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协议?

青珂浮屠 胖哈 5051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但霍允彻仍旧想上前, 只是刚走向许青珂就看到身为蜀王近身的宦官小跑着过来了。

  

众官员们的步子都缓了, 看着他跑到许青珂面前。

  

“许大人, 君上有令, 命您觐见。”

  

许青珂走了后, 官员们心头复杂。

  

“看来君上是真的要盛宠她了。”有一个官员阴阳怪调得, 他是三皇子党的, 如今在霍允彻身后这般说,霍允彻淡淡看了他一眼,“盛宠归盛宠, 重用归重用。”

  

言外之意是,蜀王对许青珂可不是什么豢养男宠似的盛宠,而是真正重用的盛宠。

  

嫉妒也归嫉妒, 还是要认清现实——许青珂如今可不是可以随便得罪的人了。

  

那官员或许是听出了霍允彻的不悦, 顿时汗如雨下。

  

其他人也是暗嘲,这个傻子, 如今还分不清状况, 许青珂的管制可是四品, 如今权柄甚至比二品的还要大, 他竟还敢当着众人的面表达嘲讽, 还用这样的词儿跟语气, 若是传出去了,难免要连累他们。

  

看来这人是没法用的了。

  

众人心里有数,霍允彻却在思考之前的事情——徐家被查, 这薛绍怕是保不住了, 就看君上是不是狠心要铲除他,若是,他现在要做的不是救薛邵,而是将自己跟他的关系还有痕迹彻底清理干净。

  

“对了,老五如今在做什么?”

  

“五皇子最近很是乖巧,而且五日后就是选秀的日子,君上既然那么说了,怕是这些时间都不许他出现了.....”

  

许青珂被盛宠也就这段时间的事儿,但五皇子失宠不也是这段时间的事儿么。

  

众多官员是吃够了霍允延的坏脾气,如今都有些幸灾乐祸,霍允彻也觉得他的这个五弟如今也没什么价值了,妖灵的建议也是让他现在别急着跟五皇子接触,但也绝对不能落井下石,毕竟没有一个父亲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欺负另一个儿子。

  

但霍允彻却得关心秦笙这个人。

  

秦笙的背景太强,不是能轻易忽视的,但他跟太子都已经成亲,有了正妃,委实不太可能再得到秦笙。

  

霍允彻心思流转,许青珂却是已经被带到了蜀王面前。

  

“许青珂,你可知你在这上面写的意味着什么?”

  

此时蜀王可没有之前在朝堂上对她的“盛宠”,反而有几分冷冽。

  

“微臣只想把这个案子办好,对得起通州老百姓,也对得起君上跟朝廷。”

  

蜀王漠了下,道:“枫阳侯府也是你能办的?”

  

许青珂抬头,看着蜀王:“君上若是想办,便一定办得成。”

  

这是臣子对君王的尊敬跟信任?

  

说实话,蜀王觉得自己好些年没有这种感觉了,曾经是有的,但后来......蜀王沉默了一会,说:“许青珂,如你刚刚说的,你就先把这个案子办好吧,不过薛邵的事情一定要慎之又慎,有什么为难之事跟寡人说.....”

  

这几乎是暗示了,薛邵是肯定要办的,但必须不能惊动枫阳侯府,不能损蜀王跟侯府的关系。这是君王跟臣子的平衡之道,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

  

许青珂低头应了,正要退下,忽听蜀王又笑说:“之前你去通州,小九时常往我这儿闹腾,今日你难得进宫,就去看一下他吧。”

  

这才是一个宠臣的正确打开方式。

  

许青珂垂眸应了,再见九皇子,这小家伙还在进学,许青珂在外面看了一会,却见那教学的太傅竟是张端濡。

  

张端濡看到许青珂也有些意外,紧张之下,竟是讲错了一个点,但下面都是年幼皇子,自然不知道,他倒是担心许青珂点出来,可许青珂压根没在意,是没听出来吗?

  

张端濡稍稍放松,但下面的皇子却有些闹腾,主要是那九皇子看到了许青珂,竟是欢喜得跳了起来,结果这一跳,也不知怎么回事,竟是扯动了椅子,椅子磕在了他的小腿上,让他往前扑,又把桌子给扑倒了。

  

哗啦啦一片大动静,把周遭都惊动了,门口守卫的侍从吓了一跳,急急一看便看到已经撞倒在桌子上面的九皇子,那胖嘟嘟的身体仿佛有蜷缩了下,接着痛哭出声。

  

站在门口的许青珂看到这副景象微微皱眉,但哪怕看到那九皇子痛哭也不急着进去,只等宦官随从进去了,而那张端濡似乎也没料到这动静,神色有些阴沉,甚至看许青珂的眼神也有些不善。

  

“九殿下,就算您看到许大人激动,也不该这么乱来。”张端濡是太傅,寻常责罚皇子们也是他的职权所在,换做其他官员是真的不敢的,此时九皇子也被扶起了,看起来没有太大问题,张端濡才忽然发作,似乎要将这责任转到许青珂身上。

  

但他这话说完,在场的宦官跟护卫们都很尴尬,谁不知道许青珂风头正旺,这太傅要祸水东引,也得考虑下他们这些小卑微人物招惹不起啊。

  

于是没人应答,张端濡也才意识到许青珂如今不是他可以随便对付的,他暗暗后悔自己刚刚蛮撞了,却没料到许青珂忽然踱步进来,弯腰,手指在地上划了下,竟勾起了一条十分纤细且近乎透明的线,但很坚韧,被许青珂勾起后,一端连了椅子,还有一端....是九皇子的脚踝。

  

众人面面相觑,多数人都下意识看向几个小皇子,这些小皇子里面自然有人紧张,面色通红,其中一个在众人看过去的时候就大喊:“不是我~!”

  

不打自招了嘛。

  

许青珂却直接弹开了线,“看来太傅讲课过于入神了,竟没发现下面的皇子们开小差。”

  

张端濡脸色一沉。

  

就在许青珂轻松回怼了张端濡而显得气氛越发尴尬的时候,忽然...那九皇子抱住了许青珂大腿,“仙女哥哥,我疼....”

  

仙女哥哥?这是什么称呼,许青珂素来不喜欢跟人肢体接触,九皇子抱住她腿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拉开对方,她也的确拉开了,但是动作很舒缓,只是让侍从照顾好他,起码要先去检查看看有没有受伤吧。

  

不过让张端濡跟宫人们都没想到的是这九皇子死活不肯对许青珂撒手,一撒手就哭,无奈之下,许青珂也只能跟着到九皇子寝宫,御医来了后,许青珂留意到这位御医似乎习惯了九皇子经常受伤。

  

撩起裤腿的时候,那胖嘟嘟的小腿上有淤青,肚子上也有,但问题是,在这淤青之外,还有一些是——陈年旧伤?

  

一向盛宠的九皇子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旧伤?

  

许青珂若有所思,此时皇后竟是到了。

  

皇后十分心疼九皇子,直喊要问责,许青珂就在边上,她才收敛了些情绪,只是听到太傅张端濡也在的时候,眉头皱了皱。

  

“皇子们闹腾成这样,他竟也不知道,失职如此!”

  

张端濡目前并不偏向哪一派,但在许青珂这里查来便是跟言士郎有些不太正常的接触,其余就未可知了。

  

许青珂因为九皇子的缘故,能近看皇后,但并未僭越,只是她观察力惊人,发现皇后安抚九皇子的动作总有几分.....

  

她目光闪了下,垂眼,正此时,被紧闭宫中不得外出的五皇子霍允延来了,看到九皇子这情况挑眉了下,而后站在许青珂身边,瞧着九皇子孺慕许青珂的样子,尤是他还抓着许青珂的手,仿佛有了她就能安定一切一般,那种亲近让皇后跟霍允延都十分惊讶。

  

“本宫却是没想到小九这般喜欢许大人。”

  

许青珂:“微臣也没想到。”

  

“不过仔细一看,仿佛许大人的眼睛跟小九是有些微相似的。”

  

眼睛相似?这多奇怪的说法啊,许探花的聪明绝顶众人皆知,而九皇子却是痴障之人,眼睛还能相似?

  

许青珂抬眼看下霍允延,见到后者似笑非笑说:“眼睛都很大,很漂亮。”

  

的确,眼睛是很大,皇后仔细一看,也笑了,“果然都很漂亮,不过小九的眼是干净,许大人的眼却是如星辰了。”

  

许青珂淡淡一笑,自称不敢当。

  

九皇子被敷药后很快沉沉睡去,许青珂也就离了宫门,因为他们路过了一个地方。

  

“那是什么地方?”

  

“禀大人,那是月灵宫”

  

月灵宫吗?名字甚美,但萧条冷寂得仿若死境,明明门外的宫道上被打理感觉,但那门禁闭,周遭还有枯败的树木,树叶时不时漂亮在地,也无声得很,端是吓人。

  

冷宫吗?看起来像是鬼屋似的,原本是那样大的宫殿。

  

后头似乎有脚步声亦步亦趋跟着....

  

领路的宫人很安静,是怕了?似乎有些紧张,倒是许青珂神色自然,直到那脚步忽然逼近,然后人猛然窜上来!

  

宫人猛然顿足之前,那上来的黑影已经出现在许青珂面前,锦衣华袍,脸上带着笑。

  

他一挥手,那宫人退了。

  

这道上就剩下他们两人。

  

“如今许哥儿可是寄回跟我这个失宠的卑贱皇子说上几句话?在小九宫里可是一个眼神儿都没给我。”

  

霍允延神色嘲弄,那好看的眼里也满是讥讽。

  

“失宠于殿下也不过是以退为进,看您现在不也挺好的,有人可驱使,又可远离朝堂。”

  

许青珂姿态也很从容,让人生气的从容。

  

霍允延:“听你这样说,仿佛我真的没什么可生气的了,只是失宠这个说法有些错误。”

  

他微微一笑:“在这偌大的蜀宫中,从来没有所谓得失的宠,因这宠本就是别人给的,想给就给,想收就收,由不得自己。”

  

仿佛看淡了?

  

“所以殿下才需进取啊,好好读书,好好上进”许青珂也微微一笑,这种语气便是学霸对学渣的吗?

  

“是啊,作为皇子的最高境界就是不必等着别人来宠爱,而是由权利去任意宠爱他人吗?”

  

两人在这一笑之中都有一种彼此深知的目的——一个不甘为人操纵,宠爱全由自己,一个杀戮以复仇。

  

此时,才算有隐隐的默契。

  

当然不是单方面的臣服,而是各取所需式的合作,必要时联手而已。

  

霍允延倒是挺欢喜许青珂终于回应了他一次,虽然不是臣服他,但他如今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可高兴之后,他又忍不住想起一件事,忍了忍,终究随意似得问:“你上次被言士郎派刺客暗杀,伤势可好了?”

  

“多谢殿下关心,差不多了。”

  

“是吗?多亏了姜信吧。”

  

许青珂自然听出对方话语里的试探,但这种试探在她看来有些没必要,无关大局,这个心机深沉的五皇子是在卖蠢吗?

  

“是,救命之恩。”许青珂

  

轻描淡写,霍允延:“虽然知道你会不太喜欢,但我还是想问一个问题。”

  

许青珂:“如果我不喜欢的话,我自然不会答。”

  

还真有些任性冷淡。

  

霍允延之间摩挲了下,说:“姜信把你带去了哪里?你那晚上一直跟他在一起?”

  

这问题真是最无关紧要的了。

  

五皇子果然在卖蠢,亦或者又有几分....许青珂抬眼看到霍允延的眼神,不由皱眉,这目光似曾相似,那姜信偶尔看她也是这般。

  

许青珂不是那种对情事无所知的人,不管这两人到底将她看成男人还是女人,若是真起了那种心思,于她而言也是一种麻烦。

  

“殿下一定要把你我之间勉强平和的关系用在这种不太重要的问题上吗?”

  

不太重要,是不是意味着这人对那姜信也是无所谓的。

  

哪怕没有得到答案,霍允延也觉得满意了,于是笑了,“好吧,以后我尽量不问这种问题。”

  

尽量?许青珂不置可否,便是告辞离去。

  

霍允延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瞳孔加深。

  

许青珂,你真是一个谜一般的人。

  

徐家很快被查了,薛绍独女本来还嚣张不肯服从抓捕,见到许青珂的时候还骂骂咧咧,无非是男宠作祟之类的,许青珂一进门就得到这样的辱骂,不说跟在身后的谢临云等人变脸,就是许青珂自己也顿了足,站在她面前,手里翻着人头名单,也没骂她没打她,就说;“这上面记着你跟徐世德有两个孩子,你现在有心骂我一句,稍后我便能偶然打断你孩子的一条腿,你骂我两句,我便是让他们一人断一条腿。”

  

她看着她,双眸温润如玉:“这样你可欢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