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他不错

青珂浮屠 胖哈 6353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烽火连绵, 城墙外早已血流成河, 齐整浩瀚的军队所有的刀剑长矛都指着那座城墙, 第一波阻拦的西川军一退再退。

  

而联军内部还有推动的火车跟撞车, 一旦它们逼近城门, 推倒城门, 那么必然城破。

  

拦得住?拦不住!

  

敌军来得太突然, 任何兵法都已来不及,一扇门,一座墙, 还有守卫这座城池数年,饱经风霜的军队,所有人身上都有纵横的伤疤, 有些伤疤甚至已经留在身上十几二十年。

  

一如他自己。

  

最强大最可信赖的兵法其实只有一个——人, 战!

  

剑拔出,剑尖蓄凝阳光, 那阳光刺眼, 竟有些锋芒。

  

“西川!”秦爵低喝。

  

所有军人, 乃至所有民众都高声呐喊。

  

“西川!”

  

秦爵握紧了剑, 手腕一划, 指着那扇门。

  

“杀!”

  

刷!城墙上□□齐发, 阻拦了靖烨联军逼近城门的先锋,那是一轮强悍且无法抵抗的反击。

  

也是那时,轰隆....大门打开, 秦爵骑马领衔而出, 军队杀出,两军对杀于城池前,骏马冲出去,勒缰绳,马蹄举起踢死一个人,剑一甩,头颅飞起!

  

沐血染身,直到战马被劈砍分尸,直到军甲上刀痕累累。

  

联军跟西川军的人数相差多少?

  

两倍还要多一半!

  

等于一个人要对付将近三个人!

  

这本就是必死的一战.....

  

哪怕战神降临.....可能一人挡一军?!

  

这么多年戎马,战绩彪炳的秦爵并不想其他,他只知道踏上战场的第一天起,这条命迟早要交代在别人手里。

  

所以....噗!剑刺入烨国一副将胸膛,但后背也遭了一劈砍。

  

无妨,拔出剑后侧步甩剑,剑芒滑过另一人脖颈,剑气飞出,头颅飞起。

  

而那一剑本会砍在他后肩.....但秦爵空置的左手从腰上拔出一短刀。

  

坑!左手短刀格挡,右手长剑刺喉,然后悍然杀入烨军核心。

  

“不好!他要对付将军!”

  

烨军大将郑虎跟秦爵早有宿仇,此时见他杀来要取自己首级,大怒之下也是冲出。

  

铿!!!刀剑刺芒,郑虎退了一步。

  

终究不如秦爵,可那又如何,郑虎眼中冷光暗闪,甩手打了一个手势。

  

身后顿时冒出一类隐藏很深的弩兵,□□齐皆是瞄准秦爵。

  

秦爵眉头一锁,自古将者临战时身边自有人保护,这不奇怪,所以杀将才极为困难,但今日要破敌,唯一的方式就是击杀对方将领以乱军心。

  

所以此时他不能退!

  

但.....秦爵冲入了靖军之中。

  

□□齐发才能杀他万全,可若是这□□齐入靖军之中,那就很麻烦了。

  

可放弃就太可惜了。

  

迟疑一查,郑虎终究挥手,只要杀了秦爵,这一战就胜了,而且功劳也都是他的,这些靖军死了就死了。

  

战场上还能有不死的小兵?

  

于是□□齐发而出,先不说秦爵在其中躲闪格挡狼狈,靖军那些人却是死得极为凄惨。

  

靖军顿时有些乱了,也是大怒。

  

当第二波□□准备好,郑虎:“秦爵,今日你死定了!”

  

箭矢狂射,秦爵正欲格挡,却听了雷霆声。

  

有人擅刀剑,可也有长鞭。

  

草原上的儿郎十八般武艺精通,尤是套马所需的鞭术更是厉害,这一鞭甩过去,把前方扇形的□□都给甩打飞了。

  

秦爵一转头就看到彧掠的脸。

  

男人跟男人在战场上其实不需要说什么,一个眼神都能懂。

  

秦爵深深看了他一眼,二话不说转身冲出去。

  

彧掠跟上。

  

一个前锋,一个掩护,愣是肃杀出了靖军,又冲如烨军。

  

两军本各自冲杀,如今被他们两人搅和成一堆,刚刚那□□混乱,靖军心中不是不怒的,眼下混在一起可不就乱了。

  

乘乱中,秦爵终于逼近了郑虎。

  

郑虎自知自己不如秦爵,有惊恐之色,转身欲逃。

  

还差些距离,但秦爵已经跳起,甩出手中长剑....

  

噗!长剑穿透郑虎胸膛。

  

成了!尉迟等人苦苦支撑强大的攻势,却见自家将军成功击杀对方大将,当时欢喜,但....

  

“将军小心!”

  

靖军那边手握长弓的威武大将赵勇目光如鹰,指尖放箭,箭矢破空,如贪狼肃杀!

  

那长弓不是凡品,大而紧绷,单是那弓弦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拉动的,而靖大将赵勇本就是举世有名的大力士。

  

半空的秦爵就仿佛被锁定了的猎物!必死!

  

嗡!弓弦震动,箭矢飙出。

  

秦爵在半空连兵器都没有,他击杀郑虎的时候,也等于对方击杀他。

  

但!彧掠在!

  

铿!那一箭刺在了他格挡的剑刃上。

  

冲击力太大,剑刃往胸口弹,彧掠嘴角顿时喷出鲜血,身体往后撞,被秦爵撑住,落地后吐血不止。

  

但赵勇已经上了第二根箭!

  

彧掠站起,撑着重伤握剑,秦爵当机立断就夺了旁边一人的剑,跟他并肩而立。

  

嗡!箭再出!

  

两人可能抵挡?或者必死一人......

  

忽然!半路多出了一根箭,那箭突袭而来,从半路刺中了。

  

箭刺箭!歪了。

  

众人迅疾侧看,见到了威武凶戾的强军,从城池左方的草郊区埋伏杀出!等于从左方包抄。

  

人不少,但也不必一军多,只是每一个人都相当于能以一敌十的高手,更是杀手死士出身,一出现就如同切割性命的镰刀从左方扇形屠杀而入。

  

如此凶悍本就动乱军心,何况那一个肩头待着一只猫的青年用一箭就拦了将军的一箭。

  

再往后看,几个高手杀入人群中如屠狗。

  

这是哪来的人!如此强悍!

  

“不好,是许青珂的人!退!!!”

  

来不及了,右翼那边师宁远也带人包抄杀进来,左前右都有人,且烨死了大将,已经乱了,就算他们现在人比对方多,可对方有援军,己方死了大将,士气对比相差太大,再战定然会输!

  

赵勇脸色变了变,果断挥手,“撤!!”

  

气势汹汹的军队果断后撤,张青等人也不欲再追,因一旦靠近对方安札的军营,后面就很难料了。

  

彼时,许青珂并未在战场,只是带着人到了城池中的将军府。

  

如彧掠预估的,他的人把秦笙送出城没多久就遇上了刚来的许青珂等人。

  

然后许青珂又把她送回来了。

  

——————

  

秦笙被赵娘子按了后颈,没多久就醒来,听到外面冲杀生冲霄,她脸色惊惶,只在看到许青珂的时候才舒缓几分。

  

可也不好欢喜,因外面太凶险了,她的父亲跟....

  

“他们已经去了,等消息吧。”许青珂伸手抚摸了下她的额头,轻轻柔柔的:“心有执念的人,不会那么容易死。”

  

秦笙顿了下,双眼略红:“他怎么样了?”

  

提到死,那就必然重伤了。

  

“重伤昏迷,要去见见?”许青珂没有陪着秦笙一起慌忙,而是镇定得告诉她情况,然后带着她去见了彧掠。

  

彧掠的确重伤了,那一箭厉害,但最重要的是他之前替秦爵挡下太多暗袭,身上伤口极多,失血过多加上重击心肺,这才导致重伤。

  

但他还醒着,只是眉头紧锁,任由军医替他处理伤口。

  

疼得很,但他眉头都不带皱一下。

  

秦爵受伤也不轻,只转头看了看彧掠这个后辈,眼里有了几分温和。

  

这样的男人....作为父亲是放心的,但最大的问题本就不是这个男人如何,而是他是谁。

  

“父亲!”秦笙进门,见到受伤的两个男人,脸色微微变了下,但也克制了情绪。

  

但众人看到许青珂进来的时候,不少身上带伤的守将都愣了下。

  

主要是此时许青珂着女装。

  

女装的许青珂弱化了她曾经让邯炀几度血流成河洗刷朝堂的恐怖,但也增添了远离红尘如神似仙的缥缈。

  

愣神后,她冷眸轻瞥,唇还未动,众人就醒了,而秦爵起身行礼。

  

“秦爵见过许相。”

  

论官秩,许青珂是高于他的,何况众人皆知,上上任君王是许青珂弄死的,而后面两任君王也皆是她扶持上去的,其中一任还死了。

  

她的芊芊素手定了三个君王的命运,怎能不让人畏惧,哪怕秦爵知道她曾经是那个在佛寺里扎着丸子头笑得灵动浪漫的小女孩,眼下也会低头给予她威严。

  

他都低头,何况其他人,于是刷刷不顾伤势站起一片,朝她行礼。

  

不在朝堂,许青珂一向不喜欢摆官谱,此时也只是略颔首,“受着伤,这些礼就免了,养伤为重。”

  

众人这才坐下继续疗伤,但多少有些克制寡言。

  

许青珂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拉着秦笙的手到了彧掠跟前,正要说什么,却发觉这位阿戈拉弑兄杀父的大王目光直勾勾盯着她跟秦笙的手。

  

嗯?许青珂珂何许聪明,顿时明了他的心结,不由莞尔。

  

“看来你很不欢迎我。”

  

彧掠抿唇,却小心瞟了秦笙一眼,说:“不敢。”

  

许青珂笑了下,转头对秦笙说:“他不错。”

  

作为闺蜜,她也不像一般闺蜜那样会对此高弹轮廓,谈论某个男人好不好,适不适合。

  

因为再好再适合,也看秦笙想不想。

  

如果她心里是有念想的,许青珂就不必多说——事实上,她早已看穿秦笙的念想,于是只给三个字。

  

他不错。

  

给予她信心足以。

  

本来她给信心就够了,奈何师宁远到了,指尖一弹袖摆上沾染的一点血肉,踱步进来,打量了下彧掠的惨状,桀了一声,朗朗说:“何止不错,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许相品相俱佳,跟秦姑娘亦是脾性相投,此乃真理。”

  

夸得很好听,然后话风一转,笑得风华绝代:“再譬如我这般情深义重此生不悔愿为心中姑娘舍生忘死的好男人,交的朋友也自然是不错的——虽然不如我。”

  

这才是你的重点吧。

  

赵娘子等人的表情有些复杂,都齐齐看向这个屋子各个角落。

  

当自己什么也没听到,反正要给公子面子。

  

将军们都是马大哈,此时也不知该作何反应,大概都下意识看向许青珂。

  

因为师宁远这话就是笑眯眯对着许相说的。

  

许青珂扶额,轻飘飘睨了他一眼,幽幽说:“脸皮么?”

  

师宁远:“.....”

  

——————

  

秦笙果得了勇气,上前,正好军医也处理好了伤口,接下来就是包扎。

  

“我来吧。”秦笙这话一说,在场的将军们都忍不住笑了。

  

对彧掠,如果之前他们对他异族身份尤有些不信任的,但看他为秦爵舍生忘死,作为男人,他们是认同佩服的。

  

再看他高大英武,秦小姐倾国倾城,怎么看怎么登对。

  

而此时,许青珂眸色温转,语气却很是公式化,只说:“隔间议事否?”

  

她太一本正经,众将一时不明她是为小姐妹找机会,还是真的要跟他们议事,不过目前形势危急,哪怕联军退了,但损失并不大,只是因为郑虎被杀且两军有隔阂外加师宁远等高手来得太突兀。

  

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卷土重来,而且会更凶猛。

  

所以他们都跟着许青珂去了隔壁,就是秦爵也神色自然得走了。

  

于是....房间只剩下了彧掠跟秦笙。

  

秦笙低着头,不太敢看他,但也细心帮他处理伤口,只是越看越是心疼,眼睛也慢慢红了,仿佛要哭了似的。

  

“我都受伤了,你若是还哭给我看,我怕是觉得不值得了。”彧掠是虚弱的,平常冷酷严峻的气质也弱化了几分,但....大概也不是因为伤,而是秦笙靠近了。

  

帮他包扎的时候贴近他的胸膛,发丝一缕缕垂落他的胸膛跟肩头,有些痒,痒到了心脏似的。

  

他下意识用另一只手去抚摸那缕发丝。

  

“嗯?别动....你受着伤。”秦笙发觉他手臂动的时候,顿时紧张,轻按住他的肩头,却忽对上他的眼。

  

那眼是浓重的,灼热的,仿佛烧着火。

  

但凡女子见到男子这样的眼神,再纯真也懂的,也该本能羞怯。

  

她也的确羞怯了,却问他:“你差点就死了,可晓得这才是最大的不值得。”

  

“嗯,是不值得。”

  

他如此坦白,倒让秦笙一怔,然而他抬起手,真真抚摸到了她的一缕发丝。

  

“你未曾应许我一生,我就死了,白白让那许相或是你的尉迟哥哥占了便宜.....我才觉得极不值得。”

  

深情内敛,能醉女人心。

  

秦笙缄默,却也是消化他这醉人的深情。

  

“我....怎觉得你木头起来十分木头,但偶尔说起话来....情话绵绵的。”

  

秦笙顿了下,似笑非笑,“珂珂说师宁远颇有看那些爱情话本的习惯,学得一嘴挑逗女孩的胡言乱语,莫非你也看了?”

  

彧掠脸忽一红,“那种的我可不看。”

  

那种?那不着调的上师阁下果是给他了!

  

不过不就是爱情话本么,还能哪种,何必这般躲闪。

  

除非不是她说的爱情话本,而是....秦笙忽想到了什么,脸顿时也红了,伸手绕过他的后背,下巴略在他肩头之上,他坐着,她站着,这样的姿态是亲密的,她手指顿了下,压不住心里的憋闷,忽在他耳边说:“你不看怎晓得是哪种?”

  

呵气如兰,隐隐嗔意。

  

彧掠猛觉得自己浑身的伤好像都没了,只有这个女人在他耳边轻轻一句....

  

哪种?那种啊。

  

他一看就下意识扔出去的那种啊。

  

但脑子里闪过的那种画面竟一下子成了魔障似的,女子男子替换,变成了他与她。

  

瞬时,他猛咬舌头。

  

秦笙看到了,错愕,忙道:“你做什么!”

  

难道把他吓到了?要咬舌自尽不成?

  

她不就是...不就是....

  

这死木头,可真让她没了法子。

  

“我怕我忍不住....若是你不喜欢我...我若是冒犯你...”

  

他低着头,红着脸,有些尴尬,还有些大男子汉的难为情。

  

秦笙一怔,却是眸子都化成了水,手掌结好了伤布,手收回,从他肋下回来,然后捧住了他的半边脸颊。

  

“你是大王,而我只是一小女子。”

  

“若是怕冒犯我,那便让我来冒犯你吧。”

  

然后便吻了上去。

  

珂珂说的对,他不错的。

  

若是珂珂说不错,那必然是这世上极好的,对她极好极好。

  

除她父亲之外,这世上再无一个男人对她这般好,好到让她抛了那些女子矜持,就怕他木头木脑不懂风情逃走了。

  

若是她这样了,他总该明白吧。

  

她亦心悦他。

  

十分心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