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秋狩

青珂浮屠 胖哈 392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用彼之矛攻彼之盾, 大概就是许青珂用的手段了, 太子跟三皇子两伤, 也各自因为对方削弱而安心不会发作, 云家最倒霉, 可三皇子自伤八百, 对云家也没了那么多的耐心, 就是云妃也因此多有埋怨自己的母族,不得已,云家也只能咽下这苦果, 在这邯炀城中一时沉寂低调了许多,相继的该是景家张狂了吧?

  

相反,景家也低调了, 好像一时邯炀所有的刺头都被压平了锋芒。

  

但恐怕没有一处比佛寺佛山更加清净的了。

  

“小姐, 您放着,我来, 我来。”

  

景萱提着一桶水回院子, 正从小厨房出来的婆子顿时着急上前。

  

“不用, 我又非体弱之人, 只是一桶水而已, 不碍事的。”

  

她笑得清雅, 人淡如菊大概就是如她这样的。

  

底下人却觉得心疼。

  

“小姐,您只是来这里清修的,又不是来受苦的, 委实不用这般.....”

  

景萱莞尔, 抬手安抚了自家奶娘的担忧,“稍微动弹一下于身体也是好的,若是天天待在屋子里,我也会觉得无聊,您不觉得我最近身体变好了么?”

  

她额头有些微汗水,但气色红润,这才让人放心了些,不过两人和睦亲近,却忽觉得有人在看这边。

  

景萱转头,正好看到几个人从前头瀑布台经过。

  

显然是雍容华贵的出身,否则不会有卫队在后面庇护。

  

那华贵妇人侧头看来,目光冷漠却也高高在上,看到她的时候眉头皱了皱,身边便有人要让她们回避以免碍了贵人的眼。

  

景萱两人自然回避了。

  

公主姣到了瀑布边上看瀑布,仿佛并不上心,但良久之后才问。“是景家女?”

  

“是的,殿下,乃是景家大房嫡长女,但听说是因为......”

  

手底下的人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公主姣微微皱眉,“许青珂?”,她问了,却又很快掠过,只淡淡道:“这么说来,她是沈灵月的女儿.....当年她母亲可是城中有名的才女,美貌也是绝俗。”

  

“论美貌,当年谁能与殿下您相论。”

  

公主姣斜瞥了旁边的妇人一眼,有些讥诮,“得了吧,我若是美貌第一,跟那女人也还有一战之力,偏偏美貌比不得人,脑子也比不得,但起码她死了,死得那么惨,而我而活着。”

  

顿了下,她又用很绵长而薄凉的语气说:“沈灵月也死了,死了也好,这茫茫天地的事儿可真太多了,看都看不过来,她若是看到了,恐怕会死不瞑目。”

  

底下人愣是一个也不敢接话。

  

——————

  

邯炀朝堂安生也有好处,至少让蜀国边疆屯的那些诸国军队不敢动手,尤其是蜀国好像已经莫名其妙开始重视边疆军部,还特地调配了军饷物资到边城,一时诸国不太敢动了——起码不想自己先动。

  

不过古怪的是一向鹰派的烨国最近却是悄无声息。

  

晋国的使团就是在这样诡谲的局势下参加了蜀国的秋狩。

  

-——————

  

兽原宽广,北接蜀国,南接中原腹地最大的峡谷苍龙,对面就是烨国,隔着一条巨大峡谷相望国度,若不是这里是峡谷尾部下面就有边境接壤,或许两国也不会只能相争多年。

  

不过这是兽原边缘的事儿,一般蜀国或者烨国狩猎都不会靠近那个地方,又不是找死。

  

蜀国的秋狩不外乎两个内容,一是骑术鼻窦,二是狩猎比斗,前者有斗场,邯炀城中权贵官家子弟上场,女眷们在观赏台上观赏。

  

但她们或许更热衷于斗艳。

  

秀女选拔已经结束了,结果还未可知,宫中消息未传出,往年选秀的时间要早一两个月,结果也早有了,今年蜀国朝堂多事,一拖再拖,如今反而挨着秋狩了。

  

但也无妨,该来的都来了。

  

贵女们或是高调彰显自己的美貌跟内涵,或者各种低调。

  

也有一种自自然然的,比如许念悠,比如秦笙。

  

前者在众女簇拥下,看到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只坐在台上安静看场中骑术比斗的秦笙。

  

今日的秦笙没有刻意低调,穿得简单大方但精致,只是束腰修身,略带英气又不少柔雅。

  

其实说白了,便是脸美貌,身段佳,重要的是这个显赫于军权的百年世家唯一嫡女只堪堪换了一身衣服就有她的气场。

  

她坐在那儿看着,好像场上有人是她所思所想似的。

  

于是有贵女或者官妇们发现场上的人十分英勇,英勇到远超往届。

  

优势的人刻意御马跑过秦笙这边跟前,可秦美人身边一群美人呼喊加油,她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靠近的人仔细一看——秦美人压根没看场上,只是在想事情.....

  

贵公子们蔫了。

  

这.....还真是英雄遇美人豪迈,又为美人气短啊。

  

贵公子他亲娘们各种郁闷,可也知道秦笙那种段数委实不是自家儿子可匹配的,不过幸好太子跟三皇子最近低调,并没有表现,也没有下场。

  

——蜀王并未纳秦笙,看来是因为某种不可知的原因放弃了。

  

那其他人不就有机会了。

  

场上一片“厮杀”,美人们也在找自己的如意郎君。

  

但很快她们发现自己最想要的郎君来了。

  

驰骋骏马于草原之上,大概是所有有志儿郎共同的愿望,男儿当如此。

  

可有些男儿大概只能坐在观赏台上看着这些儿郎们比斗骑术了。

  

而这个刚到的人也只能来观赏台,不过先得跟君王请安。

  

许青珂跟谢临云是唯二晚到的官员,只因御史台被蜀王昨日临时下令抓紧督办案子,其实是做给太子三皇子跟朝臣们看的,便是告诉他们——青海案要结了。

  

于是许青珂两人今日也只能晚到。

  

两人去复命,众人却眼神发直,谢临云也被覆盖在这些目光里,不由皱眉,不动神色得朝着前头走着的人看去。

  

她肯定是心无旁骛的,那些贵女于她眼里好像尘埃,可她于别人眼里呢?

  

就好像早上见她的时候,他的眼都有种酸疼感——看得发直,不忍眨眼,于是酸疼。

  

蜀王那边在大帐前,太子跟霍允彻都有了各自的强大幕僚安抚,自然淡然,比的就是谁比谁淡然!

  

于是高谈论阔,畅谈国事,对象是晋国的使团。

  

晋国也是文明古国,仅次于蜀国,于是重凤仪,这使团的官员也是一个个姿容出众,尤是领头的乃是蜀国第一王东山王的世子北琛,晋王体弱,麾下血脉极少,往年倒有一个皇子,按理说已经是储君,却被刺客刺杀夭折,也是前一段时间的事情,晋国朝堂震动,也是无心攻讦蜀国的原因。

  

但晋王底下成年皇子一死,储位空虚,下面的小皇子要么母族出身卑贱,要么就是资质不堪,国内的风向倾向于东山王继位,或者东山王过继自己的独子北琛到晋王膝下为太子继任皇位。

  

但不管是哪一种选择,以东山王的身份跟手握重兵,加上晋王体弱短寿,这位世子的身份委实贵重,所以他能亲自来,也是让蜀王觉得晋国很给面子,因此也觉得北琛十分顺眼。

  

北琛是个十分清秀的郎君,有贵族的气度,也有东山王亲自教导出来的潇洒豪气,只是言语之间有种旷达山野的随性,此时便是说:“以往便听说蜀国山林沟壑皆是旷达,天野地脉也是宽容,如今见这兽原,是真的十分不俗,相比而言,我们晋国的地脉显得清秀,倒缺了这样能驰骋的地方。”

  

平原多出铁骑,草原之中多有草莽豪侠,晋国那种山山水水都精致的地方,压根没有平原地,所以对骑术并不擅长。

  

蜀王还是十分喜欢这话的,只是彼此恭维也是权术,“你们晋国山水虽秀气,但水运通达,尤其是海上商运可是极好的。”

  

景霄在下面喝酒,很懒散的样子,听两人对话,心中讥诮:可会接下来谈及海上商运?

  

气氛一派大好,北琛也乐于联系感情,却忽愣了下。

  

蜀王察觉到他异样,也顺着看去,正好看到许青珂来行礼。

  

今日是狩猎,没几个人穿官服,可也没有一个人把普通的青色常服穿得这般清远绝色的。

  

许青珂来了,行礼后,抬头看到北琛,目光一扫,北琛下面坐着几个随同的官员,后面站着几个护卫,皆是人高马大,神情肃然。

  

没有那一男一女。

  

来得这么巧,若不是一起的,就是彼此为敌的。

  

两拨人还是一拨人?

  

她瞥了一眼,收回目光,只略作揖行礼。

  

“御史中丞许青珂见过世子。”

  

北琛此时也回神了,似深深说:“原来你就是许青珂啊,远闻不如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许青珂总觉得这人话里有话,晋国么....呵呵!

  

“许爱卿来了,来,赐座!”

  

许青珂走向自己座位的时候,看到归宁府的人今日也来了。

  

皇家景家云家归宁府还有秦家沈家钟家周家等等权贵士族一一在列。

  

归宁府来了家主夫妻跟许念悠,当然,还有归宁侯的世子许念胥。

  

后者是坐在宗室群体里面的。

  

许青珂收回目光,坐下了,抬头看到景霄似笑非笑的脸。

  

这位侯爷今天来了,而且穿得懒散宽松,却给了很多人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如芒刺在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