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秦爵

青珂浮屠 胖哈 4122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景霄生死与否, 攻城战时自可见分晓, 但此时姜信却通过许青珂那简单一句确定了很多讯息。

  

“南城太子那边的铁矿是你吃下的吧?”

  

“嗯”

  

“小许许你不仅长得好看, 也干得漂亮!”

  

许青珂偏头看他, “你是拐着弯儿骂我黑吧。”

  

好累哦, 女儿家都这么难哄吗?我明明是拐着弯儿赞美你。

  

但景霄露出很是微妙的表情, “你白的很, 我十分确定。”

  

仿佛秒想到自己身子被这人看了不少,许青珂眯起眼,呵了一声, 景霄登时补充:“当然,头发还是黑的,跟珍珠似的....”

  

许青珂:“....”

  

气氛有点尴尬, 姜信试图补救, 倒是许青珂淡然如水,管自己看着回川方向。

  

“那你会让你自己的人攻城?这不是暴露实力?还是说蜀王这厮驾前你再无任何阻碍, 只想直接了当出手....”

  

姜信的话虽是询问, 其实是想引出一件事。

  

许青珂:“还有一个血牙统领, 你知晓他是谁, 曹墨是你的人。”

  

姜信表情不太愉悦, “你知道曹墨, 那血牙的头儿是谁也知道咯....”

  

“嗯”许青珂反应平淡,却掐死了姜信邀功的路,“诶, 我还以为能以此换你一个笑容呢。”

  

这人嘴皮子越来越没准儿, 许青珂也是怕他的,便说:“攻城的是秦爵不久前调度驻守到北地的人,于你不太适合照面,你可以走了。”

  

姜信也知道自己留不得,起码聪明人不该拖泥带水,便已经让手下人去收拾痕迹了。

  

但他仍旧忍不住问,“既是秦爵的军队,为何你说是你的人?你跟他联手了?还是早已知道....”

  

许青珂仿佛知道他想说什么,“因为一些机缘巧合,秦笙在我北地修养。”

  

“那.....”

  

“她是我的人。”许青珂用简单五个字回答了一个复杂的政治军事人际关系导致的军事合作演习问题......

  

姜信手掌按住了胸口,许青珂,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但姜信也是一个坚强的男子,他也淡然一笑,“原来如此,那还好,我还以为是你早知道景霄要去掳你,你还故意中计然后将计就计脱衣换衣给他看最后还跟傻子似的吃了一颗破丹药......如果是这样,许青珂,你会知道我的手段有多厉害。”

  

许青珂手指摩挲了下,淡淡道:“我还不至于那么傻。”

  

但她也轻笑了下,微风吹来,发丝一缕跳脱,她伸手用纤细的指尖勾住它们,往后精致的耳朵那边别去,唇上随性,含着浅浅的玩味:“所以你没有机.....”

  

某人已经箭步上来,扣住了她的后脑勺,稳住了她的唇。

  

不容她呼吸,不容她抗拒,因他一直都无力抗拒。

  

他太小心眼了,不肯一个人默默付出,他想要有回报。

  

一个吻是最浅的贼心。

  

让她忘不了他是初步谋划的贪心。

  

让她跟他一样无力抗拒是他最大的野心。

  

许青珂没有拒绝,只是手掌落在了身后栏杆上,她的力气本来就小,若是不逼出功力,便是真正柔弱无骨的人物,一如当年她被这人逼到水榭水桥栏杆上折腰的柔软。

  

这样的人物,真的是在朝堂之上叱咤风云搅动山河的权臣吗?

  

她只是许青珂。

  

姜信终究是停下了,再不停下,许青珂要生气了。

  

她的人来了。

  

一个人站在不远处的林子里,隐隐杀气。

  

——————

  

姜信等人离开之后,许青珂依旧站在那里,只是身上披上了一件宽大的外袍,遮掩了女子衣裙。

  

原狼到了,垂头不语。

  

他只是一习武人,没有从小根深蒂固的仇怨,心思单纯,对许青珂尊重居多,没有其余想法。

  

此时低头不过是因为不敢看。

  

不敢看自己尊敬的主子被人占便宜后娇弱的样子。

  

许青珂偏过脸静默呼吸了片刻,才开口:“让人布置痕迹,当是你们救了我,秦爵的人不简单。”

  

原狼点头。

  

——————

  

北地本来没多少军队,就后来重建后收编的人,且多出自流民,要监管培养都需要不小心思,原本的军队也就一小部分,所以这次攻城是秦爵的人为主,本来嘛,景霄杀出邯炀已是谋反,还掳走许青珂,更是大罪,皇族恨不得食其血肉。

  

也是许大人能耐啊,竟传了讯回北地,正好北地有他秦爵的女儿修养,再传消息给他秦爵。

  

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而许青珂于朝有大半政权,她的令就相当于半个王令。

  

于邯炀,蜀王急火攻心昏死不知,已是大乱.....

  

若不迅速拿下景霄余孽,不仅景霄会乘势在回川起兵,就是其余各地也必有反贼乘乱而起纷纷攻向邯炀,更别说临边诸国。

  

形势如此险峻,秦爵只看自己女儿的一番分析就有了决定。

  

攻!

  

————————

  

回川一战打得并不艰难,甚至说是万分容易,一天破城,破城后守军直接宣布投降。

  

既出乎人意料,又在许青珂意料之中。

  

城主府,许青珂再回这个地方,也不过是隔了两三天光景,没有太大的杀戮,也就没有血流成河,只是城中戒严,显得有些肃穆。

  

院子里有一高大魁梧的男子在等她。

  

算起来,许青珂跟这个人在这几年里也就见过一两次,军政不相干,加上对方是军中实干又孤立的一派,于许青珂这种短短几年就靠盛宠上位的人截然不同。

  

于是就真的只是照面过而已。

  

小时候大概是见过的,但秦夫人都认不出她,何况是这人。

  

许青珂上前,“秦将军,这次多亏将军了。”

  

“是许大人运筹帷幄,调兵如神。”秦爵言辞寡淡,为人也显得冷漠,这也是他在朝中没什么人敢凑上去攀关系的原因之一。

  

他似乎以为许青珂是故意被擒的。

  

这也不重要,许青珂没有解释,只说:“并没有找到景霄尸身?”

  

秦爵皱眉,显然也觉得这件事是一败笔,“经调查,他带着回川的心腹跟主要干将提前撤离了,斥候追查踪迹,疑似到关外去。”

  

那就是出了蜀国....

  

但他也看了许青珂一眼,“但在城主府一屋中找到一滩血迹跟一断臂,断臂上有毒。”

  

“嗯,是我下的毒,果然是枭雄人物,很是果断。”

  

许青珂脸色都不变一下,秦爵有些沉默。

  

镇压王权那么多年的景霄不仅折在这人手里,还在掳了她后硬生生得自断一臂才能自保。

  

这个人太可怕了。

  

“若是如此,就是他在断臂后知晓许大人会有后手,担心回川无他镇守会兵败,才果断带人撤离,只留下不掌权的一些人镇守.....等于拱手让出一城。”

  

许青珂却是笑,“让?可能他的想法是暂时交出而已,因他很确定我们不敢在回川大开杀戒,也不会让君上开杀戒,否则就是让蜀国越动荡不安。”

  

回川只能轻拿轻放,因为留下的本来就是不相干不重要的人物,又没有把柄跟罪行,人家还可以推脱是景霄带大军强入城中,他们无奈之举而已,若是朝廷还降罪,那就真正的愚蠢了。

  

许青珂不是一个蠢人,可也不会随景霄的心愿。

  

“交出来的东西可没那么容易拿回去,就算他景霄能在关外找到一活菩萨救他的命,也得看他还能不能杀回蜀国夺权。”

  

许青珂轻描淡写,秦爵却并未反驳。

  

这人不许,他也不许。

  

“君上如今昏迷,太子流放,单单钟阁老一人压不住朝局,许大人尽早起身吧,回川这边我安排妥当也得回去继续守城。”

  

许青珂有些惊讶,“你不一起回去,也不回北地?”

  

“不了。”

  

秦爵摇头,“我不回去,朝局才能更稳。”

  

许青珂沉默,确实如此。

  

“西林那边是不是十分凶险?”许青珂忽然问。

  

秦爵正要走,被她问了后,想了下,沉声:“蜀国如今哪一面边疆城墙不凶险?许大人,我知晓你大概是能通天的人物,崛起而弄权,非一般人。”

  

这是要劝她了?

  

许青珂眯起眼,似笑非笑, “哦?秦将军说我非一般人,大概不是夸奖。”

  

“许大人也不屑他人夸赞,你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以让人去斥责的,在其位,换做他人也绝没有你做得好。”

  

秦爵说完停顿了下,并不再说,有些话,说透了就没意思了。

  

许青珂盯着他,“我猜你还有一句话没说,大概是无论我如何为非作歹,你也绝不会让我坏了这霍家的万里河山.....”

  

然而秦爵却回:“大半生守边疆故土,把妻女置身于险地,守的不是霍家,也不是蜀国,而是很多别人的妻子儿女,未必心甘,却不能后悔。”

  

说完,他转身走了。

  

许青珂沉默良久。

  

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提及秦笙,他也许不知许青珂底细,但为人父亲,大概也如妻子一样疑心,只是始终不提,因知许青珂不是良人。

  

但也不忍插手自己女儿的心甘情愿,所以不提。

  

许青珂不提,是因为不能提,也不忍提。

  

看着这位曾经跟自己父亲鲜少私交却彼此钦佩的长辈大步走开。

  

许青珂沉默很久,才低低笑了下。

  

“父亲....你不如这个人啊,因你当年舍了北地也护不住自己的妻女,九泉之下该有多痛苦啊。”

  

她的父亲,本该是比这人更加顶天立地的盖世豪侠。

  

如今却连尸骨都找不到一寸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