爆发的时候。

  

许青珂没说话,仿佛很淡然,坦然受之,而且她直起了腰。

  

说实话,她如今直起了腰又如何,云妃要去告状吗?这个档口去告状,不过是掩耳盗铃让君上厌恶罢了。

  

许青珂知道云妃不是蠢人,她就稍一作揖,说自己告辞,然后转身去找金元宝。

  

金元宝看到自家女神终于不理那个轿子里的什么东西过来温柔得看着自己。

  

好欢喜啊!

  

汪汪!

  

这一汪汪,后面的云妃忽然幽幽说:“此狗如此凶恶,竟敢狂吠吓魇本宫跟皇子,杖毙了吧。”

  

金元宝:“......”

  

许青珂挑眉,居高临下得看着金元宝。“要被杖毙了啊,怎么办?元宝....本官也甚为无奈啊。”

  

真正的奸臣是什么样子的,就是它的女神此时眉梢上挑似笑非笑的样子。

  

金元宝:“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救我救我救我!救救我~~~

  

宫人们不敢得罪云妃,又觉得许青珂这边锋芒正盛,虽说许青珂没开口,可总怕出什么乱子。

  

——于她而言,他们这些人的性命跟狗有区别吗?

  

云妃皱眉了。

  

到底是宠妃,他们也是守卫宫廷的,跟后宫接触太深,只能偏向云妃,也是打开笼子就要拉出金元宝。

  

金元宝暴怒,嘶吼着......

  

獒犬可怕,岂是一般的狗,众人大惊,于是守宫门的弓箭手也来了。

  

箭矢瞄准了金元宝,有宫卫喊,“许大人,还请离远一些,否则弓箭无眼。”

  

许青珂当然也知道自己危险,只是站在金元宝边上,闻言回头看了云妃一眼,说:“娘娘是天家人,代表君上意志,若是让娘娘不开心,这狗狗死了就死了,就是微臣贱命见血于此也是应当的。”

  

她说得委婉心甘,云妃却猛然脸色变了又变,尤其是瞥到弓箭手中有些人的箭瞄得极准,一点迟疑犹豫都没有。

  

她眼底一沉,突兀说:“罢了,这狗也是无心之失,本宫跟皇儿也没收到伤害,又是许大人的家宠,就过了吧.....是吧皇儿。”

  

怀里的皇子看不太懂那些大人手里的东西是做什么用的,看起来很威风,可比不上那狗威风,“嗯,母妃说得对,那狗狗真好看,好威风!”

  

如此,也就是过了。

  

弓箭队跟宫卫们都退了,只是弓箭队里面有几个人目光对视几眼,有些冷意。

  

这许秦珂果然厉害。

  

云妃进宫后,霍允彻来了,安抚好小皇子,两人才谈起刚刚的事儿。

  

霍允彻:“母妃刚刚差点就犯下大错,幸好母妃聪明,制止了。”

  

云妃也有些后怕,“我怎料到有人已经在弓箭队里面埋了人,若是乱箭齐发,把那许青珂给一并射杀了,你我的麻烦恐怕不小。”

  

她虽不喜许青珂,却也不是个蠢人,能把自身地位经营到这个地步,许青珂又岂会尔尔。

  

只是到底没压住心里那口气。

  

“舅舅的事儿虽然可惜,可他往常在太傅之外于我也没有什么助力,于文政之上,钟元已经无人可争,因为陈太傅的缘故,对舅舅一向不喜,他占着那位置也不过是让钟元太子等人日后有机会抓到把柄引火烧身到我身上而已。”

  

霍允彻这话里有对自家舅舅的轻蔑跟不满,可云妃也知道自家哥哥是什么德行,何况哥哥还能比自己儿子的宏图大业重要?

  

“我自是明白,只是没想到朝局已经如此复杂,原本你占了优势,已逼迫太子那蠢货于绝境,结果如今......那许青珂就真的没办法对付了?且刚刚那安排的可是太子的人?”

  

云妃想着能不能揪出弓箭队的人,火烧太子。

  

“弓箭队出自禁军弓营,禁军一向是太尉傅太何掌管,此人有求于许青珂,又是和稀泥的人物,不会做这样的蠢事,除非是有人手掌通天,插手了弓营....不是太子就是景侯。”

  

云妃点点头,眼中也有冷意,“太子跟景侯不和,否则也不会有我们什么机会,但看他最近如鱼得水,莫不是跟景侯冰释前嫌,联手了?”

  

霍允彻摇头:“未可知,也许另有助力,但再打的助力跟威胁也比不过父王的君心....那许青珂现在就是父王的君心,所以太子讨好她,景侯不动他,他们不动,犯不着我去动,母妃日后可千万沉住气。”

  

云妃缓缓舒出一口气,道:“我晓得,你且放心,只是看着她那张脸,真真是.....”

  

霍允彻既惊讶,又觉得好笑:“母妃难道还嫉妒她不成?”

  

云妃睨了他一眼,“你若是懂我之心忧,那也就更让我头疼了....男人的通病啊.....”

  

顿了下,她眯起眼,“今日宫中仿佛多了许多年轻貌美的宫人,你可知?”

  

霍允彻皱眉,“貌美宫人?莫不是有人想以色诱惑父王,得龙子....”

  

“什么龙子,阉人而已,尤是其中一个最为姝色的已经直达御前,否则你以为我为何要匆匆回来。”

  

“......”

  

霍允彻出宫门的时候还有些心不在焉,美貌宫人?

  

能让自己母妃称作美貌的男子,除却那个什么宫人之外,便是那许青珂了。

  

许青珂....莫不是她安排的?

  

以阉人蛊惑君上,加固她的宠爱,进而把持朝政....

  

“魅惑君心者,龙阳也。”霍允彻眯起眼。

  

——————

  

许青珂还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又背了一口龙阳锅,反正路上金元宝是一直不理她的,尾巴都不摇了,扭着头看路上,就是不凑到马车边。

  

这一路走了一小半,它的女神不理它,它就扑到柳树边上拼命有爪子挠啊挠,要么去旁边草堆里刨啊刨.....

  

一边刨一边嘶吼。

  

卫队们看着忍俊不禁,卫队长凑过来,“大人,元宝它.....”

  

“让它刨。”

  

“恐怕不行了,大人。”

  

“如何?”

  

“元宝把土刨进了嘴里,正在吐....”

  

吃土了我的元宝。

  

许青珂手掌按住额头,颇为头疼。

  

元宝真的觉得自己好辛苦啊,土好难吃啊!

  

呕,呕,呕~~

  

身材硕大的狗抱着柳树在那里呕吐,邯炀的人也是震惊了!

  

有孕了?公狗啊!

  

金元宝眼泪都要出来了,忽感觉到头上有只手按了下来,声音清冷,“抬起来,张嘴”

  

金元宝抬头看到女神的脸,她居高临下,手里还拿着卫士从边上弄来的一瓢水。

  

“漱口可会?”

  

金元宝点点头,于是许青珂就把水倒进它嘴里。

  

咕噜咕噜,最后结尾的也是咕噜。

  

旁边的卫士:“!!!”

  

许青珂面无表情,“你咽下去了。”

  

金元宝给她的回应是打了个嗝,然后趴下去了,顺便还抱住了许青珂的腿,那刨了土的爪子就从上往下刷得画出了两条土痕。

  

吃多了土,不舒服了呗,抱着她的腿嘤嘤嘤了。

  

许青珂木着脸。

  

刚刚怎么就没让那些弓箭手射死它呢,死了后直接烧了扔花园里做肥料....

  

“抬回去吧。”

  

卫士们感觉有些复杂。

  

长这么彪悍,以为抬的是只老虎。

  

其实它是一只狗。

  

而且还是吃土吃趴下的狗。

  

许青珂看着外面好几个壮士抬着的蠢狗,莫名觉得好丢脸。

  

“算了,把它放进来....”

  

金元宝躺在了她鞋子边上,她瞥了几眼。

  

“大名金元宝,小名姜信,贱名蠢蠢,你不汪汪便是答应了。”

  

金元宝:嘤嘤嘤~~

  

——————

  

“大人,您豢养的獒犬可是草原霸主,就这么把他留在蜀国会不会.....”

  

“不会,它看似愚蠢,其实十分聪明,只会给我争脸,让一些人无法无视我的存在,也有利于将来的宏图大业。”

  

“大人果然神机妙算。”

  

“只是有一个问题。”

  

“?”

  

“那货吃里扒外,而且见了美人就变蠢货。”

  

“.....”

  

姜信已经入了晋国,见繁华街道,本来谋划所求十之八九已经达成,虽有一些小意外,却也改变成了更好的计划,但......

  

他隐约觉得自己会被那蠢狗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