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心火

青珂浮屠 胖哈 340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许青珂此生真没算过自己会有这样“不成体统”的时候。

  

不成体统, 刚刚她还以此提醒过秦川, 眼下自己就掉坑了。

  

许青珂细长娇嫩的手指掐着师宁远的手臂, 声音有些紧绷, 却很细弱:“师宁远, 你敢!!”

  

颇有几分色厉内荏的感觉。

  

听起来却跟猫儿似的。

  

让人心痒痒。

  

师宁远本有滔天醋火, 如今却仿佛化为乌有。

  

但....生了邪火。

  

也是此时....砰!

  

旁侧不远处的街道上忽起了烟火。

  

刹那光芒,粲若星辰。

  

许青珂看到了师宁远眼里的璀璨星光,也看到了自己。

  

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

  

她有些失神。

  

但....师宁远忽然停下了,在她耳边喘息:“有人来了。”

  

你也知道有人来了!快放开我!

  

许青珂正想说话。

  

“我要带你走,我们换一个地方....”

  

还换一个地方!

  

许青珂一听,魂都去了一半,顿时用手掌拍了下身后的墙。

  

你!!这女人竟要借秦川来脱身。

  

你要把我气哭吗,小许许!

  

师宁远难以置信,可也知道许青珂俨然也生气了,怪他晚上实在克制不住。

  

这日后还不知有多少苦头呢。

  

秦川跟秦夜已经听到了声音,以他们的速度,肯定很快就过来,他要带许青珂走根本不可能。

  

若是留在这里呢?

  

会暴露他的行踪,坏了许青珂目前在渊的局面。

  

蜀相跟晋上师在渊密会?想想也知道会引起多大的动荡。

  

起码今夜这种情况不适宜。

  

师宁远只能咬牙撤身离开,脚下一点就踩在了栏杆上,跃下高楼.....

  

秦川速度极快,可能比师宁远预料的还要快,也比许青珂想的快,根本不容她打理好自己身上的狼狈,因此在烟火光芒夜色下,他一眼就看到靠着墙虚软的人。

  

发髻有些乱,衣衫也有些乱,她哪怕再抑制,也难掩她呼吸的不稳。

  

不曾说话,秦川只用最快的身法跟内力掠过她,直到了栏杆边上,往外去看,但没看到任何身影。

  

那个人仿佛消失一干二净。

  

他二话不说,转回去....

  

许青珂正在平复呼吸,也要去理自己的衣服,但手才刚抬起,手腕就被攥住了,人重新被迫压在墙上,她只来得及抵着对方的胸膛。

  

神经抽紧,错愕十分。

  

对方头压下来,咬牙切齿,怒火摄人。

  

“许青珂,告诉寡人,是谁!寡人要活剐了他!!说!”

  

许青珂感觉到手腕疼痛,且看到秦川的反应,心理也是一咯噔,但她本能还是想先解决自己现在的尴尬危机处境。

  

——盛怒下的君王很容易做出不符合理智的事情,她不该高估秦川。

  

男人跟女人是不一样的。

  

她脑子里闪过妖灵的话,便冷清了下语气,说:“只是这里有点黑,刚刚不小心走错路,摔了下。”

  

她轻描淡写,但也缓和了下语气,补充:“多谢君上关心....”

  

她难得姿态柔软,秦川本该欢喜,可此时他只觉得怒意更甚,反捏住了许青珂的下巴,“许青珂,你真当寡人是蠢货?说,是哪个男人?若是不说,寡人就...”

  

他的手指捏在她下巴上的时候,指腹触摸到柔软细化的皮肤,在烟火光下,可以看到这张在白日之下清华俊彦如仙的脸被夜色软化了锐利,尤是她虚弱的时候,更是柔美了不知道多少,这种柔美无限真实放大了她的美。

  

是的,许青珂不仅仅是长得好看,更是美到极致。

  

一双眼比那盛世烟火还要勾人。

  

美到阅览不知道多少美人、甚至对秦笙等女美貌也能淡然处之的他此生第一次.....心跳如雷。

  

秦川几乎要压不住内心的绮念,忍不住低下头....

  

许青珂心里顿时一惊,偏过脸,也用另一只手格挡了下,声音冰冷:“君上,你可以放开手了。”

  

秦川这才回神,察觉到自己刚刚竟想吻一个男人。

  

而且,他的唇也的确吻住了。

  

她的手背。

  

秦夜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整个人骇然。

  

秦川直接松开许青珂,自己往后退了,好像也吓到了,脸色阴晴不定。

  

许青珂靠着墙,低头去理衣服,一句话也不说。

  

秦夜不敢说话,因这种情况太危险了。

  

稍处理不好就会变成一场灾难。

  

三人都沉默,秦夜还转身退去了。

  

秦川看到秦夜走了,才重新看向许青珂,这一看,他心里顿时复杂,因这个人已经完全整理好了自己,衣服规整,气质清冷,脸色也平静。

  

仿佛刚刚从未遭遇过任何尴尬。

  

而他呢?

  

只稍看到她的脸,就忍不住盯着她的唇,还在想着她的手...唇上吻住的感觉。

  

秦川暗暗掐了下掌心,才开口:“刚刚是寡人过激了,不过是觉得在寡人的地盘,竟还有人如此放肆,一时压不住火气,并不是有意冒犯你。”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为什么要解释,只是在看到她一脸冰冷时候就下意识脱口而出。

  

说完,他自己都惊讶了,却仿佛能稍稍安心一些。

  

她的冰冷让他不安。

  

但出乎他的意料,许青珂竟不气不恼,只平和道:“我知道,君上不必歉疚,只是一些意外而已。”

  

她说着就走了出去。

  

秦川看她出去了,指尖摩挲了下,也跟着出去。

  

秦夜就在不远处,看到两人出来了,忙低下头。

  

谁也不知刚刚那短暂的一瞥,他内心有多彷徨。

  

既想到自家君王,又想到敌国权相。

  

心中滔天骇浪各种翻卷。

  

刷刷刷!原狼等人也到了,落在院子里,一时跟秦夜对峙,秦川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挑眉,但并未露出多少不悦,只看向许青珂。

  

后者却不看他,只说:“无碍,退。”

  

声音淡凉平静。

  

原狼微微皱眉,但还是带人隐入了黑暗中。

  

许青珂虽没让他们跟着,但他们作为隐卫,必要隐在暗中的,只是不出面。

  

他隐隐察觉到刚刚肯定出了事儿。

  

————————

  

在燕子楼一时遭遇了这种事儿,三人都没心思再待,只是离开前,秦川给秦夜甩了一个眼神,后者明了,这是要查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

  

“我送你回去。”秦川知道自己刚刚失了控,不管是出于自尊,还是其他,他都不可能管自己离开,哪怕他知道以许青珂的根基,整个渊也没有多数人能拿下她,除非出动军队。

  

“不必,我自行回去便可,君上不妨再视察下自己的子民。”

  

许青珂婉言拒绝。

  

“你不怕自己被暗杀?”

  

“君上今夜已经好几次问我怕不怕。”许青珂神色有些淡,声音也很淡,仿佛无懈可击。

  

是嫌他烦了?还是恼了他刚刚所为,以为他真的好龙阳?

  

秦川眯起眼,却说:“不管你怕不怕,非我允许,也没人能在我眼皮底下动你。”

  

冷漠而霸道。

  

“但你肯不肯,我都会送你。”

  

许青珂顿时沉默,但转身走了,秦川跟在她身边。

  

却不知,只要拐过一条街道就地方的时候,秦川忽喊她。

  

“许青珂,你饿不饿?”

  

“不....”

  

“我饿了,过来。”

  

到底是君王,许青珂可以凭着对方对她才能的欣赏把握尺度与之相处,不必事事顺着,可也不能一度抗拒。

  

她不能高估自己,哪怕这个人对她....

  

许青珂还在原地思量,却不曾犹豫太久,因为抬眼就看到了那客人不少的小吃店中赫然坐着一个人。

  

原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