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收获

青珂浮屠 胖哈 4016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许青珂看了这个年轻但十分沉稳的男子一眼, 她依旧在喂金元宝, 有些漫不经心。

  

“知道狼王为什么会放下杀戮吗?”

  

被反问的男子皱眉。“因为被迦叶仁心感化.....”

  

“不是感化, 是弱化。”

  

弱化?!男子错愕。

  

“狼王者, 猎杀之王也, 若是不猎杀而终日无劳而获, 吃食无忧, 终究迟钝羸弱,于西天时候早已失去雄心,且西天乃迦叶之地盘, 生死全由迦叶,焉能不皈依?”

  

许青珂抬眸看他,似笑非笑:“再且说, 你怎么知道皈依不杀生......可没说狼王从此不吃肉。”

  

晋国男女:“......”

  

“讲这个故事的人意在奴役人心, 笼络人脉,以仁慈装点自己。不过这种故事不该由你这般为他人卖命的人说, 若是想与我交易什么, 还得让你们的主子自己来。”

  

许青珂喂完的血肉, 指尖还有血, 接过毛巾擦拭, 眉眼寡淡而薄情。

  

晋国男女一时不敢再说什么。

  

有时候若是双方脑力相差太大, 言语也会成为被屠戮的战场。

  

显然他们远不是许青珂的对手,所以感觉到了莫大的无力跟虚弱。

  

因此,他们走了。

  

许青珂当然也不至于在这里逗留太久, 因此很快动身离开, 那郑青城是个直肠子,可不会来讨好许青珂,因此连送都没送。

  

不过许青珂到达邯炀之前,关于她被刺杀的消息就已经由信鸽到了邯炀。

  

朝廷内部是震惊的,谁啊,这又是谁去动许青珂了。

  

秋狩在即,这不是给君上添堵?

  

满朝文武揣测,但听说是马贼跟武林人动手,心中又安定了一些。

  

话说那马贼跟武林人总扯不到他们身上去吧。

  

这年头就怕被殃及池鱼。

  

不过听说许青珂回去那天就进宫了。

  

“那许青珂自己也不干净,在青海那几个地方拿了多少好处,光是青楼花魁就碰了好几个。”

  

“是啊,还说体虚短寿,我瞧着倒是英武得很。”

  

“莫不是知道自己短寿,所以乘着这个机会多享受一下美人?”

  

许多人浮想联翩,但素来不敢在公众面前说,也只能三五好友私底下编排,看到许青珂的时候又笑颜以待。

  

彼时,许青珂见到了蜀王,蜀王看到她的第一句就是。

  

“许爱卿觉得是谁动的手?”

  

显然不相信是马贼跟武林人的事儿。

  

旁边傅太何主动说:“许大人放心,本官一定帮你把幕后之人揪出来,否则日后还有谁敢替君上办事。”

  

对的啊,许青珂是在替蜀王巡察的时候被伏击的,自古钦差最不能动,因为钦差是奉王命办事,代表的是君王的脸面,你埋伏刺杀钦差,那就等于是打着君王的脸。

  

所以蜀王会在意。

  

或许幕后的人也担心蜀王会在意,所以才故意用了武林人跟马贼的身份来遮掩。

  

“这简直太明显了,连我这种草包都看得出来,别说君上跟许大人了!这幕后的人是把别人当傻子吗?!”

  

傅太何义愤填膺,蜀王都多看了他几眼,这人什么时候这么热心肠了。

  

其实也没那么容易看出,主要是能跟许青珂挨着的事情,总归是让人多想的。

  

毕竟哪有那么巧的事情都冲着他去!

  

“与其说是冲着你,不如说是冲着寡人,许爱卿,此事必须查清楚,此事交由傅太何去查,你若是不放心,自己去查便是了。不过你紧些时日劳顿,也累了,最好多休息休息。”

  

蜀王本来就是个多疑的人,且极有忧患意识,生怕别人要害他,因此此事十分慎重。

  

“下官信太尉,定会抓到幕后之人。”许青珂并没有自己领这差事,这让傅太何有些意外,脸上有些悻悻。

  

又要查案呦,不过还好已经抓到人了,严加拷问就是了。

  

倒是蜀王似乎担心他的能力,将群龙无首的廷狱也交给了他方便查案。

  

许青珂闻言垂眸,眸子里暗暗一闪。

  

傅太何走后,蜀王看着许青珂,似乎有些漫不经心,“许爱卿,寡人似乎听说之前.....”

  

许青珂取出奏折。

  

“君上,下官巡查期间,青海各州的州官们一共给下官贿赂了十万五千两黄金,以及珠宝等珍品三箱,这上面是名列的数目。”

  

蜀王拿到周折,看着上面的明细,皱眉,下面的官员贪污他是知道的,贿赂许青珂他也知道,但许青珂将这些摆到明面上来......

  

“朝中官员多有贪污,如爱卿这般清廉的太少太少,寡人心中不满,却也不能牵一发而动全一身,不过你既然知道他们贿赂,为何还收下?”蜀王想和稀泥,毕竟十万两也不算特别大的数目。

  

“下官只是觉得与其他们自己花掉,还不如下官拿过来上交给君上,毕竟前些时候朝堂上还有谏官进谏宫廷花费太甚,户部亏空,若是将这笔钱财用在后宫,也是回流给君上,理所应当......”

  

本来这话也没毛病,蜀王先觉得总算有一个臣子体贴他的难处了,但很快他又想到了一件事。

  

——他这么大的宫廷,还有后宫,养着那么多的人,花费那么点还被下面的官员编排花费太多,那下面各州的州官们随随便便就贿赂了许青珂这么多,吃喝无度,还贪图淫乐,岂不是比他这个君王还要过分?!!!

  

蜀王脸色沉下来,眉头紧锁,此时许青珂才幽幽说:“但下官颇为忧虑的是,这些人贪的不是别的钱财,而是每年发派下去的护漕银跟军饷。那夜下官遇袭的时候,郑青城等人一个个枯瘦如柴,装备马匹还不如一堆马贼的来得好,差点要整军溃败,军中羸弱如斯,若是来得不是马贼,而是临边诸过的军队,那岂不是长驱而入我们蜀国腹地?本来之前那《江川河图》就引了那些国家军队驻扎在咱们蜀国边疆,蠢蠢欲动,若是知悉我们蜀国护疆之军如此.....”

  

蜀王一掌拍在桌子上,脸色阴沉:“难怪户部年年上报青海等州历年来海上商运屡屡翻覆商船,引得商运不兴,税收也一减再减,倒是连累寡人宫廷都得跟着紧衣缩食,许爱卿,还是得让你多劳累几分,查!寡人要看看这些人吃喝用度到底有多厉害,吃了多少,都给寡人吐出来,吐不出来的,就拿命来。”

  

不过说完这些,他又盯着许青珂,“不过许爱卿你聪明绝顶,这一路巡查,似乎收获颇丰....”

  

他也不是没怀疑过许青珂是故意引出这一切别有所图的。

  

许青珂抬头看向他,目光相对,这双眼清澈平静得很。

  

“许青珂是蜀国王朝的臣子,蜀国王朝是君上的天下,臣的收获,就是君上的收获。”

  

蜀王一愣,继而大笑。

  

的确,许青珂能拿到什么好处?她的一切都是自己给的,她拿到的一切,也等于是他的!

  

就如那些财物珠宝。

  

但陡然,小门那边有个小宦官跑过来跟总管耳语,总管脸色大变,又跟蜀王低语一句。

  

蜀王本来笑着的脸顿时沉了下去。

  

出事了。

  

许青珂暗想。

  

蜀王脸色一变再变,最终让许青珂退下,显然出的事情是不能让许青珂知道的。

  

宫廷秘事。

  

许青珂思虑一转,忽想到了一个地方——月灵宫。

  

那姜信引出的事情,恐怕要爆发了。

  

姜信的目的跟她不一样,不是一路的,这事儿也可以不搭理,许青珂不置可否,便是退下了。

  

但她都走出好些远了,快到宫门口的时候被后面追来的宫人拦下了。

  

“大人,君上让您马上去一趟。”

  

许青珂挑眉,月灵宫特殊,显然有些秘密,蜀王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但忽然叫上她.....

  

要么是决心将她纳入羽翼之下,分享秘密。要么就是这个事情太过重大,交给别人不放心,也无力解决。

  

许青珂觉得是后者。

  

因为前有言士郎让蜀王如坐针毡,后不会有许青珂知晓他的秘密而让他引以为忌惮。

  

但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蜀王觉得这么棘手?

  

许青珂很快就知道了。

  

因为死人了。

  

——————

  

月灵宫荒废了好些年,门外有重兵把守,许青珂到的时候,重兵更多,门外跪着一排排男女宫人,战战兢兢,蜀王已经进去了,在门口还能听到总管劝他,说这是污秽之地,还死人了,君上尊贵之身,怎能.....

  

但蜀王不是一个会在意别人意见的人。

  

等许青珂到了,她看到的是一个整站在殿内匾额下阶梯之前的君王。

  

一个背影有些灰暗跟阴沉的君王。

  

许青珂步子顿了下,并不看周边萧瑟但曾经华美的月灵宫,只垂头行礼。

  

“到了?去看看吧,人死在后院....”蜀王步子一转,并未进入屋中,而是带着许青珂去了后院。

  

后院更加萧瑟,林木花草都透着一股阴霾杂乱的模样,但地面到底是空旷的,空旷到一到后院许青珂就留意到了中央那口莲花大瓮,莲花早已枯败,但大瓮里还有水.....

  

恶臭从那里散发出,旁边的傅太何脸色十分难看。

  

许青珂走过去,一步两步,看到水面底下还泡着一张脸,一张浮肿腐烂的脸,身体也在瓮下,因为水下的缘故,好像整个人都放大了好些....

  

很恐怖的一幕。

  

难怪月灵宫内外都脸色灰败,形色惶恐。

  

但更重要的是许青珂依稀看出了这个人的衣服。

  

有些眼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