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最大的敌人

青珂浮屠 胖哈 2753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呵, 你这样偏袒我, 我倒不好意思找你麻烦了~~不过许青珂, 你不觉得自己太聪明了吗?尤其在我面前还这么坦诚, 就不怕我这头廷狱恶狼把你咬死?”

  

“我只知道一顾装傻会更惹人怀疑跟厌恶——尤其是在聪明人面前。”

  

姜信闻言不置可否, 他知道这个人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行了, 也是时候回去了, 不然跟你传龙阳之癖的就不是五皇子,而是我姜信了。”

  

姜信这话不亚于调戏了,许青珂却当自己没听到, 只是没等到对方下马,却是腰上被握住....

  

她皱眉的时候,人已经被放下了马。

  

她转身看向已经御马而去的姜信, 若有所思。

  

这个人到底隶属哪一派, 还是想在这乱局中逆风而长——就如同她一样。

  

————————

  

刺驾的事情闹得很大,但解决得很快, 经调查是烨国的人图谋不轨。

  

加上本来就在疆城那边如火如荼的战役, 一时蜀国朝野内外颇为气氛, 民间也颇有躁动。

  

“这次刺驾, 死了一个内阁大臣, 三个四品大员, 重伤了一个备受看重的皇子,这么厉害的刺驾,君上没事——就是受了点惊吓。”

  

谢临云找到许青珂约她喝茶, 可茶才刚飘出茶香, 他就先来了这样一番话。

  

旁坐的还有张生跟方子恒。

  

同属江东学子,他们如果不抱团,怕也会被一些有心人扣上不亲近故乡搞独立的名声。

  

在官场独立是好名声,在入官场前可不是。

  

于是同乡同科的举人抱团是势在必行的。

  

“我听说这死掉几个大臣们似乎对太子一贯不太喜欢,现在很多人都怀疑太子是跟这件事有关系......”方子恒这话让张生惊讶,“不会这也要跟太子扯上吧,那太子岂不是很冤枉。”

  

许青珂抿着茶,问他:“为何你会这么想?”

  

“很简单啊,就是我这么傻的人也知道死掉的人都是跟自己有间隙的,他们一死,肯定有人会怀疑....”

  

谢临云多看了张生一眼,有几分赞赏,但也看向许青珂,难怪她对这个人多有关注,但论资质也不如自己跟方子恒吧。

  

“你怎么认为?”

  

“君上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说什么也没用。”许青珂喝了茶,起身,却是转头看了几人一眼,“与其担心这个,不如准备会试吧。”

  

许青珂正要下楼,忽见外面街道有一辆马车过去,车夫是一个敦厚稳重的中年人。

  

许青珂依靠着窗子瞧着,旁边谢临云也起身看到了。

  

“是枫阳侯府的人。”

  

“你认得?”

  

“那车厢外壁贴有枫阳侯府的族徽,这是他们一贯招摇的方式,就是不知是旁系哪家血脉。”

  

马车规格不够,护卫也不多,必然不是嫡系。

  

招摇?许青珂想起那清远庄子里恬淡的女子。

  

是不招摇就没法活着到邯炀吧。

  

招摇过市有人关注才让歹毒之人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动手。

  

倒是聪明。

  

许青珂淡淡一笑,转身离开。

  

————————

  

会试开始,许青珂要再次经过验身那个环节,进了那个小房间,却没见到负责验身的人,只看到一个人。

  

姜信。

  

许青珂手掌握了下,又松开。

  

“我不知道姜大人刚被晋升为护军都尉,就胆大到插手科举,莫不是要给我开后门?”

  

“后门?我亲自给你验身,算吗?”

  

姜信转身,看向许青珂。

  

小房间光度通明,却是密封。

  

“不喜欢?还是说你更喜欢你自己的人来承当这份工作。”

  

许青珂神色淡淡的,“廷狱不仅喜欢挖人心底里的秘事,还喜欢编故事?”

  

姜信缓缓走来,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便是临驾于她似的。

  

“不,他们只是好奇,好奇人的心,也好奇人身体的秘密,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你起疑吗?你的腰....腰骨,男人跟女人的腰骨是不一样的,你的腰骨太细,肉又少,一模就......”

  

“可姜大人依旧不敢确定不是吗?所以来亲自验证了。”

  

“真聪明....我是廷狱里面最好奇的人。”

  

他的手落在了许青珂的腰带上,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他也低头看着许青珂的脸跟眼睛。

  

他看到了嘲弄。

  

“那姜大人知不知道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还不够细致呢。”

  

手指顿了下。

  

姜信眯起眼,笑了下,收回手,手掌落在许青珂肩头,轻拍了一下,低下头:“预祝你早日入官场,咱们来日方长。”

  

他走了,好像从未来过。

  

三日后,许青珂考完会试出贡院,看到阿青的第一句话就是。

  

“遇上了一个来日很可能是我最大阻碍的人。”

  

阿青神色一紧,“可是需要我去.....”

  

“你打不过他。”许青珂侧头看向马车外,“倒是有趣,这蜀国本身就摇摇欲坠,皇族出腐朽,却还有这么多的鬼。”

  

会试从开始到结束,波澜不惊,但疆城战役已经十分惨烈,国内开始征兵。

  

惹得民间有些民怨——正常征兵当然不会有问题,问题就是有些该去的人没去,不该去的人都去了。

  

“没钱的交不起贿赂,名单上的名字就划不去,本来有男丁的一家出一个,如今交不起钱就活生生被挖走了所有,填了那些富家男儿的位置,穷黩命,富留家,不怨才怪。”

  

顾曳跟阿青这么说,阿青也是冷笑,“这等法子也不知是哪个亏心的提出,从中拿了巨额回扣。”

  

“还能是谁,便是那位刚上位的内阁大臣言士郎。”

  

言士郎,本是那位死掉的内阁大臣麾下的心腹,也是二品大员,却是蜀国百年历史内加官进爵最快的人,不过三十五岁就已经位列二品。

  

如今还当了内阁大臣,距离首辅相爷也不过一步之差。

  

“内阁首辅.....”许青珂指尖摩挲。

  

半个月后,偌大的邯炀传来了战役跟刺驾之外难得的喜讯。

  

会试结果出来了,榜首会元跟一列的入榜贡生成了邯炀百姓热烈讨论的对象,尤其是会元。

  

“许青珂,许青珂是谁?”

  

“不是咱们邯炀人?”

  

是的,她不是。

  

反正所有人都查不到她曾经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