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夜下

青珂浮屠 胖哈 4031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好在入夜之前篝火跟干草都弄好了, 姜信还找来了荆棘围在洞外, 以防野兽进来。

  

洞内温暖, 光火都围困在不大的洞里, 许青珂坐在甘草上, 身上只穿着单衣, 外袍子正在烤。

  

姜信猎开的小兔也在烤, 但相比烤肉,她可能更需要热水暖身。

  

只是哪里来的热水啊。

  

但没多久,姜信将火上烧烤到没裂开的竹节用荷叶裹了竹节好几层, 检查没有漏水后,打开上头塞盖,他没有急着递给许青珂, 而是问:“我要往里面放一颗暖身的朱砂丸, 红灵芝跟老姜、枫枣等补血热身的药材做的,我试验过很多次, 于你这种体质应该有些效用.....我说这么多, 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不放, 但你晚上发病的话我就含在嘴里喂给你。”

  

长长一番话下来, 总结意思就是——这药对你好, 你不吃也得吃。

  

许青珂能怎么办?淡淡看了他一眼, “多谢”

  

姜信咧嘴一下,喜滋滋得将丹药放下去融化,那模样像是要给美人儿下药的色~胚。

  

“很烫, 慢点喝。”

  

许青珂:“你先吧。”

  

这是基于礼貌.....

  

姜信:“你想喝我口水?”

  

许青珂没说话, 接过了,荷叶入手其实是暖的,她双手抱着,小心且缓缓喝着,蕴含药力的热水滚烫了有些虚寒的身体,让她出了一些冷汗。

  

而且不难喝,有些甜。

  

她看了姜信一眼,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她那般聪明,有些事儿真真假假她看得清,这个人不管以前对她有几分试探,如今又有几分觊觎,但起码是真的用心且付出性命的。

  

她并非不能懂这种情。

  

只是没有这份心。

  

她沉默着喝完一竹筒,姜信拿过去弄了第二筒等下再喝,此时兔子肉也烤好了。

  

他也不知从哪儿弄来两枚果子,将果汁滴在兔肉上,混着油水滋滋作响。

  

“没有调料,你又不喜欢吃荤的,给你添点味道去腥。”

  

“我可以直接吃果子。”

  

姜信不太开心了,瞟了她一眼,“集合我平生烧烤之绝技,穷极毕生痴痴之心血,满腹痴情,满心欢喜.....”

  

许青珂:“你好好说话。”

  

姜信:“你不吃我就亲你。”

  

其实兔子肉挺好吃的,许青珂也知道身体虚弱时,肉类多能滋补养生,光吃果子会乏力。

  

所以她吃了,而且吃了不少。

  

姜信也吃,就是吃肉的时候老看着对面的许青珂。

  

看得许青珂那般淡定的人都有些吃不下了。

  

对方眼神太露骨了。

  

“不吃拉?”

  

“饱了”

  

“奥,好吧,不过你也的确吃了不少了,瞧你身边的人把你惯的,不吃肉就吃菜,身上没二两肉。”

  

身上没二两肉,他说完就下意识瞟了许青珂纤细的身子。

  

嗯,这话他是有底气的,看了大半嘛。

  

许青珂也容他放肆,左右对方也不是第一回了。

  

但自己人得护着。

  

“我的人素来用心。”她护短得这么明显,姜信感觉到了,冷哼:“那就是他们手艺不好,没我弄的好吃,是吧,不然你怎么会吃那么多。”

  

许青珂抬眸看他,“是好吃。”

  

“嘿嘿,我就知道。”

  

“兔子肉好吃,关你什么事儿?”

  

“......”

  

小白眼狼!没心没肺!姜信不爽,却又舍不得发脾气,只因对方难得卸去几分尖锐跟冷意,浑身都被暖洋洋的火光笼罩,玉面柔美,才显露了女子的淡淡柔和跟妩媚.....

  

许青珂:“我累了。”

  

“嗯,我也累了,咱们睡觉吧。”

  

许青珂凉凉瞥他,后者却递来烧好的第二竹筒水,她看着他,伸手接过。

  

无声无息顺从,姜信转过脸,瘪不住嘴角偷偷的笑。

  

喝完后,许青珂顾自躺在一侧,她虽高,但委实纤细,占不了多少地方。

  

姜信看她背对自己,摸了摸挂在旁边烘的衣服,干了,他将两件外袍都取下,盖在她身上。

  

许青珂手指落在袍子上,“并不冷,这衣服....”

  

“你不穿衣服,我看着会想入非非。”

  

这人总让她无言以对。

  

姜信看她不抗拒了,就给篝火添了些柴火,又到洞口看了下外面的动静。

  

他并不打算现在守夜,因为自身虚弱,强撑着是愚蠢,得养精蓄锐,而且现在这个点也不是野兽的活动期,确定外面暂时安全后,他也躺了下来,跟许青珂隔了一些距离。

  

过了一会,他问:“小许啊,你冷不?”

  

许青珂此时并未睡着,只是在思虑刺杀的事情,她习惯了将难题思虑清楚再休息,否则不安,但后者问她.....

  

又有什么幺蛾子?

  

“不冷”

  

“那我要抱抱你吗?”

  

“我不冷”

  

“我冷啊~~”

  

这个流氓!许青珂抿唇不说话,姜信笑了:“我就是为了确定你冷不冷,关心你呢,你别想歪了,也不许觊觎我的肉体,好了,睡吧。”

  

然后他闭上眼睡着了。

  

许青珂:“.....”

  

————————

  

夜深下的丛林是可怕的,豺狼虎豹随时可能出现,姜信半夜醒来,也算休息够了,毕竟是武功高强的大男人,恢复力强大,他醒来后打算守后半夜,却忽然觉得不对劲,因许青珂已经蜷缩一起,手掌抓皱了衣服。

  

不好!寒疾?

  

姜信脸色大变,“许青珂?许青....”他顾不得了,手掌直接落在她的手背,触手冰凉。

  

将她扳过来一看,顿时看到她脸色死白死白的,额头冷汗一抹就一片水,他心疼得不行。

  

顿时将她抱起搂在怀里,她的消瘦,她的冰凉,她因为痛苦的轻微颤抖,都让姜信感觉自己整颗心都在颤,一抽一抽的颤。

  

许青珂是清醒的,痛苦得清新,感觉到上半身被整个搂在对方怀里,她身体僵了僵,手指只捏住对方身上单薄的衣服。

  

推了下。

  

她竭尽全力冷静吐出一句话。

  

“这次并不剧烈,过一会就好,不用管我。”

  

都这个时候了还这么冷静,竟还说不剧烈?

  

都痛苦成什么样子了!

  

“我当然不管你!”姜信的不管就是不管她愿不愿意,是怕她生气,可这种时候却绝不会惯着许青珂。

  

他径直将她身上的外袍扯开,手掌放在她只有单薄衣料的腹部,按住腹部丹田处,另一只手放在后背,内力输入。

  

许青珂无力拒绝,也只能受着,而这么庞大的内力进入她的体内,也的确是有效用的,起码她没有之前那么难受。

  

最怕难受之下却分外清醒,可很快她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人事不知。

  

醒来的时候,是次日凌晨,阳光从外面洒落些微,许青珂手指触摸到些微的光线,她还有些混沌,可身体并无多少难受,只是有些困乏,还有些被禁锢的感觉。

  

禁锢?她察觉到腰部被两只臂膀搂过,宽大修长的手掌覆在她肚子上,她的身体后背紧紧贴靠着一个人的胸膛,两条腿也几乎缠在一起。

  

对方的呼吸就在她耳后。

  

这样亲密的姿势,平生无一,她

  

她默了好一会,开口:“既醒来了,如果你还想赖着,可能放我先起?”

  

姜信松开她,起来,扭了下手臂,“你以为我想抱着你啊,一晚上啊,哎呦,手都僵了。”

  

许青珂越过他,拿起外袍披上,系上衣带。

  

门口篱笆拿开后,因是早上,阳光出奇清爽,又是丛林,碧绿得很,满眼都是好看的颜色。

  

姜信武功已经恢复一些了,带着许青珂到了湖边取水喝,外加洗漱.....

  

“我要不要回避一下?”姜信忽然说。

  

许青珂正喝水,闻言看他,有些疑惑。

  

“一般话本里不是都说一男一女落入悬崖下,女的都要找到湖泊洗澡,男的背对着守护,只听得哗哗水声。忽然,女子遇上了青蛙蛇老鼠等等,大叫一声,男子转身一看!因为被看光了身子,男子必须要对女子负责,于是成就了一番美谈。”姜信眉飞色舞,娓娓道来。

  

许青珂认真听完了,很有礼貌,等他说完了才幽幽说:“看书可以明智,在你身上倒是明显。”

  

看书可以明智?明智?夸他么?

  

是证明智商的意思吧。

  

呵呵,他就说一个故事也被骂?这小白眼狼....

  

姜信也要过去喝水的时候,忽然脸色微微一变,转身看向丛林深处,刚刚有惊鸟飞起。

  

“如果你是那个人,会不会在我们坠崖后派人下来搜查我们的尸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过我猜你连澡都不洗,肯定也是担心被追兵追上。”

  

这人就这么了解她?许青珂看了下四周,“走吧”

  

两人聪明绝顶,要躲掉追兵并不难,可重点是他们受伤了,昨日虚弱的时候没有能力掩盖那些痕迹,如今要收拾也来不及。

  

对方来得太快。

  

他应该亲自来了。

  

——————

  

许青珂两人才离去没多久,几道残影就掠到了湖边。

  

高大魁梧的男子看着湖边草地,瞥了几眼,没一会就找到了那山洞。

  

洞中篝火已经熄灭,手掌附其上,有些温烫,洞内还有干草,痕迹太多了。

  

活人。

  

而且是两个活人。

  

“刚走,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