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死士铁则

青珂浮屠 胖哈 4044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越老实的人, 真正发劲起来越厉害。

  

张青这人在秦兮看来就是一个榆木疙瘩, 武功虽着实厉害, 仅次于她哥哥那一级数, 可论心计可真不如何。

  

但此时秦兮惊讶了。

  

惊讶于对方会找上她撕开蜀国裂口。

  

是的, 她跟朝堂其实已经跟君王有了分歧——许青珂虽卓越, 恰恰是因为太卓越而不适合当渊的王。

  

一来她是蜀国人, 她是许致远的女儿。二来她跟国师的仇怨,她本身是一个擅谋略有强大势力的杀伐者。

  

帝后都主杀伐,反而不利于平衡。

  

当然,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不愿从了君王。

  

若是愿,以上两点便是优势,若是不愿, 以上两点就是隐患。

  

明森等老臣心知肚明, 只是碍于秦川超纲独断,并不同以往君王们受制于朝堂, 所以他们只能压着不动, 静看结果。

  

但此时张青给了秦兮一个契机。

  

秦兮顿足了, 回头看他, 目光很深, 而张青不退不避。

  

“我要问你一个问题, 这个谋划,是你想出来的,还是你家公子?”

  

张青:“公子既不愿入渊宫, 自不会借你们的势来助自己脱身, 这事儿是我想出来的。”

  

秦兮暗道也是,许青珂那人谋略虽厉害,但骨子里还是清高的。

  

要向一个自己一度拒绝的男人借势脱身,她的确不太可能做这种事情。

  

若是张青....得有多上心,一贯不擅长权谋甚至少言辞的人才会主动找她?

  

秦兮一时无言,她在衡量利弊。

  

最终说:“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

  

————————

  

秦川跟师宁远定了淮水一战,天下皆动!

  

这是武林强者跟强者的一战,也是君王跟上师的一战。

  

天下如何不为之谋动!

  

武林强者们纷纷前往淮水,而在这期间.....弗阮远去敦煌,许青珂困在郊区庄子里,她用了七天时间跟落光暗暗交流信息,也在说服秦笙。

  

秦笙不愿,但无法,因许青珂说的是最妥当的法子,哪怕这种法子.....

  

敦煌,鱼龙混杂的鬼市,水流漂泊的草船中是人是鬼未可知,但若是人,在这里总不会太良善。

  

景霄坐在河边钓鱼,一脸冷漠,周遭的人都晓得这个人不好惹,因此也不会去招惹,只是多数也在心里嘀咕——这是哪儿来的人物?

  

后头是爬墙的草藤山壁虎,垂挂了拱门显得有些阴森。

  

里屋.....红袍人带着黑色铁面具,那脸像是烧焦的焦尸人,更加阴森恐怖。

  

北琛反正见到这个传说在外游历归家的红袍人的时候,心里是发虚的,总觉得对方不是救人如扁鹊的神医,而是掠夺人命的厉鬼。

  

但景萱这几日仅存的一丝气息几乎要覆灭,众人也只能压下对这个红袍人的忌惮跟犹疑,求他帮忙救人。

  

这红袍人.....答应了。

  

这是好事儿,众人再无怀疑,毕竟景萱的命就摆在那儿,非红袍人必死,他们没得选择。

  

“传闻中,红袍人虽脾气乖张奇怪,且戴着恐怖恶鬼面具,但十分乐于助人,以前我还不信,今日一见才是....”北琛十分感慨,因为心情好,末了还加了一句:“可不像我哥那种黑心肝的庸医。”

  

妖灵觉得这话倒是不假。

  

师宁远那人骨子里就是凉薄的,他人的性命他可不管,反正许青珂第一。

  

于是他甚至拖着自己一身的伤跟他们分开了。

  

“跟秦川一战....他如今重伤,怕是很难啊。”

  

“不难。”景霄很冷淡,但判断跟他们不一样。

  

“秦川会给他恢复伤势的时间,这是一个男人跟帝王的尊严。”

  

好像....也没错。

  

——————

  

秦川的确给了师宁远时间。

  

七日!

  

许青珂不通外面的情报 ,但她也在算时间,弗阮去跟回来的时间。

  

她必须将庄园的地图传递出去....也必须卡在对方回城路上的中途出手。

  

恰好也是七日的时间,地图出去了——通过一条猫。

  

金元宝体型甚大,如何能穿过死士们的监视?

  

但猫可以。

  

师宁远养狗,许青珂养猫?倒不是,许青珂素来不爱养这些,因她自己都把握不住命运,金元宝是强行闯入的意外。

  

而这猫....是鹰眼养的。

  

猫来去如鬼魅,只要许青珂找好死士未能勘测到的死点就行了。

  

密信传出去,猫踪无影。

  

七日一战的前一夜....夜色茫茫,江河引白雾,袅袅点苍鹭,这是一种孤独,也是一种杀机。

  

黑夜森森,屋子明丽堂皇。

  

这个宅子虽不小,但只有一个地方一个时候不会有人监听监视——许青珂跟秦笙沐浴的时候。

  

但这几日未必,从许青珂接触落光开始,女死士就来了。

  

水声哗啦,两女在浴池中肩靠肩沐浴着,美貌如斯,女死士们尤心寒如铁,也有些动摇心智,于是监听就是了。

  

两女谈论的事儿并不多,风花雪月,或者眼前局面,不算避讳,但也不露骨。

  

只是他们不知道两女真正的交流在于沾染了水迹的指尖。

  

抑或婉转明丽的眸光。

  

过了一会,许青珂起身,赤足走向披风拿起外袍披在身上,回头朝秦笙看了一眼,后者目光复杂,但略颔首。

  

许青珂于是笑了下,撩开帘子,将两块脸巾湿润在脸盆里,一块拿来擦了脸,擦完后出了门。

  

她要去厨房。

  

沐浴之后做点小点心,这几日她的习惯一贯如此,听说她在蜀国的时候,赵娘子也是这么伺候她的。

  

死士们并不觉得奇怪,但基于许青珂的身份,他们还是分出了一大部分人跟踪过去。

  

厨房,许青珂慢条斯理得洗菜切菜,然后到灶台后面生火....

  

今日生火似乎有些困难,弄了好一会,但很快见了烟,也见了火。

  

就是烟有点大,大到整个厨房都有了白烟,烟雾缭绕。

  

外面的死士有些心惊,纷纷进入,想要救出许青珂。

  

反正他们得到的命令就是——看牢她,不能逃,不能伤。

  

当然也不能因为生火做饭被烧死熏死。

  

于是他们进去了,果看到身体羸弱近似要昏厥的许青珂,在白烟之中隐隐能看到他她正扶着灶台。

  

死士们冲过去就要带她出去...但不对劲!

  

不好,这烟里有毒!

  

没人留意到之前许青珂往灶炉中扔进去的不止是干柴。

  

还有一些干瘦的药材跟矿石。

  

它们何其名就不必说了,反正是许青珂几次帮弗阮整理药材的时候特地挑出来烧了后有迷晕效果的一部分。

  

积少成多。

  

今日可用。

  

里头的死士出不来,外面的死士是有怀疑的,因为他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

  

碧海潮生的浮屠,等于仅次于阁主的强大人物。

  

也是他们第二个主子。

  

————

  

屋子中,秦笙已经从浴池中起来,换衣物的时候,她在想之前许青珂跟她分析起这个计划时提到的一点。

  

——她们要脱身,必须利用碧海潮生对死士的铁则。

  

铁则就一个——坚持执行上峰命令,不顾一切,包括牺牲性命。

  

弗阮的命令包括了许青珂不能死。

  

是以,在厨房中白烟笼罩,且隐隐有火光出的前提下,哪怕知道有一点猫腻,但基于铁则,这些死士还是不得不冲进去救人。

  

但也有聪明的——他们取下身上的巾帕跑到旁边河边沾水,一来一去需要花费一小会时间。

  

不过他们恐怕也没有机会回来了,因为张青他们已经杀来了。

  

人本来不够,但此时人是够的,因为有秦兮的人——他们强横厮杀而来,正往水边的死士脸色一变。

  

“放狼烟,让人都过来,还有把她们两人转移。”

  

死士很快有了决断。

  

但江河之上漂泊来的快船射来箭矢!

  

水边的死士顿时折损了好几个,乘着这混乱时,许青珂已经用湿毛巾捂着口鼻从厨房出来,往庄子外逃。

  

反正背离秦笙所在方向。

  

再混乱,也总有死士来追她的。

  

秦笙反而不是那么重要,起码不能跟她比。

  

许青珂最擅观察环境,也太了解弗阮,这个庄子中的机关暗道跟地形设置早被她窥探完成,否则也不能画出地图。

  

她一离开厨房就乘着夜色进入了一个偏门书房通过机关进了暗道,再过暗道到了庄子花园。

  

不过....她刚出庄子花园,眼前银光一闪,剑尖抵着她的脖子不到半掌距离。

  

冷峻的死士面无表情,“浮屠大人得罪了,阁主有令,让您好生待着,不要乱走。”

  

这个人,许青珂大概是认得的,弗阮手底下的死士头领,外号骸,若是她按部就班干掉妖灵三人,大概此人如今也得为她服务。

  

但.....

  

许青珂:“外面乱成这样,刀剑无眼,你让我不要乱走?”

  

骸依旧冷漠:“若是大人担心自己的安危,那骸就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大概是要把她转移了。

  

许青珂不紧不慢,“烦劳带路。”

  

骸眯起眼,正要带着她离开.....张青来了。

  

骸的剑刃泛着银光,张青的剑却也锋芒毕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