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配对

青珂浮屠 胖哈 4142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骑术比赛在诸国素来都是比较流行的, 尤是王家基本上每年都有春狩跟秋狩两次, 骑术之后才狩猎, 但骑术比赛虽是开头, 是预热, 也是有奖励噱头的, 诸国各有传统, 其中蜀国的传统就是给优胜者系骑巾。

  

骑巾也非一般的丝巾,而是用的金蚕丝,这金蚕丝一缕便可价值千金, 一条丝巾便可价值连城,素来只为王室贡品,但它的本质珍贵, 众人却更在意系骑巾的意义。

  

在蜀国, 给优胜者系骑巾素来是长辈或者朝廷权贵们主持的,多是君王者, 或者类似景霄这样具有代表性的军侯, 来自同龄人, 且是一个异性。

  

本不该是这个人的。

  

可偏偏景霄要把她拉出来。

  

秦笙目光掠过蜀王眼里的探究跟深沉, 这种探究是对许青珂的。

  

他们的君上的确是个多疑的人。

  

三皇子跟霍允彻也留意到景霄的意图——君上对秦笙有念想, 君王者如此也不奇怪, 天下美人有哪一个君王没有资格拥有的?可若是宠臣跟君王相争......哪怕君王已经放弃了美人,这个宠臣也是该死的吧。

  

景侯此举有些歹毒了,也出乎人意料。

  

蜀王眯起眼, 正要说什么, 却看到许青珂看向他的眼睛。

  

怎么说呢,他很早之前就知道这位许爱卿的眼睛会说话,谋略无双,冷静自持,他相信这位年少入仕途便被他提拔起来且果断帮他铲除许多乱臣贼子的臣子此时依旧是冷静的。

  

既然她是冷静的,自是不会为了一个美人跟她的君王作对,既如此,她的君王难道要为了一个美人自断臂膀,从了狞臣的心思?

  

何况....这个美人他目前已不宜拥有,一个萝卜一个坑,这个秦家的坑总需要有人替他填上。两个儿子必然是不能的,不能让他们如虎添翼,否则前功尽弃,云家景家也不能,其余人不是他不信任,就是能力不行反会被秦爵掌控,目前为止好像就一个许青珂.....

  

短寿,体虚,意味着无子,秦家会断后,不为他所忧,也不用怕许青珂得了秦家助力会肆无忌惮,毕竟短寿,且就算她有异心,要让她死也不难。

  

——相比而言,景霄这种人就困难多了。

  

君王心几个起伏,其实也就在众人眨眼之间而已,他们猜测中,君王已经爽朗笑了。

  

“景侯说的有理,细看起来,许爱卿跟秦笙果然是郎才女貌。”

  

这话说完,太子跟霍允彻脸色都变了。

  

许青珂跟秦笙?

  

在场的人也没想到蜀王会突来如此清奇一招,这算乱点鸳鸯谱?还是秦爵把蜀王得罪深了啊,非要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往火坑里推。

  

许青珂的确是一火坑。

  

体虚短寿~~守活寡的命儿!

  

许青珂当时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暗示蜀王不要犯蠢,没想蜀王自己能举一反三,顺路把她跟秦笙凑一起的,至于他的心思,她当然明了。

  

估计秦笙此时也很无语。

  

这气氛有些尴尬,众人不知道是要附和好呢,还是不附和......

  

“丫,细看之下还真是,不过我觉得如秦姑娘跟许大人这样容貌的人委实不该凑在一起。”

  

为何?毕竟是晋国世子,众人是很给面子的。

  

没想到北琛咧咧嘴,笑呵呵得说:“长这么好看,该是分开跟他人结合,如此才能生出更多好看的孩子,尤其是要跟长得没有她们好看的人,就比如在下我.....”

  

他理直气壮,壮到很多人无言以对之下竟觉得很有道理。

  

许青珂跟秦笙:“......”

  

长得丑你还有优势了?

  

清秀的北琛世子如此说,蜀王是真真接不下话了,他是觉得这晋国是真心不足为虑,看看这大有可能成为太子的人这脑子长的。

  

委实不靠谱。

  

于是又是皇后出来打圆场,蜀王顺势让许青珂给秦笙系带子。

  

许青珂从宫人手中取过骑巾,给秦笙系在了腰上,秦笙虽高,可许青珂身量却比她还高出一些,近看之时分外觉得此人眉眼精致如画,仿若仙人。

  

秦笙有些恍惚,她是见过那位伯母美貌的,说是海市蜃楼中出的仙人也不为过,但幼时见阿珂妹妹,只觉得她好动机灵,时常将自己弄得跟皮猴子似的,如今长大了,是真有几分那仙人般的美貌,又添几分内敛锋芒的神秘气质,若杀伐时候,便是魔魅,一如她那日在街口看到她逼迫张恒等人的样子.......

  

还只是二十出头而已,若是如伯母那般到红颜如酒的年纪,怕是真的要颠倒苍生。

  

她莫名忧虑。

  

她的忧虑也是有道理的,当谢临云看到许青珂跟秦笙站在一起,且那素来用来翻阅案宗的芊芊玉手细指在金丝骑巾上穿梭,第一反应自是怕自己的上官真的会跟秦笙喜结连理,但很快察觉到另一件事——他的上官比邯炀第一美人秦笙还要美貌几分。

  

不过幸好许青珂系好骑巾就退开了,仿佛一点也不留恋跟秦大美人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蜀王看了许青珂一眼,笑说:“骑术比赛已经结束,寡人是要在这里等青海王他们到来?”

  

这话虽是笑着说,但总有人听出了几分深意。

  

青海王啊,而是霍姓里面仅次于蜀王这一脉的王族血脉了。

  

君上终于要对青海王下手了吗?

  

景霄眸光微闪,忽说:“君上不必挂心,他们来了。”

  

转头看去,青海王可不就是疾步前来吗,宫人们急着汇报都比不及他的步履。

  

“君上,青海王......”宫人报,许青珂转头看到右臂负伤的青海王满头大汗,一被允许觐见就快速跑来,直接跪地磕头。

  

“臣弟晚到,让君上久等,实在该死.....”

  

竟就这么扑着跪下了。

  

堂堂第一宗室亲王,却对蜀王如此恐惧,想来也是惜命的。

  

宗室的人多少有些轻蔑,也只有老一辈的感觉很是复杂——不惜命又不聪明的都死了。

  

就是不知道青海王路上遭遇的刺杀是谁动的手。

  

蜀王?景侯?

  

“哎呀,阿枕你这是做什么,寡人知道你在路上遭遇刺杀,可是忧心得很,你负伤在身,本就该好好静养,何须这么着急.....”

  

景霄冷眼看蜀王表达兄弟亲情,刺杀?是这人弄的?

  

“臣弟这点小伤不碍事,多亏路遇郑将军,得他奋勇杀敌,保护臣弟到此,否则就见不到君上了。”

  

郑青城就在后面,这个草根将军显然浴血奋战过,此时有些脏污脏污的,似乎也知道自己身上不干净,就远远站着,跟闷葫芦似的。

  

“郑?”蜀王一时有些忘记郑青城是何许人,许青珂在一旁提醒:“君上,是曾在白马栈道救过微臣的那位.....”

  

“奥,是他啊!寡人记得,还赏赐过,没想到真如此英勇。”

  

宠臣也,鸡犬升天,一向不为蜀王待见的草根将军愣是被蜀王大加夸赞,其他官员见状自然纷纷附和赞赏,实把郑青城夸得面红耳赤手足无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直到蜀王又给了赏赐。

  

“啊!多谢君上赏赐,实在多谢,我...微臣...”傻大个语无伦次,俨然被这些赏赐给激动傻了。

  

可邯炀的官员们心中暗想:不就是送了粮食百担黄金百两吗?至于激动成这样?还真是土鳖。

  

可一些武将却是觉得有些心酸。

  

“行了,瞧你这傻样,下去吧。”蜀王哪里会跟郑青城这样的蛮熊多说什么,郑青城本来就不耐烦在这些贵人面前说什么,便是麻利得跑了,跑得相当喜滋滋,边上的宫人都纳闷了——就这样还能保家卫国?

  

郑青城在大帐外遇上了负责守卫的秦夜,两人以前是同袍,郑青城看到后者十分之欢喜。

  

“秦将军!”

  

秦夜笑了,上前说话,两人寒暄中,郑青城忍不住还是提了一句:“我以前老觉得许青珂是一个长得好看、其实内心奸诈狡猾无耻的奸臣,现在却觉得她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奸臣,就是太会算计了。”

  

你真的是唯一一个把许青珂评价得这么彻底的人啊。

  

“因为一百两黄金?”

  

“不止,还要算上一百担大米。”

  

“.....”

  

这许青珂为何要拉拢郑青城?好像她对军部武将并不错。

  

有染指军部的野心?

  

还有青海王遇刺......

  

秦夜默默微笑中,目光却漂移了下,“那位长得好看奸诈无比的许大人也不是能事事算得完美的。”

  

比如她算到了五皇子霍允延今日会被放出来,也会带着九皇子拉拢宗室感情,但肯定没想到九皇子一看到她就放飞了自我,甩开他的手,如脱缰的野马飞奔而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拿出身后藏着的一朵花儿。

  

“仙子哥哥,来,这朵花花送你哦~~”

  

许探花无视了北琛的搭讪,抗住了景霄的试探,稳住了蜀王的配对,却愣是没躲过九皇子的一朵花花。

  

这花花黄悠悠的,长得比其他的小黄花大一些,肥一些。

  

“五哥哥说这是黄花之王,最配仙子哥哥你。”

  

黄花之王.....

  

许青珂抬头看到仿佛被关了许久灭掉了锐气的霍允延笑得一脸纯良朴素。

  

黄花之王啊,许探花。

  

这花你敢接吗?

  

许青珂不能不接,一个小孩子的,一个小皇子的,她只能接下。

  

“多谢殿下”许青珂刚要伸手,忽见众人惊呼,接着看到草原之上有一黄灿灿的大坨物体奔跑而来,嘴里要咬着一捆花儿......

  

“保护九皇子跟许大人!”护卫们想冲过来,可它速度太快,直接朴到了许探花的跟前,屁股一坐,头一抬,把一捆黄花送到了许青珂跟前。

  

还斜瞥了旁边的九皇子一眼,尾巴来回摇着。

  

九皇子感觉到了来自它的蔑视。

  

狗狗之王的蔑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