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雨夜刺杀

青珂浮屠 胖哈 4117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这一男一女外表并不如何出色, 男的精干沉稳, 女的清秀精明, 但年纪都在三十上下, 提剑带斗笠, 进门后问候小厮要吃食, 看起来像是武林中人。

  

“诶呦, 客官,实在不好意思,咱们这儿已经坐满了, 您看看能不能换一个地方.....”

  

赵娘子也是贼精明的一个,隐约察觉这两人不太稳妥,刚刚好像认识公子, 仿若忌惮什么似的。

  

公子曾经说过:一个人想要掩藏些什么, 就会反其道而行之,而且甚至故意表现得更明显一些。

  

所以.....

  

“那儿不是有两个位置?不知可否能借坐....”

  

小厮心道你这人倒是眼瞎啊, 看不出人家是官爷, 还借坐, 你自己不去问?偏要我去送死。

  

“哎呦客官, 这可真是....”小厮很是为难的样子, 但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可以”忽来冷清的声音, 薄凉如纸,但又有些微沙哑,有点儿雌雄难辨的质感。

  

一对男女都看向许青珂, 之前隔着人跟马车相看, 隐约能知这人容貌极好。

  

却不知她侧头看来的时候这般清越如远山云端。

  

“雨吓得有点大,其余酒家怕是也满了。”许青珂这般通情达理,小厮顿时大喜,店老板也过来连连说官爷真大方什么的,也让厨房去准备另外两人的吃食。

  

许青珂这一桌也就她跟赵娘子,这一男女看了看不远处站岗的卫队,坐下了。

  

许青珂跟赵娘子胃口不大,桌子饭菜也不多,瞧着多是清淡的,而且少许荤菜还是赵娘子吃的,许青珂并不碰。

  

两人有些暗暗惊讶,但也没说什么,因许青珂并不在意他们,只是管自己吃饭。

  

一时有些清净。

  

直到有人惊呼。

  

“啊,狮子!”

  

“救命!”

  

惊慌一片中,男女戒备,刷得站起,齐齐拔刀剑。

  

许青珂瞥了一眼,全场也就一桌没动,是那几个武林人,像是胆子很大的样子。

  

一条硕大的金毛狮子从暴雨中窜进来店内,把人吓个半死,嘴里还叼着一只相当肥硕的灰毛兔子。

  

“哎呀,狮子?!不对啊,这是黄金獒!”

  

“黄金獒是塞外草原之上的霸主,就是狼群也不敢冒犯它,这种獒十分稀罕,大片草原境地也就一头,传说它生性冷傲孤独,不喜群居,是以血脉也很单薄.....”

  

有旅人见多识广,一番解释,旁边人齐齐惊叹。

  

但赵娘子这边表情很是古怪。

  

黄金獒她当然知道,却没想过这货就是!

  

之前金元宝到许青珂身边,他们这些手下人本来该将它的来历摸清的,但许青珂这里也有规矩在,素来是她已经接纳的东西或者人,他们是不得探究的。

  

所以金元宝既然能跟着许青珂回府,就说明许青珂已经接纳,他们也就没问。

  

“什么黄金什么獒?”赵娘子忍不住嘀咕,看看叼着兔子过来的金元宝。

  

“很惊讶?我倒以为你是爱惜它的品种血脉不素才那般厚待它的。”许青珂反问她。

  

赵娘子尴尬,“倒不是,我以为它就是吃的多长得胖的金毛犬,因是公子您带回来的,怕把它饿瘦了,这才好生喂养,谁想到来头还不小。”

  

倒是她的错了。

  

许青珂不置可否,金元宝已经凑到许青珂身边摇尾巴了,乖巧得很。

  

赵娘子觉得金元宝是狗中贵族,虽然气质修炼还不到家,过于天真乖巧憨厚又胃口好,好吧,就是蠢笨又贪吃。但好歹血脉够高贵,配得上自家公子了,于是笑说:“这是要献给公子的吧,可真乖。”

  

无时不刻不在为金元宝说好话。

  

许青珂睨了她一眼,转头看向金元宝,“真是如此?”

  

金元宝乖巧点头。

  

“既是给我吃的,那便拿去红烧炖了,你别吃。”

  

金元宝震惊了,嘴巴张开,摇摆的尾巴也怂了下来。

  

呵呵,身体很诚实啊。

  

赵娘子自打脸,忙打哈哈:“哎呀我拿下去做菜,公子您且等着,元宝你跟我来。”

  

金元宝欢喜不已,就要跟过去。

  

许青珂:“出去”

  

金元宝呜呜了下,跑出去,猛甩掉身上的雨水,然后浑身毛发蓬松蓬松得惦着脚过来,趴在了许青珂身边摇着尾巴。

  

众人无语了。

  

这真的是黄金獒?

  

许青珂吃得少,很快就放下了筷子,阿青回来,只是阿青进来的时候,目光在桌上男女跟那几个武林人身上逗留了下。

  

“公子,已经安排好了。”

  

许青珂颔首,出去了。

  

一群人离开,店里的气氛才好转起来。

  

男女的饭菜才刚上来,吃完离开的路上,女子压低声音,道:“听说许青珂是寒门出身,父母也是小商人,但我看她吃饭,显然很有风仪,会不会.....”

  

“真有问题,蜀王跟景霄也不会放任她了,背景应该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她这个人。”

  

女子颔首:“也这一路过来听说这人的名声,可是贪污得很,怎不重口舌之欲。”

  

“难说,我看此人外表看似好说话,温和,但她在蜀国科举入仕才一年左右就如此得力,心机手段必然可怕,但.....”

  

两人瞧着边上卫队护送的马车,很多辆,恐怕装载着许多财物。

  

贪官而已。

  

————————

  

兔子肉辣炒才好吃,但许青珂并不吃辣,多是被金元宝跟阿青等人瓜分了。

  

这地方的客栈也就这样,灰尘也没扫干净,但许青珂也不挑剔,入夜之后众人也安札好了。

  

“公子,刚刚那一男女有些可疑。”赵娘子整理被褥的时候谈起那两人。

  

“嗯,晋国的。”

  

晋国?!赵娘子错愕。

  

“元宝进来的时候,他们下意识拔剑的动作是晋国贵族武士里面的“断”式,也并非武林人,否则吃饭的动作不会那么统一韵律,跟另一桌人对比下就知道了。“

  

赵娘子想了下,颔首:“确实如此,晋国的人来白马栈道做什么?或者说他们过白马栈道做什么?难道是晋国的人要对公子您出手?”

  

按理说不会啊,于公,晋国在朝政上跟蜀国并不冲突,相交也不多,那就没有涉及许青珂的必要。

  

于私,他们倒是查过姜信那边.....

  

“是姜.....”赵娘子开口,若是姜信的人,就该是暗杀了,毕竟之前他们对姜信做的不是一般的狠辣。

  

虽然对方显然有后手,但也肯定吃亏了。

  

“姜信是一个很有掌控力的人,手底下的人也素来冷酷干练,且必然跟他一起隐藏在蜀国多年,有些习惯早已改过来了。今日这两人还缺了些火候,倒像是刚来蜀国别有所图,又知道我这个人,心生忌惮,不想多事.....”

  

许青珂将姜信排除在外,但也隐隐觉得恐怕姜信也该认识这两个人背后的主子。

  

武士么,总有主子的。

  

而且还是晋国的大贵族。

  

既然不想多事,那今晚大概就不会碍事了。

  

也不必管。

  

许青珂也不是事事操心的,转头看了赵娘子一眼,后者点点头。

  

今夜那事儿.....会顺理成章的。

  

————————

  

白马栈道白日风情秀丽,但一到晚上特别寒冷,而且风大荒凉,没人会在外逗留,都宿在了屋中,会出来游走的也就一些居心拨测的人。

  

一客栈之中,那男女还在屋中,对外他们是夫妻,但此时都熄灭了灯火,在黑暗中有微弱隐约的对话。

  

女:“既已经查到殿下下落,为何不.....”

  

男:“殿下流落在蜀国多年,且出身......主上要万无一失。”

  

女:“殿下羸弱,主上找他回去,恐怕一时也很难护住他....”

  

男:“主上膝下血脉若不是出了差错,也不会惦记这一个,虽然羸弱,起码是齐全的。”

  

女:“既是如此,我们就等后面的人到齐再动手,但决不能让蜀国那些人知道。”

  

男:“那是自然,尤其是姓许的。”

  

女:“一个贪官而已。”

  

男:“蜀国哪几个官不贪?但贪官未必愚蠢,越贪而不死的人越可怕。”

  

女正要说什么,忽然听到外面有惨叫声。

  

还有火光,两人大惊,齐齐起身打开窗子看向外面。

  

还有些细雨,道路泥泞,但火把通明,街道之中有戎装之人围杀。

  

是许青珂的卫队。

  

但被困在其中的那些人是.....那几个武林人!个个都是一把好手,身手矫健,在卫队围困之下还能周旋一二,只是无法突围,距离许青珂所在的地方还有一道墙跟一些距离。

  

就在他们对面的客栈。

  

男女看到了对面烛火光起,很多人都被吵醒,但都只敢透过窗户缝隙看。

  

唯独那人阳台小门打开。

  

她走到走廊,身上披着披风,手里握着暖炉,背对着光,眉目有些不分明。

  

但显然居高临下。

  

“狗官!你跟那些狗官一起官官相护,贪污他们的贿赂,实在该杀,今日我们必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骂得实在难听,但赵娘子翻着白眼,并不动,卫队的人大怒,越发强攻。

  

走廊上的人并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看着他们。

  

一个人猛然窜出,跳到那墙头,朝着许青珂跳射而去。

  

身后阿青正要动。

  

一个巨大黑影窜出,直接连人扑中,在半空就一爪子扯下了人头,血喷出,爪子按着人头,它落地后仰头嘶吼。

  

如草原霸主。

  

雨下得大了。

  

如此血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