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去山

青珂浮屠 胖哈 3894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不功名不参军, 一事无成, 在下也十分苦恼, 便特意让母亲求了君上让我随同, 一定不会给大人添乱。”

  

其实蜀王下令的时候, 这事儿就已经盖棺定论了, 固然许青珂如今的确有反驳蜀王的能力, 可她没必要,而许念胥这番话也只能是走个过场。

  

可他无比认真,好像的确需要许青珂的同意似的。

  

“嗯”许青珂对此好像不置可否, 她对许念胥一向如此,冷淡不亲近,但也不会抗拒——事实上, 你很难看到她真正抗拒一个人。

  

她的心很深。

  

许念胥本是兴奋的, 看到许青珂这般反应也是稍稍冷静了下来,什么也不说, 只默默准备了行礼, 竟也没带随从, 就一个人。

  

谢临云也属于权贵子弟, 可比不得许念胥这样的皇亲贵胄, 跟他并无交往, 这一路默默观察,发现这人并无皇亲的那些坏习惯,倒是沉稳大方, 这一路来风餐露宿也可以忍, 等到南城,自身白皙皮肤黑了不少,但精神气儿不错。

  

谢临云观察许念胥,许念胥何尝没有观察谢临云这个许青珂的左膀右臂。

  

谢临云已经在许青珂手低共事两年将近三年了,他不是许青珂那种妖孽,便有一个进步的过程,从弱到强,从不适应到熟练,如今的他哪怕许青珂不在的时候也能坐镇御史台,御史台如今坐稳三司之首,其中也有谢临云抹不去的功劳。

  

快到南城的前一夜,大雪在前两日就已经停了,天气十分好,是以哪怕之前路程被大雪延缓以至于错过驿站跟镇甸,这月明星稀的也甚好。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露宿了,大冬天露营是一个苦差事,看着篝火的火光,许念胥看向对面的谢临云,“我从前以为上官出行外州的吃住多数奢华舒适,却没想到这般艰难,尤其许大人身体还不是很好。”

  

若是寻常官员都鲜少会忍这种艰苦,至少会竭尽可能让自己的待遇达到更好,然而许青珂身体不好,却一路过来没有任何抱怨,她已经在马车中睡很多天了。

  

许念胥觉得自己对这个人又有了一番深刻的认识。

  

“所以我们都在尽力让大人少外行,尤是这样的大冬天。”

  

许念胥听出了几分对蜀王这次命令的不满,他其实也知道蜀王本性凉薄冷血,明面上对谁盛宠,其实只要威胁到他的利益或者有利于他的利益,他是断断不会体贴他人的,这也是满朝皆知的事情,不过君主也多数如此。

  

只是像蜀王这样明显的算少的。

  

“不过我看今日没下雪,也不是很冷,许大人还是在帐篷中睡更好。”

  

马车里毕竟逼仄,许青珂这样确实辛苦。

  

许念胥的建议让赵娘子跟阿青多看了他几眼。

  

许青珂不是男子,之所以待在马车里,也有不跟男子们一起睡而避免被发现的缘故,不过前几日天气不好外加马车内睡觉也让根骨不舒坦,今夜这样的天气也该是松散筋骨的好时机。

  

在让自身舒坦健康的原则上,所谓的男女防线其实也不算什么。

  

“嗯,今夜可以,诸位也可以睡个好觉,不过安排好值夜。”

  

许青珂喝着汤,吃着干粮,细嚼慢咽的,好像在哪里都很泰然处之。

  

帐篷很简陋,树下地上铺上毛毯,树枝插了当做柱子,上面覆上布帘,如此就算是简易的帐篷了。

  

阿青动手快速,在篝火点起之前就已经做好,安置在防卫的最中间。

  

许念胥睡在附近,临睡前,看了一眼许青珂那边,想了一会,又爬起来了,拿了一些柴火在帐篷不远处又生了一篝火。

  

谢临云看到后,也默默弄了一团篝火守着。

  

如果再算上守夜防卫的阿青。

  

就是三个年轻小子守着篝火了。

  

赵娘子看到这一幕,默默转头看向自家公子,公子好像对此不以为然。

  

赵娘子默默扶额。

  

——————

  

远在渊国堰都皇宫之中,渊王秦川正在翻阅奏章,外面下着雨,雨水淅淅沥沥,似乎有些恼人。

  

尤是秦川开始看来自诸国各地密探传递回来的密报。

  

晋:晋王病入膏肓,晋后把持宫中,朝中势力分裂,东山王北雍掌握兵权,拥护新太子宴,太子宴乃从蜀国接回,本名燕青衣....

  

烨:烨国齐藤败秦夜,心中不甘,联系朝中势力...

  

这些是那些隐藏的探子递回来的情报,秦川表情很是冷漠,直到看到秦夜的密保。

  

他打开密保,密保中提及蜀国朝堂变化,涉及太子五皇子跟宫中等等,当然也包括景霄,最后才是许青珂。

  

“半壁朝权,得宠宫中,御史台居三司之首,太子跟五皇子均拉拢不成,独立孤冷....“

  

这些都在秦川预料之内,可他一直不明白这个人如果爱的是权位,为何对他抗拒,若是不爱权位,可她所作所为又全然是为了权位的样子。

  

他沉思着,看到秦夜说许青珂似乎身体有碍去了温泉山....

  

“身体羸弱?泡温泉?”秦川想起那夜在亭中见到的许青珂,眉目如月如画,皮肤白皙而细腻,有时候他于宫中宠幸妃子的时候也自享受过雪肤凝脂,但不知为何,总会想起那张脸。

  

弱吗?那可是一个让他都吃了亏的人,会虚弱到需要借助温泉养身体?

  

本该疑心于此,可他脑子里不合时宜闪过一些臆想的画面,秦川微微皱眉。

  

心机似魅,蛊惑人心。

  

怎么会是一男人?

  

难怪国师会有那样的批断,他原本不以为然,但若真有这种威胁......

  

“要么死了才让人安心,放在眼皮底下掌控....”

  

————————

  

次日凌晨,许念胥按了下有些发疼的脑袋,看了一眼已经忙活起来的谢临云跟没有任何影响的阿青,表情略复杂。

  

一到南城,稍作休息,血牙的人就上门了。

  

曹墨腰上悬着血刃,身上有一股寻常军人都没有的血杀之气,他看了阿青一眼,眯起眼。

  

看到许青珂后,曹墨开口:“许大人,君上让您执掌此案,我们血牙本也不愿越俎代庖,但我们这边调查已经到了关键之处,若是让御史台插手又得横生枝节,不如跟您分开调查。”

  

这番话已经是冒犯了,毕竟许青珂是位居二品的朝中大官,而血牙是不列入品秩的,不过这也意味着对方不用遵守朝廷规矩,也意味着这个男子的执管权很难分割。

  

——山高皇帝远,血牙若是不肯张开嘴巴,许青珂很难从他嘴里拿出一块肉来。

  

至于提审那些重要犯人就更不容易了。

  

血牙就是一个升级版的廷狱。

  

许念胥站在一旁暗暗想到。

  

许青珂刚到南城行辕处,已经小睡了一会,精神不错,看到曹墨如此锋芒毕露,也不恼,只淡淡道:“本官正愁近期身体不好,如此要案费心费力,既血牙已能分摊,也不错,只是本官毕竟承王命而来,三日后自然要问查结果,否则难以交命。”

  

曹墨觉得这个说法倒也不错,只是没想到许青珂会这么轻易就让步了。

  

“所以三日的时间,你们血牙最好将调查结果做得完美,免得被本官挑出什么毛病来,毕竟本官习惯素来不好,不喜案宗有瑕疵,这点御史台的官员都深有体会。”

  

曹墨脸色微微一变,他听出了许青珂的意思——调查的事儿她可以让权放手不管,但最终这种结果是要过她手的,而论查案,整个蜀国有谁能跟许青珂抗衡?

  

那调查结果但凡有半点问题,她都能抓住发难,将矛盾直指血牙!

  

她要把香饽饽变成烫手山芋!

  

曹墨刚想说什么,许青珂放下茶杯,铿锵作响。

  

“你可以走了。”

  

曹墨目光一闪,只皱眉,直接转身离去。

  

许青珂喝着茶,看着这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大人,真的将赵开等人留在他们的手里,那我等要做什么?”

  

谢临云有些不懂许青珂的路数。

  

“去山里。”

  

————————

  

南城的铁矿在山中,许青珂是朝廷派来的大员,当地的县城不敢怠慢,之前的县令已经被逮捕,如今还未有新任到任,但下属本地的太保临危受命,亲自来迎,且带许青珂等人向铁矿所在的须余山,这山跟普通的山也没什么区别。

  

“本来我们也不知道山里有铁矿,后来县衙忽然封山,不让当地猎户狩猎,也曾上告过,可县衙严厉叱骂,还逮了几个猎户进了牢狱,其余人也就不敢闹腾,只能走远路去其他地方劳作维持生活,好生艰苦,所以大人您可以看到山脚下那些村庄有些萧条。”这太保一路抱怨,话特别多,好像搜肠刮肚似的,许青珂看了一眼前头堆积出来的累累泥土山石。

  

这些都是开凿铁矿留下来的痕迹。

  

上头就是铁矿洞。

  

许青珂忽说:“最近几年,附近城镇有青壮年失踪吧。”

  

太保闻言顿时表情不太自然,“回禀大人,并无....”

  

“开凿矿洞需要人力物力,物力无非是钱财,人力就是苦力,自己的人马自不能用来当这等辛苦的苦力,而且这种苦力是要被严密监守封闭的,结果也要被杀人灭口,以免暴露。若是外地人,交通转移甚为麻烦,若是出事,也容易被外县查探,最好是当地取人,将一切都掌控在一定范围内,所以当地会有青壮年失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