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沁园

青珂浮屠 胖哈 3950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周阙此人早已远离朝阙许多年, 年青一代很多人都认不得他了, 但老一辈看到他的时候, 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一朝权臣呼风唤雨的时候。

  

只是后有景霄, 再后有许青珂。

  

“景霄狂肆阴邪, 许青珂孤冷寡情, 跟周厥是不一样的。”左相明森对跟随自己来的心腹助手这样说道。

  

离朝太久, 蜀国人都已认不得,何况渊的,这个渊的礼部属臣因此多看了周阙两眼。

  

“那此人?”

  

“蜀国的衰弱历朝历代, 可这一代的衰弱最快,就开始于许致远死后,而周阙离朝....一武一文肱骨之臣都离开了朝野, 景霄崛起....”

  

“听说钟元是周厥接班人, 但看起来似乎....”

  

钟元中正,但并无太大政绩, 也没有太大实权, 只被蜀王竖于阁中当摆设, 更别说其他阁臣了, 所以渊更在意许青珂跟景霄。

  

明森却没有继续说话, 只是看了一眼周阙那边。

  

周阙、钟元跟归宁老侯爷, 这些人都老一辈了,今日的重点恐怕还是那许青珂。

  

明森转头看去,正好看到许青珂偏头看周阙等人的表情。

  

一贯冷清, 眼神里却多了一些什么似的。

  

谢临云有心带许青珂过去跟周阙等人寒暄, 但许青珂说:“不必。”

  

谢临云听出了许青珂这淡凉嗓子中的冷漠,他怔了下,也没问,他本就揣度不出这个人的心思,那么....不想,她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大人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脆弱,是昨夜没睡好吗?”

  

他的目光不算明显,但仔细一看还是能看出来。

  

许青珂自觉已经招惹了某个人,已是头疼不已,如今对这事儿尤有几分井绳如蛇的忌惮,于是偏开目光,不咸不淡回答:“没有”

  

她对此人有几分欣赏,久而久之在公事上就会多接触几分,若是真给了对方一点遐想,她也的确要控制下言行。

  

谢临云察觉到许青珂今日兴致不高,更察觉到她语气里的冷淡疏远,还以为她是因昨日那些消息而不悦,但他偶然留意到许青珂朝女眷那边看了一眼,心念顿时起伏。

  

“秦姑娘还没来。”

  

谢临云这话来得突然,似有几分别的意味,许青珂知道这人误会,却没解释,只嗯了一声。

  

——————

  

秦笙确实在去沁园的路上,今日已不是她秦家的事儿,她可去可不去,只是觉得平日里难得有机会见到青珂,今日这番机会便不能错过的,何况蜀王跟她的消息才传出来,她便是闭门不出,难免给人感觉谣言确有其事.....

  

但那是不是谣言,她心里终究是恼的。

  

虽是帝王,可比人世间多数人都显得龌龊,她自己从前被对方盯上都觉得不喜,何况青珂那样的人物。

  

想到民间编排绘声绘色的事儿,秦笙眉头紧锁,正要按下太阳穴,外面忽传来尖叫声,外面护卫也大喊:“小姐快出来。”

  

秦笙撩开帘子,看到前头一匹乱马啼叫,街上一片混乱。

  

那乱马直直冲着他们这边马车而来。

  

本来有护卫在,这一匹乱马也该能制止的。

  

坏就坏在这匹马本来还好好的,在靠近他们马车后才忽然发狂,马蹄踢打,惊动了秦府这边的马匹,于是马儿撒腿就跑,护卫拉都拉不住,秦笙撩开帘子的时候,那乱马刚好踢过来,自己这边的马惊恐狂奔!

  

马车失去控制,秦笙的安危也难以控制,眼看着就要朝桥头那边冲撞去....

  

秦府的护卫紧追不舍,却苦于无法,紧要关头,忽从人群中掠出一人,速度极快极狠,凌跃跳射到那乱马跟前,一拳轰出,直打在马头上。

  

这匹骏马当下毙命,身体歪倒,但马车也顺势歪....

  

两腿一开,大手一抓,那马车竟被此人牢牢抓住,仿若天神降临,马车牢牢无碍,马车内的秦笙心悸未定,再次撩开帘子,只看到肩头扛着车架的男子蒙着面,只一双眼。

  

她看到,登时愣住了。

  

护卫赶到,秦笙已经下马了,那人直接扔了马车,脚下一点就掠了出去,窜入混乱人群中不见踪影。

  

“小姐...你怎么样了。”

  

护卫们担忧不已,秦笙摇头,神色镇定之中,她的目光也瞥过两边酒楼店铺等等。

  

有人动了歪心思。

  

“刚刚似乎有两个人,属下刚刚追上去看,对方跑了,看衣着虽是一般,但脚下鞋样似乎不像我们蜀国...”

  

一个暗卫凑到秦笙身边低语,秦笙收回目光,淡淡道:“草原野王,也不过如此,罢了,走吧。”

  

但她脑子里依旧滑过刚刚那个人的眼。

  

这双眼似曾相似。

  

——————

  

今日的沁园的确有意思,因看戏的人有意思。

  

“皇后都被放出来了。”夜璃觉得这蜀国的戏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也不知接下来会怎么唱。

  

“小心一二。”商狝依旧不敢小看正在急速衰弱的蜀国。

  

狗急还跳墙呢,何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咦,那个就是蜀国的九皇子?”

  

皇后跟蜀王是一起来的,一王一后仿佛摒弃前嫌,试图给异国一副友好和睦的假象,身边还带着一个胖嘟嘟可爱的小皇子,这一幕其实看起来很和~谐,寻常人都不会知道其中龌蹉。

  

蜀国的人也不会自揭其短。

  

不过蜀王那副病弱模样倒是真真怎么也遮掩不了的,北琛甚至觉得自家君王也比对方来得强健一些。

  

这蜀王恐怕活不了多久了,他暗戳戳想着。

  

但也留意到那小胖九皇子到场后就朝一个地方跑去。

  

手头还带着什么物件。

  

“仙子哥哥,仙子哥哥,这些戏不好看,我们去放风筝好不好。”

  

霍允延看到九皇子过来的时候就借口脱了身,“小九,跟你说了许哥哥是妖办大事的,不能跟你放风筝。”

  

虽是看戏,可堂堂御史大夫哪能撇下朝臣跟外宾去跟小皇子放风筝,传出去都丢人。

  

九皇子年纪还小,哪里懂这些,只觉得失落,耳边却传来许青珂说:“放不了,你的风筝是坏的。”

  

咦?九皇子惊讶了,拿起手里的大风筝,“仙子哥哥,这是坏的?”

  

“嗯,骨架松了。”许青珂取过风筝,指尖在风筝后的竹篾骨架后面弄了几下。

  

她低头认真的样子很容易让人恍惚,霍允延忽觉得许青珂也不是待所有人都冷漠的。

  

至少对他的这个弟弟就比较温柔。

  

温柔?这个人竟也有温柔的一面,看起来让人感觉颇为.....不自在。

  

“好了”许青珂弄好了风筝,递给九皇子,后者高兴,可也不去放风筝。

  

“我想跟仙子哥哥看戏,你看什么,我看什么,左右仙子哥哥在,什么戏都是好看的。”

  

这番话说的谢临云、霍允延表情都略有复杂。

  

谁说这小子痴障的,小小年纪竟还会说这般好听的情话?

  

“对了,仙子哥哥,元宝呢?”九皇子还是有点惦记那头蠢狗的。

  

不过九皇子才念叨一下,就听到汪汪声了,众人惊疑,这年头念人名会念来人,念狗名也这么准。

  

许青珂也有些惊讶,结果一转头就看到某只金毛大狗赫赫威风得摇摆着尾巴走在皇宫大道上,旁边奏折白衣飘飘的上师阁下。

  

上师带着一条狗来了,在许多人复杂疑惑的目光下走到许青珂跟前,有七分冷清三分淡笑。

  

“我道是谁家能养出这般肥硕可爱的狗狗,料想必是不拘泥于世俗的清雅人物,没想到是许大人.....”

  

这人总能一本正经明月绮丽般说着奇怪的话。

  

肥硕可爱?这狗?

  

不拘泥世俗?清雅人物?说你自己吗?

  

许青珂眼帘微微动,掠过对方的脸,想起昨日对方流鼻血的样子,心中真真是什么感觉都有了。

  

但脸上不动声色:“多谢上师看住了它,免得它惊扰人。”

  

“不过是看它跳墙跳了七八来回差点把宫墙给挠成筛子于心不忍罢了,不过它叫什么?”

  

师宁远如果要演戏,旁人根本看不出分毫,只觉得这位上师对许青珂尤为关注。

  

可这里哪个人对许青珂不关注?

  

太子戾跟伏尸对视一眼,后者摇头,他用了不少法子试探,可都没能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这许青珂太滴水不漏,而且如今蜀国朝局古怪,委实不好出手太明显。

  

只能压着。

  

“我知道我知道,它叫金元宝,小名蠢蠢。”

  

“好名字,大俗大雅。”师宁远笑容清远。

  

九皇子都懵了,这就是大俗大雅啊?这个长得也十分好看的哥哥好生奇怪。

  

但夸仙子哥哥总归是没错的。

  

“我也觉得仙子哥哥十分厉害。”

  

瞬时,两人看对方都很顺眼。

  

好人啊!

  

许青珂看这一大一小来回吹捧,莫说别人,她自己都觉得尴尬了,便是不理他们,只带了金元宝转身。

  

恰看到秦笙进来。

  

金元宝激动了,又一个女神!

  

金元宝撒丫子过去,许青珂自也笑着过去。

  

秦笙听到金元宝汪汪声,转头一看,也笑了。

  

这是相视一笑?

  

师宁远跟九皇子:狼心狗肺,无情无义,好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