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青珂浮屠

狡兔三窟

青珂浮屠 胖哈 4122 2020-08-27 11:37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66.com(笔下文学首字母+66点com,bxwx66.com)找到回家的路!

  

——————————

  

见父母这种事儿是私人之事, 赵娘子张青鹰眼这些人都当自己没听到, 倒是秦笙为之欢喜, 眉眼弯弯很是柔和, 但抬头便对上彧掠灼灼目光。

  

许青珂本对师宁远这厮厚脸皮无言以对, 但也谈不上羞涩, 毕竟此人对她做过更难以描述的事情....

  

但洞察到秦笙跟彧大王对视且脸红是哪般?

  

也是姐妹情深, 这种时候势必要嘲笑打趣一二的。

  

“阿笙,你脸红作甚?”

  

秦笙回神,顿时尴尬, 但也反击:“替珂珂你脸红。”

  

众人:“.....”

  

既有了谋略,那就实行吧。

  

第一步:勘测对方的人马实力,这一步北琛他们已经洞察了。

  

第二步:制定战斗路线, 一击命中。

  

第三步:撤退路线.....

  

这是最浅显的谋划, 但以许青珂的习惯,自有第二乃至第三种谋划, 随机应变吧。

  

毕竟对方不是一般人——厌血此人很是狡诈阴毒。

  

————————

  

敦煌城中, 景萱还在昏迷, 但心脉气息已经恢复, 若非景霄敏感, 隐约察觉到最近不太对劲, 有太多的人马安插附近,进而得到许青珂他们的预警,知道这地方已经十分危险, 也不至于想要转移。

  

毕竟景萱经不起折腾。

  

只是如今不折腾也得折腾了。

  

这一日, 景霄一如既往在院子里喝酒,厌血来了。

  

对这个人,所有人都感到厌恶,因他的一言一行哪怕是一个眼神都充满了邪~恶。

  

不过景霄也非善人,并不惧此人的恶意,只瞟了他一眼,

  

“你这几日动不动来溜达几圈,是不放心自己,还是不放心我们?”

  

厌血咧嘴一笑,牙齿缝里还有一点血迹,也不知道在敦煌城里抓了哪个倒霉鬼喝了血,反正这一笑是充满挑衅意味的,尤其要加上他的话。

  

“笼子里关着肥硕的猎物,气血饱满,我若是不多来看一看,怎么显得出对你们的看重,再或者.....我可是这人间人人讨打的臭老鼠,可怕极了被人群起而攻之,自要小心翼翼。”

  

景霄:“群起而攻之?看来来的人的确不少,让你心存忌惮,让我猜猜,许青珂,论脑子你玩不过,师宁远,论武力你也没把握,所以你不得不谨慎。”

  

厌血:“不止呐,还有个阿戈拉的新王,这阵容可真吓人,我怎么敢独自应对呢。”

  

言外之意是.....有援军。

  

景霄指尖点了下手柄,淡淡道:“你说得我都充满期待了。”

  

厌血眯起眼,嗤笑:“你会看到了,不过我希望你照看好自己的女儿,桀桀,那一身要死不死的气儿,让我看着眼馋。”

  

他出去了,外面的暗部关上门。

  

景霄皱眉,想了一会,对出门来的北琛打了一个手势。

  

不对劲。

  

————————

  

凌晨,天蒙蒙亮,整个敦煌都还在将醒未醒的时候,黄沙飞土,天地可见炽光隐隐显露。

  

红袍人的院子是靠着内城河水的,那河水相当脏污,黑不溜秋的,在偌大的敦煌也是最见不得人阴暗之地,

  

鹰眼张青等人带人突袭,暗部从院内杀出,刹那间原本还算静谧的地方就见了血色,杀戮酣畅之后,鹰眼跳上墙头,几下快箭突射,当然,院内也有暗部弩手射击他。

  

十分凶险,但毕竟是天下算得上顶尖的神射手,鹰眼突破重围,入了内院便是发出消息箭。

  

——空屋!中埋伏了!

  

张青一看,顿时眯起眼,果然有埋伏!那就是师宁远那边了?

  

————————

  

敦煌城一共有九条暗桥,被黑水河连通,往来穿行有草船,草船许多,深夜时无声无息通过地下暗河出了黑水河,再出敦煌城,黎明时,已经到了城外芦苇畔。

  

芦苇畔,芦苇窸窸窣窣,风一吹,带着雾气的冰凉。

  

景霄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看到外面缓缓掠过的芦苇跟船只划开的水流。

  

他想起了昨日厌血跟他的对话,后来他跟北琛狐疑....

  

然后那一晚,他们正打算商量对策的时候,仿佛听到了什么笛声,然后无声无息相继昏迷。

  

毒!早在他们进入那个红袍人居所,见过无数的药材闻到药味,当时并无怀疑,毕竟在一个药师的地方闻到这种味道是再正常不过的,就在不知不觉时中了毒。

  

还是蛊毒,因此可操控。

  

景霄内力雄厚,醒来得快一些,但他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景萱所在。

  

她在哪?

  

景霄脸上一下子沉了下去,目光往外,看到前头还有几艘草船。

  

最前面一艘草船。

  

厌血的手指落在景萱的脸上,摩挲着,眼中诡异之色越来越浓,隐见猩红,而他的指尖一贯锋利,像是妖怪那样的爪子,仿佛轻轻一划,就能划开她细嫩的脖子。

  

他也的确想划开。

  

“听说你是为了救许青珂才落得这番天地,真愚蠢啊,还不知那女人跟姓师的如何颠鸾倒凤呢,你却如同活死人一样......”

  

“要不要我帮你解脱呢?”他目光闪烁,但脑子里也回忆起弗阮的命令。

  

他的命令就是铁则。

  

违反了,必死无疑。

  

他还不想死。

  

但....手指轻轻一划,她的脖子果有一条纤细的血丝。

  

厌血难以克制,低头就要用舌头去舔那一丝血。

  

也是此时,咻!

  

一片纤细的叶片飞梭过空气,朝他的头颅。

  

厌血猛然抬头,这叶片就从他鼻子前飞出去。

  

破空如箭。

  

好厉害的内力。

  

他转头看去,看到前头芦苇交错丛的水道对面而来几艘小船。

  

船头就是刚刚用芦苇叶片当暗器的人。

  

师宁远。

  

两边船只都不多,但平均武功水平都在江湖上名列前茅。

  

厌血出了草船,站到船头,眯起眼,轻笑:“果然聪明绝顶......许青珂。”

  

师宁远:“你夸她比夸我更让我欢喜,不过鉴于你这种人比臭虫还让她恶心,你这种夸奖还是不要也罢。”

  

临阵之前也要言语上占尽优势,这是师宁远一贯的习惯。

  

厌血并不怒,但还来不及说什么,师宁远就说了。

  

“猎人家养狗,那狼狗捕猎的时候甚是威风,可抓到了猎物,就算咬在嘴里,也不敢动猎物半分,因猎物不是他的,是猎人的....我说这个不是要激怒你,而是想告诉你,你犯不着摆出要跟我一决高下的样子。”

  

“在我看来,我师宁远是要跟猎人一较高下的人,你,一条狗,也就配跟我家的傻元宝斗一斗!”

  

哎呦这嘴巴毒的啊。

  

身后的隐士高人扶额.....他见过还没打就被这人气死的对手。

  

还好,这厌血没被气死,但也的确怒了。

  

而两艘船....面对面,相距三米不到。

  

杀戮起!

  

芦苇随风....带杀气!

  

————————

  

屋外临水边,金元宝忽打了一个打喷嚏。

  

“汪汪汪.....”肯定有个乌龟王八蛋在说宝宝我坏话!

  

这么一想,金元宝委屈了,就要凑到许青珂腿上蹭一蹭。

  

“你若把你的鼻涕蹭到我裤腿上,我便让赵娘子炖一锅牛肉汤,但...不给你吃。”

  

汪!不要这样!金元宝目瞪口呆,一脸生无可恋,就差跪下来求许青珂了,然而,他的狗爪才伸过来,就让一条毛茸茸的猫尾巴打了个正着。

  

金元宝:汪!

  

托付给许青珂的鹰眼家胖猫:喵!

  

金元宝:汪汪汪!

  

胖猫:喵喵喵!

  

秦笙惊讶了,“他们这是说什么?”

  

许青珂若有所思,“大概在比谁说滚滚滚更麻利吧。”

  

虽是说笑,但她们也在等待出去的人营救成功归来。

  

“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秦笙瞧着许青珂,太了解了,所以眉眼之间什么心思...就算不能看透,可至少情绪是懂得几分的。

  

“嗯.....厌血只是棋子,这一局依旧是跟秦川、弗阮博弈。”

  

秦笙皱眉,道:“秦川?”

  

对,七日好像已经过了。

  

所以景萱他们并不重要,只是用来将师宁远等人吸引过去,让许青珂这边人马中空,然后....

  

带走她!

  

那么,厌血那边的人就势必不多,师宁远他们自然不难取胜。

  

不过....

  

彧掠:“可怕的是弗阮,他到底什么时候出手,谁也不知道。”

  

许青珂偏头,“大概今日吧。”

  

秦笙跟彧掠顿时脸色一变。

  

恰有道上马蹄声来,庞大而急促,来了!好快!

  

斥候来报信。

  

“公子,是渊的黑甲军....领兵的是...”

  

“秦夜。”

  

许青珂起身,看到了黑马背上的秦夜目光遥遥看来。

  

想必是带着他家君王的王命,还是....

  

秦夜拉住马头,在河边阁外看着不远处的许青珂。

  

“许相.....好久不见。”

  

“也才几日,我猜你是来杀我的。”

  

许青珂一句话让秦夜变了脸色,“何以见得。”

  

“但凡你有几分冷静,跟忠于大渊的忠心,就该知道明森他们的话是对的,如今的我对你们渊没有半点好处。”

  

“何况,帝王不能有弱点。”

  

秦夜抿抿唇,握住了腰上的剑,说:“我只知道我是渊国人。”

  

所以他今天不得不出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