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舞与血

青珂浮屠 胖哈 4074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秦川在外主持祭祀最后阶段的时候, 心中并非不安, 只是想起许青珂刚刚对他说的每一句话。

  

首先, 那簪子是秦笙的, 他一看就知道——是女人的, 也只能是秦笙, 否则难道许青珂还有第二个牵肠挂肚的女人?不会有, 也不能有!

  

其次,秦笙被抓了,而且抓她的人还用了这大藏黑鸦的手段来胁迫她。

  

——那簪子就是胁迫的证据, 许青珂不得不妥协,所以答应了成为渊,哪怕需要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其三, 她说他帮不了她, 说明她知道那个人是谁,也认为他不是他的对手。

  

那个人是谁?秦川坐在王位上, 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目光一扫, 堂上朝臣井然, 就是诸国外宾也恭敬有加。

  

这世上能让他忌惮的人极少, 她说那样一句话, 是要让他起疑,进而跟她的对手割舍为敌。

  

罗慎,然后是原齐, 最后是......

  

明知道他会怀疑她的用心, 却依旧三分坦然七分狡黠,这是阳谋,让他无法回避的阳谋。

  

利用的是一个君王的独权之心。

  

秦川手掌抚摸了下扶手上的龙头,指尖却回忆起那芊芊皓腕的触感。

  

细嫩如凝脂,柔弱无骨,这样的美貌加体质,如何能是一个女人,似乎....似乎身上还有清冽香气。

  

跟她一比,那颜姝在他眼里反如同一个男人了。(在此为颜美人默哀三分钟。)

  

可又有哪一个女人如她这样,权谋强大绝顶纵横,他甚至明白自己的权术都远不及她,纵然原齐明森也是。

  

只有一个人能超越她吧。

  

秦川阖上眼。

  

她给他出了一个登基以来最大的难题。

  

但下面一群人为难的是——许青珂一个蜀的人,到底会不会渊鸿之舞,若是不会,这祭祀就成笑话了。

  

还有一群人与之辩驳,神明既然选定了许青珂,就必定认定她会渊鸿。

  

便又有一群人说,她为何会渊鸿?

  

蔺明堂看一群朝臣辩驳如云,他垂着眼,若有所思。

  

他没想到局势会演变成如今这样——总跟许青珂有关。

  

“此人是个祸害。”

  

他的父亲昨晚对他说的这句话,忽浮现脑子里。

  

祸害?是因为她权术厉害,且不服于他们渊呢?

  

正此时,秦川忽然听到哗然躁动,又察觉到了这些躁动顷刻冷寂。

  

他睁开眼,看到了一双双惊呆的眼。

  

心中猛然一跳,他转过头。

  

一个人走出来了,一步步,她远不及他高,可跟一般男子无二,因为身体纤细单薄,下身腿很长,穿起衣服来尤显得卓越风流。

  

就没见过她不好看过。

  

可他没想到这样一件简单的祭祀渊服会让她这样.....绝世。

  

黑绸之外肤白盛雪,白面具之上一双眼黑玄似渊。

  

简单的黑,简单的白,步履不快不慢,她还未跳,秦川就已经觉得这个人成了古老而神秘的渊。

  

而她也没有任何做作,甚至也不看任何人,走来,路过两个挨凑着的浪荡风流官家公子哥的时候,随手一扯,那两个公子哥腰上的折扇到了她手中。

  

两个公子错愕,嘴巴张开,却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

  

他们看到其中一把在她手中指尖转了个圈,甩出。

  

那折扇飞旋着往台上。

  

台上刚上来的颜姝下意识伸手....啪!折扇到了手中。

  

触手冰凉。

  

那个人塌上了阶梯,衣摆之下赤足,都是赤足,上下的时候,赤足跟衣摆交替相见的时候,便有种让人目眩神晕的美感。

  

仪式感。

  

“渊跟鸿,手足肢体而已,但渊鸿者,音共而成羽....”

  

这话,或许只有颜姝听懂了,若是渊跟鸿分别独舞,舞者自是用肢体表现自己的角色,可渊鸿若要一体,就需要一种器具来共音。

  

乐器?扇子?颜姝脑子里似滑过什么,直到许青珂说:“随便弄吧。”

  

随便...弄?

  

颜姝错愕,却也不能多问,因为许青珂已经上来了,且乐起。

  

骑虎难下,她看向许青珂,后者表情淡漠,目光沉静,无端的....她宁静了。

  

此人心机无双,刚刚那番话的意思大概是——随心而已。

  

当乐曲与舞蹈的最高境界,契应天地。

  

颜姝顿悟了。

  

却不知道许青珂没这种意思——她的意思,真的是只是随便跳跳,毕竟她已经上这个台了。

  

只要上台,只要跳起这个舞,她就一定会达成目的。

  

不远处的阁楼,戴着面具的师宁远靠着柱子,看着她上台,听到乐起。

  

他的满身心都在想着她可能会遇上的凶险,毕竟原齐恨不得将她处之而后快,这祭祀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所以他将警惕性完全提起,随时准备应对任何危险,然而....

  

当颜姝往左侧步,而许青珂右侧步,两人擦肩而过,而同时转身回头,黑袍衣袍随着动作而飞舞拍打到的时候,刷!扇子同时打开。

  

那动作,那声音,那相视一眼便达成的音感。

  

担心她不会渊鸿的人,只在顷刻间就看到了渊。

  

师宁远心里猛然狂跳,忽想起——她跟那便宜太子燕青衣是乐道上的莫逆之交,而那燕青衣虽其他不入他眼里,但乐道的确了得。

  

这也意味着,他心心念念的小许在乐道上也天赋超绝。

  

那扇子甩开的时候,师宁远把自己分成了两半。

  

一半专注于可以危险,一半却不由自主沉沦在她的舞之中。

  

虽说渊鸿在刚刚一眼的时候就有了默契,可他仍旧可以将她们区分开来。

  

——她的小许永是唯一的,何人能堪比?

  

这世间人彼此若无接触,谁晓得你内在唯美?

  

是以美,多数在于皮囊。

  

颜姝的皮囊之美在于形容,形体纤长窈窕,鸿雁翩飞之美,颜容精致盛雅,珠玉明丽之艳。

  

这样的美人,举国出一个。

  

这是女人的皮囊之美,她的内在之美可见才学文艺,但在这里看不出来,众人更直观领略到她的皮囊跟舞技。

  

但许青珂并未多凌驾她几分,她在配合颜姝,配合她成就了渊鸿。

  

世人看到的也是渊鸿。

  

这种配合是低调内敛的,身为鸿的颜姝深刻体会到了,却无法为此做出反应,因她已经完全沉浸在舞与曲的境界中。

  

渊的古老士子风华,鸿的绝世惊艳,流畅,完美融合,不分渊跟蜀,也无所谓是许青珂还是颜姝,全体只沉沦在这辽阔古老的祭祀天地中。

  

直到曲乐转,肃杀衍生。

  

渊鸿渊鸿,所谓渊鸿,便是男女,女子在前婉转,后面杀意来的时候,便是渊独舞的时候了。

  

也是这渊鸿祭祀的末尾。

  

要结束了,杀意也来了——金戈琴音,笙律悲鸣,钟鼓抨击,嗜血黑衣。

  

她就是那一袭黑衣。

  

手腕婉转,扇面掠开,遮颜的一瞬,众人看到了她腰肢的弯曲,似拉满的弓弦,箭矢锁命!

  

忽起!扇合!露出清越幽转的眸子却如刀。

  

指尖一划,左脚踏起,扇子如剑,剑舞起,衣袂如战场黑风,脚尖落地,无声,却有踏音落心头,沉而烈,身形一转,扇子开,剑变成了刀,滑过空气,出了划破的裂帛音,这是杀的惊鸿,也见她右脚赤足踏起的苍白跟卓越精致,如杀戮之仙神。

  

足尖踏了人间的红尘血。

  

眼里下了一场地狱的凄凉雪。

  

于是指尖执了这天下的锦旗锋芒,她要杀很多人,也杀了很多人,最终还要杀一人。

  

啪!扇子再一合的时候,指了一个人。

  

原齐在那扇子合起且发出脆音的时候,心中一颤,好像看到一个人拔剑指着他。

  

距离明明很远,台上台下,他却觉得自己已经被剑指眉峰。

  

不是只有他心悸,旁人也有刹那的惊惧——那一指,是何意,是天意?

  

但他们仿佛被蛊惑,并无力去想更多权谋轨迹,只不自觉,或者被迫屈服了神智,眼睛只能随着她的人,她的手,她的足,她的眼,她的扇子。

  

随她而走,随她而舞,随她而杀!

  

她转了,转身的时候,原齐岿然察觉到了掌心的冰凉,他曾想退避,但一想到这些年来自己时刻在台上那个人的阴影之下。

  

他不甘。

  

于是不动,只凛然了眼,眼中也有杀意。

  

这个人留不得。

  

伴舞的颜姝只在须臾就入了境——臣服于这个强大而杀意如剑如刀的男子。

  

随她进行最后的一段舞。

  

但她猛然惊醒,因看到了几只黑鸦。

  

这些黑鸦此时扇动了下翅膀,似乎有些躁动。

  

那漆黑的眼跟隐隐的嘎叫让她惊醒。

  

她或许也是最早一批惊醒的人——越入境,越容易惊醒,因为舞者是敏感的。

  

大藏黑鸦的嘎嘎搅乱了她听得分明的乐律,醒来后,却也听到衣袍的翻飞声,她侧身转,扇子打开的时候,眼眸半视到前方那人.....

  

跟她对应转身,扇子开,扇面锋利棱角划过掌心——那被簪子刺破的手掌。

  

闪电般的速度。

  

飞溅出的血。

  

是只有她看见吗?还是别人也看见了?

  

反正颜姝骇然了,更骇然的是——那飞梭出去的鲜血随她舞动。

  

甩出去了,落在人的身上。

  

什么人?原齐察觉到脸上有冰凉的时候,下意识伸手去抹了一把。

  

鲜红的。

  

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